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0章 失踪
    苗王谢卫兵的来历确实是有些复杂,他原本是湘西赶尸派之人,后来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一次接受组织任务,去埃岛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具法老王的木乃伊。

    埃岛的法老王本就是无比的神秘,与华夏的玄门修士一样,法老王也是属于这个世界超越凡俗的存在。而做为曾经是赶尸派的谢卫兵,在见到法老王的木乃伊后,更是心中大震。

    要知道,赶尸派有着许多与尸体相关的秘法。赶尸夜行,仅仅只是普通人对他们的印象。而在赶尸派中,赶尸夜行,只不过是入门弟子最基础的本领。

    让玄学界各门各宗对赶尸派也有所忌惮的却是他们的养尸术。

    据说,赶尸派蕴养的尸体,千奇百怪,具有各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是他们派中最核心的秘术。

    当年,谢卫兵在埃岛看到法老王的木乃伊后,顿时惊喜若狂,他猛然想到了赶尸派中养尸术,而且法老王的木乃伊,正是蕴养尸王甚至是尸皇的最好媒介。

    在赶尸派的古老传说中,曾经第一代赶尸派创派老祖,就蕴养出了一头尸王。在元古的时候,那位创派老祖,就凭着蕴养的尸王,横扫天下,几乎占居了半边华夏大地。

    只不过,后来巫族的蚩尤巫神出世,这才灭了尸王,扼止了赶尸派的扩张。甚至当年的创派老祖也殒落,从此赶尸派一举不振,部分门人被巫族收编,成为巫族的一个分支。那就是现在的湘西赶尸门。

    另一部分却躲入深山老林,偏安一隅。

    谢卫兵正是当初远避的赶尸派那一分支的后裔,他的手上有先祖遗留的蕴养尸王的秘法。

    只可惜,蕴养尸王的条件无比的严格,更是有许多禁忌。尤其是对所要蕴养尸体的要求,更是近乎苛克。因此,千多年来,赶尸派残留的这一支,纵有蕴养尸王的秘术,却也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蕴养出尸王。

    然而,当谢卫兵看到埃岛法老王的木乃伊,却发现这具埃岛神秘的存在,竟然与族中流传下来蕴养尸王的条件无比的吻合。谢卫兵那里还会犹豫,当时就化尽了心思,把法老王的木乃伊偷偷地运了回来。

    有了符合蕴养尸王的媒介,这当然是不够的,要真正蕴养尸王,还需要庞大的资源来支持。以谢卫兵本身的能力,根本无法维持蕴养尸王所需要的恐怖钱财。

    谢卫兵顿时想到了古苗。他原先出生的地方,就离古苗不远,对古苗的情况非常了解。古苗之地,虽然条件险恶,但却有着许多蕴养尸王所需要的资源。

    不仅如此,古苗与谢卫兵所在的赶尸派这支遗留的后裔,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残害古苗一族,谢卫兵可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乃是他这一生的梦想。

    所以,他立刻把主意打到了古苗这一族,借此机会,也算是为当年创派老祖报仇。向巫神蚩尤的后人,取一点利息。

    经过多年的谋划,谢卫兵终于利用所在组织的力量,与他师弟博格两人,在数十年前夺位成功,成为了古苗的苗王。

    从此,他便开始在苗神殿的地下秘宫中,精心地蕴养法老王木乃伊,梦想着有一天能蕴养出一头尸王,重振他们赶尸派当年创派老祖的雄风。

    这些年来,他之所以向各寨各洞征收数量恐怖的毒虫毒物,就是为了蕴养尸王之用。而法老王的木乃伊,在他用亿万毒虫毒物精血的蕴育下,也不断地进化。到了近年,已隐隐地有成为尸王的迹象。

    事实上,为了蕴养尸王,谢卫兵确实是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如今他正在全力筹划的十万大山里的行动,也是为了让尸王尽快地成长起来。

    此刻,见到法老王的木乃伊,竟然击败了张横这位达到了四品初期的新巫神,更是直接要把张横吸收成为它的养料。谢卫兵心中的狂喜已是无以复加。

    张横的这次潜入,不但让他测试了法老王木乃伊真正的实力。更是让他相信,只要法老王木乃伊,吸取了张横这位四品强者的精血,必然能加快成长的速度,等十万大山内的宝贝取出来。到时,法老王的木乃伊,就可真正成为尸王了。

    心中想着,谢卫兵的笑声更见疯狂:“哈哈,只要法老王的木乃伊成为尸王,这玄学界的天下,就是本王的了!哈哈哈!”

    笑声中,谢卫兵手一挥,眼前的白玉屏风光芒一闪,上面的影像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开始缓缓的消退。

    谢卫兵也不再逗留,转身向外走去,心情却是无比的畅快。

    现在,新巫神这个大敌已去,血家少主在苗神节即将成为苗神祭品,他心中所有的隐患已去了大半。至于蛮族的举兵入侵,一旦他的尸王蕴养成功,区区蛮族,何足挂齿,到时必将轮为他脚下的奴隶。

    所以,他现在已是急着要去亲自查看苗神节的筹备情况。他决心要把今年的这一次苗神节,举办成为有史以来最隆重最盛大的一次。

    然而,就在谢卫兵转身离开的时候,白玉屏风上还未消失的影像中,陡然闪起了一道奇异的光芒。全身已长满了红毛,形如僵尸的张横,眉心猛地出现了一抹异相。

    只是,这抹异相还没展现出来,白玉屏风嗡的一震,上面所有的影像已然全部淡去,屏风上也恢复了原本花鸟鱼虫的画面。

    苗神节的日子在一日一日地接近,整个苗神寨也变得更加的繁华热闹,从各寨各地赶来参加苗神节的族人,让整个苗神寨的人口一下子增加了数倍。

    苗神寨的各处,也呈现出了节日的景象,到处张灯结彩,一副欢乐的气氛。

    “张少失踪了,已经三天没有他的消息。”

    在苗神寨一处小部落的院落里,血家的几位长老,赵子强以及何兵等人,围坐在火炉边,一个个脸色焦虑之极。

    自当日张横布置了龙突泉的陷井,把苗王引出苗神殿后,张横进入苗神殿地下秘宫营救血梦泪,至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血家在这边的人马,使尽了所有的手段,想打听苗神殿是否有什么动静。但是,苗神殿好象完全忽视了血家余孽和张横这位新巫神的事,如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苗神节的筹备上。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相关的信息流传出来。

    这让赵子强等人又惊又疑。张横营救血梦泪这样的大事,竟然会象是泥牛沉海那样,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淹没了。甚至连苗神殿那边,也没有一点风声传出来。

    这样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也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那么,张少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苗神殿的地底秘宫,出了什么事?苗王如此封锁消息,目的何在?是他真的不知道地宫中有人闯入,还是……

    无数的疑问,如同是一个个巨大的问号,扼住了在座众人的心,让每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更是沉甸甸地透不过气来。

    没有了张横这根主心骨,在古苗的血家之人就如同是群龙无首。现在所有人都是焦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兄弟,不知巴巴拉那边你可联系上了?”

    这个时候,血家长老血无痕目光望向了赵子强。

    血无痕是这次血家深入古苗的四位长老之首,修为也已在半步四品之间,是除血梦泪外,血家地位最高之人。

    如今血梦泪被擒,张横失踪,血无痕感觉压力山大,原本已是苍白的发须,一夜间也是全变成了银丝,整个人显得很疲惫,眼珠子都布满了血丝。显然这段时间,他根本没好好休息过。

    “血长老,巴巴拉那边,在下总算联系上了他。”

    赵子强神情凝重:“只可惜,连他也不知道,苗神殿那边到底有没有张少的消息。好象苗王对此不闻不问,根本就当没事一样。”

    赵子强脸色黯然,说着,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这样的糟糕。现在几乎就是一团乱麻,连他这个智囊也是一筹莫展。

    “唉,如果张少明天再不回来,我们也只有硬拼了。”

    血无痕目光从席间一众人脸上扫过,神情中陡地现出了一抹绝决:“后天就是苗神节的日子,到时,血少主会被苗王当成祭祀苗神的祭品。我等就算是豁出命去,也绝不能见少主受辱。”

    席间一片沉默,但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一抹绝然。尤其是血家的一众人,更是个个早就有了赴死之心。

    在原本的计划中,张横如果能顺利救出血梦泪。那么,在苗神节的当日,血家之人会在四处活动,趁机制造混乱,让张横和血梦泪有机可乘。

    到时,会弄出点神机,让张横以新巫神的身份出现在所有的古苗族人面前。

    可是,现在张横失踪,这一计划胎死腹中。所有的打算又成了泡泡。唯一可行的方法,那就是在苗神节现场,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攻击,营救血梦泪。

    但是,问题在于:以血家如今的这点力量,要想在苗王眼皮底下,救出血梦泪,机会能有几分?

    所有的人心里都是无比的压抑,他们几乎看不到一点希望。可是,明知不可为,却也必须为之,这是他们做为血家之人的使命所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