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2章 劫刑场
    血梦泪终于被押了出来,在一众护卫的押送下,往高台上走去。五匹五色的骏马,西溜溜地昂首怒嘶。下面围观的人们,顿时高呼怒吼,亢奋之极。

    先前的人蛟大战,已是让所有人的鲜血都沸腾了,本性中最原始的野性也完全燃烧。现在,看到曾经的血家老苗王后裔,将被实施五马分尸的酷刑,这让许多盲目信仰苗神的族人,感觉刺激之极。

    场上尖叫声,哟喝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场面混乱之极。

    血梦泪被囚在囚车内,她的身上被铐着手链脚铐,肩头还有一副重枷,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不过,她清冷的目光中,却丝毫没有惧意,绝秀的脸庞中,更是有一抹绝决。

    自当日在蝴蝶泉被捕,血梦泪就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打算。如今,面对这样的场面,她确实是没有丝毫的惧意。

    只是,血梦泪的心中,还是有些内疚,更是有些纠结。自己做为血家下一代的苗王接任者,肩上担的是血家复兴的重任。可是,如今却成为了阶下囚,她感觉对不起血家上下对自己的厚望。

    血梦泪更清楚,自己被捕,今天实施五马分尸的酷刑。那么,无论是这次跟随自己入古苗的族人,还是潜伏在古苗的血家亲信,一定会竭尽全力营救自己。想必,在接下来的刑场,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当然,张横也一定会出现。

    这让血梦泪的心陡地有了一种期待,又有些焦虑。她期待着能最后见上张横一面,却又实在不愿张横以及血家之人为她拼命。

    在苗神殿守卫如此严密的情况下,又有苗王和首席大巫师两大超级强者坐镇,张横和血家之人,意欲在这样的情况下营救自己,无疑就是飞蛾扑火。

    心中想着,血梦泪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目光也朝着人群四处张望。她希望能在人群中看到张横,能及时阻止他们。

    只可惜,广场上人山人海,血梦泪要想在这么多人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却又谈何容易?

    终于,她乘坐的囚车,被嘎吱嘎吱地推上了高台,四名神情凶悍的护卫,上前打开了囚车,把她拉了出来。

    西溜溜,西溜溜!

    五匹骏马昂首怒嘶,显得有些急燥不安,被五名骑士死死地勒住了缰绳,这才安稳下来。

    早有一大群护卫上前,给血梦泪的脖子,双手以及双脚套上了皮圈绳索。

    五马分尸,这是要让五匹马把犯人硬生生地拉扯成五段,这是古时三十六种酷刑之一,只有象古苗这样与世隔绝的蛮荒之地,才还保留着这样毫无人道的刑罚。

    咚咚咚!

    呜呜呜!

    沉闷的鼓声响彻,凄厉的号角吹响,一股潇杀中带着苍凉的气息,刹那弥漫了整个苗神殿所在的地方。

    五马芬尸的酷刑就要开始了!

    轰轰轰!

    正是时,苗神殿数里外的地方,陡然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爆响声,紧接着,火光冲天而起,隐隐地也传来了人们的叫喊凄呼声:“着火了,天河沟着火了!”

    并没有结束!

    那轰轰的巨响,仿佛是奏响了恶运进行曲,四周各个地方,无数的角落,接二连三地响起了轰隆的爆炸以及凄厉的呼喊,这一刹那,仿佛苗神寨的四周,发生了数不清的暴乱。

    场中的人们一阵骚动,情形更加的混乱。

    “哼,想趁机营救血家孽贼吗?”

    苗神殿的门口,苗王谢卫兵和首席大巫师互望一眼,脸上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那就让本王看看,今天你们血家余孽,能兴什么风,作什么浪?”

    苗王和首席大巫师博格,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现场会不太平,因此,也预先做了严密的安排,对于眼前出现的异状,他们确实是丝毫不担心。

    果然,随着四周声声爆炸,远远地已传来了喊杀声,严密布控在各处的苗王护卫,已开始与作乱的那些人正面接触上了。

    “啊,蛇,蜈蚣,神啊!”

    突然,广场的人群中,猛地有人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高台边的老大一片人群,如同是遇到了鬼一样,凄呼着,悲呜着,争先恐后地向旁边退去。

    人群的脚下,不知何时,无数的蜈蚣,蝎子,蛇等毒虫毒物,就这么出现在场上,在人群中乱窜乱咬,顿时把场中的秩序弄得一片大乱。

    “哼,雕虫小计,也在此丢人现眼!”

    苗王谢卫兵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释放毒虫毒物,扰乱现场,这也是他预料中的事。

    他也早就一直在密切地观注场上。此刻,见到这些突然出现的毒物,谢卫兵那里还会犹豫。他陡然一声厉喝:“血家余孽,该死!”

    轰隆隆!

    谢卫兵轰然举掌,凌空拍了过去。

    刹那,空间剧震,血光暴逸,一只巨大的手掌凌空现形,朝着广场上的一个人影遥遥地直击而落。

    “啊!”

    释放毒物的正是血家的一位长老,他躲在人群中,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正想趁着这混乱离开。那知,身形刚动,就被一股巨大的威压所笼罩,抬头看时,更是让他骇然惊魂:一只巨掌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正向他兜头盖脑拍来。

    血家长老大骇,但他此刻被那股恐怖的威压所摄,全身已然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掌当头拍落。

    轰!

    血光四溅,血家长老悲呜一声,刹那被当空击落的巨掌拍得成了一滩肉尼!

    战斗在瞬息间展开!

    “杀!”

    一声声暴喝从人群各处陡然响彻,上百条人影轰然凌空跃起,一部分人朝着高台狂冲,另一部分人却是向苗神殿门口的苗王扑去。

    铿铿铿!

    嗖嗖嗖!

    刀剑怒舞,血光骤耀,无数的刀枪剑戟以及飞蝗暗器,夹杂着各种毒虫毒物,漫天乱飞,朝着苗王以及一众台上押护着血梦泪的护卫射去。

    凄呼骤起,惨号连天,台上的护卫虽然早有防备,但仍是有不少人被这一波突然的袭击给击中,有人中了湛毒的暗器,也有人被冲上台来的袭击者当场斩为两段,更是有许多人遭到了飞射而来的毒虫毒物咬噬,惨号着摔倒。一时间台上鲜血乱溅,卟通连绵,双方已战成了一团,战况惨烈之极。

    “哼,血家余孽,自寻死路!”

    一直默不作声的首席大巫师博格,陡地冷哼一声,身形挡在了苗王面前,手一翻,一杆黑色的旗幡已握在了掌中。

    嗡!

    黑幡迎风一展,刹那化为了有丈许大小,一团黑气也汹涌澎湃,弥漫在了幡面上。隐隐约约的,黑气中现出了黑幡上面绣制的一幅图案。

    那是一头身形达丈许的怪物,看起来有点象巨猿,只是全身长满了血色的红毛,形象无比的恐怖和诡异。

    嗡嗡嗡!

    空间微漾,黑雾翻滚,黑幡上的那只怪物,陡地睁开了眼来。刹那,两道血色的光芒,如电怒射,它的身影,也象是猛地活了过来,竟然一步跨出了黑幡的幡面,迎着怒扑而来的血家子弟们扑去。

    嗤嗤嗤!

    黑雾暴滚,血光狂逸,一连串惨号凄呼传来,扑上前的血家子弟,被迎面撞击而来的怪物碰上,顿时惨号着摔落。

    然而,一幕让所有人骇然的情形发生了。凡是碰着那怪物的人,全身刹那如同是被吸干了血肉一样,转眼间便变成了干尸,而且,身上也迅速地长出了红毛,死状无比的恐怖。

    “红毛僵,这是赶尸一派的红毛僵,是僵尸中的僵帅!”

    血家弟子中,有见识不凡的,顿时认出了首席大巫师那黑幡中出来的怪物是什么,不由惊呼。

    然而,那人的呼喊未落,那头怪物已如同是一团巨大的阴影,陡然扑到了他的身上。那人惨号一声,整个人顿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全身血肉在刹那间被吸干。摔下地时,已是一具全身长满红毛的干尸了。

    数十个扑向苗王这边的血家弟子,只是眨眼的功夫,全部被这头可怕的红毛僵给杀死,战斗在最快的时间内结束。

    嘎嘎嘎!

    陡地,红毛僵血色的眼瞳一凛,目光凝注向了高台。在那里,血家长老血无痕,正如一头苍鹰般凌空扑落,朝着血梦泪狂扑而去。

    十几名护卫,挺枪举剑,想阻止血无痕。但是,却被血无痕凌空发出一道血色的闪电,刹那全部击倒。

    眼看血无痕就要扑到血梦泪身上,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风声骤急,一股急度恶臭的气息,也刹那冲入鼻际。

    血无痕大骇,已来不及躲闪,他猛地怒吼一声,反手就是击出了一掌。

    轰隆隆!

    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一团巨大的红影翻滚着飞了出去,而血无痕也是身不由己,猛地象掷出的石头一样,向前狂跌,根本收不住身形。

    “嘿嘿,就让你们这些血家余孽,成为本师尸帅的养料。”

    首席大巫师笼罩在斗蓬下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厉色。

    他的红毛僵从来没有在人前显露过,一直以来,他也是苗王手下最神秘的大巫师,族中从未见过他真正使出杀手锏的手段,因此以前谁也不清楚首席大巫师修练的是什么。

    但是,他今天却完全不顾一切,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现了他的底牌,一头已修练到尸帅级别的僵尸,确实是震憾了全场。

    “施刑!”

    眼看红毛僵牵制住了血无痕,博格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巫杖,朝着高台上的五名骑士喝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