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首席大巫师终于下达了实施刑罚的命令。顿时,五名骑在马上的骑士,一扬手中的马鞭,五匹骏马,一声西溜溜长嘶,开始向前缓缓地踏步。

    刹那,勒在血梦泪脖子,手脚上的五根绳子,陡然拉紧,把她整个人从地上凌空拉了起来,身体一下子崩得笔直。

    “少主!”

    剩余的血家弟子一个个凄呼厉号,不顾一切地向台上冲去。

    “少主!”

    血无痕目眦欲裂,再次狂扑。但是,红毛僵挡住了他的身形,纵是血无痕拼尽了全力,也休想突破红毛僵的纠缠。

    而且,红毛僵全身是毒,刚才血无痕与它硬拼一记,整只手掌已是漆黑一片,显然是中了尸毒,此刻就算是想自爆拼命,都已是不可能。

    “哈哈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苗王谢卫兵疯狂地大笑起来:“血家余孽,危害我古苗,如今正好正法祭祀苗神。”

    眼见血梦泪在五匹骏马的拉扯下,拼命地挣扎,但她全身力量早被谢卫兵所封印。所以,一切已是徒劳。谢卫兵就是要让全部的血家余党和所有在场的古苗族人,亲眼看着血梦泪,在这样的场合,硬生生地被五匹马扯成五截,以示震摄。

    嘎嘣嘣,嘎嘣嘣!

    五根绳索越拉越紧,发出阵阵刺耳的异响,血梦泪全身的骨骼,也噼哩叭啦地几欲脱节,眼看她就要被五匹骏马扯成五段。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沉闷的震动,从苗神殿后面传来,整个地面都陡然猛烈摇晃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

    许多还远远地围在高台四周的人们,顿时发出了惊呼,不禁人人脸色骤变。

    隆隆隆!

    闷响仍在持续,仿佛是地底有一头洪荒猛兽正在苏醒,大地的震动也更加的剧烈,甚至连苗神殿和前面广场的高台也微微震颤起来。

    西溜溜,西溜溜!

    突然,五匹正向前缓缓踏步的骏马,猛然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竟然一下子全部人立而起。差点就把马上的五名骑士直接摔下马来。

    等五名骑士好不容易勒住马缰,下一刻,让他们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五匹骏马卟通一声,尽皆前蹄跪地,趴在了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竟然全部瘫软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再也不肯起来。

    “操!”

    五名骑士又惊又怒,这些马都是他们亲手调养的,是从上万匹马里挑选出来的神骏,这才能担任今天实施五马分尸的重任。

    那知,这五头畜生却在这个时候丢链子,这岂不是要了他们的命?一旦等会苗王震怒,他们的脑袋还能保得住?

    一念及此,五名骑士惊怒交加,就举起手中的马鞭,狠狠地抽在了马背上,意欲强行驱赶它们。

    然而,纵是五人把马匹抽得道道血痕,这五匹马仍是瘫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愿起来。

    场中哗然,谁也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地震不是没见识过,但看到过地震时马匹狂奔乱跳的,却还真没见过象这样被吓得瘫软在地。

    不过,让人们更加震惊的还在后头。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巨响,在苗神殿后的苗王宫中轰然响彻,刹那,滚滚的血气如煮如沸,直冲天际,一股让人心惊胆寒的凛凛煞气,也眨眼间弥漫开来,让所有人不禁感觉到了一种心胸窒堵,几难呼吸的压迫。

    “这,这,这是什么?”

    人们惊呆了,下意识地望向了苗神殿的后方,个个脸色骇然。

    此时此刻,苗神殿的后方天空中,确实是出现了恐怖的一幕,滚滚的血气蒸腾翻滚,仿佛是有一条元古的血色孽龙,正从苗神殿后面直欲破土而出。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前还在狂笑的苗王谢卫兵,浑身剧震,一张脸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

    在场的人也许并不知道,苗神殿后那滚滚的血气是什么。但是,做为这里的主人,谢卫兵自然明白血气正是地下秘宫蕴养法老王木乃伊的血水池所产生。

    可是,被层层机关和阵势保护在地底血水池的血气,怎么会突然冲破屏障,冲出地底?

    更重要的是:此刻的谢卫兵,心头猛然传来了一种心神震颤的感觉,好象金字塔里的法老王木乃伊,出现了什么异常。

    “不好!下面出事了!”

    刹那的愣怔,谢卫兵猛地醒悟了过来,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那里还管得了苗神祭祀,身形一闪,就向苗神殿后的苗王宫冲去。

    苗王宫现在乱成了一团,那里的守卫象是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地下会传来如此剧烈的震动。

    谢卫兵丝毫没有停留,迅速地奔向了后院。而一到后院,他的身形轰然一震,脸色变得更加的骇然。

    后院御花园里,现在是狼藉一片,原本的许多假山停阁,已然倒塌,最中心处的那座湖泊,更是湖水沸腾,象是被煮沸了一样。数十名宠妃,尖叫乱跑,一个个吓得脸无人色。

    谢卫兵也管不了她们,目光死死地瞪在了湖心的那座八角凉亭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八角凉亭也出现了异变,整座亭子斜斜地歪倒在水中,亭中石桌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黑洞,滚滚的血气,正是从黑洞中直冲而起,把四周弥漫成了一片血雾。

    “不好,地宫果然出事了!”

    谢卫兵暗叫一声,身形如同是一头苍鹰,直扑湖心亭,眨眼间,他已消失在了亭子的黑洞里。

    “这怎么可能,法老王的金字塔怎么会发生异变?”

    当谢卫兵来到地下秘宫,出现在金字塔所在的那片山野上的时候,他神情陡然一僵,心中的震骇已是无以复加。

    整座金字塔血光暴逸,塔身上那复杂诡异的符篆,正急剧地闪烁着,滚滚的血气从顶部的血水池中疯狂地旋舞,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

    “这到底是怎么了?金字塔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异常?”

    谢卫兵心头剧震,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他自然清楚,自己秘宫下的这座金字塔可不是普通的建筑,而是他当年得自埃岛的一件法器。

    按埃岛人的说法,那可是件埃岛上古的圣物。自被他放置到秘宫地底,蕴养法老王的木乃伊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

    可是,现在这座得自埃岛的上古圣器,却发生了如此的状况,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骇然?

    “莫非?”

    一个不详的念头陡地从谢卫兵心头升起,他那里还敢稍有迟疑,身形狂闪,已迅速向金字塔的顶部冲去。

    轰隆隆!

    整座金字塔在剧烈地震动摇晃,几欲崩溃,顶部的血水池,池里的血浆也已如煮如沸,滚滚的血气完全无法抑制,散逸到空中,这才造成了外面血气弥漫的现象。

    再看太阳图所在的那块石板,早已移到了一边,洞口大开,一股极度暴虐,极度凶悍的气息,也如同是洪荒的凶兽一样,正滚滚地翻滚暴逸。

    “操!”

    谢卫兵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自从那天张横进入金字塔,被法老王木乃伊所摄,他可每天都要观察里面的情况。

    然而,直到苗神节举行之际,他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可是,现在金字塔竟然自行开启,而且出现了这样暴乱的现象,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

    不过,从眼前所看到的情形,他却已料定,金字塔里的法老王木乃伊,必然是有了什么变故。

    心中想着,谢卫兵身形已是猛地冲入了金字塔的入口,沿着石阶向下奔去。他必须弄明白,法老王木乃伊,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可是他数十年的心血。

    嗡嗡嗡!

    金字塔内的情形更加的不堪,四壁的诡异符篆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在急剧地震动,从上方血水池中渗入的血浆,比平时的流量大了数倍,正向下疯狂地渗透。

    谢卫兵的目光望向了下面,他的身形轰然剧震,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骇然的神色:“神啊,这,这,这……”

    谢卫兵这回是真的被看到的情形给吓着了。此时此刻,地底的那具水晶棺再次浮突到了地面上。只是,原本因为遭当日张横攻击,龟烈遍布的水晶棺,现在却已是四分五裂,一地的水晶碴子散落四周,一副狼藉的景象。

    再看那具木乃伊,更是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情况,它此刻直立在地面上,全身血光狂闪,身形更象是吹汽球一样,在急剧地膨胀。一阵阵极其恐怖的嘶吼声,从它嘴里发出,震得谢卫兵神魂狂颤,几欲喷出血来。

    “阿尼嘛尼隆咚!”

    谢卫兵大骇,双手急舞,口中念起了一段扭涩而怪异的音节,手中更是血光狂闪,打出了一连串的印诀。

    法老王木乃伊此刻的情况,似乎是要爆体。谢卫兵那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立刻施展养尸术中的驱尸秘术,意欲驾御它。

    嗡嗡嗡!

    血光怒舞,空间振荡,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笼罩住了法老王木乃伊。它原本正在急剧膨胀的尸身,猛地一滞,似乎已被抑制住了。

    然而,还没等谢卫兵松一口气,一幕让他更加惊骇的情形,却是紧接着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