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4章 邪孽,去死
    “嗡!”

    法老王木乃伊缓缓地抬起了头来,黄金面具上那眼眶的空洞里,陡地射出两柱光芒,死死地瞪住了谢卫兵。

    只是,让谢卫兵惊骇的是:法老王眼眶里射出的光芒,并不是以前的那种血色,而是两柱暗金色的光柱。并且,隐隐的,蕴含了一股神圣的气息。

    “啊,不,不,不……”

    谢卫兵浑身剧震,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差点就从上方的石阶摔下来。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法老王的木乃伊,终于说出了完整的话来:“你不是法老王,你,你,你是姓张的小子!”

    谢卫兵是真的被吓着了。法老王木乃伊是他蕴养的尸王,虽然因为还没有完全成功。他现在也不能操控这具木乃伊。

    但是,数十年的蕴养,谢卫兵对法老王木乃伊的一切,自然十分的清楚。

    法老王木乃伊,在他养尸秘法的蕴养下,蕴含的是这天下绝阴的阴邪之气。可是,现在的法老王,目光中竟然射出了神圣的气息,这样的事实,完全违背了养尸术的常识,如何不让他惊骇莫名?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猛地醒悟了过来,意识到现在的法老王木乃伊,已然有了异变。而且,他也猛地记了起来,当日在白玉屏风上,看到张横被法老王诅咒后,最后被它吞入了口中。

    此刻,法老王木乃伊的变化,让他立刻想到了这极有可能与当日法老王木乃伊吞噬张横有关。所以,他不由想到操控法老王的可能就是张横。

    谢卫兵猜的确实是不错,此时此刻,在法老王木乃伊的身体里,确实是发生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变化。

    在法老王木乃伊的体内,有一个奇异的空间,这是这具木乃伊力量达到四品顶峰后,自行形成的一个界。

    朦朦的血雾翻滚,没有天,没有地,就是这么一片浑沌的血色。

    在这片血色的中心处,有一团暗金的光芒在明灭不定地闪烁着。丝丝的血雾纠缠着暗金光芒,嗤嗤地消蚀着它。

    当日,张横受到法老王的诅咒后,立刻陷入了昏迷,身体的机能也在刹那间被抽尽,化为了一具红毛僵尸。

    不过,法老王木乃伊可不会放弃张横这具达到四品力量的肉身,它要把张横全部的精华吸为己有。所以,最终把张横吞入了嘴里,吸入了它体内的界中。以它强大的绝阴邪气,意欲把张横完全炼化。

    张横的意识已陷入了一片黑暗,但是,在它的神魂里,却有一圈奇异的光芒在闪烁,保护着他的神智不被消亡。

    嗤嗤嗤!

    血雾如沸,丝丝地侵蚀着这团暗金光芒,就在滚滚的血雾即将吞噬最后一丝暗金光芒的刹那,一团耀眼的七彩光圈,猛地从暗金光芒中暴逸而出。

    嗡!

    空间剧震,血雾一滞,骤然间如同是毒蛇遭到七寸的痛击,刷地一下,向着四面八方狂退。

    轰!

    七彩光芒暴逸,一个朦胧的身影,从七彩光圈中浮突了出来。

    “嘎嘎嘎,功德光环,你竟然具有功德光环!”

    滚滚的血雾中,响起了一个凄厉而沙哑的意念。

    “邪孽,去死!”

    七彩光环中,那朦胧的人影缓缓地睁开了眼来,两柱暗金的光芒,暴射而出。

    与此同时,笼罩在朦胧身影外的七彩光环,轰然暴涨,七彩的光氲如同是一轮太阳一样,刹那照耀四方。

    嗤啦,嗤啦!

    异响大作,七彩光环产生的七彩光氲,与四周的血色雾气相触,顿时如同是酸碱相泼,发出了刺耳的尖啸。血色雾气也刹那腾起了滚滚的黑烟,在迅速的消亡。

    “嘎嘎嘎!”

    血雾里传来了那沙哑神念发出的凄厉痛嘶,仿佛正承受着这世上最痛苦的煎熬。

    “邪孽!”

    七彩光环中的朦胧人影,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露出了面容,竟然就是张横。

    只不过,现在的张横,身影还有些虚幻,看起来似乎随时要飘散一样。

    只是,在身外那圈七彩光环的掩映下,张横却如同是降世的神灵,充满了一种凛凛的神威,散发着一股神圣的气息。

    此时此刻的张横,心情也是难以喻意,他的目光凝望着身周缭绕的七彩光环,嘴里喃喃着:“功德光环,这就是功德光环的神奇作用。”

    自从那次在倭岛乙贺流,张横解去百美图中百美的禁固,实现了当年在台岛发下的宏愿。他的神魂中就多了一圈功德光环。

    一直以来,张横仅是从传说的故事中,知道功德光环这种玄奇的东西存在。但是对于它到底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却实在是知之不详。这么长时间来,也一直未见到功德光环对自己产生过什么效用。

    然而,此刻张横却真正明白了,这种传说中圣人才会拥有的功德光环的力量。

    换了任何人,被法老王木乃伊至邪至阴的尸气所吞噬,必然会落个魂消魄散的下场。

    但是,张横却因为有功德光环的保护,让他神魂一直无法被法老王木乃伊所侵蚀。当尸气尸毒触及到功德光环的时候,更是立刻遭到了功德光环的反击。

    此刻出现的现象,正是法老王木乃伊遭功德光环神圣力量的照耀,所得到的结果。

    功德光环,乃是这世上最纯最正的天地本元,可以克制天下万邪之气。纵然法老王木乃伊的力量,已达到了四品的顶峰,但本质上,它仍是属于至阴邪物,功德光环正是它的克星。

    嗤啦嗤啦!

    功德光环光芒越盛,四周的血雾翻滚更烈,已迅速地缩成了一团。原本弥漫整个空间的血气,也在这一刻几近消亡。

    “嘎嘎嘎!”

    法老王那沙哑的神念,凄厉地嘶吼着,它已感觉到了灭亡的威胁。

    法老王木乃伊体内的变化,顿时让它变得疯狂。这才会导至整座金字塔以及苗神殿地下宫,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从而让在苗神殿外举行的苗神节,混乱一片,甚至把苗王谢卫兵也引了下来,想看看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该死,姓张的!”

    猛然意识到法老王木乃伊的变化,乃是因张横而起,谢卫兵震惊之余,更是怒不可歇,手中印诀急舞,就想以养尸秘法对付。

    但是,迟了。

    嗡嗡嗡!

    法老王木乃伊黄金面具上眼眶里的两柱暗金色光芒,陡地变得更加的炽烈,目光中也暴起了愤怒的神情。

    嗤啦!

    一声异啸响起,法老王木乃伊猛然抬起了一只手,向着谢卫兵抓来。

    “阿尼玛勒咕隆咚!”

    谢卫兵大骇,连忙又念道起了那扭涩的音节,想控制法老王木乃伊。

    然而,那只枯瘦如爪子般的手,却仍是缓缓地向他抓来,丝毫没有停留。

    此时此刻,法老王木乃伊体内的奇异空间里,法老王神念已完全萎缩成了一团,整个空间被功德光环的光芒所笼罩。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张横已完全掌控了法老王木乃伊的身体,也可以任意使用它的力量。张横那里会客气,立刻借用法老王木乃伊的身体,向谢卫兵发动了攻击。

    哇!

    谢卫兵的脸色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再也顾不得什么,猛地一口精血就喷在了一张符上,意欲以养尸术中的御血之法,来强行控制法老王木乃伊。

    咔嚓!

    法老王木乃伊的爪子微微一顿。续尔,却是轰然暴突,闪电般地朝着谢卫兵抓来。

    并不止如此,空间振荡,血光暴耀,谢卫兵所有的动作猛然一僵,如同是石化般竟然无法动弹了。

    “域,它竟然对本王使用了域的力量!”

    谢卫兵脑海中陡地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只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胸口一痛,血光怒溅,法老王木乃伊的枯爪,已狠狠地插入了他的前胸。

    “啊!”

    谢卫兵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号,整个人顿时从石阶上飞了起来,朝着上方狂飞而去。

    在法老王域的力量下,谢卫兵被它一爪洞穿了胸口,立刻遭到了重创。

    谢卫兵大骇,他这才意识到,此时的法老王木乃伊,已不是他所能掌控。再留在此处,只怕就得葬身于此。

    想到这里,谢卫兵拼起最后的力量,向金字塔外狂奔。他可不想把老命丢在这里。

    轰隆隆,轰隆隆!

    整座金字塔如同是要崩塌了一样,剧烈地摇晃起来,大地颤抖,苗神殿都在震颤,上面广场上的人已全然被震憾了,一个个尖叫着,哭喊着,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拼命地四散奔逃。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

    首席大巫师博格浑身剧震,斗蓬下的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此刻,不仅是高台上的那五匹马瘫软在了地上,甚至连他的那头尸帅红毛僵,也在瑟瑟发抖,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让它恐惧的东西。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的红毛僵已达到尸帅的力量,相当于是人类玄门修士中的半步四品。这世上,能让它恐惧的东西,其实已然不多。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尸帅都变成这样?

    首席大巫师博格心中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但是,让他更加震憾的事却还在后头。

    轰!

    苗王宫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人影猛地从地底直冲而出,而凄厉的嘶吼也刹那响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