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5章 邪祟
    “快救本王,快快拦住这邪物!”

    从地宫中冲出来的正是谢卫兵,他一边凄厉地呼喊,一边拼命地向前面冲来。

    此时此刻的谢卫兵,形象实在是悲惨之极,头上的王冠早已不知掉到了何处,满头乱发狂舞,状若疯狂。再看他的身上,斑斑的血迹,胸口更是有一个恐怖的血洞,正汩汩地喷着鲜血,惨烈之极。

    “师兄!”

    博格大骇,他做梦都想不到,一直如同神一样高高在上的苗王,竟然会弄成这副惨样。

    不仅是他,场中更是哗然一片,所有看到苗王如此悲惨情形的人,个个震骇,人人震惊。

    轰!

    正是时,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大地震动,地宫中一团血雾翻滚如沸,直冲而出。血雾里,一阵凄厉的嘎嘎怪叫响彻,让人毛骨悚然。

    “啊,这是什么?”

    场中再次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人们被冲出来的这团血雾给震憾了。

    只见,那滚滚的血雾里,似乎有个人形在曲扭摆舞。但是,血雾实在是太浓,人们根本看不清那人影到底是什么。只感觉到一股扑天盖地的阴森气息,随着这东西的出现而刹那覆盖全场,弥漫四面八方。

    温度也猛然在这一刻,似乎下降了十几度,让每个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股凛凛的威压,更是让所有人心胸窒堵,几难呼吸。

    “神啊,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刹那的愣怔,博格猛地反应了过来,心中的骇然却已是无以复加。

    在场的人,除了谢卫兵之外,只有博格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团血雾里的东西,正是他师兄所蕴养的法老王木乃伊。

    可是,这怎么可能?法老王木乃伊,是师兄化尽数十年心血所蕴育,现在怎么会突然攻击他。这完全违背了他们赶尸派养尸的所有常识。

    “嘎嘎嘎!”

    血雾里,法老王木乃伊黄金面具下的眼眶中,两柱暗金的光芒骤然暴炽,全身的血雾轰然沸腾,身形化作一道血光,朝着谢卫兵狂扑而去。

    借助功德光环之力,把法老王木乃伊的神念完全压制。现在的这具法老王尸身,已是受张横操控。

    张横那里会客气,趁他伤,要他亡。张横准备借此机会,把头号大敌谢卫兵斩杀。

    “快救苗王!”

    博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全身黑雾轰然爆舞,整个人如同是一枚炮弹,直冲而上,迎着法老王木乃伊撞了过去。

    身在空中,他手中黑幡怒舞,黑幡中黑雾滚滚,陡地化为了一张扑天盖地的巨幡,就朝法老王木乃伊罩落。

    他的这张黑幡,也是一件传自千年前的法器,正是当年赶尸派第一代创派老祖所用的招魂幡。此刻,博格祭起招魂幡,想把法老王木乃伊收入其中。

    轰!

    法老王木乃伊刹那撞在了巨幡上。汹汹的黑雾与血雾顿时交溶,爆起漫天的雾障。

    下一刻,一声惊心动魄的布帛撕裂声响彻,黑幡竟然被法老王强悍的力量,直接撕成了两半。

    “啊!”

    博格惨号,身形剧震,整个人顿时如同是殒石一般,朝地面摔来。

    招魂幡乃是博格的本命法器,突然遭到破坏,博格顿时受到反噬,口中狂喷鲜血,从空中摔落。

    嘎嘎嘎!

    法老王怒吼,一只爪子猛地从血雾里探了出来,刹那间伸长了数丈,朝着直摔而落的博格猛抓而去。

    张横自然清楚,首席大巫师乃是苗王的左膀右臂,他可不想留下这个心腹大患。所以,已是痛下杀招,要把博格击毙当场。

    咔!

    黑光暴逸,怒血狂溅,法老王的枯爪,如电而至。博格的眼瞳里浮起了一抹绝望。但是,他此刻身受反噬,已然是难以躲闪,胸口顿时被枯爪一爪洞穿,整个人就这么当场被撕成了两段。

    轰隆!

    血雨纷飞,劲气横逸,博格断成两截的尸体从空中摔落,怦地一下正好摔在了苗神殿的大门口。

    “啊,师弟!”

    谢卫兵此刻也正好冲到此处,看到这一幕惨烈的情形,顿时浑身剧震,一张脸也刹那扭曲了。他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目眦鹆裂。

    博格虽然是他师弟,但两人情同手足,尤其是当年共同投入那个神秘组织,之后一起闯荡天涯,最后阴谋夺得古苗苗王之位。可以说,这些年来,全是由博格在支持他,这才能让谢卫兵走到今天的地位。

    此刻,眼见博格为了救他,不惜一切阻挡法老王木乃伊,以至遭到身死命殒的下场,这如何不让谢卫兵几欲疯狂。

    “姓张的,本王与你誓不两立!”

    谢卫兵怒吼,一张脸已扭曲变形。他昂首怒吼,身形却已是轰然冲入了苗神殿里。

    博格以命抵挡,为谢卫兵赢得了一线生机。他此刻虽然已是悲愤之极,但也知道,要想对付法老王,还得依靠苗神殿内布置的阵势。

    身形一窜入苗神殿,谢卫兵已然朝着殿内怒吼:“护殿神卫何在?布阵!”

    说话声中,他全身光芒暴耀,身后一幅朦胧的影像,也赫然现形:“法老皇座!”

    嗡嗡嗡!

    空间振荡,极光狂闪,一张金色的皇座,从谢卫兵身后的影像中,缓缓地浮突了出来。

    刹那,整个空间为之一震,一股凛凛的神威,在这一刻也陡地弥漫开来。

    “苗神拘魔大阵!”

    谢卫兵再次暴喝,他身后的那张皇座虚影,光芒大耀,照得整座苗神殿如同是染上了一层黄金。

    咔喇喇!

    地面一震,无数的星点,猛然浮突在了苗神殿的殿堂里,放眼望去,整座苗神殿的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星图。

    “布阵,布阵,布阵!”

    苗神殿的后殿中,响起了一连串叫喊声,数十名身穿黑色长袍的护殿神卫,蜂拥着从后面冲来。

    与此同时,原本站在殿上的八名巫师,齐齐踏步,已轰然站在了星图的四个角上。

    星光旋舞,空间震颤,奇异的星图在苗神殿内旋转,让人眼花缭乱。

    谢卫兵以及八名巫师和三十六名黑袍护殿神卫,已然占据了各自的位置,转眼间已列成了阵势。

    嘎嘎嘎!

    正是时,法老王木乃伊已携着滚滚的血雾,朝着苗神殿狂扑而来。

    但是,它的身形刚踏入苗神殿,不由陡然一滞,占据它身体的张横,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危机。

    “苗神拘魔大阵!”

    谢卫兵此刻已遥立在殿中,身后巨大的皇座光芒暴耀,如同是一位降世的神王,凛凛生威。

    他陡然厉喝,手指轰地指向了法老王木乃伊。

    “苗神拘魔大阵!”

    八名巫师以及三十六名护殿神卫齐齐怒喝,手中印诀狂舞,脚下踏着奇异的步伐,绕着谢卫兵狂旋怒转。

    嗡!

    空间一震,大地狂颤,苗神殿地面上的星图,轰然旋转起来,化为了一张星光的巨网,朝着冲入殿来的法老王木乃伊当头罩落。

    并没有结束!

    苗神殿中央那尊巨大的苗神像,猛然腾起了氲氲的光芒,它黄金面具下的眼眶里,也陡地暴射出两柱血光,刹那射向了法老王木乃伊。

    “这是!”

    法老王木乃伊体内的奇异空间里,张横身形轰然剧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苗神殿内阵势的启动,身周的空间猛地象是凝固了一样,自己所操控的法老王尸身,竟然无法动弹了。

    还没等张横回过神,脑海又是嗡嗡剧鸣,苗神像眼眶里的两柱血光,已笼罩住了他。

    顿时,无数影像从神魂处蒸腾而起,却正是曾经每年苗神节时,无数古苗族人膜拜苗神的情形。一种仿佛是来自天地的诡异力量,穿透了张横的心神,让他的神魂轰然剧震,连护卫在身周的功德光环,也剧烈地震颤起来,仿佛要被震散。

    “信仰念力,这老家伙竟然利用信仰念力来攻击小爷!”

    张横心头大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苗神像出现的异样,正是它这些年来接受古苗族人的膜拜,收集的信仰念力。这种力量,也是与功德光环一样,具有神秘的作用,却是直接攻击在了张横的心神上,让张横的神魂都震颤起来。

    “哈哈哈,姓张的,赔我师弟命来。”

    谢卫兵满脸怨毒地瞪住了法老王的木乃伊,目光却仿佛能穿透尸身,看到奇异空间里的张横“今日不杀你,本王誓不为人!”

    谢卫兵之所以要逃到苗神殿来,就是因为整座苗神殿,就是压制地宫金字塔中法老王木乃伊的唯一手段。

    要知道,法老王木乃伊在未蕴养成尸王之前,谢卫兵也不能完全操控。所以,为了防止法老王木乃伊在蕴养过程中,出现异变,他在蕴养之初,就化费了大量的人力精力和财力,在苗神殿上布置了一个专门压制法老王尸身的苗神拘魔大阵。

    此刻,以苗神拘魔大阵困住了法老王尸身,又以苗神雕像这么多年积聚的信仰之力,强行攻击占据法老王尸身的张横,他已然是胜券在握。

    心中想着,谢卫兵脸上浮起了一抹怨毒而残忍的笑意,陡地提高了声音,朝着苗神殿外还在四处奔跑的人们吼道:“我的臣民们,这就是大巫师曾预言中即将出世的邪神,就是它的存在,给我们古苗带来了灾难,出现了瘟役。它就是我们古苗全族的敌人。也是当年巫神的转世之身!”

    谢卫兵不可谓不毒,立刻想到了张横新巫神的身份,此刻却是借机要把张横这个新巫神给抹黑,给张横硬生生地冠了个邪神的名头,并把之前发生在古苗的瘟役也推到了张横身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