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地底窜出
    苗王谢卫兵当众宣布,从苗王宫地底窜出来的这个邪物,就是当年古苗的巫神转世。但是,现在却已是邪神的化身。这顿时让场中哗然一片。

    原本那些被吓得狼突兔奔的族人们,此刻看到那怪物,已被苗王率众给禁固在苗神殿,又听到苗王的这翻话语,一个个都不由转头望向了这边,神情却是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这怎么可能?巫神转世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是啊,巫神怎么会成为邪神?怎么会象一具僵尸一样?”

    “苗王说了,自然不会错,这东西怎么看都是邪祟之物!”

    “我看不一定,巫神岂会成为危害我们古苗的邪神,我们可都是巫神的后裔啊!”

    ……

    场上议论声一片,置疑者有之,赞同者有之,一时间闹哄哄地乱成了一团。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着被苗神拘魔大阵束缚的那团血雾,想看清血雾里那怪物的真面目。

    只可惜,法老王全身笼罩的血雾凝如实质,一般普通的族人,那里能看得清。

    只是,法老王散发的那股极度森寒的绝阴之气,就算是最没有见识的人,也都能感受出来,血雾中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

    “一派胡言!这是苗王那老家伙肆意在玷污巫神!”

    血无痕以及剩余的一众血家子弟,此刻已全部聚集在了高台上,正护卫着他们的少主血梦泪。

    首席大巫师博格一死,他的那头红毛僵顿时受到了影响。血无痕那里还会客气,立刻抓住机会,摆脱了它的纠缠,终于抢上前去,救下了血梦泪。

    只是,广场上早已被苗王的人马所包围,更是有上千的护卫把中央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血无痕和一众血家弟子,要想带着血梦泪离开此地,却也是万万不能,双方一时僵峙在当场。

    此刻,听到苗神殿中,苗王谢卫兵竟然指认血雾中的怪物就是巫神转世,这让所有血家弟子顿时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见过新巫神张横,自然知道血雾里的邪祟绝不是张横。苗王当众如此指鹿为马,无非就是要把巫神的名声搞臭,从而在古苗断绝人们对巫神的信仰。他的用心不可谓不毒。

    不仅是血家之人,来自九寨十八洞的观礼者,也是一个个神情变得异样无比。

    当日张横暗中把破解瘟役的秘方以及解药,交给蝴蝶寨寨主陶西明,并传给了其他九寨十八洞的首领。因此,各寨各洞核心人物,也都已知道,新巫神张横。

    虽然他们大多数并没有见过张横本人,但从他们所获得的消息,新巫神张横,绝不是如今血雾中的那个怪物。貌似那怪物刚才击杀首席大巫师时,从血雾中探出的一只手,完全就如同是鬼爪一样,是确确实实的阴邪之物。

    “巫神转世,你如今化身邪物,危害我们古苗,人人得尔诛之。”

    正是时,苗王谢卫兵再次厉喝:“本王替天行道,今日就诛杀你这邪神,为我们古苗这次瘟疫中数以万计的百姓报仇血恨。”

    谢卫兵是绝意要把邪神这个名头,抹黑在张横头上。

    说实话,为了防犯张横这位新巫神在古苗兴风作浪,谢卫兵确实是搅尽了脑汁。

    当日从接到密报,血家余孽将重回古苗,想要夺回苗王之位。并且,血家余孽这回还与传说中的巫神转世联手,这顿时让谢卫兵大吃一惊。

    他当然清楚,虽然自己掌控古苗数十年,也化尽了心思和手段,甚至不惜造出一个苗神,来淡化古苗族人对巫神的信仰。

    但是,古苗族人深入骨子里,对巫神的崇拜,却那里是这区区数十年就能抹去。所以,在古苗的族人中,巫神仍是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再加上血家的余威仍在,如果这回血家后人真的与新巫神联手,确实是有可能会动摇他苗王的地位。

    为此,谢卫兵转辗难眠,暗中思索对策,却一时无计可施。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十万大山内出现了异变,被封印在一处元古秘地的凤虱蛊,竟然被释放了出来,从而开始在古苗之地漫延了一场瘟役。

    本来,谢卫兵应该竭力化解这场灾难。但是,他最后却不仅听之任之,丝毫不管瘟役的爆发和漫延,反尔让首席大巫师博格,散布他占卜的预言,说是瘟役的爆发,乃是预示着邪神的出世,也昭示了古苗即将陷入一场大灾难。

    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对付新巫神张横,预先埋下的一招毒计。

    他让博格散布的预言中,其实暗示了新巫神就是邪神,就是带给古苗大灾难的元凶。

    此刻,张横竟然操控了他的法老王木乃伊,以法老王的尸身出现在古苗族人面前。谢卫兵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把当日预先散布的预言,再次提了出来,更是指认眼前的法老王尸身,就是新巫神这个邪神的化身。

    他相信,只要在场的古苗族人,听信了这个事实,从此传播开去。那么,巫神在古苗族人心中的信仰,就会从此崩塌。剩下来就是他所造出来的苗神,占据古苗之人信仰的时候了。

    心中想着,谢卫兵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怨毒起来,他的手指陡然一点。

    嗡嗡嗡!

    谢卫兵身后的那张皇座轰然光芒大耀,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也刹那振荡汹涌。

    轰隆隆!

    苗王宫的地底,猛然一阵闷响响彻,矗立在那片山野上的金字塔,轰然铮鸣,整座金字塔上的诡异符篆,急剧地闪烁暴耀,一道血光直冲天际,在金字塔上方,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与此同时,空间一震,在苗神殿的空中,也猛地现出了一团血光,怒旋狂舞,渐渐的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旋涡。

    谢卫兵的这张法老皇座,也是得自埃岛的一件圣物。不但威力强大,而且还与地宫下的金字塔相互联系。此刻,他动用法老皇座,联合金字塔,要把受张横操控的法老王木乃伊收入其中。

    嗡嗡嗡!

    血色旋涡越旋越急,越旋越大,在法老王木乃伊头顶,赫然产生了一股极度可怕的吸力。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变得难看之极。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自己所操控的法老王尸身,正不受控制地向血色旋涡中缓缓升腾而去。这让张横猛然意识到,苗王要想把自己禁固起来。

    张横竭力地摧发功德光环的力量,想让法老王尸身挣脱苗神拘魔大阵的束缚。但是,苗神像眼眸中射出的两住血光,汹汹的信仰念力,如同是波浪般一波急于一波,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却是让张横的意念根本无法凝注。

    缓缓地,缓缓地,法老王的尸身已离开了地面,向着头顶那个钜大的血色旋涡飞去。眼看就要被吸入其中。

    正是时,法老王陡地转过了头来,黄金面具下的眼眶里,暗金色的光芒,猛地凝注向了苗神殿的一角。

    “啊!”

    巴巴拉正与另一位巫师一起,脚踏奇异的步伐,配合苗王启动苗神拘魔大阵。法老王的目光猛然凝注到他身上,巴巴拉心头狂震,脸色也骤然而变。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意念传音:“巴巴拉,助我!”

    “这不是主人的声音吗?”

    巴巴拉心头大骇,他根本不知道,血雾中那具僵尸,竟然真的与张横有关。

    心中大惊,巴巴拉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陡地,他的神情猛然一滞,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手也按在了胸口上,似乎是伤势发作了。

    哇!

    终于,巴巴拉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也颤抖着摇摇欲坠。

    “啊,巴巴拉大师,你怎么了?伤势又发了吗?”

    与巴巴拉在一起的另一名巫师,与他的关系相当不错,突然看到巴巴拉这副样子,顿时大惊,忙不迭地上前扶住了巴巴拉。

    嗡!

    刹那,正在运转中的苗神拘魔大阵,轰然一滞,苗神殿上的那幅星图,也陡地暴起了耀眼的光芒。

    “该死!”

    谢卫兵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之极,不由厉声朝着巴巴拉和那名巫师喝道。

    “阿!”

    巴巴拉和那名巫师一震,连忙竭力稳住阵势。

    但是,迟了!

    轰隆隆!

    被苗神拘魔大阵束缚住的法老王全身血雾暴逸,一股极度恐怖的气息,在这一刻猛地爆了开来。

    轰轰轰!

    巨响骤起,空间狂震,法老王的前胸猛地炸开,一道人影如电急射而出。

    “哇!”

    谢卫兵正竭力加持阵势,陡然胸口剧痛,一口鲜血哇地一下就喷了出来。

    法老王是他蕴养的尸王,早就以秘法溶入了一缕神魂,以便法老王蕴养成功后,可以真正地操控它。

    但是,此刻法老王的尸身却突然在胸口爆出一个巨洞,谢卫兵顿时遭到了反噬。

    一口鲜血喷出,谢卫兵整个人都一阵摇晃,差点摔倒。他先前本就被法老王重创,现在伤上加伤,几难支撑。

    “是那小子从法老王体内破禁而出了!”

    一个不祥的念头从谢卫兵心头闪过,他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忙举目望去。

    果然,此时此刻,一个人影正电射而出,向着殿外窜去。那人不是张横又会是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