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愚弄和欺骗
    从法老王尸身破体而出的正是张横。他可不想被苗王重新封印入金字塔,更不能让自己的这个巫神化身,被谢卫兵给冠上个邪神的名头。

    所以,他趁巴巴拉牵制阵势的刹那,借助功德光环的力量,从法老王体内冲了出来。

    “是张少,是张少!”

    高台上被围困的血无痕以及何兵和赵子强等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张横顿时又惊又喜,不由惊呼起来:“张少来了,张少来了!”

    自那天张横入地宫营救血梦泪,从此失去消息。这些天来,血家一众人,都在焦急地等待张横出现。

    可是,直到今天苗神节举行,张横仍是不见踪影。甚至在刚才血梦泪即将被实行五马分尸酷刑的时候,也不见张横露面。

    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绝望,还以为张横应该是陷在了地宫中,也许永远都不会出来了。

    那知,现在突然见到张横从那怪物体内爆体而出,赵子强等人,确实是惊喜若狂。

    “是张少!太好了,他总算没事!”

    血梦泪娇躯一震,俏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悲喜交加,眼眸中也不禁有一种**辣的东西在滚动。

    这次血家众人,为了营救她,可以说是倾尽了全力。不仅动用了早年潜伏于此的所有力量,更是连血无痕长老,也亲自上场。

    但是,在营救的人群中,血梦泪始终没有看到张横出现。这让她的心陡地一沉。以她对张横的了解,在今天的场合,即使是明知必死,张横也会不惜一切前来救她。

    可是,张横却偏偏没有出现,这只有一个解释,张横可能出事了。

    心中想着,血梦泪那里还忍得住,连忙问起了血无痕他们。果然,从血无痕他们那里,知道了张横早在几天前,为了营救她而孤身闯入苗神殿的地宫,从此再无消息。

    血梦泪当时就头脑嗡的一声,差点就昏觉过去。她也以为,张横在地宫中可能遭到了不测。

    此刻,见到张横突然现身,血梦泪绝望的心情顿时象是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遥立空中的张横,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由微微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刹那在空中交错,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看到血梦泪安然无恙,张横原本悬着的那颗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在地宫中,被法老王尸身吞噬,张横心中最牵挂的就是血梦泪。

    之所以在地宫的金字塔中,张横操控了法老王尸身后,要破开金字塔的禁固,想冲出来。就是因为,张横心中默默计算,知道已是到了苗神节的当日,生怕自己出来晚了,血梦泪已被谢卫兵害死。

    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要破开金字塔,以至于造成了当时那么大的声势。

    “啊,巫神法杖,难道,难道他就是新巫神!”

    这个时候,场中陡地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所有在场的古苗族人,突然看到那团血雾笼罩的怪物体内,猛地窜出一个人影,确实也是全部被震憾了。

    然而,当众人举目望去,看清从怪物体内窜出的那人,却是个个震惊。

    此时此刻,张横手握巫神法杖,遥立空中。手中的巫神法杖,更是发射出耀眼的金光,把他整个人掩映得如同是降世的神灵,充满了凛凛的神威。

    古苗的族人尽皆心头大震,他们也立刻认出了张横手中的巫神法杖,更是感应到了法杖与体内血脉的那种隐隐共鸣。

    刹那,场中哗然一片,谁也没有想到,传说中的新巫神竟然真的出现了。

    “老家伙,你才是真正危害我们古苗的邪孽!”

    场中惊呼一片,张横此刻却也没时间理会下面,他陡地目光一凛,手中巫神法杖指向了谢卫兵,厉声喝道:“老贼,你当年阴谋夺得血老苗王之位,今日还不授死!”

    “阿!”

    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张横所指的方向,望向了苗神殿内的苗王谢卫兵。

    张横的话,让所有的古苗族人,猛然意识到,现在的情形无比的复杂。

    “哈哈,好个邪祟!”

    谢卫兵的脸色难看之极。不过,他却也知道,现在是最紧要的关头了,绝不能让张横借巫神的身份,动摇他在古苗族人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他强压伤势,哈哈狂笑道:“你纵然化身巫神,却也改不了你邪恶的本质,正是因为你这邪孽的出现,才导至了我们古苗瘟役的流行。”

    “布阵,把这邪孽拿下!”

    谢卫兵根本不愿与张横多说什么,一声厉喝,身后的法老皇座光芒骤耀,准备再次驱动苗神拘魔大阵,把张横拿下。

    说来也是无奈,如果谢卫兵未曾两次重创,以他原本达到四品中期的力量,要对付张横,还真不用借助别人。

    但是,如今重创之下,他已是强行支撑。却不得不依靠苗神殿内的苗神拘魔大阵。

    嗡嗡嗡!

    苗神殿中的星图轰然暴舞,猛地膨胀开来,向着殿门口的张横兜头罩去。

    “哈哈,老贼,血口喷人!”

    张横却是丝毫不惧,他手中巫神法杖轰然一指。

    刹那,金光暴耀,空间荡漾,巫神法杖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光氲,把张横包裹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张横陡地提高了声音:“我的族人们,这老贼口口声声说什么邪孽,现在,就让大家看看,到底他所谓的邪孽是什么。”

    轰!

    说到这里,张横手中的巫神法杖再次一指,一道金光,暴射向了法老王木乃伊。

    怦怦怦!

    金光暴舞,血气狂腾,法老王木乃伊身周包裹的浓浓血雾,猛地被巫神法杖激射的金光所冲散,把法老王木乃伊的真面目,刹那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啊,这,这,这……”

    场中的人们,一时还搞不清状况。但是,当人们的目光落到法老王木乃伊身上,却是个个浑身剧震,脸现骇然:“这不是苗神吗?”

    不错,血雾炸散,大家终于看清了先前血雾中的那个怪物:脸罩黄金面具,头戴蛇形的金冠,身穿金色的长袍。虽然前胸的地方,有一个黑黝黝的巨洞,但是这怪物的形象,与矗立在苗神殿上的苗神,几乎一模一样。

    这下,古苗的族人们真的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先前笼罩在血雾里的怪物,一直被苗王称为邪孽的东西,竟然与供奉在苗神殿上的苗神样貌几乎一样。

    “哈哈,老贼!你供奉邪孽为苗神,让我们古苗族人信仰膜拜,先前更是指认这邪孽就是巫神转世。”

    张横神情凛然,陡地指住了苗王谢卫兵,厉声喝道:“你愚弄我们古苗族人,让族人们膜拜邪孽,此心当诛。所以,你才是危害我们古苗族人的真正邪祟。”

    “你,你,你……”

    谢卫兵浑身剧震,一张脸已是刹那没有了人色,一时却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直到此刻,谢卫兵才猛然醒悟,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他原本想借法老王木乃伊的尸身,当众指认它就是巫神转世。加上之前早就预谋让首席大巫师博格散布的占卜预言,完全可以把巫神抹黑丑化,在所有古苗族人心中形成新巫神就是邪神的观念。

    在谢卫兵的计划里,只要自己借助苗神拘魔大阵,把法老王尸身以及当时操控法老王的张横,一起封印入金字塔。那么,到时就是一切由他说了算,张横就算有天大的本领,再也无法洗清巫神就是邪神的事实。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张横却是从法老王的尸身内破体而出。此刻,更是当众揭开了法老王木乃伊的真面目。

    面对法老王木乃伊与他所供奉的苗神,样貌几乎一模一样这个事实,谢卫兵就算是机智百辩,现在也是无言以对。

    他蒙蔽古苗族人数十年,化尽心思造出的苗神,现在已被张横当场揭露。

    “老贼,暗中蕴养僵尸,却愚弄我古苗族人信奉为苗神。”

    张横再次厉喝:“如此恶贼,人人得而诛之!”

    “如此恶贼,人人得尔诛之!”

    一众血家子弟顿时反应过来,在血无痕的带领下,立刻齐齐厉喝,人人义愤填膺。

    “杀了他,杀了他!”

    也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呼喊了一句。渐渐的,应和的人越来越多。

    “杀了他,杀了这老贼!”

    广场上的人们愤怒了,一个个咆哮起来,滚滚的声浪汇成了山呼海啸的怒吼。

    这数十年来,因为谢卫兵巧施手段,让信仰苗神的族人,得到丰厚的奖励。确实是收笼了不少古苗族人的心,也让他们渐渐开始膜拜苗神。

    但是,当真相揭露,场中所有的人,亲眼看到,他们这些年来膜拜的苗神,竟然是一具僵尸。所有人都猛地明白过来,他们这些年确实是被苗王谢卫兵给愚弄了,欺骗了。

    一种极度的羞辱感,刹那充塞了每一个被愚弄的古苗族人的心神,他们这回是真的暴怒了,这种信仰的欺骗和愚弄,触及了灵魂,是谁也无法容忍。就算谢卫兵是苗王,此刻却也已成为了所有古苗族人的公敌。人人愤恨,个个怒不可歇。

    甚至许多苗王的护卫队成员,也是惊怒交加,把手中的刀剑指向了谢卫兵。

    这些护卫,也都是古苗族人中提拔起来的。谢卫兵对他们的愚弄和欺骗,已是让这些人对他充满了恨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