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8章 信仰的崩溃
    “杀了他,杀了这老贼!”

    愤怒的嘶吼汇成滚滚的声浪,震得整个苗神殿都似乎在摇晃,所有古苗族人的怒火,直欲把苗神殿焚燃。

    谢卫兵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这样的情形,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但是,数十年的心血,他岂肯就这么毁于一旦?

    “把这些刁民都给我杀了!”

    谢卫兵朝着身边的一众护殿神卫怒喝,他已是有些疯狂了,想要以血腥的手段,镇压这一波反对他的人。

    但是,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突然一阵咔喇喇的异响传来,整座苗神殿轰然剧震,矗立在苗神殿中央的那尊苗神像,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啊!”

    在苗神殿中的一众护殿,神卫和巴巴拉等八名巫师,个个浑身剧震,脸现骇然。他们也顾不得什么加持苗神拘魔大阵了,尽皆把目光望向了苗神像。

    然而,下一刻,让他们更加骇然的情形却出现了。

    咔喇喇,咔喇喇!

    异响越甚,惊心动魄,在众人的注目下,苗神像的表面,陡地出现了一道道龟裂。只是眨眼的功夫,龟裂迅速扩大,已瞬息间遍布了苗神像的全身。

    “俄滴神,这,这,这……”

    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个个震呆,人人骇然。

    谁也想不到,好好的苗神像,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轰隆隆!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高达十数丈的苗神像,轰然倒塌。

    “神啊!”

    苗神殿里的人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他们都知道,当年苗王为了筑造这尊苗神像,那可是化了不少的心血。

    雕刻神像所用的石料,乃是从数百里外的金刚寨运来,用的是最上佳的金刚石。

    金刚石坚若钢铁,即使是用刀剑砍凿,也必须用上全力,才会在上面留下痕迹。

    然而,现在金刚石雕刻的神像,竟然就如同是泥塑的一样,在大家眼前轰然崩塌,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震骇之极?

    这些人那里还管得了什么,顿时人人狼突兔奔,跑出了殿来。

    烟尘滚滚,沙石横飞,整个苗神殿因苗神像的崩塌而一片乌烟瘴气,倒塌的神象,更是震得整座苗神殿都摇晃起来,几欲倾倒。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卫兵也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浑身颤抖:“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

    还没等他转过念来,突然,轰的一声,法老王木乃伊的全身,陡地被一圈奇异的波纹所笼罩。下一刻,法老王的尸身上,猛地又爆起了一团血光,它身上轰隆隆地炸出了无数个黑洞。

    怦!

    法老王木乃伊再也无法支撑,轰然倒地,全身已是破烂一片。

    “信仰之力的反噬,是信仰之力的反噬!”

    谢卫兵大骇,看到法老王木乃伊的突然异变,感受到笼罩它的那奇异波纹的振荡,谢卫兵猛地醒悟了过来。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苗神像和法老王会出现异常。

    这些年来,矗立在苗神殿中的苗神像,也接受了无数古苗族人的膜拜,吸取了不少的信仰之力。

    但是,当人们知道他们一直是被欺骗,被愚弄的时候,这种信仰,自然也就如同是积木一样,轰然倒塌。

    刹那,倒塌的信仰,让苗神像内凝聚的信仰念力发生了某种质的变化。而殿外的古苗族人,正是产生信仰念力的源泉。他们的怒火,却把这种变了质的信仰念力给点燃了,这才会造成苗神雕像的轰然崩溃。

    法老王木乃伊,平时除了吸收那亿万毒物的精血外,同时也吸收苗神雕像的信仰念力。因此,它自然也就遭到了这股信仰念力的反噬,尸身才会突然炸成筛子。

    “不好!”

    明白了苗神雕像和法老王木乃伊变故的原因,谢卫兵脸色剧变,他猛地意识到,他自己本身,平时也是吸取雕像的信仰念力修练地。

    现在,苗神雕像和法老王木乃伊出现了反噬,那么,他自己岂不是也会受影响?

    一念及此,谢卫兵心头大骇,正欲驱动法老皇座,压制信仰念力。

    但是,一切都迟了!

    咔嚓嚓,咔嚓嚓!

    谢卫兵的体内,陡地传来了一阵如同是炒豆般的闷响。续尔,轰地一声,血光暴逸,劲气狂射,它的身体各个部位,刹那腾起了无数的血花,血肉四溅,鲜血狂彪。谢卫兵的身体,如同是被数以百计的钢针刺穿的汽球,猛地出现了无数个血洞。

    “啊!”

    谢卫兵发出了凄厉的惨号,整个人顿时成了个血人。

    “哈哈,老贼,自作孽,不可活!”

    张横眼眸陡地一凝,脸色变得怪异无比。

    看到谢卫兵的这副惨样,张横也是非常意外。但是,眼看这个愚弄了古苗族人数十年,血腥统治这一片区域的苗王,自作自受,张横心中却也是无比的畅快。

    只要这老家伙一死,那么,古苗的事也就此结束,血家复兴,自然就是顺理成章。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犹豫,手中巫神法杖一指,一道金光如电怒射,就朝谢卫兵轰隆怒击了过去。

    还是那句话,趁他伤,要他亡。张横准备送谢卫兵一程。

    嗤啦!

    正是时,突然谢卫兵全身闪起了一道妖异的光芒,一蓬血雾,也陡地在他身周爆开。

    轰隆隆!

    空间振荡,血雾翻滚,谢卫兵整个人象是刹那溶入了血雾里,竟然消失了。

    “小子,本王绝不会放过你,等着,本王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回来……”

    空中猛然传来了谢卫兵那怨毒而凄厉的嘶吼声,声音迅速远去,瞬息间便消失在了遥远的天际。

    “还是让这老家伙给逃遁了!”

    张横的眉毛一凝,目光从苗神殿上扫过,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

    此时此刻,苗神殿一片狼藉,巨大的苗神像已然碎成一堆烂石,祭台等物全部被砸成了粉碎,满地的沙石残痕,形如废墟。

    原本谢卫兵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地的鲜血,甚至倒在地上的法老王木乃伊,也已然不见。显然,谢卫兵在逃离之际,也不忘了带走他的这具法老王尸身。

    “苗王跑了,苗王跑了!”

    广场上,传来了嗡嗡嗡的议论声,所有刚才还在歇斯底里吼叫的古苗族人们,突然间变得有些茫然,一个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目光都落在了如同废墟般的苗神殿上,人人神情复杂。

    被苗王欺骗愚弄了数十年,突然发现,他们这些年膜拜的苗神,竟然是一具僵尸。这些古苗族人,心中顿时变得空落落的,好象失去了什么。

    此刻,苗王谢卫兵重创逃走,他们的怒火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望着崩溃的苗神像,所有人突然都有种不知该如何办的芒然。

    “新巫神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众九寨十八洞的人,齐齐向张横拜倒:“谢新巫神为我们揭露真相,总算让老贼的真面目暴露。否则,我们还不知要被老贼愚弄多少年。”

    九寨十八洞的这些代表,一直作壁上观,没有参与张横以及血家之人与苗王之间的争斗。

    现在,眼看苗王形迹败露,多年欺骗古苗族人的把戏当众被揭破,这些人互望一眼,立刻向张横拜谢起来。

    他们都不是傻瓜,眼前的形势已是一目了然。苗王经此一遭,已在古苗族人中身败名裂,再也不可能坐回他的苗王之位。

    而张横这位新巫神的出现,必然将替代苗王。所以,九寨十八洞的这些代表,明智地选择了站到张横这边。

    “诸位,其实新巫神才是我们真正的救星!”

    这个时候,九寨十八洞的人群中,石世敬踏前一步,向广场上的一众古苗族人道:“前段时间,瘟役暴发,正是新巫神暗中赐下秘方,又赐予各寨各洞首领神药,才让横行的瘟役得到抑制。否则,不知会有多少族人,会在此次瘟役中丧生。”

    石世敬这次特意从猛虎寨寨主那儿,讨来了去苗神寨庆贺苗神节代表之职,他本是想趁机可以帮到张横,为血家做点事。

    只不过,等到了苗神节现场,他根本什么也做不了。所以,身在苗神殿里,心中却是焦急万分。

    此刻,张横揭露谢卫兵愚弄古苗族人的恶行,以至谢卫兵受信仰念力反噬重创逃亡。场中却是再次限入了一片混乱。

    石世敬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站了出来,把当日张横化解瘟役的事,当众向人们宣布。

    说着,石世敬转向了身边的一众九寨十八洞的代表:“诸位可以作证,可以证明在下所说绝非虚言。”

    “是的,猛虎寨的石统领说的就是事实,瘟役的秘方和解药,确实是当日新巫神大人赐予。”

    一众九寨十八洞的代表纷纷附和,再次齐齐向张横拜谢。

    “新巫神大人,新巫神大人,新巫神大人!”

    场中,也不知是谁呼喊了一句。

    紧接着,所有的古苗族人,猛地全部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兴奋地叫喊起来,人人亢奋,个个热情高涨。

    “新巫神大人,新巫神大人,新巫神大人!”

    人们疯狂地呼喊着,这一刻,他们似乎又找回了失去的信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