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9章 坠星崖
    苗王谢卫兵多年愚弄古苗族人的真相被揭露,他顿时身败名裂,在古苗族人中成为了真正的邪孽。

    张横因为当日化解古苗的瘟役,得到所有古苗族人的爱戴,再加上他新巫神的身份,立刻就凝聚了人心。

    现在的苗神寨,可以说是群龙无首,苗王谢卫兵重创逃遁,首席大巫师博格先前当场被格杀,其他四位大巫师远在各寨各洞督战。如今只剩下了巴巴拉等八位巫师。

    而张横展示出来达到四品的力量,立刻震摄了全场。巴巴拉不失时机地第一个当众表示臣服,其他七名巫师,眼见大势已去,也不得不表示归顺。

    顿时,整个苗王寨的势力开始瓦解,在血家一众弟子以及九寨十八洞代表的协助下,苗王先前的护卫们交械投诚,血家人立刻组织自己的亲信,开始接收了各处的防守。

    不到一天的时间,整个苗神寨已落入了张横和血家人的掌控。

    张横也不迟疑,借着新巫神刚刚在古苗族人们心中树立的威望,把血梦泪推了出来,顺利地让她掌管了苗神寨,接任了苗王之职。

    一切虽然显得很匆忙,但是,因为有先前苗王谢卫兵的恶行,让古苗的族人,更加的怀念当初血家老苗王。所以,血梦泪登上苗王之位,反尔成了民心所向,更是没有任何人会反对。

    血梦泪初登苗王之位,虽然她没有任何的经验。不过,这次随她来古苗的族人中,有许多是曾经老苗王的手下,他们自然就成了血梦泪的幕僚。很快,一系列安民措施发布,以安抚人心。

    对于苗王谢卫兵的一众手下,也进行了大赦,除了少数死忠份子,斩首示众,以示威摄之外,其他之人,全部从轻发落,或是无罪赦免。

    短短的数天内,苗神寨的局势就稳定了下来。

    不仅如此,就在血梦泪主掌苗王之位后,正举兵压境的蛮族,也突然退了兵,原本无比紧张的形势,一下子得到了缓解。

    当然,这是张横暗中使的力,他与蛮王和皇女取得了联系,要求他们停止这次行动。

    蛮王和皇女倒也很配合,他们虽然也得到了苗神寨这边发生大变故的消息,知道古苗前任苗王谢卫兵重创,首席大巫师被杀,可以说现在的古苗已是没有了可以威摄的顶尖力量。

    但是,他们也了解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张横这位天子殿下,竟然就是古苗的新巫神。如今古苗虽仍是血家后裔登位,成为了新一代苗王。但实际的掌控者,其实是张横这位新巫神。

    因此,蛮王和皇女如果现在再进犯古苗,那无疑就是与张横开战。思考再三,又有皇女的竭力反对,这次蛮族的举兵,最后还是无声无息地退了。

    张横很是感慨,这次古苗之行,如果没有先前在蛮族的经历,只怕之后的事情就会困难无数倍。

    正是因为蛮王和皇女的举兵,不但牵制了九寨十八洞的兵马,更是分散了苗王的力量。否则,要是苗神节当日,九寨十八洞的首领和五位大巫师全部在场,估计张横绝不能侥幸重创苗王。

    古苗的危机已解,看似一片平静。不过,暗地里的情况,却是微妙之极。

    九寨十八洞的各位首领,对于血梦泪登上苗王之位,虽然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却也没有人向血梦泪臣服。

    谢卫兵的逃亡,仍是如同一柄悬在所有首领头上的剑,随时会落下来的可能。

    九寨十八洞的首领,可是都被谢卫兵种下了神蛊。一日没有谢卫兵已死的确切消息,各位首领还真不敢公开支持血梦泪。

    于是,整个古苗的局势变得无比的诡异,血梦泪虽然占据了苗神寨,登上苗王之位。但各寨各洞的首领,都与苗神寨保持了距离,既不反对,也不支持。

    “少主,如今最紧要之事,必须尽快找到谢老贼。趁他重伤之际,把他格杀,以免后患无穷。”

    原先的苗王宫,如今已改名血巫宫,血梦泪头戴皇冠,身穿金丝龙袍,安然端坐在上方的皇椅上,神情俨然。

    登上了苗王之位的血梦泪,英姿飒爽,无形中透着一股威严。只是,她的眉宇间,却有一抹淡淡的愁容。

    谢卫兵现在确实是成了血梦泪的心腹大患。这老贼不死,不仅九寨十八洞的首领心有顾忌。而且,他四品中期的力量,也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一旦谢卫兵隐藏起来,等他伤势恢复,只怕又会在古苗兴风作浪,甚至威胁到血梦泪还不稳定的苗王之位。

    所以,这段时间来,众人都在竭尽全力,寻找谢卫兵的下落。此刻,血巫宫的议事厅里,济济一堂,血梦泪的下方,坐满了血家一众核心人物,包括血无痕以及石世敬,何兵和赵子强等人,一个个神情肃然,脸带忧色。

    不过,今天的人员中,多了张横以及几名从九寨十八洞来的客人。

    虽然九寨十八洞的各位首领因为受谢卫兵种下的神蛊所制,不敢公然与血梦泪和张横这边扯上关系。但是,他们也知道,大势所趋,其实暗中都与这边保持着秘密的联系。

    这次在血巫宫中的聚会,就是九寨十八洞与血家之人,在商议如何尽快找到谢卫兵,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这段时间来,关于谢卫兵的行踪,确实也是各方面力量最关注的所在。不仅血梦泪这边的人,甚至九寨十八洞的各路人马,也都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四处寻找谢卫兵。

    只是,直到现在为止,谁也没有谢卫兵的确切行踪,这让各方人马,都是一筹莫展。

    “少主,结合各方面的消息,谢老贼极有可能逃入了十万大山中。”

    这个时候,石世敬向血梦泪躬了躬身道:“而且,根据我们从苗王宫中搜索到的一些资料,谢老贼在担任苗王之时,就似乎是在十万大山的深处,在进行某一项秘密的行动。直到他逃亡时,那里的行动仍在持续。”

    谢卫兵那日匆匆逃亡,苗神殿以及苗王宫里的东西,根本来不及带走。之后,张横以及血家的一众人,对苗神殿和苗王宫进行了彻底的搜查。找到了不少重要的资料。

    张横更是再次探查苗神殿下面的地宫,发现了更多的秘密。

    原来,苗神殿下的地宫,被谢卫兵布置成了一个极其复杂的上古阵势。那天张横误打误撞进入的金字塔所在的区域,乃是这个阵势的中心。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秘地,其中就有当年巴巴拉曾进入过,关押重要人犯的地方。

    张横最关心的自然仍是那处金字塔的所在。只不过,当张横再次进入那里的时候,金字塔已然不见了,显然这座来自埃岛的法器,已被谢卫兵逃跑时收走。

    不过,从遗留在那里的痕迹,以及搜集到的那些资料,现在张横他们也已了解了许多以前不为人知的秘密。

    “嗯,石统领!”

    血梦泪微微颌首:“不知你派出的人手,是否在十万大山内找到了什么线索?”

    如今的石世敬,已被任命为血巫寨的大统领,地位自然不是以前的猛虎寨统领可比。

    而且,他现在就主要负责追查谢卫兵在十万大山内的行踪,尤其是,这些年来,谢卫兵曾征集了各寨各洞无数的壮丁,秘密送入十万大山。

    从苗王宫搜查到的资料来看,谢卫兵在十万大山里,必然在进行某一项巨大的工程。否则,他不会需要那么多人手。

    “禀少主,在下无能,直到现在,仍是没有找到确切的所在。”

    石世敬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不过,已发现了一些线索,只是可能需要张少帮忙。”

    石世敬说着,目光转向了张横,脸上露出了迫切的神色。

    “是吗?”

    张横一直默默地听着在座众人的商议,此刻听石世敬这么一说,不由眉头陡地一扬。

    “是的,张少!”

    石世敬点了点头:“在下亲自带人进入十万大山,搜索谢老贼的行踪。只是,现在的十万大山,好象深处发生了什么巨变,不但各种罕见的毒虫毒物,出现在了十万大山的外围。而且,附近一带,还涌现了兽潮。经有经验的老猎人观测,此次的兽潮乃是百年一遇。”

    说到这里,石世敬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这次在下所带的人马,虽然尽皆是精英,但仍是伤亡进半,这才进入了十万大山的深处。”

    “只是,当我们在到达坠星崖的时候,却是被阻挡在了那里。”

    石世敬微微摇头。

    “怎么了?石统领,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回,张横更来兴趣了,不由目光凝注到了石世敬的脸上。

    不仅是他,在座的其他人,也全部把目光望向了石世敬,个个脸现期待。

    “张少,坠星崖本是一处十万大山着名的险地。据曾经进入过那里的老猎户介绍,坠星崖不但凶兽毒虫出没频繁,而且,还不时会出现幽冥毒障。之所以被称为坠星崖,就是传说中那里曾有一颗星晨坠落其中,足见其环境之恶劣。”

    “然而,这次十万大山深处发生异变后,坠星崖变得更加的可怕。给我们做向导的老猎户,他曾经十数次穿越过坠星崖,对那里的路途和环境也算是比较熟悉。但是,这一次,他来到坠星崖后,却发现那里完全变了样,幽冥毒障更加的密集,威力也更加的恐怖,根本不敢向前走。”

    石世敬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按他的说法,只有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才有可能通过现在的坠星崖。否则,根本找不到穿越那里的路途。”

    “所以,在下就想到了张少您。现在,只有您才能找到通过那里的路。”

    石世敬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眼眸中也露出了迫切的神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