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追蹑
    苗加锦突然发现,树林中的异响,是被兽潮惊动的毒虫毒物,立刻示警,想让大家快点离开此处。

    但是,迟了!

    嗖嗖嗖!

    一阵急促的噪杂声,树林草从中,无数的毒物飞窜了出来,蜈蚣,蜘蛛,蝎子以及毒蛇,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数量也不知有多少,狂窜乱蹦,就这么朝着众人扑了过来。

    “布阵!”

    众人大惊,不过,这次出来的都是精英,石世敬一声令下,三十多号人立刻布成了一个圆形的保护阵势,把血梦泪以及张横等人护在了中间。

    嗡!

    一道极光闪过,阵势布成,顿时凝成了一股强大的气势。狂扑过来的这些毒虫毒物,立刻感受到了这股威压,顿时骚乱起来。

    这些被兽潮惊动的毒物,都是些普通的毒虫,自然经受不起一众精英的气势压迫,纷纷绕过众人,四散奔逃。

    但是,一切并没有结束!

    数百条毒虫毒蛇刚窜出来,紧接着,树林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无数的野兔,野鸡以及野狗山猫等动物,也蜂拥着狂窜而出。

    当然,也有几头野狼和野猪,甚至张横他们,还看到了几头野豹和一只猛虎,也夹杂在这些动物堆里,没头没脑地狂奔。

    只不过,无论是野狼还是猎豹或猛虎,此刻也无遐顾及身边的那些弱小生物,埋头乱窜,慌乱之极。

    这些动物显然就是栖息在这片树林中,远处兽潮把它们给惊动了,随着那些受惊的毒虫毒物,一起狂窜。

    这回众人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兽潮没遇到,却遇到了这么一伙杂牌军。大家那里还会客气,布阵保护的同时,手中刀剑可丝毫不留情,朝着狂飞乱窜的野鸡野兔等动物就是一阵砍杀。

    眨眼的功夫,地上就多出了无数的猎物,这可是等会宿营的野餐美味。

    混乱的局面持续了近一盏茶的时间,树林里窜出来的东西这才逐渐减少,大家的收获却不少,已是满满的一地野味。

    等一切平息,苗加锦再次趴在地上,倾听了半晌,这才招呼众人可以扎营了。

    篝火很快燃了起来,一个个帐蓬也搭在了山丘上,人们说说笑笑着开始处理那些野味,一时气氛无比的热闹。

    遥立在山丘顶上,目光远眺,张横的眉头却是紧紧地蹙起。兽潮奔跑的声音现在越来越近,按苗加锦的估计,如今兽潮已在数十里之外。这才会引起栖息的动物和毒虫受惊乱窜。

    然而,目光望着远处层叠的群山,耳边听着远远传来的兽踏嘶吼,张横的心却是沉甸甸的。这次进入十万大山,还仅仅只是外围,就已遇到了兽潮。那么,十万大山的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此事与谢卫兵多年在十万大山的秘密经营有关,老家伙又是在那里做了什么?

    无数的疑问在张横心中缭绕,让他感觉此次十万大山之行,危机重重。

    “主人!”

    正沉吟着,身后响起了阿娇的声音。

    阿蛮和阿娇两姐妹,做为天子殿下的贴身丫头,自从跟随张横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这次进十万大山,当然是紧随其后。

    “阿娇,怎么了?”

    张横回过头来,不禁有些诧异。这对矮巨人姐妹,是很少主动打扰自己。此刻阿娇上前说话,应该是有什么紧要的事。

    “主人,您让我们留意的追蹑者,阿蛮姐姐现在又有了感应。”

    阿娇压低了声音,神情很是凝重。

    “是吗?”

    张横的眼眸一凝,脸色微微地变了。

    说起那个追蹑者,还得说到当日刚进入蝴蝶泉的事。那一次,阿蛮发现有一头飞天鼠追蹑在后面,从而确定,张横从蛮族那边出来后,一直有人在暗中追踪着他们的行迹。

    不过,自捉到了飞天鼠后,似乎追蹑自己的那伙人,暂时断了线索。

    而之后的日子里,张横忙于营救血梦泪,也无遐顾及这些。但他却也不会忘了这事,所以交待了阿蛮和阿娇,密切注意。

    此刻,阿娇竟然再次提起此事,而且阿蛮又有了感应,这顿时让张横警觉起来:“阿娇,阿蛮她感应到了什么?”

    “主人,阿蛮姐姐说,我们离开血巫寨的时候,似乎她就感应到了有什么东西又在追蹑着我们。”

    阿娇神情凝重:“可是,阿蛮姐姐试探了好几次,仍是无法确切寻找到追蹑我们的是什么。不过,她猜测,可能是遇到了同样具有感应能力的高手,这才能逃过阿蛮姐姐的探查。所以,阿蛮姐姐让我提醒主人,一定要小心。”

    “嗯!”

    张横点了点头,心中咕噜了起来:“难道是蛮牛寨寨主的那位少寨主,对小爷怀恨在心,想报复?”

    说实话,在蛮族,要说与谁结了怨。张横搜肠刮肚,也只想到了蛮牛寨少寨主达鲁。

    只有那家伙在篝火晚会上,硬要与自己比武,最后弄得灰头土脸,在蛮族族人们面前大大地丢了脸。

    因此,那家伙对自己怀恨在心,也是人之常理。

    只是,这家伙竟然追蹑自己,甚至来到了古苗,这却还是让张横感觉意外。

    不过,阿娇的这个消息,还是让张横心中那根警戒的弦崩得更紧了。十万大山之行,本就凶险万分,现在后面又有行动诡异的敌人在追蹑,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

    “少寨主,目标已在前面山丘上宿营了。”

    离张横他们两道山丘的树林里,此时此刻,一支数十人的队伍,正在整装休息。

    一棵大树下,达鲁正一手拿着个酒葫芦,一手提着只烤鸡,狂灌猛啃,吃得津津有味。

    这个时候,一名黑衣人躬身向他汇报道。

    “嗯,那我们也找个地方宿营。”

    达鲁咕咚一下,把葫芦里的酒全部灌下,抹了抹满是油腻的大嘴道。

    不错,一直暗中追蹑张横他们的,正是达鲁这支队伍。

    自从那次在篝火晚会上,败于张横之手,达鲁已是把张横恨之入骨。他是绝意要报此奇耻大辱。

    所以,张横离开蛮族的时候,他就暗中派出了飞天鼠追蹑,准备找个时机,把张横截杀。

    只不过,当进入蝴蝶泉的时候,他的飞天鼠却被张横这边发现,以至于断了线索。

    达鲁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带人从后面追了上来。

    只是,等他的人马来到蝴蝶寨附近,便听到了有关血梦泪被苗王派人抓捕的消息。

    不仅如此,他还打听到了,此事似乎与张横有关。这让达鲁心中一阵狂喜。立刻意识到,自己要对付的仇人张横,现在是与古苗的苗王扛上了。

    这也就是说,他不但可以看一场好戏,而且有了更多的机会可以对付张横。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在他还来不及动手对付张横的时候,张横竟然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反败为胜,让苗王谢卫兵重创逃离。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张横这位蛮族的天子殿下,真实的身份竟然是古苗的新巫神转世。

    震惊之余,又一个消息几乎让达鲁爆走。

    原本,在古苗动乱之际,蛮王率领蛮族全族的兵马压境。达鲁还以为这是蛮王要大展鸿图的雄心壮志。

    但是,当苗王谢卫兵重创逃走,蛮王却下令退兵,竟然并没有趁火打劫,这一次蛮苗之间看似一触即发的战争,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而据达鲁从他父亲那里得到的内幕,蛮王的举兵以及退兵,竟然并非他本人的意愿,完全是受了张横这位天子殿下指使。

    而且,皇女新华,更是在此次事件中推波助澜,这才促成了张横的目的。

    这让达鲁愤怒不以,更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从皇女对张横的支持,这让他原本就失落的心,几乎绝望。

    可是,他仍是不甘,欲杀张横的决心却更加的炽烈起来。所以,他就一直留在了古苗这边,想伺机把眼中钉张横给除去。

    两天前,张横竟然离开了血巫寨,向十万大山那边进发。一直密切注意张横行踪的达鲁,立刻认为,除去张横最好的机会来了。

    不是吗?茫茫的十万大山,本就凶险万分。要在那里对付张横,比在任何地方,更有胜算。

    于是,达鲁毫不迟疑,就这么暗中追蹑了上来。

    灌下最后一口酒,达鲁猛地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对仍躬身候在身边的黑衣人道:“传本少之命,让尼古拉大师先行一步,想办法驱赶兽潮。”

    “是,少寨主!”

    黑衣人恭敬地答应一声,迅速地向后退去,转眼就消失在了树林里。

    “姓张的,管你是什么新巫神还是什么天子殿下,敢与我达鲁争皇女,那我达鲁就绝不会放过你。”

    怦地一下把酒葫芦掷在了地上,望着碎成一地的葫芦,达鲁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血纟:“姓张的,就让你尝尝兽潮的滋味,到时必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哈哈哈!”

    达鲁的狂笑响彻在树林中,惊起了几头夜宿的夜枭,一阵凄厉的怪鸣传来,如同是鬼魅的叫嚣。

    夜更加的深沉,起风了,茫茫的十万大山变得更加的不平静。远远的兽潮嘶吼在不断地接近,地面都已能感觉到轰轰的震动。

    张横心头那种隐隐的不安感更加的强烈,仿佛黑夜里,正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死死地瞪着自己。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今夜,注定不会那么宁静!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