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 兽潮
    营地中一片寂静,除了几名守营的护卫在四周走动的声音外,帐蓬里传出了阵阵酣睡的呼噜声。

    虽然远远的兽潮嘶吼不断传来,但是,跟随血梦泪出来的这些血家精英,也都是久历战场的高手,却丝毫没有被影响。该吃的还得吃饱,该睡的时候,自然要睡得安稳。

    然而,苗加锦这一夜却转辗难以入眠,他一直在倾听着远处兽潮的声响,判断它们行走的方向。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苗加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最后不得不爬了起来,在帐蓬里急得直打转。

    “苗兄弟,怎么了?”

    石世敬与苗加锦就睡在同一个帐蓬里,听到苗加锦的脚步声,石世敬不由很是诧异。

    “石统领,情况不对劲。”

    苗加锦想了想,终于还是说道:“我感觉兽潮好象发生了什么变化。”

    “哦!”

    石世敬猛地从睡袋里跳了起来:“苗兄弟,你快说说,有什么不对劲?”

    “石统领,你听听!”

    苗加锦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连忙一把拉住石世敬道。

    “听什么?”

    石世敬一怔。他虽然也住在古苗,对各种兽类以及毒物的行为也有所了解。但是,毕竟不象苗加锦那样是经验老道的猎人,根本听不出现在的兽潮与先前有什么不同。

    “石统领,你听到有号角声吗?”

    苗加锦连忙解释道:“自从后半夜起,兽潮的嘶吼中,突然多出了一种苍凉的号角。我感觉很不对劲,因为,兽潮我当年与父亲外出时,在十万大山中也遇到过,却从来就没听过会有号角。而且,从老人们对兽潮的讲述中,更是从没听过兽潮中会有别的异响。”

    “是吗?”

    石世敬皱了皱眉,却也不敢怠慢,竖起了耳朵,仔细地听了起来。

    渐渐的,他的脸色也变了,果然如同苗加锦所说的那样,在兽吼怒嘶中,隐隐的似乎有号角在响。

    号角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是来自元古的洪荒,听起来很不真实。但那苍凉的声音,每一次响起,都能让心跳陡然一颤,这证明,那号角声确实是存在,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苗兄弟,你认为这号角是怎么回事?”

    石世敬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下意识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从来就没遇到过兽潮中会有人吹号角。”

    苗加锦沉吟着道:“但是,我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好象这号角影响了兽潮的行进方向。”

    说着,苗加锦又伏身到了地面上,耳朵贴在地面倾听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这才站起了身,脸色却更加的难看:“石统领,现在兽潮的方向变得很混乱,甚至感觉象是四面八方都有野兽在行进,与白天它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有了很大的不同。”

    “是吗?”

    石世敬身形一震:“不行,这事得马上汇报给张少和少主。”

    石世敬已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苗兄弟,你跟我一起去。”

    说着,一把拉起了苗加锦,就向外奔去。

    张横此刻正盘膝坐在帐蓬里,头顶量天八斗狂旋怒舞,一团团星辉从量天八斗中洒落,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朦朦的星光里。

    他如今很少再睡觉,一般以修练替代。

    那次放入龙突泉的量天八斗,后来也在苗王宫中找到,张横自然收了回来。

    “什么人!”

    突然,帐蓬外传来了阿蛮的声音,她和阿娇一个守在帐蓬里,一个就守在帐蓬外。石世敬和苗加锦的到来,立刻惊动了阿蛮。

    “我是石世敬,与苗兄弟有急事找张少。”

    石世敬连忙道。

    两人正说着话,张横的声音传了出来:“石统领,有什么急事?”

    “张少,苗兄弟感觉兽潮有了异动,所以前来汇报。”

    石世敬道。

    “是吗?”

    张横已拉开了帐蓬,与阿娇一起走到了门口,一听石世敬的话,不禁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

    张横只是在小说中听过兽潮,在现实里,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因此,对于兽潮的情况,完全是西里糊涂。

    “是的,张少!”

    苗加锦连忙上前几步,把他感觉到的异样说了一遍,最后道:“张少,您听,那号角声实在是太诡异了,我想不出来,什么人会在兽潮来临的时候,吹号角。”

    “号角?”

    张横的眉头陡地蹙了起来,心头猛地一震。

    他自然也听到了号角声,只是,先前并未在意。此刻,经苗加锦提破,却是让张横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号角?”

    这个时候,旁边帐蓬里的赵子强等人,听到外面几人的说话声,也爬了起来。赵子强的脸色陡然一变:“不好,可能是有人在驾御兽潮。”

    “什么?”

    这回却是轮到石世敬和苗加锦他们吃惊了:“不会吧,什么人可以驾御万兽?”

    虽然古苗之地,不乏奇人异士,有些巫师确实是可以利用巫蛊,操控野兽,让山野中的兽类听其号令。

    但是,兽潮却不同。当兽潮发生时,山野中的兽类处于癫狂的状态,根本不是巫师的巫蛊可以操控。

    而且,巫师能操控的兽类,数量也极其有限,不能象毒虫毒物那样,可以无限量地被其所用。毕竟,兽类的神魂比毒虫毒物不知强了多少倍,要一下子操控数量庞大的兽类,巫师的神魂力根本不够用。

    一般来说,即使是修为高深的巫师,也仅能凭巫蛊操控百十头野兽,这已是非常了不起。

    如今,按苗加锦的说法,这次兽潮暴发,数量无比的恐怖,几乎是万兽同行。他们还真不相信,有人能驾御上万头猛兽组成的兽潮。

    “我也只是猜测。”

    赵子强脸色凝重:“我这些年替陶寨主收集各方面的消息,因此,知道一些奇闻异事。”

    赵子强解释道:“据说,在蛮族中有一类兽人,本身就是最擅长御兽。还有,蛮族好象有一件上古遗留的御兽圣器,就在兽人手中,凭那件御兽圣器,兽人就可以驾御万兽。”

    说到这里,赵子强目光望向了张横身边的阿蛮和阿娇:“是不是这样,阿蛮阿娇?”

    张横身边的人,自然都清楚阿蛮和阿娇的来历,知道两人就是蛮族中的矮巨人。所以,赵子强向两人求证道。

    “是的,子强哥哥!”

    阿娇和阿蛮互望一眼,还是阿娇回答道:“我们蛮族确实有一类擅长御兽的兽人族,也确实是有一件上古遗留的御兽圣器。”

    “只不过,我和阿蛮姐姐这些年一直在秘境中接受特别训练。所以,对于那件圣器,只是听说过,却没有真正见过,只知道它叫苍龙角,至于到底长什么样,会弄出什么声响,却是不知道。”

    阿娇又补充道。

    “苍龙角?”

    众人的神情又是一震。苍龙角,不就是一种号角吗?听着那若有若无的诡异号角声,大家的心中陡然都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好象阿娇的话,隐隐地在印证赵子强的猜测。

    “不错,那号角确实就是在驾御兽潮。”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横突然开口道:“看来,有人在背后搞鬼了。”

    “啊!张少,您怎么能确定,这就是有人在驾御兽潮?”

    众人皆惊,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人人脸现惊疑。

    张横竟然敢如此肯定,那号角就是有人在驾御群兽,这确实是让大家震惊。

    然而,他们那里知道,张横本身也是拥有一件可以驾御兽类的御兽肖。

    所以,当苗加锦提破,他立刻就细细地倾听起来。马上,张横就听出了那诡异的号角声,所吹奏的旋律,与自己的御兽哨有着某种相似之处。

    张横的心头一凛,已然明白,那声声的号角,绝不是有人在胡乱吹奏,而是有目的地在驾御群兽。

    “嗯,你们稍等,待我察看再说。”

    张横却也不解释,手指一点,量天八斗嗡嗡轰鸣,已是悬浮到了头顶。

    怦!

    指诀一引,量天八斗光芒大作,一柱隐隐的星辉,直冲天际。

    刹那,张横的思感也在这一刻迅速漫延开来,向着遥远处探了过去。

    修为提升到四品,已可以动用天星之力。在量天八斗的放大作用下,张横的思感,足可以延伸到数十里之外。

    只不过,这种思感的拓展,非常消耗神魂力,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张横也不敢随便使用。

    嗡!

    脑海一震,无数的影像映入意识里,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此时此刻,张横就象是遥立在空中,鸟视大地,所看到的视野,无比的广阔。层叠的群山,茫茫的山野,都纤毫毕现地反映在了心神里。

    终于,思感的前端,猛地触及到了一股滚滚的洪流。刹那,一股极度暴虐,极度狂野的气息,也猛地冲击到了心神。

    “兽潮,好恐怖的兽潮!”

    张横神情一凛,心中暗呼。

    烟尘滚滚,大地震动,黑压压的一片群兽,嘶吼着,咆哮着,正疯狂地向前怒驰。所到之处,万物践踏,飞沙走石,情形实在是骇人之极。

    “不好,兽潮正朝着我们这边包围过来。”

    陡地,张横身形剧震,忍不住惊呼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