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3章 决择
    利用量天八斗凝聚天星之力,张横的思感延伸开去,终于洞察到了远处兽潮的情况。张横的心头却是大骇。

    他可以清晰地觉察到,数以万计的猛兽,此刻正以一个扇形的包围圈,向这边狂冲而来。他们已然在兽潮的围困中了。

    “操,果然是有人在暗中算计我们。”

    石世敬以及赵子强等人的脸色难看无比。

    张横的话,完全印证了兽潮是被人驱动,更是说明了一点,有人在背后操控兽潮,意欲对己方不利。

    要知道,苗加锦一直带着众人绕着道走,就是想避开兽潮的行进方向。以他的经验,这一路走来,所经的路线,完全是在兽潮范围之外。

    现在,却偏偏在兽潮的包围中了,如果这其中没有鬼,那才叫天数。

    “我们快离开这里。”

    众人大惊,连忙招呼还在宿营的人,大家忙不迭地收拾起了东西。

    “张少,我们现在该往哪里走?”

    队伍很快集结完毕,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一个个脸现迫切。

    “兽潮离我们大概还有三十里。”

    张横收了量天八斗,神情凝重无比:“从我思感触及的情况,现在群兽从三面包围过来,前面已是无路可走。”

    “是的,张少说的不错。”

    苗加锦又一次趴在地上,倾听了半天,此时站起身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们确实是被兽潮包围了。现在唯一的方法,那就是往回走,回到毒狼寨,也许还有一条生路。”

    “那我们马上撤退!”

    石世敬道。

    众人也纷纷点头,面对恐怖的兽潮,大家确实是无可奈何,光凭他们这些人,要是敢硬抗兽潮,无疑就是螳螂挡车,自寻死路。

    “阿娇,我想知道,蛮牛寨是不是有擅长御兽的兽人。”

    突然,张横向身边的阿娇,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蛮族的那件御兽圣器苍龙角,是不是就在蛮牛寨手中?”

    “主人!”

    阿娇和阿蛮互望一眼,两姐妹一时也不明白张横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不过,阿娇思索了一下,还是乖巧地答道:“是的,我和阿蛮姐姐虽然这些年都在秘境修练。但也曾从蛮王那里听过,我们蛮族的御兽圣器苍龙角,就是在蛮牛寨寨主索卡手中。因为,前一代蛮王,就是蛮牛寨的上一代寨主。”

    “原来这样,我明白了。”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神情变得凛然无比。

    他微一沉吟,目光望向了远处:“不,不能往回走。”

    “呃,张少您的意思是?”

    这回,却是轮到所有人震惊了。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甚至刚从帐蓬里出来的血梦泪和陶倩珏,也是满脸狐疑。

    他们还真有些弄不明白,张横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不同意见。

    “如果我猜得不错,有人故意引兽潮过来,就是想让我们往回走。极有可能,对方已在后面布下了什么陷井,就等着我们去跳。”

    张横缓缓地道,语气无比的凝重。

    从阿娇那里,确定了苍龙角确实属于蛮牛寨所有。心中一切的疑惑豁然而解。现在,张横已然可以认定,在后面追蹑自己的就是蛮牛寨的少寨主达鲁。至于兽潮突然改向,把自己等人包围,那也必然是达鲁指使人所为。

    以达鲁如此处心积虑想暗算自己,张横可不认为,达鲁会那么好心,还留一条让自己等人向后撤离的路。

    这也就是说,那家伙肯定在自己的背后,布置了陷井。所以,张横断然否决了苗加锦向后撤退,回到毒狼寨的建议。

    一语惊醒梦中人,一听张横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而且,一旦我们往回走,那就是把兽潮引往毒狼寨。一旦兽潮冲击毒狼寨,只怕整个寨子都不能有多少人幸免。”

    张横继续道。

    “张少,那我们该怎么办?”

    血梦泪的秀眉陡地一凝,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

    不仅是她,其他人也是一个个满脸迫切地等待着张横做出决定。

    “嗯,既然敌人想让我们往后撤,那么,岂能如他所愿?”

    张横神情一肃,一字一句地道:“我们这一次就闯一闯兽潮,看这传说中的兽潮又能奈我何?”

    说到这里,张横全身的气势陡然高涨,一股凛凛的威压,也刹那弥漫四面八方。

    “啊!闯兽潮?”

    众人尽皆一震,神情刹那变得震憾无比。

    不过,望望张横一脸决绝的表情,感受到他轰然膨胀的气势,每个人的心头又陡地一热,只觉浑身的血液也有了要沸腾的感觉。

    在场的都是血家的精英,也都是热血男儿,张横这一句要闯一闯兽潮的话,确实是点燃了大家体内的热血。

    “好,张少,石世敬算一个。”

    石世敬猛地拍了拍胸,提高了声音:“妈的,不就是一群野兽吗?老子还真不信了,闯不过这一关。”

    “哈哈,石统领说的对,我赵子强也算一个。”

    “妈的,我于昌秀愿同张兄弟一起走一趟。”

    ……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是所有人都挺胸站到了张横身边,一个个慷慨赴死的模样。

    “嗯,那就这么决定。”

    血梦泪和陶倩珏互望一眼,两女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彼此的心意,那就是相信张横,愿意跟张横闯一闯兽潮。

    两女虽然不知道,张横有什么倚仗,竟然敢带大家闯兽潮。但是,她们的内心深处,无来由地就是对张横充满了信任。她们相信,张横既然这么说,他绝不是带大家去送死,肯定有着他的办法。

    做出了决定,所有人顿时行动起来,个个仔细地检查起了各自的装备,人人心情激荡。一时间,气氛无比的炽烈,一扫先前的压抑和担忧。

    闯兽潮,这是自十万大山有兽潮以来,从来没有人敢作过的事。现在,他们在张横的带领下,却是要破天荒地破这个例。

    所以,每个人明知此行凶险万分,却仍是感觉到热血沸腾。此举纵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隆隆隆!

    正是时,远处的兽潮践踏声已越来越近,地面也已剧烈地震动起来,许多毒虫毒物以及零散的野兽,又从各处山丘的树林中狂窜乱蹦。显然,兽潮越来越逼近,隐藏在各处的小动物再也藏匿不住,开始狂奔乱窜了。

    “张少,兽潮离我们只有二十里左右了。”

    苗加锦再次倾听了半晌,向张横汇报道。

    苗加锦的脸色很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伙人竟然如此的疯狂,作出了要硬闯兽潮的决定。

    可是,众人心意已决,苗加锦也自知无法劝阻,所以也只有硬着头皮跟他们一起走的份。

    “好,那我们先在此布置一下,此地就是我们阻挡兽潮的一道防线。”

    张横神情一凛:开始吩咐四周众人。

    虽然说是要硬闯兽潮,但张横却也不会就这么傻乎乎地带着众人往兽潮冲。他的计划是先建筑工事,布置阵势,抵挡兽潮的冲击。当防线被破,这才带众突围。

    这才是以逸待劳,硬闯兽潮的最佳方案。

    立刻,众人应诺一声,纷纷在山丘上建设起了简单的工事,于昌秀和石世敬以及赵子强等人,更是联手在四周布置起了阵势。

    张横却并没在此逗留,而是带着阿蛮和阿娇两姐妹,向前飞奔而去,他要在前面的几道山丘上,同样布置阵势,以尽可能地减少对最后一道防线的压力。

    队伍昨天晚上宿营在此,原本就在四周挖了不少的防兽沟等工事。此刻要加强这些工事,自然就简单多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他们所在的这座山丘,四周已筑起了几道简单的壕沟,于昌秀他们也布置好了阵势。

    “来了,来了,兽潮来了!”

    这个时候,隆隆的大地震动已越来越剧,就如同是地震了一样,整个山丘都似乎在不停地摇晃。

    众人站在山丘顶上,已然看到了远处黑压压的兽群,滚滚的烟尘遮天蔽月。原本已是天色微明,一缕晨辉也照亮了天边,但在这滚滚的烟尘里,天色象是一下子又回到了深夜,变得灰朦朦的一片。

    嚎呜,嚎乌!

    轰隆隆,轰隆隆!

    万兽嘶吼,大地震动,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远远地卷携而来,让每个人突然有了一种心胸窒堵,几难呼吸的感觉。

    “哈哈,兽潮来了,尼古拉大师终于把兽潮给引来了。”

    在后面的一道山丘上,达鲁等一众人,也是严阵以待。

    正如张横所猜测的那样,达鲁在派出尼古拉大师驱赶兽潮的时候,他所带的数十人也在后方布好了阵势,等待着张横他们慌忙撤回来,以便半途袭击。

    只可惜,前方秘密监视张横他们的人,却是传回了消息,好象张横他们并不准备撤退,反尔是在建筑工事,仿佛是要硬抗兽潮。

    这让达鲁很是意外。他还真想不到,张横他们竟然敢硬抗兽潮。

    “哈哈哈,姓张的,你还以为你真是天之骄子,是神的宠儿吗?”

    达鲁疯狂地大笑:“野兽可不认得你是什么天子殿下,本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来硬抗兽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