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御兽之斗
    轰隆隆,轰隆隆!

    仿佛是天崩地裂,数以万计的野兽,汇成涛涛的兽潮,黑压压地向前狂冲,所到之处,飞沙走石,树木倒塌,可以说是所向披糜。

    张横此刻和阿蛮以及阿娇两姐妹,就站在离血梦泪他们相距数里的另一道山丘上,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前面的兽潮。

    虽然刚才借助量天八斗的力量,思感已触及过兽潮。但是,此刻亲眼看到如此的情形,仍是让张横心中无比的震动。

    这汹涌的兽潮,绝对比海啸更可怕,足以摧毁挡在面前的一切。

    尤其是在迭浪丘这样的地形中,更是无可抵挡。

    迭浪丘虽然每隔数里就会有一道山丘,但是,山丘的地势比较平坦,兽群冲上山丘的山坡,根本不费什么力气。

    反尔是冲下山坡时,借着这股冲势,威力会更加的恐怖。甚至许多收不住脚的野兽,一骨辘摔倒,便被后面汹涌而来的兽潮,踏成了泥浆。情形无比的惨烈。

    不过,兽潮队伍中,不断有被它们惊动而乱窜狂奔的动物加入,所以,整支庞大的兽潮队伍,纵然这一路过来,伤亡肯定不少。但数量不仅不减,反尔仍在不断的增加。

    “果然是有人在暗中驾御。”

    细细地观察着前面的兽潮,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凛然。

    兽潮中的群兽,看似疯狂杂乱,但是,细细看去,仍是让张横看出了点端倪。

    尤其是群兽的种类,经纬分明。以张横所站的角度望去,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大群品种杂乱的杂牌军。

    什么野兔,野狗,山猫以及獐子等,各种各样的动物都有,数量也不知有多少。它们显然就是被兽潮惊动,从而被赶出来,又无处可逃,最后加入兽潮的。

    杂荟动物群之后,就是一群野狼,其中一头全身金色毛发的巨狼,身形比其它的野狼大了一倍有余,显然是狼群中的狼王。它不断地嚎叫着,嘶吼着,发出阵阵凄厉的声响。

    随着这头狼王的怒嚎,狼群就这么没命地向前奔跑,这一情形,就象是一支有纪律的部队,让人感觉很是诡异。

    紧跟在狼群后的是野猪群,数量有上千之多,最后面也有一头看似野猪王的特大号野猪在压阵,指挥着野猪群狂奔。

    后面还有野豹,野马以及野象和猛虎群,浩浩荡荡地汇成了野兽的海洋。

    再向后望去,张横的眼眸不禁一缩,神情也更见凛然:“好家伙,竟然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异兽。”

    猛虎兽群后的野兽,已完全不是平常可见的一般凶兽。一大群脑袋长得象锷鱼,身体却壮如犀牛的怪兽,正是元古异种犀锷兽。力大无比,可生撕虎豹,一怒之下能撞断几人合抱的巨树。

    头长鹿角,身形如马,全身却披着鳞片的动物,不是传说中的龙麒又是什么?

    龙麒据说是神龙的亚种,每一头都具有特殊的能力,能喷射水箭,冰刀,已是不亚于玄门修士。

    不仅如此,后面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凶兽,甚至连张横也一时无法分辩出它们到底是什么种类。但是,这些怪兽能与犀锷兽和龙麒在一起,显然也必是极其凶悍的兽类。

    兽潮中的动物种类无奇不有,甚至许多都是天敌。平常要是单独遇上,肯定会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却全部溶合在了一起,只顾着拼命狂冲,没有一只停下来猎食其他动物,看起来很是不可思议。

    这让张横立刻意识到,兽群的异常,确实是应该有人在驾御。

    心中想着,张横的眼眸不禁眯紧了,细细地在兽群中搜索起来。

    呜呜呜!

    这个时候,那断续的苍凉号角声,陡地又在兽群后响了起来。

    顿时,兽群中的那几头兽王,连连昂首怒嘶,似乎在回应那号角。群兽更加疯狂了,怒吼声汇成了滚滚的怒雷,震耳欲聋,大地在颤抖,群山在颤抖,仿佛已完全被兽潮这恐怖的声势所震摄。

    “难道是这个人?”

    张横身形微微一滞,神情也猛地变得怪异无比。

    不错,在滚滚的兽潮中,张横终于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人。

    那是个身形矮小,看起来只有一米五六的老头,全身披着兽皮,长着一张猴脸,甚至脸腮上都长满了毛,活脱脱的象只猩猩。

    不过,他此刻正骑在一头野象的背上,手中握着一只奇异的号角,呜呜呜的怪响就是从那号角中吹奏而出。

    “苍龙角,那就是蛮族御兽的圣器苍龙角。”

    张横目光一凛:“那个象猩猩一样的怪人,想来就是蛮族中的兽人。”

    当日在蛮族的时候,张横也曾见过族中的兽人,与此刻骑在野象上的那个老头,非常的类似。

    兽人是蛮族中又一个分支,据说他们曾是当年巨灵族收服的一个奇异种族。因为他们身体还保持着某些野兽的特征,所以被称为兽人。

    兽人在蛮族中人数不多,地位也并不高,多是蛮族一些首领家养的奴仆。因为他们天生可与野兽亲近,所以,大多数的兽人都是替蛮族的首领眷养各种兽类坐骑。

    不过,每千人的兽人中,会有一些特别擅长御兽的异能者存在,他们往往会被蛮族的首领特别的培养,成为难得一见的御兽师。

    兽群中的那个兽人,有蛮族上古遗留的御兽圣器之助,所以,他御兽的本领更加的变态,竟然在如此汹涌的兽潮中,可以驾御这数以万计的猛兽。

    这个时候,那名兽人老者,驾御着群兽,冲上了一道山丘。就在刚踏上山丘顶部的刹那,老者陡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眸猛然望向了张横这边。

    顿时,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老者的眼瞳中骤然闪起了一抹碧绿的光芒,死死地瞪住了张横。

    呜呜呜!

    猛地,老者吹奏的号角,音调骤然变了,苍凉的声音中,似乎多了一种激愤。

    嚎呜,嚎呜!

    兽群中,那几头兽王昂首怒嘶,声音中也猛然充满了愤怒。

    顿时,遍野的群兽悲呜连连,一头头更加的疯狂了。紧接着,前面的野狼,之后的野猪,以及虎豹野象等猛兽,其中一部分突然从兽群中分离了出来,朝着张横所在的那座山丘狂冲怒奔。

    “看来那人也发现小爷了。”

    张横的眉毛陡然挑起,眼眸中闪起了一抹异彩:“那就让小爷领教领教你的御兽之术。”

    心中沉吟,张横手一翻,一个龙形的黑色哨子,已出现在了掌心。

    嗡!

    空间微漾,一圈圈奇异的波纹,陡然以张横为中心,向着山丘下扩展开来。

    张横可也不客气,他拿出了当日从九黎巫族中所得到的御兽哨,真元鼓荡,狂吹了起来。

    只不过,张横的御兽哨,不会发出什么声响,只会产生层叠的波动。却是与那兽人老者的苍龙角,有着极大的差别。

    说实话,张横之所以敢留下来要强扛兽潮,就是因为手中握有御兽哨这件法器。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自己的御兽哨厉害,还是蛮族的苍龙角更变态。

    嚎呜!

    正是时,从群兽中分出来的那群猛兽,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正埋头狂冲的身形,不由尽皆一滞。

    刹那,惨号迭起,哀呜连天,最前面的数百头猛兽,在身形停滞的瞬间,却被后面狂冲而来,根本收不住冲势的兽群,撞了个七荤八素,许多野狼和野猪,更是直接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一时间,群兽践踏,血肉横飞,狂冲的兽群,顿时乱成了一团。

    呜呜呜!

    骑在野象背上的兽人老者,眼眸中碧绿的光芒大盛,那张象猩猩一样的猴子脸,也猛地抽搐了几下。他也感应到了情形的不对劲。

    不过,刹那的愣怔,兽人老者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厉色,再次高举苍龙角,狂吹了起来。

    老者手中的苍龙角,似鹿似牛角,看起来无比的怪异。表面上呈现一种淡淡的金色,一个个诡绝的符号,镂刻其上。

    此刻,老者手握苍龙角的资式一变,握住苍龙角的十指有节奏的弹奏起来,角上的那些诡绝符号,也猛地象是活了过来一样,急剧地闪烁变幻。

    呜……

    号角声猛地变得凄厉而激昂,让人听到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嚎呜!

    兽潮沸腾了,不仅是兽王发出了凄厉的嚎叫,甚至连那些食草的野兔等杂牌军,也在这一刻突然有了变化,一头头眼睛里闪起了凶光,整支兽潮的队伍,更是轰然转向,朝着张横这边的山丘,排山倒海般地狂冲了过来。

    老者先前看到这边山丘有人,还以为是一般的普通人。但是,感受到这边传来的奇异波动,已意识到,这边也有御兽的高人。

    这顿时引起了老者的争强之心,他那里还会犹豫,就这么驾御着整支兽潮的队伍,向张横这边发起了狂攻。

    “来的好!”

    张横的眉毛凝成了一个锐角,心中暗道:“那就让我们来较量较量,谁的御兽法器更牛皮!”

    嗡嗡嗡!

    张横全身闪起了淡淡的星光,他可也不敢怠慢,已是使用了四品修为的天星之力,灌注在御兽哨中,以加持它的威力。

    轰!

    奇异的波纹刹那如潮澎湃,汹涌着向四面八方漫延。

    此时此刻,兽潮最前端的队伍,已是冲到了张横所在山丘下的一片平地上,这里有数里的缓冲地带,却是正好成为了老者与张横隔空交锋的前沿地带。

    受老者驱使的群兽,状若疯狂,不顾一切地汹汹涌来。但是,刚冲入这片平原地带,就受到了张横御兽哨发出的层层波纹阻击。

    怦怦怦!

    兽群象是遭到了迎头痛击,冲在最前面的野狼野猪,一只只突然在原地打起圈来。

    只是,它们一乱,后面的兽潮却仍在如怒浪般涌来。顿时,那些晕头转向在原地打转的野兽,刹那被撞得飞了起来。转眼间,又被淹没在了滚滚的兽蹄之下。

    血肉狂飞,惨号冲天,此刻这一片山丘下的平地,已是成为了屠宰场,数以百千计的野兽,相互践踏,情形悲惨之极,血腥之极。

    “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远处的山丘顶上,达鲁也看到了这边的这副怪异影像,不禁浑身剧震,脸色也顿时象便秘了一样,变得难看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