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长长的哀呜
    “杰格达西!”

    尼古拉大师嘴里叽哩咕噜地念道了几句,陡地一口鲜血,就喷在了苍龙角上。

    刹那,苍龙角血光暴逸,表面上的那些金色符号,也猛然怒旋狂舞,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呜。

    轰!

    一团金色的光芒闪耀,从苍龙角中,骤然浮突出了一条龙的虚影,张牙舞爪,朝着群兽就是昂首长吟。

    呜,呜,呜!

    兽群猛地一震,所有的凶兽都悲呜起来,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狂奔的速度猛地加快了许多。

    并没有结束!

    昂昂昂!

    兽潮后面的犀锷兽以及龙麒和那些奇形怪状的异兽,也在这一刻猛然象是癫狂了一样,从兽群的后面,狂窜而出。

    踏踏踏!

    山动地摇,天地震颤,异兽群以一种极度可怕的速度,迅速地超越了前面的狼群野猪群以及猛虎野象等猛兽群,瞬息间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一时间,狼嚎虎号,无数的猛兽被后面超越的异兽给踏成了血浆。但是,那些异兽根本不理会,陡然汇成了汹汹的兽潮,朝着张横所在的山丘狂冲而来。

    眼见少寨主达鲁亲自参战,尼古拉大师心头大震,他自然明白,这是他们的少寨主不耐烦了,是在怪他作战不利。

    尼古拉大师那敢迟疑,不得以以本元之血摧动苍龙角,驱动兽潮中的异兽群,向张横发出了最猛烈的攻击。

    对于尼古拉来说,他虽然可以驾御兽潮,但对于兽潮中最后面的异兽群,也只能引导,却无法真正的驱使。

    要知道,十万大山之所以形成兽潮,最初可不是他尼古拉大师所造成,而是兽群中最后的那些异兽驱赶群兽,这才形成了声势恐怖的兽潮。

    尼古拉大师只不过是在中途的时候,用苍龙角改变了兽潮的方向。

    此刻,达鲁生气,尼古拉却也是豁出了命,不惜以本身的本元之血驱使兽潮中的异兽。

    本元之血乃是兽人特有的天赋,每位兽人一生只有三滴本元之血。一旦消耗,就会一命呜乎。而本元之血也是极其的变态,可以与天下万兽契合,即使是一些上古异兽,也能在本元之血的加持下,暂时受其所控。

    “这老兽人是要与小爷拼命了。”

    张横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心中也是震动无比。

    异兽的数量其实并不多,各个种类加起来也就上千头。但是,这上千头异兽所形成的兽潮,却比先前万兽齐奔的气势更可怕,隔着老远,张横已感受到一股心胸窒堵,几难呼吸的压抑。

    凝目一望,心中的骇然更是无以复加。那些异兽最前面的数十头犀锷兽和龙麒,已踏入了自己御兽哨的波动范围。但是,它们却仅仅只是身形稍微停滞了一下,就立刻再次狂奔猛冲,似乎御兽哨对它们的影响,并不怎么大。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数十头犀锷兽和龙麒,已冲上了半山腰。

    幸好,布置在那里的昏天黑地风水阵,顿时把它们困在了浓浓的黑雾里,那些异兽一时也团团乱转,无法冲出阵势。

    “走!”

    稍一迟疑,张横猛地冷喝一声,一拉身边的阿蛮和阿娇,就迅速向血梦泪那边的山丘撤去。

    异兽群根本挡不住,张横自然不愿再在这里空耗。趁着昏天黑地风水阵暂时困住它们的时机,张横立刻决定回头救援血梦泪他们。

    此时此刻,血梦泪的队伍,已是与达鲁所率领的人马,混战在了一起,情形无比的危急。

    血梦泪这次带出来的人,虽然尽皆是血家的精英,实力也算不弱。但是,比起达鲁的这伙人,却还是稍有不如。

    毕竟,血家这次虽然重掌苗王之位,但在先前与谢卫兵的争斗中,伤亡也是非常大。再加上如今血梦泪初登苗王之位,古苗各寨各洞却处于观望中,根本没什么高手前来投奔。

    所以,血梦泪现在的高端力量,也是捉襟见肘,这次能带出三十个人,已是竭尽全力。血巫寨那边,可也不能没有强者坐镇。

    不仅如此,双方的队伍中,达鲁已达到半步四品的力量,是所有人中最可怕的强敌。即使是几位血卫舍生忘死,一起围攻达鲁,仍是被他步步紧逼,不断地靠近血梦泪。

    “杀!”

    正是时,达鲁一声怒吼,他的身后,猛地现出了一头蛮牛的虚影,朝着六名包围他的血卫冲去。

    轰!

    血光暴逸,劲气横扫,六名血卫组成的血轮阵刹那炸散,六人一声惨号,口喷鲜血,一下子被撞飞了五六米。

    “保护少主!”

    六名血卫怒吼,完全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踉跄着向达鲁扑去。

    “找死!”

    达鲁冷笑,手中蛮神戟一指,就欲斩杀六人。

    “拼了!”

    这个时候,其中的两名血卫,暴喝一声,眉心猛地闪起了一个诡异的血色符号,身形却如同是饿狼扑食一样,陡然加快速度,一下子抱住了达鲁。

    轰轰轰!

    还没等达鲁有所反应,猛烈的爆炸声响彻,两名血卫已然自爆,一团血焰刹那燃炽,把达鲁包裹在了其中。

    “该死!”

    血焰中,响起了达鲁凄厉而愤怒的咆哮。银光骤耀,空间振荡,他的人影终于从血焰中狂窜而出。

    只是,两名血卫拼死自爆的威力,确实是恐怖,纵然达鲁一身蛮牛练体神功,身体坚若钢铁,此刻却也是被炸得全身乌黑,伤痕累累,狼狈之极。

    “死,全给我死!”

    达鲁是真的爆怒了,整张脸都扭曲变形,怒吼着再次冲向了血梦泪这边。

    “贼子!”

    血梦泪早已与小石头等九名婢女,使出了血瞳术,一张血色的网轰然暴舞,朝着达鲁当头罩落。

    嗤啦!

    但是,达鲁却如同是一头洪荒的蛮牛,不避不让,就这么怒撞了过来。

    血网与他相触,刹那如同是布帛被撕烈,响起一声刺耳的异响,当即被扯成了粉碎。

    血梦泪原本有十二婢女,她们联手才能凝成完整的血瞳术。只是先前在蝴蝶泉的偷袭中,失去了三名,现在的血瞳术威力大减,却是被达鲁强悍的蛮力,硬生生地撕裂。

    “哈哈,去死!”

    达鲁狂笑。此刻,血梦泪身边就只有小石头和陶倩珏等人,其他血卫,都已被达鲁率领的人马所分割,根本来不及救援。

    达鲁头一拱,身后的蛮牛虚影再次现形,携着一股洪荒的气息,就朝血梦泪她们撞了过去,他可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准备一击之下,把血梦泪她们撞成肉泥。

    眼看血梦泪以及陶倩珏和小石头等女,就要香消玉殒,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喝传来:“小子,尔敢!”

    嗡!

    金光大耀,雷鸣骤起,张横在这千均一发之际,正好赶到。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祭起镇海印,轰隆怒旋,劈头盖脸地朝着达鲁砸来。

    轰隆隆!

    镇海印与达鲁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达鲁身后的蛮牛虚影怦然炸碎,整个人也如一段烂木桩般被撞飞了十几米,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半步四品,毕竟不是真正的四品,达鲁被张横镇海印一击而退,还受了不轻的伤。

    “姓张的,去死!”

    达鲁确实是彪悍之极,他手中蛮神戟铿锵一声,深深地插入了脚下的岩石,总算止住了后退之势。

    下一刻,他全身再次银光大盛,手中蛮神戟猛地斜斜指天,目光凶狠地瞪住了张横,眼神中满是怨毒和仇恨。

    仇人再次相见,达鲁的怒火恨火刹那燃炽,他口中喃喃地念道起了一段扭涩的音节:“蛮神诀!”

    咔喇喇!

    一道银亮的闪电,猛地从天际划落,达鲁手中的蛮神戟,顿时银光暴腾,与天际的闪电仿佛瞬息间相互连接。

    与此同时,他全身的气势也完全变了,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轰隆高涨。竟然一下子突破半步四品,达到了四品的力量。

    蛮神戟正是达鲁的底牌,其中蕴含了上古巨灵族的一篇神功蛮神诀,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他暂时达到四品的境界。

    他对张横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当日在篝火晚会上,他甚至连蛮神戟都没有使用出来,就被张横一击击败,此刻却是要在这战场上,报那奇耻大辱。

    “蛮神诀!”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也是暗暗惊讶,他还真没想到,达鲁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如此提升修为的秘法。

    而且,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此刻的达鲁,浑身充满了一股洪荒的气息,他的这个蛮神诀,一击之威,绝不可小觑。

    心中暗凛,张横可也不敢大意,体内真元鼓荡,全身刹那星光闪烁,正准备与达鲁硬拼。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轰轰轰的兽蹄怒踏声骤然而急,整座山丘都猛烈震荡起来,仿佛是要倒塌了。

    “啊,兽群,异兽兽群!”

    四周猛然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正在激战的双方人马,尽皆大骇。

    此刻,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头犀锷兽和龙麒,已冲破前面张横布置的昏天黑地风水阵,向这边山丘狂奔而来。

    一头头犀锷兽和龙麒,眼眸都变得血红,鼻孔中更是喷出粗粗的白气,状若疯狂。这些异兽,被困在昏天黑地风水阵中乱转,此刻破阵而出,却已是兽性大发,几近癫狂。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