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7章 失控
    哞呜!

    犀鳄兽和龙麒等一众异兽,怒嘶狂吼,朝着山丘狂冲而来。

    轰轰轰!

    血梦泪他们布置在山丘上,用来防御兽潮的陷井以及阵势,顿时被这些异兽触发,轰隆轰隆地爆了开来。

    但是,这些异兽实在是太强悍了,对付普通猛兽布下的陷井,根本对它们无效,宽达数丈的兽壕,它们一跃而过。至于阵势产生的爆破,炸在异兽身上,却如同是搔痒痒一样,丝毫无法对它们有什么实质的伤害。

    只是眨眼的功夫,数十头异兽已冲上了山丘,向着血梦泪他们怒撞了过来。

    “孽畜!”

    张横心头大骇,神情凛然一片。他自然明白,若是被这群异兽困住,别说是血肉之躯,就算是浑身是铁,也得被它们踏成粉屑。

    “九阴神鼓!”

    张横陡然厉喝,眉心刹那现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

    咚!

    一声沉闷的鼓声响起,仿佛是一头洪荒的凶兽,发出的一阵嚎叫。顿时,以张横为中心,一圈圈诡异的波纹,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嚎呜!

    哞哞!

    正向上狂奔的犀鳄兽和龙麒等异兽,尽皆浑身剧震,身形也轰然一滞,口中更是发出了凄厉的悲鸣,狂冲的势头,就这么猛然而止。

    九阴神鼓乃是万邪之尊,敲响的鼓声,对任何生物的神魂,都具有无可比拟的强悍震摄力。

    犀鳄兽和龙麒等异兽,虽然都是元古异种,但是比起当年的烛九阴还是差了无数倍。此刻,九阴神鼓的鼓声,确实是刹那让它们产生了发自灵魂的颤糜。

    不仅是这些异兽,正在竭力加持蛮神戟,运转蛮神诀的达鲁,也是陡然神情大变,身上散发的银光,猛地一暗,一口鲜血就狂喷了出来。

    他的神魂也遭到了九阴神鼓的影响,心法竟然出现了瞬息的停滞,从而遭到了反噬。

    其他达鲁的一众手下,也是个个如此,身形狂颤,一时间完全处于了迷茫的状态。

    “跟我走!”

    张横也来不及对付达鲁,此刻情况危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救护血梦泪等一众自己人。一记九阴神鼓暂时震摄全场,他已是身形急闪,来到了血梦泪和陶倩珏等人身边。

    “张少!”

    血梦泪呼唤了一声,神情有些难以喻意。

    “快走!”

    张横一把拉住了血梦泪和陶倩珏,朝着四周的血家人喊道。

    修为跨入四品,经过这段时间的炼化,张横已是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九阴神鼓。因此,在敲响鼓声的时候,已可以定向攻击。

    先前的那一记鼓声,攻击的对象正是冲上来的异兽和达鲁等人,血梦泪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快跟张少走!”

    石世敬以及赵子强等人,立刻醒悟,纷纷向张横和血梦泪那边靠近。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众人已聚集在了一起。

    正是时,那些受九阴神鼓影响的异兽,已然有些清醒过来,一头头摇着脑袋,血红的眼睛望向了四周。

    哞呜!

    下一刻,异兽昂首怒嘶,又一次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

    张横的九阴神鼓威力虽然恐怖,但是,以他现在的境界,却只能发挥出部分力量。对异兽的震摄时间也是有限。

    “快走!”

    张横又是一声高呼,同时眉心那奇异的金色符号再次狂闪。

    咚!

    九阴神鼓的鼓声轰然响彻,把刚刚有所清醒的异兽,再一次震得七荤八素。

    鼓声中,张横已与血梦泪和石世敬他们,向着山丘的另一侧斜坡狂冲了下去。

    开玩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要知道,张横现在能敲响九阴神鼓,也就十次左右。每一次敲响九阴神鼓,都会消耗他许多神魂力。一旦十次用尽,只怕就得陷入异兽和达鲁他们的前后夹攻中。

    “妈拉巴格!”

    达鲁总算回过气来了,看到张横带着一众人,已然向着一侧的斜坡突围而去,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他手中蛮神戟一指,怒声咆哮:“杀,一定要杀了他们。”

    说话声中,达鲁身形暴舞,抢先就追了上去。

    一众清醒过来的手下,那敢迟疑,呼喝着紧随其后。

    “小子,看来你这是想自寻死路!”

    眼见达鲁阴魂不散,张横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玩味的笑意。陡地,张横腮帮子一鼓,含在嘴里的御兽哨猛地又吹了起来。

    刹那,波纹振荡,向着异兽群狂卷而去。

    不过,这回张横吹奏的御兽哨,却已是换了频率,不再是先前攻击兽群,让兽群暂时陷入晕头转向的攻击波。而是产生奇异刺激的振荡波。

    嗡嗡嗡!

    正在狂奔的异兽,脑海轰然剧震,仿佛是被无数的针刺了一下。

    顿时,异兽群里的犀鳄兽以及龙麒等,一头头痛得凄厉地嚎叫起来,原本就已是布满血丝的眼睛,更加的血红。

    嚎呜!

    哞哞哞!

    异兽们象是真的癫狂了,猛地凄呼厉嚎,四散狂奔,完全没有了方向。

    轰隆!

    一头犀鳄兽正好奔向了达鲁,达鲁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头异兽会朝他撞来。

    要知道,在尼古拉大师驾御兽潮之前,他为达鲁这边的所有人,都加持了一项兽人特有的秘术。可以在兽潮来临之际,让猛兽不敢攻击他们。

    这也正是达鲁他们,敢在兽潮中,从后面攻击血梦泪他们的原因之一。

    有尼古拉大师的秘法加持,他们根本不怕兽群会攻击。

    然而,此刻受了张横刺激的异兽,完全变得如疯如癫,也根本无惧达鲁身上尼古拉大师加持的秘法,就这么向他狂冲了过来。

    轰隆隆!

    犀鳄兽迎头冲来,达鲁已是不及躲闪,立刻与它正面相撞。顿时,达鲁整个人被撞得飞了起来,身在半空,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犀鳄兽实在是太变态,纵然是达鲁一身蛮力,在这头元古异兽面前,仍是象个小孩子一样不堪一击。

    “啊,少寨主!”

    紧跟在后面的一众手下大骇,连忙上前救援。

    但是,受了刺激的犀鳄兽和龙麒等异兽,此刻已是完全不辩方向,十数头已然疯狂地朝着这些人冲撞而至。

    刹那,惨号迭起,悲呜连天,好几名达鲁的手下,顿时被撞得血肉模糊。他们可没有达鲁那样强悍的蛮牛练体术,一被撞到,立刻筋断骨折,已是半死不活了。

    “啊呀!”

    骑在野象背上的尼古拉大师,远远地看到这翻情形,顿时脸色大变。他做梦都没想到,他不惜本元之血驱使的异兽群,竟然被对方巧妙的利用,不但没能伤到张横他们,现在反尔成了达鲁等自己人的祸害。

    尼古拉大师大惊,立刻再次吹起了苍龙角,想把异兽群的暴乱抑制住。

    然而,一切都已脱离了他的控制。

    原本兽潮是按强弱的顺序排列,冲在最前面的是杂荟兽群,之后是野狼,野猪等一般的凶兽,最恐怖的异兽在最后面压阵。

    现在,异兽群首当其冲地冲了上去,早就把其他兽群给冲散。要想再恢复原先的列阵秩序,却那里还有可能。

    嚎呜,嚎呜!

    哞哞,哞哞!

    群兽凄嘶,早已乱成了一片,各种猛兽凶兽和异兽,四散奔跑,狂冲乱撞,尼古拉大师已然无法驾御。

    “妈拉巴格!”

    达鲁在几名手下的扶持下,总算爬了起来,避开了那头犀鳄兽的再次冲击。望着场中混乱的兽群,再看看那边张横他们,达鲁的眼眸里几欲喷出火来:“姓张的,这回算你命大。但是,本少绝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瞧。”

    ,现在形势已完全失控,他的手下在异兽的冲撞下,也已是伤亡过半。自己也是受了不轻的伤。要是再这样下去,还真有陷入兽群被踏成泥浆的可能。

    恨恨地咒骂了几句,达鲁灰溜溜地带着剩余的人,慌不迭地向后撤退。

    咚!

    九阴神鼓再次敲响,张横护着一众人,迅速向侧面的斜坡远遁。

    兽潮已然混乱,根本形不成先前排山倒海般的冲势。疯狂乱窜的群兽,也不再以他们为冲击的目标。

    张横有御兽哨和九阴神鼓相互配合,遇到异兽就一记鼓声,要是碰到了不长眼的猛兽,御兽哨立刻发挥作用,把撞过来的兽群驱散。

    一众人以张横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冲锋阵,就这么从兽潮中横切而过,且战且进,迅速向斜侧面退去。

    呜呜呜!

    终于,奔出了一个多时辰,兽潮已变得稀疏,完全不能形成对血梦泪的这支队伍形成威胁,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这回算是闯过了兽潮,捡回了一条命。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感激和敬畏。这一次如果没有张横,只怕所有人都得成为兽潮蹄下的血糊糊。

    张横也是长长地舒了口气,此刻他也是消耗怠尽,几乎是强弩之末。

    他心中暗叫侥幸。如果没有自己灵机一动,刺激异兽冲击达鲁他们,今天这硬闯兽潮的举动,还真是凶多吉少。

    稍事休息,清点了一下人手,仍是伤亡了八人,全是在受到达鲁他们攻击时,遭到的不幸。

    众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经历了这一次兽潮,十万大山的狰狞总算是露出了獠牙。

    现在,又有达鲁这些蛮人在追蹑,更是增添了无数的不确定因素。

    那么,之后的行程,又会遇到什么样不可测的凶险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