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3章 渡赤野
    “嗡!”

    再说张横,脚步踏入那扇奇异的门户,眼前顿时一花,脑海中也嗡然作响,仿佛是刹那穿越了时空。

    当一切恢复正常,张横已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血褐色的荒野,一眼望去,无垠的血色沙石,延绵地伸向远方,也不知有多少的范围。

    抬头望天,天空也是一片诡异的血褐色,阴沉沉的,不见日月星辰,一股难以喻意的压抑和沉闷,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里难道就是天龙八部守护的所在?”

    张横的眼眸一凝,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

    只是,探察良久,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这片血褐色的空间,除了那种让人沉甸甸的压抑外,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别的。

    嗡嗡嗡!

    正是时,身边空间一阵荡漾,阿蛮,阿娇也出现在了这里。紧接着,陶倩珏以及血梦泪和石世敬等人,也已现身于此。

    众人望望四周,一个个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讶异,眼前的情形,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确实是让每个人都感觉有种难以喻意。

    “张横哥哥,这是哪里?”

    陶倩珏下意识地拉住了张横的衣袖,满脸惊疑地问道。

    与张横配合,破解了坠星崖边上古的天龙八部阵势。现在的陶倩珏,感觉与张横更加的亲近了。

    “嗯,这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无比:“不过,想来秘密就应该在这里。”

    说着,转向了四周众人:“大家小心,这里情况不明,可能随时会有危险。而且,天龙八部的八个方位,相互贯通。如果谢老贼真的躲到了十万大山,从他那边,也是能够到达此处。”

    “是,张少!”

    众人应诺,一个个细细地观察起了四周。

    这片血褐色的空间,显得无比的荒凉,地面全是细碎的血色沙石,看起来象是沙漠一样。

    只不过,大家在外面看到的沙漠,沙子都是黄色的,如这般血色的沙漠,确实是见所未见。

    “渡赤野,破心岳!难道……”

    这个时候,血梦泪喃喃着,俏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的异样。

    一边说着,她的目光望向了张横,神情中满是问询的意思。

    张横的目光也正好望来,两人的眼神相触,不禁都是微微点了点头。

    血梦泪所念道的,正是血家那位先祖,留在笔记中的那段话。星辰落,幽门开,之后就是渡赤野,破心岳。

    先前看到星辰殒落的幻景,紧接着坠星崖上就开启了一扇奇异的大门,已印证了星辰落和幽门开。

    此刻,看到眼前这片血褐色的沙漠,却让血梦泪的心头更加的震动。

    如果说这片血色的沙漠,就是先祖笔记中的血野,那么,岂不是说,自己这回所走的路,完全就是当年先祖所经历的吗?

    可是,一个老大的疑团浮上了血梦泪的心底。自己这次与张横他们,之所以能开启坠星崖边的上古阵势天龙八部,完全是因为陶倩珏这位能破解上古图腾的奇女子。

    如果没有她,估计坠星崖边的那些红褐色石头的含意,还真的永远会尘封在岁月里,不知何时会被解开。

    不是吗?坠星崖是进入十万大山深处的一处闻名之地。可以说要进入十万大山的腹地,都会经过这里。

    千百年来,路过此处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也免不了其中会有一些超级强者。象曾经的苗王谢卫兵就是一个。

    可是,苗王谢卫兵,只是在其他地方,发现了天龙八步中的其中一部秘地,却始终不知道坠星崖边的秘密。足见这个秘密破解之难。

    那么,问题来了。当年自家的那位先祖,他又是如何破解这里的秘密,从而进入了这里。

    微微沉吟,血梦泪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

    先祖的笔记,纪录的非常含糊,对于其中的过程,根本没有记载。所以,现在要再追溯他当年的经历,确实是绝无可能。

    因此,血梦泪也只有把这些疑问搁在了脑后,暂时不去想它。反正,印证了当年先祖纪录中的话,已说明自己这次与张横找对了地方,这已足够了。

    “渡赤野,破心岳!”

    张横也在喃喃着,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

    星辰落,幽门开,已说明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当年血家那位先祖所走过的秘密之地。

    只是,渡赤野的这个渡字,又意味着什么?而之后的破心岳,又代表的是何种意思?

    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不过,现在一时也无法理解,张横甩了甩头,暂时把这一切都甩出了脑海。

    当下,众人也不迟疑,认定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此处的空间无比的诡异,张横伏以神尺上的司南针,已然失效,根本不能辩别方位。而从四周的痕迹来看,完全没有人或兽行走时留下的印记,仿佛这里就是从来没有生物出现的荒地。

    幸好,张横的感知无比的灵敏,他似乎隐隐地感觉到,在这片血色沙漠的深处,有着一种让他产生感应的东西存在。

    所以,他就认定了这个方向,率着众人向前赶去。

    血色的沙漠一片荒芜,除了满眼的血色沙粒外,似乎没有任何其他的生物。一路走来,众人小心翼翼,却丝毫没有发现有动物或植物的行踪。

    “难道这里是一片绝地?”

    张横心中很是讶异。在他的感觉中,血色的沙漠虽然诡异,但仍是充满了一种生机。

    虽然这种生机与外界不一样,并不旺盛,反尔有些晦涩。但是,生机的存在,却说明了这里肯定会有生物。

    那么,生活在这里的生物,难道都掩藏在血沙之下吗?张横狐疑起来。

    卟嗤,卟嗤!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极其轻微的卟嗤声从左边传来,立刻惊动了张横。

    他的目光陡地望向了那边,神情不禁一凝。

    左边的地方,是一处沙丘。只不过,这里的沙丘都比较平缓,只有四五米高,那声细微的卟嗤声,就是从沙丘后传来。

    “这是什么声响?”

    张横大为惊奇,立刻做了个手势,让大家暂时停止行动,身形一闪,轻手轻脚地向那沙丘后走去。

    众人此时也都听到了那卟嗤声,不禁人人警觉。也都跟着张横向那沙丘后围去。

    然而,转过沙丘,当看到那里的情形,所有人尽皆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此时此刻,沙丘后出现的影像,确实是无比的诡异。

    只见,一团团血色的液体,正从沙丘后的沙地里,丝丝地喷出来。那卟嗤卟嗤的异响,正是那血色液体喷薄时发出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情形实在是有些诡绝,仿佛这片沙地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受了伤,正在向外喷血。

    铿锵!

    石世敬以及赵子强等人,手中的武器立刻指住了那喷血色液体的沙地,神情也刹那凛然一片。

    “这是?”

    张横的脸色却是有些古怪,他一边伸手阻止了众人,一边目光死死地瞪着那片沙丘,细细地洞察起来。

    半晌,张横的神情陡地一松,脸上也露出了惊喜之色:“这回捡到宝了,这是虫草。”

    “虫草?”

    这回却是轮到所有人诧异了。在场的人自然都听过虫草。

    虫草全名冬虫夏草,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具有补肾润肺的作用,大多做为滋补品。据说这种东西冬天长的象虫,夏天却形如草,这才会有冬虫夏草之名。

    可是,谁也没见过,会喷血的虫草。

    “我说的不是冬虫夏草。”

    张横知道大家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说的虫草乃是上古的一种异种,名为血虫冥草。”

    说着,张横的手指指向了那些正在喷血的沙地:“你们看,这些象血一样喷出来的液体,在滴落沙地的时候,是不是刹那就渗透入地面了。”

    “嗯,张横哥哥,这又怎么样?”

    陶倩珏美眸灼灼地观察着沙地,但仍是没看出其中的玄妙,不由好奇地问道。

    “倩珏小姐,你看。”

    张横微微一笑,手一探,已是凌空把一滴正要渗入地面的血色液体,接到了掌心,递到了陶倩珏面前。

    “啊,它竟然不是液体,是活的!”

    这下,陶倩珏总算看清了那滴血色液体的真实模样,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四周的众人也是尽皆神情一滞,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错,被张横接在掌心的那滴血色液体,此时此刻正急剧地蠕动着。不断地挣扎,想从张横掌心跳跃出去。

    只可惜,它被张横的真元所束缚,却那里能逃出他的手掌。

    而在不断的挣扎中,众人也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它竟然是一条浑身血色的怪异虫子。

    只不过它通体透明,如果不靠近了仔细看,还真难分辨出它是虫子,都会当它是一滴血色的液体。

    “你们再看!”

    张横脸上满是神秘的微笑,说话间,他已是蹲下了身来,手掌一挑,挖开了一团血沙。

    “啊!”

    四周又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沙地下的东西,不禁人人惊讶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