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4章 捡到宝了
    翻开的沙地下面,呈现出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只见,无数的血管状东西,纵横交错地漫延在地底,虬根错结,看起来很是奇绝。

    那些从沙地里喷出来的血色液体,正是从这些血管状东西里,激射而出。只是,让大家惊奇的是:血色液体落到沙地,刹那又渗入了地里,迅速地溶入了血管状物中。

    如此循环往复,怪异之极。

    “这就是血虫冥草!”

    张横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兴奋:“沙地里的这些血管状物品,就是血虫所化的精草。这可是真正的宝贝。”

    血虫冥草,位列百品神媒的第九十位,具有滋养和修补神魂的作用。

    不仅如此,对于纯神魂体的阴魂来说,更是具有意想不到的奇异力量。

    张横可没忘了,当日在闯七彩毒障的时候,百美为了保护自己,不惜消耗魂力。直到现在为止,百美仍是处于无比虚弱的状态。

    这段时间来,为了让百美恢复,张横也是化尽了心思。甚至把谢卫兵的苗神殿和苗王宫搜了个遍。但是,谢卫兵显然身上应该有储物的风水道具,贵重的物品全部带在身上,他能从苗神殿和苗王宫搜刮的东西,还真是非常有限。

    所以,他始终没有找到可以救治百美的灵药。

    此刻,竟然在这片血色的空间里,找到了传说中的血虫冥草,如何不让张横激动之极?

    “诸位,这些可是宝贝,见者有份。”

    微一沉吟,张横向众人道:“血虫冥草对于大家今后突破四品,具有意想不到的作用。诸位就各取一支吧!”

    此地的血虫冥草数量确实不少,大约有数百株之多。张横自然也不能亏待了同行的这些伙伴,所以让大家也都挖取。

    “哈哈,这回是真的捡到宝了。”

    众人欢呼,那里还会客气,立刻上前动手挖起了血虫冥草,人人振奋。

    如此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异草,一旦拿到外面,那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一会儿功夫,这一片沙地上的血虫冥草,被大家全部挖了起来,人人喜出望外。

    “张少,你可是我们的福星,跟着你,我们可是沾了大大的光。”

    石世敬满脸的兴奋,感激地向张横道。

    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突然神情一滞,不由诧异无比地望向了四周:“啊,张少,你看,这是什么?”

    张横此刻也正在收拾血虫冥草,一听石世敬的话,下意识地连忙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张横的脸色也变了。

    此时此刻,四周的沙地上,竟然丝丝丝地腾起了朦朦的血气,只是眨眼的功夫,地底冒出的血气,已把附近方圆数十丈的范围,笼罩在了其中。

    “这是?”

    张横心头一凛,他清晰地感应到,这丝丝的血气中,有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在漫延,这让他顿时警兆大作。

    “不好,快离开这里。”

    张横大叫一声。他虽然不明白,地底怎么会冒出血气,但是,已感觉到这血气有古怪。

    “快走!”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个连忙向血气外冲去。

    嗡!

    空间振荡,血气翻滚,眼前的血气已浓得如同是云雾,甚至有种凝固的感觉。

    原本近在咫尺的所有人,已完全淹没在了血雾里。即使是张横的真实之眼,也根本看不到四周的血梦泪以及陶倩珏等人。

    “不好,这血气有问题!”

    张横心头大凛,陡地体内真元鼓荡,就欲冲破这浓浓的血气。

    但是,身形一紧,四周的血雾,此刻却如同是泥浆一样,竟然变得粘稠无比,就算张横以天星之力,也休想摆脱。

    并没有结束!

    嗡!

    血雾一阵翻滚,张横只觉自己象是被一股如潮水般的力量所推动,身体不由自主地就朝着某个方向移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大惊。可是,他现在全身被那股奇异的力量所束缚,竟然完全无法动弹了,只能任由血雾产生的大力,向某个方向移去。

    眼前血雾滚滚,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身体在向前狂飞的感觉,如梦如幻,却无比的真实。

    嗡!

    就在张横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手上那个诺亚冥舟的印记,陡地闪起了一道光芒。

    张横身形剧震,只觉束缚自己的那股大力猛地消失了,自己已恢复了行动。

    怦!

    血光炸散,包裹张横的血雾也刹那不见,张横的身形猛地直坠而落,似乎是从高空中掉下去。

    “这怎么可能?”

    张横下意识地举目四望,立刻看到,自己确实是在空中往下落,下面仍是一片血色的沙地,自己离地面足足有数十米,好象刚才确实是被那团血雾携裹到了高空。

    数十米的距离,对于如今的张横,自然没什么威胁。体内真元鼓荡,张横一个飞天蜈蚣式,缓缓地滑翔了下来,一个翻身,已稳稳地站在了沙地上。

    “他们人呢?”

    望望四周,张横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摔落的地方,虽然仍是沙地,但地面平滑无痕,根本没有任何痕迹,原先的那座沙丘也不见了。

    要知道,这处血色的沙漠,一路走来,无风无雨,所以,刚才张横他们在沙地上留下了一地的脚印。

    现在,沙地上毫无痕迹,在张横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也根本看不到有任何人行走过的迹象。

    这也就是说,如今所处的地方,已完全不是刚才的那片沙地。

    竟然被一团莫名其妙出现的血雾,弄到了不知是何处的地方,张横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而问题在于:血梦泪以及陶倩珏和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

    “啊,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惊呼声。

    “倩珏小姐!”

    张横身形一震,连忙转头望去。立刻,他看到在离自己百多米的一处沙丘后,正有一个女子在向自己拼命地招手。

    那女子不是陶倩珏又会是谁。

    “倩珏小姐!”

    张横大喜,连忙向她跑了过去:“其他人呢?血少主他们呢?”

    人未到,张横已是急急地向陶倩珏问道。

    “张横哥哥,我也不知道。”

    看到张横,陶倩珏也是满脸的喜色,下意识地就扑到了张横怀里,喜极而泣。

    陶倩珏的经历与张横完全相同,就在那团血雾产生的时候,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被一股无形的大力所束缚,根本不知所措。

    不过,就在她惊慌无比的时候,她藏在身上的一块玉佩,突然产生了反应,然后她就摔落了下来,摔在了离张横百多米外的那处沙丘后。

    “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望向了陶倩珏拿出来的那块玉佩。

    玉佩正是当日张横交给陶倩珏,让她破解上面图腾的那一块。此刻,也根本看不出玉佩有什么变化。

    但是,想到正是这东西,让陶倩珏摆脱了那血雾的束缚,张横心中却是猛地想到了什么。

    微微沉吟,目光落在了手上诺亚冥舟的印记上,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沉思。

    他自然没忘记,刚才自己被血雾包裹,正是因为诺亚冥舟突然产生了异动,这才让自己从血雾中摆脱出来。

    现在,陶倩珏却也遇到了类似的事。那么,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只是,现在再次感应,诺亚冥舟又陷入了沉寂。似乎又没有了动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眉头凝成了一个角度。他可还记得,先前在坠星崖遇到幽冥毒障的时候,诺亚冥舟仿佛也有过一丝异动。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

    想了一会,却终究是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头绪。在这处神秘诡异的地方,有许多东西还真难以解释。

    “倩珏小姐,我们四处找找吧!”

    张横目光望向了陶倩珏:“也许他们就在附近。”

    “嗯!张横哥哥!”

    陶倩珏乖巧地点点头。看到了张横,她原本悬着的心已然落地,心里踏实了许多,反尔并没有多少害怕。

    两人细细地在四周搜索。只是,方圆数里的范围,每个角落都走了个遍,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人的痕迹,更是没有找到任何队伍中的人。

    “梦姐姐和阿蛮阿娇她们不知哪儿去了。”

    陶倩珏俏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色。

    “我也不知道她们现在会在哪儿!”

    张横脸色凝重:“希望她们没事。”

    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刚才的血雾,虽然诡异,但感觉上并无杀气。想来应该只是把他们转移到什么地方了。”

    张横如今也算是有些了解,为什么血家那位先祖要用渡赤野这个渡字。看来,那团血雾的出现,就是与这个渡字有关了。

    “嗯,张横哥哥!”

    陶倩珏赞同地点点头。

    他们现在也只能自我安慰,在这神秘的地方,谁也搞不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只好祈求血梦泪他们安然无恙。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失去了众人的行踪,二十多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张横和陶倩珏两人,这让他们的心中都是感觉无比的沉重。

    一时间,两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呀,张横哥哥,你看。”

    突然,陶倩珏俏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的震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