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5章 心岳现
    “张横哥哥,天色怎么暗下来了?”

    陶倩珏满脸惊讶地望望四周,下意识地拉住了张横的胳膊。

    这处血色的空间,没有日月星辰,自张横他们进入以后,一直保持着灰朦朦的亮度,也不知光线的来源是何处。

    但是,此刻光线却是陡地暗了下来,一下子变得阴沉沉,所有的景物,在视野中也更加的模糊。

    这突然的变化,确实是让陶倩珏很是惊疑。

    “倩珏小姐,也许这应该就是这里的自然变化。”

    张横细细地洞察着四周,心中也是很讶异。只不过,在感知中,除了光线的昏暗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变化。这让他总算松了口气:“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毕竟,对这里的情况,我们现在仍是一无所知。”

    “嗯,张横哥哥!”

    陶倩珏乖巧地点了点头,抱着张横胳膊的手却更加的紧了。

    有张横在身边,她心中无来由的就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在她的心目中,张横就是她的主心骨。

    光线迅速变暗,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整个空间已是昏暗一片,视野中的一切也变得苍茫起来。张横和陶倩珏互望一眼,都想到了要停下来,寻找个地方临时宿营。

    黑夜对于人类来说,本能地就是一种威胁,更何况是在这样神秘的地方。也不知道黑暗中是不是会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玩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黑暗里,突然亮起了一团朦胧的红光,在这昏暗的环境里,却是显得如此的扎眼。

    “这是什么?”

    张横和陶倩珏尽皆一震,神情也变得惊疑不定。

    突然从黑暗中亮起的光团,确实是无比的诡异。两人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光团的范围非常的巨大,就仿佛是一座高耸的山岳,几乎占据了远处的半边天。

    只是,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远,两人也只能看出它的一个大概轮廓,细节的地方却根本无法看清。

    不仅如此,那团红光,在不断地变幻,从暗逐渐变亮,又从亮慢慢变暗,好象正按着某个颦率,在变换着亮度。

    “张横哥哥!”

    望着远处那诡异的光影,陶倩珏下意识地又抱紧了张横的胳膊。

    “嗯,倩珏小姐,没事。”

    张横一脸肃然,目光死死地瞪着那边,一边安慰着陶倩珏,一边心中却已是震动不以:“难道,难道这就是血家先祖笔记中所说的心岳?”

    张横自然没忘了,渡赤野,破心岳这两句话。如果眼前的这片血色的沙漠就是赤野的话,那么,远处那座散发红光的山影,也许就是心岳了。

    因为,在张横的真实视野中,那座山形的轮廓,看起来确实是象一颗巨大的心脏。

    凝望良久,张横回过了头来:“倩珏小姐,今天晚上先找个地方休息。等天亮起来,我们再赶往那边。”

    张横终于做出了决定。

    虽然看到了血家先祖所记载的心岳,自己这次入古苗最重要的目的,即将达到。这让张横难以抑制的兴奋,恨不得双肋生翅,马上飞到那儿。

    但是,想到此处的诡异,再加上身边还有陶倩珏,张横终究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冲动,决定天亮后出发。

    “嗯,张横哥哥!”

    陶倩珏乖巧地点头。

    当下,两人在附近的沙丘,寻找到了一处地方,张横动手在四周布置了防护的风水阵,就此在这里宿营。

    有过先前血气的诡异事件,张横现在是无比的小心,从江山社稷图中,招唤出了灵犀以及阿大阿二,在周围守护。

    血色沙漠虽然白天没有太阳,晚上也没有风雨,看起来无比的平静,应该不会象外面的沙漠那样,会有极大的温差。

    但是,天色一暗,地面的血沙就突然变得冰寒一片,整个空间的气温也急骤下降,给人一种彻骨的寒冷。

    幸好,张横江山社稷图里的装备不少,不仅带了帐蓬和充足的食物,而且还有野地生活的一应器具。

    帐蓬搭了起来,地面上铺上了厚厚的羊绒地毯,四个酒精燃炉也点燃,煮起了食物。

    顿时,帐蓬里暖洋洋的,一种别样的温馨,在这个小空间里洋溢。

    陶倩珏细心地拨弄着锅里的食物,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俏脸在火光的掩映下,更是红的如同熟透的萍果,别样的美丽。

    她不时地偷偷望一眼张横,美眸里荡漾着难以掩饰的娇羞。

    说实话,与一个男子同住一个帐蓬,这还是陶倩珏平生第一次。而且,这个男子,还是她芳心暗许,爱幕的爱郎。

    所以,此时此刻的陶倩珏,心情激动中满满的都是忐忑。她期待着今天晚上会发生点什么,但却又害怕会发生些什么,一颗芳心突突地跳得厉害,一时间竟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终于,酒精炉上锅里的食物,飘出了诱人的香味,陶倩珏也总算回过了神来。

    “张横哥哥,可以吃啦!”

    陶倩珏美眸瞟了张横一眼,拿起勺子和碗,细心地为张横盛起了一碗肉汤。

    “嗯,倩珏小姐!”

    张横轻嗯了一声,心情却也是有些难以喻意。他自然不是傻瓜,能看出陶倩珏对自己的亲近。

    目光望着这个清秀绝丽,却充满了异族风情的女子。她此刻如同是一位温柔的妻子一样,正细心地端着肉汤,递给自己。她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柔情,被腾腾的热汽笼罩的俏脸上,更是洋溢着甜甜的笑意。

    张横的心无来由的一颤,一种莫名的异样,也充塞了心神。

    张横接触的女子也已不少,但象此刻的陶倩珏这样,却仍是让张横怦然心动,甚至有一种想轻轻拥住她,肆意爱怜的感觉。

    不过,张横毕竟还不是以下半身思考的人,感觉到心中的蠢蠢欲动,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那敢造次,连忙把目光从陶倩珏身上移开,暗运心法,强自把心中的那份燥动压制了下去。

    一餐饭吃的很是怪异,两人各怀心事,又都强自似要回避着什么,一时间气氛变得很是异样。

    “张横哥哥,他们都说你是我们古苗的新巫神大人。”

    还是陶倩珏反应了过来,打破了这一份沉寂:“你能说说你的故事吗?”

    她对张横充满了好奇,在如今的古苗中,族人们对这位新巫神传得神乎奇乎,各种有关张横的故事,层出不穷,也不知是真是假。

    此刻,与张横独处,她确实也是想对张横的过去,有更多的了解。

    “嗯,倩珏小姐,这两年我确实是经历了很多事。”

    长夜寂寞,一男一女相处,确实是非常的尴尬,张横也不愿这种怪异的气氛持续下去,所以便也不拒绝,娓娓地说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全当是讲故事了。

    张横这两年的经历确实是曲折,也充满了传奇,无论是在钱塘还是明珠,甚至是后来的澳岛,港岛和台岛或者是菲岛。每一次经历都可以说是普通人所无法想象。

    至于倭岛以及在苗疆蛮族和古苗发生的事,更是一波三折,比玄幻小说更玄奇。

    一时间,陶倩珏听得痴了,那对漂亮的大眼睛里,也不时地闪烁着星星,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

    不知不觉,她已坐到了张横的身边,早已忘了先前的那份尴尬,感觉与眼前的男子,更加的亲近起来。

    夜渐渐的深了,陶倩珏听着张横的故事,耳边回荡着张横略带瓷性的声音,竟然就这么有了睡意。

    “总算把这小丫头给哄睡了。”

    望望挨在自己身边,已然甜甜睡去的陶倩珏,张横总算松了口气。

    他拿出了一张羊毛毯,轻轻地盖在了陶倩珏身上,目光却是望向了前面。

    他们的帐蓬是背靠沙丘,正面正好面对着遥远处的那座光影。透过帐蓬的缝隙,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座光影,仍在不停地变幻着,从亮变暗,又从暗变亮,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更加的神秘。

    “破心岳,破心岳!”

    张横口中喃喃起来:“这心岳,难道真的就是传说中盘古大神的心脏所化的神奇之物吗?那么,血髓池是否就在里面?自己明天进入心岳,又会遇到什么?”

    张横的心变得莫名起来,对明天前往发射红光的那处地方,充满了期待。

    良久,张横终于平息了有些激荡的心绪,心念一动,意识已探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此刻,在那座山崖壁上,百美所在的地方,一团团血气正汹涌澎湃,百美的身形,也在崖壁上若隐若现。

    先前得到血虫冥草后,张横自然不会客气,早已把所有的虫草丢入了江山社稷图,让百美吸取其中蕴含的奇异能量,以便修复。

    现在,看到这副情形,张横的心中一阵安慰,看百美的状况,在吸取了虫草后,正在逐渐恢复。这正是张横所愿。

    心中想着,他也不打扰百美,意识退出了江山社稷图。手指一指,量天八斗嗡然旋鸣,悬浮到了头顶。

    张横可丝毫没有睡意,他必须保持最佳的状态,以便明天破心岳时应付可能出现的一切变故。

    渐渐的,张横就沉浸在了那奇妙的修练中,完全忘了四周的一切。

    嚎呜!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外面传来了阿大阿二的嚎叫,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张横猛地惊醒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