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6章 铁荆棘
    阿大阿二的嚎叫,惊动了张横,也把睡梦中的陶倩珏给惊醒。两人连忙走出了帐蓬。

    外面天色已亮了起来,原本昏暗的视野,又回复了昨天的明亮。只是,当两人抬头望向前方时,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怪异。

    昨天晚上,一直明暗不定闪烁的那座光影,竟然消失了。好象已隐没入了这片血红色的天地里。

    阿大阿二也正是发现了这个异常,这才发出嚎叫提醒张横。此刻这两头海狒王正双爪比划着,嘴里呼噜呼噜地怪叫着,似乎想跟张横说什么。

    “怎么会这样?”

    张横已明白了阿大阿二的意思,心中很是震动:“心岳怎么会消失?”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细细地洞察起来。

    渐渐的,他脸上的神情中现出了恍然:“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东西在白天不再发光,这才会突然看不到。”

    张横终于明白了那座心岳消失的原因。在他的真实之眼视野里,遥远处其实仍是有一个阴影存在。只是,那片阴影与四周的环境几乎溶为了一体。因此,一眼望去,那阴影就仿佛是突然消失了。

    望望四周,张横转向了陶倩珏:“倩珏小姐,我们马上出发。”

    “嗯,张横哥哥!”

    陶倩珏自然没意见,乖巧地点了点头。

    阴影与两人所在的距离,其实有数十里,一路仍是无比的荒芜,两人也没有看到任何有人留下的痕迹。

    不过,随着距离的不断接近,那片阴影在视野里,也逐渐的清晰起来。果然如同是张横所猜测的那样,阴影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岳,方圆有数十里,露出在地面的部分,就如同是一颗巨大的心脏,山顶正是心脏的尖端,整座山岳看起来无比的怪异。

    由于山岳的表面,也是呈现红色,几乎与地面的沙石,以及天空的暗红颜色相同,在远处看,确实就象是天地交接的延伸,很难看出它就是一座血色的山。

    接近了十里的范围,四周的地形却突然有了变化,沙石地上,竟然多出了许多血色的荆棘。荆棘都非常的低矮,也只有到膝盖的部位。但是,密密麻麻,遍地都是,把这一片区域,变成了荆棘丛生的险地。

    不仅如此,四周一股无形的威压,也轰然高涨,身周的空气,突然象是凝固了一样,竟然让行动变得很是滞缓。仿佛肩头突然压了一座山,举步都有些困难,更不要说其他了。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突然产生的无形威压,让他有一种错觉,就象是当日在蛮族面对神之赐福时,所承受的压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那座血色的心形山岳,心中很是震动。

    “啊哟!”

    正是时,身边的陶倩珏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倩珏小姐,怎么了?”

    张横一惊,连忙急切地问道。

    “张横哥哥,我被荆棘刺了。”

    陶倩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边伸手拉了拉衣裙。

    她蓝色的裙摆,此刻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露出了她光滑洁白的小腿。一道血痕赫然出现在了上面。显然正是被脚下的荆棘所划破。

    “倩珏小姐,没事吧?”

    张横又是皱了皱眉:“这里的荆棘实在是太密了,你小心点。”

    说话间,张横手腕一抖,伏以神尺现形,一道刀芒闪过,劈向了挡在前面的荆棘丛。张横可不想这一路过去,让陶倩珏被茂密的荆棘从划得遍体鳞伤。

    铿!

    刀芒闪过,铿锵骤起,伏以神尺尖端的刀片,与荆棘相触,竟然溅起了一团火花。

    再看那丛荆棘,竟然只是被斩断了两根,其他的茎枝丝毫无恙。

    “擦,这是钢筋铸就的荆棘吗?”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傻眼了。伏以神尺乃是上古的玄玉所制,尖端的刀片无坚不摧。虽然自己这一斩并未用上全力,但也足以斩金断铁。

    那知,眼前的荆棘却只断了两根,如此坚硬的荆棘,完全出乎了张横的想象。

    “啊,张横哥哥,你看!”

    陶倩珏也被眼前这坚硬如铁的荆棘丛给震惊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她猛地似是发现了什么,指着被斩断的荆棘,俏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血,它们竟然流血了。”

    “流血?”

    张横一怔,凝目仔细看去,神情也不禁一滞。

    被自己斩断的那两根荆棘,茎枝上竟然真的流出了汩汩的红色液体。那情形确实象是在流血。

    “咦,好香啊,哪里来的香味?”

    还没等张横弄清,荆棘茎枝上流出的红色液体是什么,这个时候,陶倩珏又是惊呼起来,满脸的惊疑。

    “香味?”

    张横神情一滞,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是这荆棘流出来红色的汁液发出的香味。”

    “啊呀,是真的,这红色的汁液散发的香气真是太好闻了。”

    陶倩珏也寻找到了香味的来源,俏脸上不禁满是惊喜:“啊呀,我要收集一下,这香味好特别。”

    女孩子对各种香料有特别的亲近感。突然发现,眼前的荆棘流出的汁液,竟然是一种奇特的香料,陶倩珏确实是惊喜无比。

    她可以嗅到,这股清香如兰如麝,闻之欲醉。仅仅只是闻了几口,她就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这样的香料,确实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

    说着,陶倩珏已是拿出了两个玉瓶,就准备去接那红色的汁液。

    嗤!

    正是时,那两枝被斩断的荆棘根部,陡地闪起了两个小黑点,猛然向陶倩珏射来。

    “倩珏小姐小心!”

    张横急呼,手中伏以神尺刷地一下,斩向了那两个小黑点。

    在张横的真实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那两个小黑点,是两只长得象蚂蚁,却生有翅膀的黑色小虫。

    在这诡异的地方,任何虫蚁都不可小觑,张横立刻警觉,想阻挡它们。

    卟滋!

    嗖!

    张横的动作虽然够快,伏以神尺一击就砸中了其中的一只小虫。但是,另一只却凌空一个转折,仍是飞向了陶倩珏。

    “啊哟!”

    陶倩珏娇躯一震,手中的玉瓶也咣的一下,摔在了沙地上,一只手更是握住了另一只手的手腕,俏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倩珏小姐,你没事吧?”

    张横一惊,连忙一把扶住了陶倩珏。

    “张横哥哥,我好象被一只小虫给咬了。”

    陶倩珏娇羞难忍,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松开了握在手腕上的那只手,想看看自己被小虫咬的伤口。

    手一放开,立刻见到,手腕上已是多了一个小红点。而一只漆黑的小虫,也被她拍死在了手腕上。

    陶倩珏的反应也算快,当手腕传来一阵刺痛的时候,她条件反射地就拍了过去,却是把咬她的那只小虫给拍成了一片血糊糊。

    “啊呀!”

    看到血肉模糊的小虫,陶倩珏不由厌恶地连连抖手,把小虫的尸体甩了下去。

    但是,她的秀眉却是皱得更紧了,因为,一股恶臭从那只小虫尸体上传来,让她猛然有了一种非常恶心,甚至想要吐的感觉。

    “怎么这么臭?”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难道是臭虫?”

    不过,他此刻也无遐顾及那只小虫到底是什么,拉过了陶倩珏的手腕,细细地查看起来:“倩珏小姐,没什么事吧?”

    “没事,只是刚才被咬上的时候,特别的痛,现在好象没什么了。”

    陶倩珏摇摇头,俏脸却是腾地一下涨得通红。

    与张横相处了几天,她还真没有被张横主动牵她手的时候,所以,现在的感觉是无比的异样。

    “嗯,这就好!”

    张横点了点头,见陶倩珏手腕上除了一个小小的红点外,确实是没有别的异常。还以为这小虫也就象外界的蚊子或蚂蚁一样,并无特别之处。

    正想放开陶倩珏的手,突然,张横的手背也是陡地一痛,另一只小虫也不知从那里飞了出来,在他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啪!

    张横的反应何等之快,立刻一甩手,就把咬在自己手背上的小虫给拍死。

    但是,凝神一看,张横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无比:“不会吧!这东西竟然也可以在我手上咬出伤口来!”

    此时此刻,张横的手背上也出现了一个小红点,有些痒痒的。可是,这却是让张横心中震惊了。

    要知道,张横自当日接受蛮族的神之赐福后,身体的强度已得到了一次洗礼,别说一般的虫蚁,就算是猛兽,也休想伤到它。

    不仅如此,他身上还有魑魅铠甲护身,更是很难被伤到。

    可是,现在这只小虫,竟然就这么在自己手背上叮了一口,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惊讶之极。

    他的神情陡地变得凛然起来,立刻意识到,这只看起来脆弱无比,一巴掌就能被拍成肉泥的小虫,绝不那么简单。

    一念及此,张横连忙细细查看起来,想看看这种长得象蚂蚁,又长了翅膀的小虫到底是什么种类。

    然而,还没等他再找到小虫,这个时候,体内陡地一阵异样传来,他的脸色骤然而变:“不好,这东西有古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