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7章 好好色恶恶臭
    意识到小虫有古怪,张横心中大惊。因为,此时此刻,张横的身体,确实是发生了一些异常。

    他只觉一团烈火,陡地从小腹中蒸腾而起,一种原始的**,在这一刻是如此的强烈,仿佛是浑身都已被欲火所炼燃。

    这样的情形自然是非常的不对劲。毫无征兆地,就产生了**,如果没有古怪,那才叫见鬼。

    不仅如此,随着体内的欲火焚烧,鼻尖那股幽幽的醉香也陡地炽烈起来,意识轰然一震,无数旖旎的影像,也浮现在了脑海中。

    “不好!”

    张横心头大凛,体内真元轰然鼓荡,硬生生地把那股**给压制了下去。目光更是一转,望向了身边的陶倩珏。

    “阿!”

    此刻,陶倩珏也是出现了异常,她的俏脸一片通红,原本清亮的大眼睛里,却盈满了波光,如同是要滴出水来。她就这么痴痴地望着张横,俏脸的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娇羞中带着某种渴望。

    “倩珏小姐!”

    张横低喝一声,声音中灌入了真元。

    “阿,张横哥哥!”

    陶倩珏娇躯一震,陡地从迷茫中回过了神来,俏脸却是刹那涨得血红一片。

    直到此刻,她也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产生了某种渴望,却是完全失态了。

    “倩珏小姐,这个你先服下。”

    张横手一翻,拿出了一个玉瓶,递给了她。

    陶倩珏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对张横无条件的信任。所以还是乖巧地接了过来,拔开玉瓶,喝了一口瓶里的液体。

    液体入口冰凉,口齿生香,如同是喝了一口冰水,让她体内的那份燥热刹那消减了许多。

    “倩珏小姐,你先休息一下。”

    见陶倩珏似乎有所好转,张横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他给陶倩珏的正是当日取自华老家中古井的极阴灵魄,虽然只是浸泡液,但却具有压制欲火的作用。

    一边说着,张横已转过了身,手中伏以神尺在荆棘丛中拍打起来。

    果然,又几只黑虫振翅飞起,向张横咬来。张横手一挥,一团星光亮起,已然把几只小虫全部圈在了其中。

    “这难道是……”

    细细地洞察着手中的小虫,张横的神情剧变,脸色也是难看无比:“好好色,恶恶臭,这回是糟了,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这种玩意。”

    好好色,恶恶臭是一句俗语。不过,张横所说的好好色,恶恶臭,却是两种记载在天巫传承百品神媒中的元古异种。其中好好色是一种植物,而恶恶臭却是一种昆虫。

    先前,当张横用伏以神尺斩那些荆棘,发现它们坚如精铁时,就心中有所怀疑,尤其是茎枝中流出血色液体,却异香扑鼻。

    这非常象天巫传承百品神媒中的好好色。

    只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陶倩珏和自己就被小黑虫给咬了。当闻到小黑虫那股散发的恶臭,以及自己突然产生的异样,却是让张横心头大震。

    他已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此刻,仔细洞察小虫,张横终于恍然了,自己和陶倩珏,遇到了传说中的好好色和恶恶臭。

    好好色和恶恶臭在百品神媒中位列九十八和九十九位,两种物质本身并没有毒素,但可以做为炼制滋养神魂圣药的辅助药草,也是这世上无比稀罕之物。

    只不过,当好好色的香味与恶恶臭的臭味相溶合的时候,却会产生非常奇特的摧情作用。按天巫传承的记载,这两种药物产生的摧情作用,无药可解。

    如今,自己和陶倩珏两人,先前嗅了好好色根茎里,流出的红色汁液产生的香味。之后又被恶恶臭咬了一口,以至于这两种物质都进入了体内。所以,这才会让身体产生欲火焚燃的现象。

    明白了现在的状况,目光望望还一脸茫然的陶倩珏,张横也不便当面告诉她。微一沉吟道:“倩珏小姐,我们快离开这里。”

    说着,拉起陶倩珏,绕过眼前的好好色荆棘丛,迅速向前奔去。

    素手一被张横抓住,陶倩珏娇躯又是微微一震,俏脸陡地一下子涨得血赤。

    中了好好色和恶恶臭,她此刻无比的敏感,那颗刚刚平静下来的芳心,不禁又突突突地跳得厉害。

    一路小心翼翼地向前,幸好,好好色与恶恶臭是伴生的东西。只要不斩断好好色的茎枝,流出红色汁液,挥发出那奇异的香气。隐藏在它根茎处的恶恶臭,也不会出来攻击。

    所以,两人艰难地绕开那些荆棘丛,之后却并没有遭到恶恶臭的叮咬。

    只不过,跑了半晌,体内的燥动再次强烈起来,张横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沉重,身体里就象是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拉住陶倩珏的手,感觉上也仿佛突然变得无比的异样,有一种想要肆意爱抚的冲动。

    张横知道好好色与恶恶臭的药性在起作用,连忙也拿出了一瓶极阴灵魄的浸泡液,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冰凉的液体入喉,这才稍稍浇灭了那狂窜而起的欲念。

    陶倩珏更加的不堪,她本就是个感姓的女子,又是对身边的张横情有独钟。因此,好好色和恶恶臭对她的作用更加的大。这一路走来,她只觉身体火烧火燎,甚至连脸腮也是火烫火烫,娇躯都不禁微微地颤糜起来。

    她秋波盈盈地凝望着张横,脑海中却不断地浮现一些旖旎的场景,那都是春闺梦回时,少女难以启齿的梦境。但是,现在却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让她的身体,都有了某种反应。

    这让陶倩珏娇羞不以,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

    幸好,张横又递给了她几瓶极阴灵魄的浸泡液,陶倩珏服下后,那燥动的心才算又有了缓解,身体的感觉也不再那么强烈了。

    望着身边女孩子娇羞难忍的神情,张横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极阴灵魄虽然可以暂时压抑本能的身体反应。但终究不是好好色和恶恶臭的解药。张横也不知道,到底能压制多久。要是什么时候,自己和陶倩珏体内的药物作用再也无法压制,到时又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形呢?

    十里的荆棘路走得无比的艰难,尤其是体内那种**的压制,几乎是耗尽了两人的精力。极阴灵魄的浸泡液也喝了好几瓶,总算是坚持着来到了那座红色心形山体的山脚下。

    “这就是血家先祖记载中的心岳吗?”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面前的山体,神情却是变得怪异起来。

    靠近了这座奇异的血色山体,更可感觉它的雄伟,直插天际的高度,根本看不到它的顶部。只是,这山体的外表,呈现出一个椭圆的弧度,别说是道路台阶,上面完全就是光滑一片,整个山体的坡度,近乎垂直。

    “张横哥哥,这山好奇怪!”

    陶倩珏惊疑不定地望向了张横,眼前这样形状怪异的山体,她确实也是平生所未见,感觉上很是诡绝。

    “嗯!”

    张横的神情无比的凝重,目光打量着四周,心中也是疑虑重重。

    如果说这座就是心岳,看它外表的形状,根本无法攀登。那么,血家先祖所说的破心岳,这个破字,又如何理解呢?

    稍一迟疑,张横却还真不死心,在四周寻找了一处看起来比较平缓的地方,就想往山上走去。

    但是,脚步刚触及山体,陡地一阵奇异的震动传来,张横的心脏咚的一声,几乎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好恐怖的振荡!”

    张横的脸色刹那变得苍白一片,一口鲜血也几乎就直喷出来,心中的骇然更是无以复加。

    山体的震动,竟然能让自己的心脏,随着它的颦率而振荡。以张横如今的修为,乍一接触之下,几欲心脏被震碎。

    这回,张横是真的被震憾了,他是做梦都想不到,看起来似乎并无什么危险的山体,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张横哥哥,你怎么了?”

    陶倩珏大惊,不由惊呼道。

    “我没事。”

    张横摇了摇头:“只是,这山好象不能登上去。”

    “倩珏小姐,我们到四周看看。”

    稍稍迟疑,张横目光转向了四周。他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所以决定在山的四周看看,也许能看出点别的什么来。

    两人沿着山脚,围绕着这座山体,细细地观察了起来。

    整座山体占地有数十里,要绕着它走一圈,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是,刚转过一个弯,两人的神情轰然剧变,陶倩珏更是惊呼道:“张横哥哥,你看,那是什么?”

    “血少主,是血少主!”

    张横身形剧震,已是拉着陶倩珏向她所指的方向奔去。

    此时此刻,在不远处的山脚脚下,有一个身影,正摔倒在荆棘丛中。

    虽然那人是头朝下摔倒在地,根本看不到她的面目。但是,从她所穿的衣饰,张横立刻认了出来,这人除了血梦泪之外,还会是谁。

    竟然在山脚下遇到了失联的血梦泪,张横和陶倩珏惊喜无比,一边叫喊着,一边就奔了过去。

    “阿!”

    摔倒在地的人影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叫声,不由身形动了动,缓缓地抬起了头来,露出了面容,果然是血梦泪。

    只不过,现在的血梦泪形象无比的狼狈,一张俏脸上满是沙泥,就如同是大花脸一样。再看她的衣衫,许多地方已然被划破,皮肤上留下了道道的血痕。

    她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望向了张横和陶倩珏,一时却是僵在了那儿。

    “梦姐姐,梦姐姐!”

    “血少主,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张横和陶倩珏两人,已跑到了血梦泪身边,陶倩珏更是一把抱起了血梦泪,急急地呼唤道。

    然而,血梦泪却是恍然未觉,只是茫然地望着两人,似乎对两人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

    “不对,血少主不对劲。”

    张横的神情一滞,脸色也陡地变得难看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