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9章 开启
    “倩珏小姐,你想到了什么?”

    见陶倩珏一副沉思的模样,张横的眼眸不禁一亮。

    “张横哥哥!”

    陶倩珏沉吟了一下,把那块玉佩拿了出来:“我想,这块玉佩是当年血家先祖从此地带出去,或许,破心岳的秘密,就与它有关。”

    “在坠星崖的时候,崖边的那个图腾,看起来就是与这玉佩上图腾的风格无比的类似。”

    陶倩珏补充道:“所以,我以为,要破心岳,是不是要注意一下,这四周是否有类似图腾的东西。”

    “嗯,倩珏小姐说的很有道理。”

    张横点了点头。现在,对于破心岳的破字,毫无头绪,每一种可能都是存在。而陶倩珏所说的,似乎更具有可行性。

    心岳在夜色中明暗地变幻着,炫彩迷离,更加显得神秘莫测。

    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三人,沿着山脚,继续向前走去,目光不停地搜索着,寻找着这山体中可能存在的某个图腾图案。

    “哈哈,就是这里了,看来,当年木长老确实是进入过这处上古的秘境。”

    就在张横他们苦苦寻找的时候,此时此刻,在心岳的另一侧山脚下,李孔亮以及达鲁等人,也是来到了这里。

    只不过,先前他们数十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了不到十人,而且,一个个衣衫破烂,身上都带着伤痕,模样十分的狼狈。

    他们从弯鳄湖湖底的大裂缝进入,那里虽然是天龙八部中的其中一部,确实是可以通往这里的核心。

    只不过,无论从那一部进来,沿途都会有机关阵势。李孔亮他们这支队伍,虽然都是玄武门以及蛮牛寨的精英,甚至还有徐来福这位四品超级强者。但是,一路破关,却也是伤亡巨大,等到达这片血色沙漠所在的赤野之时,就只剩下了九个人。

    此刻,看到眼前的这座发光的心形山体,李孔亮却是惊喜若狂。

    当年玄武门的那位留下手扎的前辈,名为木长老。他一次带几名弟子,进入十万大山的深处采药,偶尔就进入了弯鳄湖。

    当时,他们遭到了弯鳄湖中那些元古剑齿鳄的攻击。虽然木长老已是位修为达到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但在凶残无比的弯鳄群攻击下,仍是受了重创。

    就在他以为要葬身鳄腹的时候,却是意外地被湖水卷入了一条大裂缝,进入了一个神秘的所在。

    之后的经历也是无比的凶险。不过,木长老最终还是到达了那处秘境的核心,并在机缘巧合下,深入其中。

    只是,木长老当时已然重创,又中了一种奇毒,却没能坚持到最后。在他临死之际,奋力把一名跟随他的弟子送了出去。并把在这里的经历,写成了一份手扎,送回门派。

    只可惜,他的那名弟子,虽然走出了十万大山,但也是灯枯油烬。当他把师父所写的手扎送到玄武门,他也当场喷血而亡。

    木长老的手扎就这么留在了门派中,也成为了玄武门的一个悬案。只是因为时间的久远,被尘封在了无数的古藉杂卷中。

    直到李孔亮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藏经阁里翻到这份手扎,才知道了当年的事。对于十万大山内的这个上古秘境,更是让李孔亮无比的向往。所以,这才会带人前来探险。

    木长老的手扎中,对他在秘境中的经历描写的非常详细,反尔是最初到达弯鳄湖的情况非常的模糊。因此,看到眼前这座心形的发光山体,李孔亮已然完全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木长老所说的秘境核心。因为,此处的情形,与木长老手扎中记载的一模一样。

    心中想着,李孔亮的目光望向了旁边,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狠色。

    此时此刻,在离他不远的地面上,正有两个人扭作一团。这两人其中一个是玄武门的一名执事,另一个却是蛮人。

    这两人虽然都是雄性,但紧紧地抱在一起,嘴里荷荷荷地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怪叫,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形象实在是难堪之极。

    他们正是刚才进入这里时,在前开路的两名手下。只是,他们也遭到了外围的那圈荆棘丛好好色和恶恶臭的毒性,才会出现这副情形。

    好好色和恶恶臭无药可解,两人**爆发,现在已是跟野兽差不多了,完全没有了理智。

    也幸好两人中毒后的反应,让李孔亮他们警觉。而徐来福这位太上长老,也是见识渊博,立刻认出了好好色和恶恶臭这两种上古的异种,这才让之后的其他人,免受了这样的遭遇。

    “哼!”

    李孔亮冷哼了一声,陡地伸出手来,凌空一抓。

    怦!

    滚爬在地上的两人,顿时被他抓了起来。李孔亮也不犹豫,猛地把两人朝着面前的山体轰然砸去。

    “啊!”

    正处于**狂爆中的两人,陡然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号,两人的脑袋,已撞在了山体上,顿时鲜血怒溅,脑袋瓜子已是被撞成了两个烂西瓜,命丧当场。

    “李少门主!”

    众人尽皆一惊,达鲁他们更是神情一凛,还以为李孔亮这是那根神经搭错了,竟然无缘无故地杀了这两人。

    但是,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眼前的山体轰然剧震,一团耀眼的光芒,也猛地爆起。

    “这是!”

    所有人不由都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目光死死地瞪向了面前的山体。

    嗡嗡嗡!

    血光闪烁,空间振荡,心岳表面上浮突出来的那些血管状物,急剧地蠕动起来。

    “这东西在汲取血液!”

    徐来福的寿眉陡地挑起,眼眸也不由眯紧了。

    此时此刻,被李孔亮砸烂脑袋的两人,鲜血溅在山体上,却正在迅速地被吸干。只是眨眼的功夫,两人已是成了一具干尸。

    再看那座山体,光芒更见明亮,纵横交错的那些血管状物,也象是全部活了过来,正在诡异地震颤。

    轰!

    山体剧震,炫光暴耀,发射出了耀眼的红光。当红光渐渐暗淡下来,整座山体的表面,出现了无数奇异的纹路。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徐来福以及乐伯和达鲁等人,个个震惊,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望向了李孔亮。

    在场的人中,只有李孔亮明白此行的细底,其他人只知道这次是前来寻找上古遗迹。至于到底找的是什么,却是全然不知。此刻,看到李孔亮把两人摔死在山体上后,竟然出现如此的异变,确实是让大家又惊又疑。

    “血祭,哈哈,果然要血祭才可以!”

    李孔亮的神情兴奋无比,眼眸都亮了起来。

    在木长老的手扎中,记载了当年他打开秘境核心处的一段纪录。

    那时,木长老与几名弟子进入秘境后,最后来到了这片血色的沙漠,并发现了那座心形的奇异山峰。不过,他们也在到达心形山峰时,遭到了外围的荆棘圈,并毫无例外地受到了好好色和恶恶臭的毒性。

    当他们来到心形山体前,却也是被这座奇异的山峰给难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名修为最低的弟子,因为无法承受欲火焚身的煎熬,在意识稍微回复清醒的刹那,却是横刀自刎。顿时,他的鲜血,溅到了山体上。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当那名弟子的鲜血,沾染到山体,却是让整座心形山峰发生了异变。

    现在,果然看到山体出现了异象,李孔亮心中大喜,知道木长老手扎中所记载的全是真的,自己这回总算是可以进入这处秘境的核心了。

    咔喇喇,咔喇喇!

    正是时,一阵阵沉闷的巨响响起,在不远处的山体上,陡地现出了一道门户来。

    “哈哈,就是这里了。”

    李孔亮狂笑,立刻带着众人向那道门户走去。

    门户就镶嵌在山体中,是两扇巨大的石门,高达数丈,上面刻满了无数奇异的符号,形成了一幅诡绝的图腾图案。

    李孔亮的目光凝注到了石门上,嘴里喃喃起来:“山海决,天地开!”

    他所念道的正是木长老当年开启石门的心诀。木长老在曾经的玄武门中,也算是位不世的天才,学究天人,博通古今。

    因此,当年在看到了心形山体出现的那道门户后,经他研究了三天,总算解开了门户上的禁制,从而进入了里面。

    心中想着,李孔亮那里还会犹豫,陡然踏前一步,已站到了石门前。下一刻,他手中多了一块血色的玉牌,凌空一抛。

    嗡,玉牌血芒大作,嗖地一下就飞向了石门,眨眼间就隐没入了其中。

    徐来福,乐伯以及达鲁等人,一个个神情凝重地望着他,每个人的心中也都充满了期待。李少门主所说的上古秘境,就要开启了,那么,这个上古遗迹中,会有什么至宝呢?

    轰隆隆!

    突然,石门响起了一阵震耳的异响,一道光芒轰然暴耀,门上的无数符号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急剧闪烁。而整扇石门,猛地向两边缓缓地移了开来。

    “哈哈,终于打开了,终于打开了!”

    李孔亮疯狂地大笑起来。

    然而,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用血祭之时,远在另一侧山体边的张横那边,也出现了一幕让人无比震憾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