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0章 进入
    轰隆隆!

    就在李孔亮用两人血祭心岳的时候,张横所在的那个方向,也看到了整座心岳发生的异变。这让张横他们尽皆大惊,一时也弄不清楚,怎么面前的心岳会突然出现异相。

    正是时,一阵咔喇喇的巨响响彻,在离张横他们数十米的山体上,猛地一阵光芒骤耀,一扇巨大的石门,陡然出现在了那里。

    “石门!”

    张横以及血梦泪和陶倩珏三人,彼此互望一眼,个个脸现诧异。他们还真没想到,心岳会在这个时候现出一个门户。

    “难道?”

    稍一愣怔,张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张横哥哥,怎么了?”

    陶倩珏下意识地问道。

    “这石门突然出现,极有可能是这里有别的人进来了。”

    张横神情凝重:“而且,对方可能懂得开启之法,这才会让这里出现一扇门户。”

    张横自然没忘了,此地乃是上古奇阵天龙八部守护之地。因此,这处地方,一旦有门户开启,必然会象先前在坠星崖那边一样,同时会出现八个阵枢。

    此刻,这里虽然只现出一道门户。但以张横的猜测,这座心岳的其他地方,必然也会出现类似这样的门户八道。

    “啊,有人进来了?”

    这下,陶倩珏和血梦泪两人都震惊了。不过,两人立刻反应了过来,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是谢老贼!”

    在她们想来,如果这处秘地还会有其他人,必然就是前任苗王谢卫兵。

    然而,她们却哪里知道,谢卫兵此刻还离此有数十里。

    “哈哈,天不负本王,总算找到秘境的核心处了。哈哈哈!”

    血色的沙漠地里,谢卫兵带着数十人,正仰首凝望着远处明暗闪烁的心岳,不由发出了疯狂的大笑。

    谢卫兵自秘室疗伤出来,就马不停蹄地进入了山谷中的那处洞穴。这是他苦心经营了四十八年的所在,几乎凝注了他半生的心血。所以,一听到下面发生了变化,他那会迟疑半分。

    当他率人来到地底,果然发现,原本阻挡在那里的毒虫凶物竟然全部消失了,而一个通道也出现在了地下。

    谢卫兵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带着他在这里的精英手下百多人,就直接闯了进去。

    只可惜,之后的道路却凶险无比,一道道机关阵势,让他所带的人马,损失巨大。好不容易闯到血色沙漠这个地方,人数也只剩下了二十多人。而且,整整用了两天,反尔是落在了张横他们的后面。

    此刻,远远地望到那座明暗闪烁的心形山峰,谢卫兵狂喜不以。

    他之所以会不惜一切代价,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么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挖掘,就是因为他知道这处秘地的重要性。

    在当年他所在的组织,他有幸得到了十万大山内一处上古遗留的秘境。而且,从种种迹象表明,那处上古遗迹似乎是与传说中开天劈地的盘古大神有关,好象是他心脏部位演化的神秘之地。

    如今,果然看到了一座形如心脏的山峰,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

    “不对,怎么会有姓张的那个小子的气息?”

    突然,谢卫兵浑身一震,露在面罩外的那对眼眸中,也陡地射出了惊疑之色:“难道这小子也进入了秘境?”

    一念及此,谢卫兵眸中凶光大炽:“哈哈,小子,本王正要找你,想不到你却是送上门来了。那么,就让本王好好招待你,这回,就算你有三头六臂,本王也让你死无葬身之处。”

    对于谢卫兵来说,他对张横的恨意,已是倾四海之水也难以洗涤。可以说,他曾经拥有的一切,全是因为张横而毁于一旦。

    “走,马上过去。”

    心中想着,谢卫兵厉喝一声,带着一众手下,便向心岳所在的方向狂奔。

    “我们过去看看!”

    心岳的山脚下,张横甩了甩头,已是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说,既然门户已出现,先进去再说。至于是什么人已来到此处,现在还真无遐顾及,只是心中已提高了警惕。

    “这是?”

    细细地观察着石门,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石门上刻划了无数玄妙的符号,凝成了一幅诡异的影像,看起来象是一张狰狞的鬼脸,又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形象。

    “这好象是某种图腾!”

    张横喃喃着,目光望向了陶倩珏。

    “嗯,确实就是图腾。”

    陶倩珏此刻也正美眸灼灼地凝视着石门,俏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只是,这图腾缺少了一部分,并不完整。”

    说着,手指指向了石门那个象鬼脸的图案的额头:“你看,张横哥哥,这里好象有个缺口。”

    “缺了一部分?”

    张横的眼眸一凝,他自然是早就发现了石门上的这个凹陷,并且感应到了这石门上有强烈的阵势波动。只是,他还真没看出,这竟然并不完整:“倩珏小姐,那你能破解它吗?”

    “张横哥哥,不完整的图腾根本无法可解。”

    陶倩珏有些惭愧,不由低下了头。

    “这怎么办?”

    张横的眉头皱了起来,心中不由一凛。

    眼见传说中的神秘之地就在眼前,如今却偏偏无法进入。这种心情,确实是让张横很是焦虑和失望。

    “张少,也许我有办法。”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血梦泪突然道。

    说话间,她已缓步走向了石门。

    “血少主?”

    张横和陶倩珏一怔,目光都凝聚到了血梦泪身上。不过,见她一脸肃然的样子,却也不敢再打扰她。心中纵然有无数的疑问,也只能暂时闷在葫芦里。

    血梦泪走到了石门前,神情更见凝重,她细细地打量了半晌,终于从怀里取出了一块血色的玉石:“我们血家一直流传着,说是血巫苗王令是当年先祖开启那神秘之地的钥匙。所以,我感觉,这门可能就是要血巫苗王令可以打开。”

    一边说着,血梦泪已是咬破了手指,把一滴精血滴在了手中的血巫苗王令上。

    嗡!

    血巫苗王令陡然剧震,血色的光芒也轰然暴逸,刹那如同是耀眼的小太阳一样,照得人睁不开眼来。

    还没等张横他们反应过来,血巫苗王令嗡嗡嗡地凌空怒舞,向着石门上那个缺口飞去。

    咔吱吱!

    原本血巫苗王令的体积,比石门上的那个缺口更大,似乎根本不相配。但是,此刻血巫苗王令急剧地变幻着,竟然就这么射入了那缺口。

    顿时,石门上的诡异符号急剧地闪烁起来,整座石门也轰隆隆地向两边移开。

    “果然可以!”

    血梦泪俏脸神情变得惊喜无比,一边的张横和陶倩珏也是惊呼起来:“开了,真的开了。”

    咔喇喇!

    石门移开,一个血色的通道出现在了三人面前。三人互望一眼,都微微点了点头。

    眼前的血色通道,粗达几丈,整体呈圆形,四壁光滑无比,细细看去,就象是一根血管状物,实在是怪异之极。

    不过,三人现在却也管不了什么,既然这里就是血家先祖所记载的神秘之地,无论如何,都得进去看看。

    嗡!

    脚步刚踏入,三人的神情尽皆一滞,脸色都变得无比的古怪。

    脚踏在血色的通道,竟然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似乎是踩在了橡胶上。这样的感觉无比的诡异,确实是把三人吓了一跳。

    不仅如此,在三人踏入其中的刹那,四壁也似乎在缓缓地蠕动。仿佛整个通道,竟然是活物一样,这更增添了一种诡绝的气氛。

    而且,随着通道的异样,一阵咚咚咚的震动,从脚底传来,让三人的心脏,不由自主地随着这咚咚声跳动,眨眼间已然产生了共鸣,处于了同一的颦率。

    “这个地方好诡异。”

    陶倩珏俏脸微微变色,忍不住抓住了张横的胳膊。

    眼前的情形,确实是她平生所未见,这让陶倩珏心中有种莫名的惊慌。

    “嗯,倩珏小姐,传说这里是盘古大神心脏所化之地。”

    张横神情凝重,下意识地一手拉住了陶倩珏,一手拉住了血梦泪:“所以,这里充满了神秘,我们多加小心。”

    血色通道的诡绝,让张横也是大为震惊。但是,他却猛然想起了当日在腾蛇殿下的经历。似乎腾蛇殿中那个深穴,山洞里的情形,与这里有些类似。

    “难道蛮族那个神之肉丘,与这里有什么联系?”

    张横心中一动,立刻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现在一切都是毫无头绪,所有的猜想也无法印证。

    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开启,细细地洞察四周,张横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一向变态的真实之眼,竟然在这里失去了效果。眼前是血蒙蒙的一片,比肉眼看到的更模糊,似乎真实之眼受到了某种奇异力量的影响。

    微微摇头,张横也不再白费精力,与两女互望一眼,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幸好,此处除了四壁诡异的蠕动,以及那隐隐传来的咚咚声外,再无别的异常。甚至先前张横想登上心岳,遭到的那股无形的威压,也似乎消失了,三人的行走,也变得轻松起来。

    血色的通道并不长,也就百多米,当三人走到尽头的时候,却发现前面是一团血色的浓雾,看不清雾气后是什么。

    嗡!

    然而,还没等三人做出什么决定,陡地,眼前的血雾一阵翻滚,一幕让他们无比震惊的情形,却是紧接着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