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3章 缘份天注定
    在好好色和恶恶臭药性的作用下,张横和陶倩珏以及血梦泪三人,纠缠在一起,完全处于了最原始的**里。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意义,三人尽情地放纵着,倾泄着内心被压抑的渴望。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横的心神轰然一震,陡地恢复了点意识。

    “啊,这,这,这……”

    张横心头一颤,猛然感觉到怀里的柔软,鼻尖更是嗅到了幽幽的香味。他的心神猛地狂颤。

    与陶倩珏和血梦泪相处了这么一段日子,张横自然早就熟悉了两人身上的气息。此刻嗅到这幽幽的香气,他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当微微睁开眼来,看到怀里的血梦泪和陶倩珏,张横身形一震,神情刹那变得难以莫名。

    此时此刻,三人的姿式确实是不雅,相互缠绕着,说不出的怪异。

    再看两女,额头上细汗淋漓,俏脸更是潮红一片,似乎仍是处于沉睡中,但从两女脸上的表情来看,充满了甜甜的幸福和满足。

    张横可不是不经事的二愣子了,一看到眼前的情形,立刻明白,自己与血梦泪和陶倩珏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不对啊!”

    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他立刻回忆起了昏迷前的情形。自己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不是被那朵巨大的食人花给束缚,甚至自己的神魂也遭到了攻击,这才会突然失去知觉。

    照当时的情况,自己和两女,应该被食人花吸干了体内的真元,灯枯油烬而死。可是,怎么现在自己和两女竟然没事,似乎还在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呢?

    张横又惊又疑,连忙举目四望,想看看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目光扫过,立刻看到了满洞的心形花儿,还有那四朵巨型的食人花。自己和两女竟然仍在这个诡异的洞穴中。只是,现在已离开了花丛,躺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食人花怎么没有吞噬我们?”

    张横的神情满是狐疑。

    心中想着,他下意识地把思念探入了体内,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情况。

    “这是什么?”

    思感一察,张横心头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现在的张横,体内的真元已然恢复,一股澎湃的力量在经脉间流转,让他有一种无比充实的感觉。

    不仅如此,原本让他无比煎熬的欲火,现在也完全平息,甚至浑身传来无比通达舒畅的快感。好好色和恶恶臭的药性,已然化解。

    “果然只有阴阳交泰,才可以化解好好色和恶恶臭的药性。”

    张横喃喃着,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他自然明白,好好色和恶恶臭虽然没有解药,但却可以通过阴阳交泰来化解。而自己此刻的感觉,这是事后的反应,是自己与两女交溶后的本能体现。

    只是,让张横惊疑的是:为什么食人花没有吞噬自己和两女,甚至自己的真元也已然恢复。这似乎完全不合道理。

    心中想着,再次细细探察起了自己的身体。下一刻,张横的神情陡地现出了一抹震惊,嘴都张成了蛤蟆:“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他突然发现,一层墨绿色的光氲,从自己的神窍内散发而出,把自己整个人笼罩其中。

    向着墨绿色光芒散发的来源探去,立刻发现,在神魂小人儿的脑后,一圈墨绿色光团,正在闪闪发亮。

    “这不是从腾蛇殿地底,得到的那第三道墨绿光圈吗?”

    张横自言自语着:“它怎么现在竟然自行启动了。”

    张横自然没忘了,在腾蛇殿地底,因为阿大阿二无意中撕裂了那个洞穴顶部,如同血管状物品,从里面流出的墨绿色液体,浇在自己身上,从而让自己的神魂里,多了三道墨绿色光圈。

    其中第一道能与蛮族的皇女产生心灵感应。第二道更是变态,让张横拥有了瞬间挪移的神通。而第三道光圈,张横当时使尽了手段,仍是毫无办法。

    可是,现在这第三道神秘的光圈,却是自行启动,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他惊讶无比。

    “莫非?”

    微一愣怔,张横的神情一肃,猛地想到了什么。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思感缓缓地探向了这第三道墨绿色光圈。

    嗡!

    思感触及,墨绿光芒猛然暴盛,一股带着苍凉的洪荒气息,也骤然散逸开来,刹那弥漫整个洞穴。

    哗啦啦,哗啦啦!

    陡地,四周的心形花儿,如同是突然受惊了一样,猛地摇拽起来。花丛中那四朵巨型的食人花,也瑟瑟地震颤着,似乎恐惧无比。

    “果然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张横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原来是这道神秘的光圈救了我。”

    感受到四周那些奇花的反应,张横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能摆脱食人花的束缚。这完全是这圈墨绿色光圈的原因。

    只是,他还真没想到,这道一直无法启动的光圈,竟然有这样的作用。

    细细地感受着那股带着苍凉的洪荒气息,张横心中无数的疑问又浮了上来:“这道光圈,能让食人花这样可怕的玩意都感受到畏惧,那么,它到底蕴含着什么强大的力量。”

    直到现在,张横仍是无法了解这圈墨绿色光芒的内在和实质。

    “阿!”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怀里的血梦泪陡地发出了一阵娇吟,她也清醒了过来。

    “血少主!”张横下意识地叫了一声,但后面的话却是嘎然而止,整个人也僵在了当场。他猛然意识到,自己此刻与血梦泪的情形,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说了。

    “啊,张少……”

    血梦泪微微睁开了眼,立刻看到了自己与张横的那副不堪的情形,顿时惊呼出声。

    不过,她也猛地想到了昏迷前的情形,陡地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她惊愕地望着张横,整个人却是呆在了那儿。

    “阿!”

    又一声娇吟响起,陶倩珏也苏醒了过来。当她睁眼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整个人僵化了。

    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尴尬,三个相互纠缠在一起,一时谁也不知该说什么。

    “呃,倩珏小姐,血少主,我,我,我……”

    还是张横首先反应了过来,但看到两女他却也一时我我我地不知该我什么了。

    幸好,他还算灵光,一边说着,一边已是站起了身,手一翻,已从江山社稷图里,拿出了几件衣服,递给了两女。自己却是心念一动,魑魅铠甲刹那化为了衣物,总算把赤条条的身体给遮掩了起来。

    “阿!”

    两女此刻也猛然醒悟,手忙脚乱地穿起了衣服。

    三人在刚才的疯狂中,两女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张横撕的粉碎。如果不是张横现在拿衣服给她们,只怕接下来还真的只有裸奔的份。

    好不容易把衣服穿上,那一份尴尬这才似乎减轻了些。陶倩珏和血梦泪互望一眼,俏脸上都浮起了异样的神色。

    张横拿出来给两人穿的,自然全是男装,两女穿在身上,都稍显肥大了一点,样子确实是有些滑稽。

    但是,让两女感觉异样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想到了刚才两人与张横死死纠缠在一起的情形。

    男女之间最私秘的行为,竟然都让对方看到了,这让两女娇羞难忍。

    “倩珏小姐,血少主,你们都没事吧?”

    稍一迟疑,张横讷讷地问道。

    “嗯!”

    两女现在根本不敢看张横,闻言都低头轻嗯了一声。

    现在的两女,确实是感觉非常不错,体内的真元也已恢复,似乎真元也有了某种变化。只是,此刻心情复杂之极,却也无遐顾及这些。

    她们可不知道,与张横阴阳交合,张横达到四品的修为,以及他本身神魂蕴含的奇异,确实是让她们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也许如今还看不出来,但是,对于她们今后的修练,却是天大的造化。

    “血少主,倩珏小姐,那我们走吧!”

    见两女确实似是恢复了,张横也不想这样尴尬的局面一直持续下去,连忙转了个话题。

    “你呀!”

    不过,这回两女却是嗔怪地瞟了他一眼,陶倩珏娇羞地道:“还叫我们倩珏小姐和血少主吗?”

    “呃!”

    张横一怔,却也立刻明白了过来。有了先前的事,他与两女的关系自然是不同了,再叫什么倩珏小姐和血少主,实在是显得生份。

    “梦,梦儿!”

    愣了半晌,张横终于改了口:“珏儿,我们走吧!”

    第一次叫两女如此亲昵的称呼,张横还真不习惯,不禁有些张口结舌。

    “你呀!”

    陶倩珏和血梦泪互望一眼,神情娇羞之极,但心里却是甜甜的。

    说实话,无论是血梦泪还是陶倩珏,两人对张横早就情窦暗生。所以,虽然与张横之间在西里糊涂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但两女心中并无悔意,反尔有一种欣喜。

    缘份天注定,既然与张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合,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心中已有了决定,两女反尔坦然了。不过,此刻两女心中也仍然存着一个疑惑,那就是她们和张横,是如何从食人花中摆脱出来。

    她们可也记得昏迷前的情形,当时食人花已把三人包裹,正吸取他们的真元。

    心中想着,两女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四周,想看看现在的食人花,是否有什么变化。

    但是,当两女的目光扫视四周,俏脸上陡地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啊呀,这是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