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5章 非人非鬼
    嗡!

    一圈墨绿色光芒闪起,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三人的身形,刹那消失在了血色通道中。

    “啊,张横哥哥,我们怎么又回到食人花的洞穴来了?”

    当三人现出形来,陶倩珏和血梦泪两女,看清眼前的情形,不由都是无比的诧异。

    不错,张横利用瞬间挪移,竟然又回到了刚才的食人花那个洞穴。这实在是出乎了两女的意料,她们还以为张横是带她们回去截杀谢卫兵。

    “快跟我进来,等会向你们解释。”

    张横此刻根本无遐向两女说明,一拉两人,就进入了洞穴。

    怦!

    光芒一闪,山河屏风已封闭了洞口。与此同时,手一挥,阿大阿二以及灵犀,也已被他从江山社稷图中招唤了出来。

    不仅如此,心念一动,十二巫祖幡嗡然怒舞,张横开始布置起了阵势。

    张横之所以不惜用掉一次瞬间挪移的机会,也要赶回食人花的洞穴,这自然是因为他感觉到了危机的迫近。

    在他的思感探察中,谢卫兵竟然迅速地追蹑着自己的行踪,毫无差错地紧追而来。

    这顿时把张横给震惊了。

    要知道,如果没有神秘的第三道墨绿色光圈自行启动,张横在这座诡异的心岳通道内,思感和神魂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先前所能探察的范围甚至只有十米左右。

    但是,谢卫兵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竟然可以完全追蹑自己的行踪。在这无数个叉道内,准确地锁定自己的方向。

    以张横他们先前所经过的叉道,已是有数十个,每个叉道都有三条路,以这样复杂的地形来说,无疑就是个迷宫。要想在这种情况下,追蹑一个人,原本机率是无限的小。

    谢卫兵能完全不受影响,这只能说明,他在追踪方面的变态。以张横的估计,若是按他的速度,只怕会在半盏茶的时间里,就可追上自己。

    张横自认不是恢复了力量的谢卫兵的对手,如果双方正面遭遇,只怕自己这边只有挨打的份。所以,张横必须提前做准备,以对付谢卫兵,这才会有一线生机。于是,他立刻就想到了那个食人花的洞穴,想到了那些可怕的食人花。

    “张横哥哥,到底怎么了?”

    见张横神情凝重,忙得不亦乐乎。好不容易等他布置完了阵势,两女心中的狐疑却是更甚,不禁再次问了出来。

    “梦儿,珏儿,这次问题严重了。”

    张横拉住了两女的手,向食人花的花丛中走去,一边道:“我感觉谢老贼的力量已恢复,而且,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正在追蹑着我们。不用多少功夫,他就能赶来了。”

    “啊!”

    血梦泪和陶倩珏娇躯剧震,俏脸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两女自然知道谢卫兵的可怕,一名达到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确实是不是如今自己三人可以抵挡。

    只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以谢老贼当日所受之重创,竟然可以在短短十几天内恢复。这完全违背了一般的常识。

    “哈哈,姓张的,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正是时,洞穴外响起了谢卫兵满是怨毒的声音。同一时间,轰隆隆的巨响传来,封闭在洞口的山河屏风,剧烈地震动起来。显然,老贼已是在外面攻击堵住洞口的山河屏风了。

    “来了!”

    张横和两女神情一凛,目光立刻都望向了洞口。

    轰!

    又是一阵猛烈的巨响,山河屏风终于无法承受恐怖的攻击,嗖地一下,化为了一道流光,飞回了张横这边。一大群人,也已出现在了洞口。

    “哈哈,姓张的!”

    全身笼罩在黑色斗蓬下的谢卫兵踏步而入,正想纵声狂笑。但是,他的神情却是陡地一滞,被洞穴里的情形给震了一下。

    食人花所在的洞穴,虽然只有千多平米,但是,它却是特别的空旷,尤其是洞顶,离下面有百多米,显得无比的幽暗。

    让谢卫兵意外的是,这个洞穴里,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心形的奇异花朵,而且,那四朵巨型的花儿,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就算他自认平生见识也不算少,却也是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花。

    不仅如此,一眼扫过,他竟然没有看到张横的身形。以他的目力,自然是可以对这千多平米的范围一揽无余,可他就是偏偏没找到张横。

    然而,他仍能清晰地感应到张横的气息,这也就是说,张横就是在此处。

    谢卫兵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很是诧异,一颗心也不由顿时警觉起来。

    “哈哈,谢老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突然,空中响起了张横的大笑:“地火风雷阵!”

    嗡嗡嗡!

    一阵奇异的波动猛然荡起,轰的一声,滚滚黑雾翻滚,熊熊烈焰燃炽,已是把谢卫兵和他带来的十几名手下,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小子,敢暗算本王!”

    谢卫兵气得哇哇怪叫。他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已是预先知道了他的追蹑,并在这里布置了阵势,就等他来。

    轰轰轰!

    嗤啦,嗤啦!

    地火风雷阵启动,十二巫祖的影像赫然现形,一时间风雷大作,烈焰焚燃,向着谢卫兵他们兜头盖脑地劈来。

    并没有结束!

    嚎呜,嚎呜!

    震耳欲聋的兽吼响彻,早已被布置在阵中的阿大阿二,也从黑雾里冲了出来,朝着谢卫兵的那些手下,痛下杀手。

    滚滚的烈焰中,还有一缕金光急速闪动,却是刹那间穿透了一名黑衣人的眉心。灵犀也出手了。

    惨号迭起,悲呼连天,谢卫兵带来的这些手下,顿时鬼哭狼嚎,一下子已是有四五人血溅当场。

    张横可不客气,他就是要先下手为强,尽可能消灭谢卫兵身边的力量。

    轰!

    耀眼的银光骤亮,如同是突然爆起了一轮小太阳。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汹汹之力,猛然从黑雾里倾泄而出,朝着谢卫兵的后背狂击而来。

    “小子,卑鄙……”

    谢卫兵怒喝,他猛然警觉。但是,这一击来得实在太突然,纵然他早就有所准备,仍是被那团银光轰了个正中。

    “哇!”

    谢卫兵整个人飞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厉号。

    “谢老贼,你,你,你竟然……”

    张横的身形从黑雾里现出形来。但是,望着被自己偷袭,一击而飞的谢卫兵,张横的身形却是陡然剧震,脸色也变得震惊无比。

    此时此刻,谢卫兵那身黑色的斗蓬被刚才一击,已是炸为了粉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只是,他的模样实在是太骇人了。一张干憋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脸,恍然如同是骷髅。再看他的身体,胸口有一个海碗大的空洞。身体的各处,也有如同筛子般密密麻麻的小孔。

    看他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具千苍百孔的僵尸。

    “你,你不是谢卫兵,你是那具法老王尸身。”

    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立刻认出眼前的谢卫兵是什么,正是当日在苗王宫地底金字塔中,看到过的那具法老王木乃伊。

    “嘎嘎!”

    谢卫兵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满是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张横:“姓张的,本王成如今这副样子,全是拜你所赐。姓张的,拿命来!”

    没有了斗蓬的遮掩,谢卫兵也不再掩饰,声音都立刻变得嘶哑的阴厉起来,全身猛然又腾起了滚滚的血雾,朝着张横飞身扑去。

    “你就是谢老贼,你竟然!”

    张横身形又是一震,脸色却是变得怪异之极。

    谢卫兵的话,让张横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再细细地洞察,却已是恍然了。

    眼前的这具法老王木乃伊,确实就是谢卫兵。或者是说,是谢卫兵的神魂,已溶合了这具法老王的木乃伊。

    张横如今自然知道,法老王木乃伊,是谢卫兵蕴养的尸王。两者之间,本就有着神秘的联系。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谢卫兵竟然会把自己的神魂与法老王木乃伊溶合,让他们合二为一。可以说,现在的谢卫兵,就是法老王木乃伊,法老王木乃伊,就是谢卫兵本人。

    微一思索,张横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想来,当日谢卫兵受信仰之力反噬,**已然毁去。于是,这老贼为了活命,不得不利用秘法,把自己的神魂溶入了法老王木乃伊的尸身内,这才会成为如今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怪物。

    这老贼为了活命,可以说也是不惜一切了。

    现在,张横也总算是醒悟过来,为什么谢卫兵可以恢复得如此之快。这完全是他与法老王木乃伊溶合的结果。

    而张横也想到了这老贼所以能追蹑自己的原因。当日自己曾被法老王木乃伊吞噬,所以,自己的气息早就被法老王木乃伊所烙印。谢卫兵正是根据这一点,才可以在心岳这样诡异的地方,准确地锁定自己。

    可是,面对如今已变成了怪物的谢卫兵,张横心头的一抹寒意陡地生了起来。

    要知道,刚才张横偷袭,已是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领,用了在蛮族接受神之赐福的神力。

    但是,谢卫兵在遭到痛击后,竟然象是个没事人似的。他的这具法老王木乃伊的尸身,已是强悍到了无比变态的程度。已是相当于不坏之身。

    那么,自己该如何对付这样可怕的怪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