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6章 出乎意料
    轰隆隆!

    明白了谢卫兵现在已是非人非鬼的怪物,张横心头大惊。正是时,谢卫兵的身形,已化为一道红光,向张横直扑而来。

    嗤啦!

    血光暴盛,劲气狂逸,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轰然迫至。张横那敢与他硬拼,身形一闪,刹那消失在了地火风雷阵的阵势里。

    “嘎嘎,姓张的,拿命来!”

    谢卫兵怒嘶,一双如同鬼爪般的枯手,陡地做出了一个撕裂的动作。

    嗤!

    阵势象是突然成了一张布帛,猛地被他强悍无比的力量,撕出了一个口子,他的身形狂窜而出:“姓张的,哪里走。”

    暴喝声中,谢卫兵身如鬼魅,向着前面的花丛怒踏而来。

    咔嚓嚓,咔嚓嚓!

    无数的心形花儿的花枝花茎,被他践踏,刹那间花瓣乱飞,花草倾倒,老大的一片地方,被谢卫兵弄成了一塌糊涂。

    哗啦啦,哗啦啦!

    满洞的花儿摇拽怒舞,一股极度愤怒的情绪,猛地弥漫开来,所有的花朵,竟然一下子都转向了谢卫兵。

    “这是什么?”

    谢卫兵的身形微微一滞,他自然也可以感受到气氛的异样。尤其是那四朵巨型花,陡地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意味。

    竟然可以散发出类似人类精神波的花,这确实是让谢卫兵又惊又疑。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所遇到。

    不过,此时此刻,他已是被怒火恨火燃炽。尤其是看到仇人张横,已逃到了花丛里,身形一闪,跃入了一朵盛开的巨型花的花蕾里。似乎是想借着巨型花那万千片层叠的花瓣隐藏身形。

    “姓张的,去死,就算你逃到九幽地府,本王今天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谢卫兵怒嘶,仇恨的火焰已让他忘记了一切,神魂中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杀了张横。

    轰!

    谢卫兵腾空而起,化为一道血色闪电,向张横怒扑而去。

    嗤嗤嗤!

    突然,那朵盛开的巨型花,猛然彩光大作,花蕾中万千蕾丝一阵诡异的蠕动,猛地如同是触角一样,刹那暴长,朝着谢卫兵怒射而来。

    “嘎嘎,这是什么?”

    身在空中,谢卫兵身形剧震,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朵巨型花的蕾蕾丝,会向他发出攻击。

    嗤啦啦,嗤啦啦!

    劲气暴逸,彩光怒闪,谢卫兵纵然修为强悍,却也无法避开凌空射来的万千花蕾蕾丝。

    刹那间,他那具法老王木乃伊的身体,已是被密密麻麻的花蕾蕾丝给缠了个结实。

    并没有结束!

    万千蕾丝曲扭摆舞,尖端处顿时探出了一个个吸盘样的东西,死死地吸住了谢卫兵身体的每一寸。

    “嘎嘎!”

    谢卫兵发出了一阵夜枭般的嘶鸣,猛然全身血雾暴腾,一股极度可怕的爆破力,也轰然高涨。

    做为一名达到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更何况还是溶合了曾经是四品后期的法老王木乃伊尸身,谢卫兵的反应何等之快。一被诡异的花蕾花丝缠住,立刻意识到了不妙。所以,此刻已是驱动秘法,准备爆开身周的这些东西。

    噼噼叭叭,噼噼叭叭!

    一阵密集如同鞭炮的怒鸣响彻,缠住谢卫兵身体的花蕾花丝,竟然在他恐怖的爆破力下,纷纷折断,谢卫兵挣扎着,已要脱离束缚。

    “好变太的老贼!”

    张横此刻已是来到了两女中间,正站在一株巨型花儿下面,密切地观注着这边的情况。看到谢卫兵竟然意欲摆脱食人花的束缚,心头震憾无比。

    他之所以要回这里,抢先布阵,就是想利用此处的食人花对付谢卫兵。

    只是,谢老贼竟然凭借法老王木乃伊恐怖的尸身,连食人花都无法缠住他,这还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阿!”

    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更是满脸的骇色,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谢卫兵的强悍,确实也是把两女给震憾了。

    “嘎嘎!姓张的,去死!”

    谢卫兵血眸中红光大盛,死死地瞪住了张横,嘴里发出了阴厉的嘶吼。他的法老王木乃伊尸身,更是血雾暴腾,如摧枯拉朽一般,迅速地把缠住身体的花蕾花丝震断。

    眼看谢卫兵就要挣脱食人花的花蕾花丝,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嗡的奇异振荡陡然传来,整个洞穴中的所有心形花儿,彩光暴耀。

    下一刻,一幕让张横和血梦泪他们无比震骇的情形发生了。

    卟滋,卟滋!

    阵阵异响传来,所有的心形花儿,包括其他三朵含苞欲放的巨型花,迅速枯萎,亿万花瓣刹那纷纷扬扬飘落地来。只是眨眼的功夫,满洞的花儿,竟然一下子都衰败掉落。

    彩光极耀,空间振荡,唯一还剩余的那朵束缚谢卫兵的巨刑花,却在这一刻如同是吹汔球一样,嗤嗤嗤的膨胀起来。原本只是丈许方圆的花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速暴长。

    一丈,两丈,三丈!

    瞬息间,这朵巨刑食人花的花瓣,已是长到了十丈的范围,整株花蕾,几乎就已占满了整个洞穴。

    “呃!”

    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三人,身形剧震,脸色也变得震憾无比:“俄滴神,这满洞的食人花,竟然只是一株。”

    现在,他们总算看出了这株食人花的可怕,原本的万千小花,包括另三朵巨型花朵在内,全是一株食人花所演变。此刻,在遭到强敌的情况下,却是合万千于一体。

    嗤嗤嗤!

    尖啸骤起,彩光如耀,原本被挣断的所有花蕾花丝,再次暴长,刹那间又把谢卫兵缠得如同粽子。而且,这次重新生长出来的花蕾花丝,更加的粗壮,比先前几乎大了好几倍。而且,盛开的花瓣,此刻也正缓缓地合笼,只是一会儿功夫,整株食人花,再次回复到了含苞欲放的状态,却把谢卫兵整个人包裹其中,成了一个巨茧。

    “嘎嘎,该死的食人花!”

    花骨朵里,传来了谢卫兵凄厉的嘶吼,整株花朵更是剧烈地摇晃震动,显然,这老家伙不甘心就此束手,还在花蕾中拼命地挣扎。

    只是,合万千为一体的食人花,已是恐怖到了极点,任是谢卫兵使尽了手段,却也休想破花而出。

    “好个变态的谢老贼!”

    张横和两女互望一眼,不禁都长长地松了口气,神情中却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怪异。

    眼看非人非鬼的谢老贼,被食人花所捕获,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老家伙,即将成为食人花的养料。今后血家的心腹大患,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只是,想到这老贼为了报复,不惜与法老王木乃伊的尸身溶合,成为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怪物,这还是让张横他们感慨万千。

    心中想着,目光望向了四周。

    此刻,场中的战斗已然结束,凭借地火风雷阵,阿大阿二两头海狒王,联手灵犀,已把谢卫兵带来的十几名手下,全部斩杀。

    放眼望去,满地的残尸断肢,情形惨烈之极,简直目不忍睹。不过,血色的地面却出现了变化,汩汩的虬根突然从地底冒了出来,如同是一条条毒蛇一样,缠住了那些碎尸烂肉,正在急剧地溶化。显然,食人花的根也可吸取血肉,正在消蚀它们。

    望望满洞衰败的花儿,再看看唯一剩下的那朵巨型食人花,张横和两女互望一眼,很默契地向洞外走去。这一次如果没有这株可怕的食人花,只怕还真的对付不了谢卫兵,三人心中都有种侥幸的感觉。

    就在张横他们遭遇谢卫兵的时候,此时此刻,李孔亮以及达鲁等人,已是深入了心岳的深处。

    虽然当年的木长老进入过心岳,但心岳内部如同迷宫一样的道路,确实是错纵复杂。就算木长老,也无法弄清它的结构。

    不过,按木长老的说法,心岳内这个迷宫,无论如何走,最终都能到达它的核心处。只是,每一条路,会遇到不同的危险。

    李孔亮和达鲁他们,也就采取了一个笨办法,那就是每逢叉道,就走最中间的一条。

    说来他们也算是幸运,这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什么凶险,甚至还在半途的一个洞穴内,找到了不少的天材地宝,收获不小。

    “太上长老,前面就是心岳的最核心处了。”

    望望四周,李孔亮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暗暗地传音向徐来福道。

    随着不断向心岳内部的深入,现在血色的通道,也有了一些变化,不仅颜色变得更加的血赤,而且那咚咚咚的异响,也越来越沉重。

    按木长老手扎中的记载,这是接近心岳最核心地的征兆。

    只是,越是接近,李孔亮的心也更加的警惕起来。

    当年木长老其实并没有真正进入心岳最核心的地方,就因为遭到了一处洞穴内上古异兽的攻击,再次重创,好不容易逃得了性命,不得不退出来。但是,以木长老的猜测,这处上古遗留的神秘之地,最核心之处,必然有着绝世难遇的异宝。

    这让李孔亮的心中猛然警惕,他可没忘了,这次队伍中,还有达鲁这个蛮族之人。他可不认为,当达鲁看到绝世异宝的时候,会不动心。

    虽然双方在合作之时,有过约定,一旦进入遗迹,所得宝物,各凭机缘。

    可是,事实真的就能以一句各凭机缘而和平相处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