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7章 葬心冢
    听到李孔亮的传音,徐来福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眯,目光瞄向了达鲁那边。

    现在双方的人马,一共还剩下七人,李孔亮这边,还剩余徐来福这位太上长老,以及他的守护者乐伯,一共是三人。

    反尔是达鲁那边,却有四人,除了御兽大师尼古拉外,还剩下两名修为在三品后期的护卫。

    不过,李孔亮这边有徐来福这位四品超级强者,从整体的力量上来说,哪一方更强,还真不好说。

    而李孔亮让徐来福注意的人,自然就是尼古拉大师。

    这位蛮族的兽人,修为虽然也只是三品后期。但是,他御兽的本领,实在是太恐怖。

    先前他们在到达弯鳄湖的时候,半途上也曾遇到兽潮。大家就是凭着尼古拉大师的御兽能力,顺利地通过了兽潮区域。

    不仅如此,就在刚才,经过那个洞穴时,那里也居住了一群异兽。正是尼古拉大师的御兽手段,让那些异兽乖乖地退让,从而让众人毫发无伤。

    然而,这却是让李孔亮和徐来福他们警觉了起来,对尼古拉大师充满了忌惮。

    不是吗?若是等会进入了核心处,双方起了冲突,这位尼古拉大师冷不丁地招唤来什么异兽,李孔亮这边是绝对的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徐来福现在是时刻注意着尼古拉的一举一动,生怕他暗中会搞什么鬼。心中早有了决定,只要尼古拉稍有异动,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先下手除掉他。

    达鲁这边,也已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他们自然也不是傻瓜,想到了会出现的一切可能。因此,这支队伍中的两方,已是明显对彼此充满了戒备。越是靠近心岳的核心,双方的戒备之心更甚,两边的人马,也渐渐地隔开了一段距离。

    “这是?”

    正是时,他们已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不过,这回尽头处显现的不是血色的雾气,而是几乎凝为了流质的一道血色幕墙。

    隐隐约约的,似乎还有一个朦胧的影像,在那道血色幕墙中流转。

    而且,这道血色幕墙,也不象以前的通道那样,他们一接近,就会出现几道叉口。甚至李孔亮等人,下意识地用手触了一下,也不见这道血色幕墙有什么反应。

    所有人的神情陡地一凝,猛地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大家的目光也一下子死死地瞪在了血色幕墙上。每个人的心里,已浮起了一个念头:“难道,已是到了这神秘之地的核心之处了吗?这是最后一道屏障?”

    心中想着,一众人已是细细地观察起了血色幕墙,大家的脸上不禁都浮起了怪异的神色。

    “这里面难道是个坟墓?”

    李孔亮和徐来福互望一眼,难掩心中的惊讶。

    仔细看去,可以看到,这道血色幕墙上,所显现的那个朦胧影像,似乎是一座坟墓。而且,坟墓前,还矗立着一块墓碑。

    墓碑上有一幅奇异的图案。只是,李孔亮他们却是看不出这奇异图案意味着什么。

    这下却是让李孔亮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们还真没想到,在神秘之地的最核心处,会是一座坟墓。

    问题在于:该如何打开这道血色幕墙,进入里面?

    木长老的手扎中,并没有记载这里。想必当年他在来到此处之前,就已遭了重创,半途而返。

    达鲁和尼古拉等人,也是个个脸现狐疑,站在另一边叽哩咕噜了起来。他们对于此地完全陌生,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少门主,看来这果然是一道屏障。”

    半晌,徐来福转过了头,望向了李孔亮:“老朽已偿试了用思感探入,但它上面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保护,思感一触及,就被弹了开来。”

    “那该怎么办?”

    李孔亮的眉头皱了起来,满怀的不甘。

    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这神秘之地的最核心处,现在却被这道血色幕墙所阻挡,李孔亮如何甘心。

    “少门主,也许用先前的方法,可以试一试。”

    徐来福微一沉吟:“刚才,在外面那座心形山岳外的时候,老朽的思感也根本无法探察,与此处的情况差不多。所以……”

    “您是说血祭?”

    李孔亮一怔,目光顿时望向了四周众人。神情却是微微一变。

    徐来福的建议确实是开启此处的一个方法。但是,看看身周,如今自己这边只有了乐伯和徐来福这位太上长老,却已是根本无其他人可用。

    李孔亮自然不能让乐伯和徐来福做为血祭之人。所以,他的目光立刻望向了达鲁那边。

    “李少门主,本少这边可也拿不出什么人手了。”

    达鲁的神情陡地一凛,他可不是傻瓜,立刻明白了李孔亮的意思。这位李少门主,是想让自己这边出人来血祭。

    这让达鲁心中顿时一股怒火就冲了上来。现在,他这边也只剩下了四人,除尼古拉大师外,其他两人,就是他父亲索卡亲自派给他的两名强者。他们在蛮牛寨可也是长老级的人物,达鲁岂能让他们中的一人血祭?

    “达鲁少寨主的意思难道是要我们这边的人来血祭?”

    李孔亮的神情猛然一肃,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不是客气的时候,李孔亮已是不惜要翻脸了。

    “难道就应该是我们这边的人?”

    达鲁丝毫不让,牛眼一瞪,浑身的气势也轰然高涨。他可绝不想在这事上让步。

    陡地,气氛刹那变得无比的紧张,双方的几人,已是立刻处于了剑拔弩张的状态。

    “这是什么?难道?”

    就在李孔亮和达鲁双方起冲突的时候,此时此刻,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三人,也从另一个通道,走到了这边。

    眼见通道的尽头,现出一道血色墓墙,三人也是无比的诧异。当看到血色墓墙中那座坟墓的影像,张横和血梦泪的神情更是陡地一滞,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因为血家先祖笔记的缺失,对于心岳之后的情形,张横和血梦泪尽皆一无所知。但是,从先前通道颜色的变化,两人也已想到,可能正在接近心岳的核心。

    此刻看到通道尽头,出现的这道血色暮墙,顿时想到,这可能是进入核心深处的屏障了。

    一念及此,他们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细细地观察起了眼前的这道血色墓墙。

    “怎么会是个坟墓?”

    张横和血梦泪互望一眼,心中的惊讶更甚。如果血色幕墙中显现的影像,就是此处核心处的情形,这岂不是说,在心岳的中心,就是一座坟墓吗?

    这确实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张横哥哥,梦姐姐,你们看!”

    陶倩珏美眸灼灼地凝注着血色墓墙,俏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这墓碑上好象是个图腾!”

    “哦!”

    张横和血梦泪一振,连忙把目光也凝注到了墓碑上。

    只是,墓碑上刻画的图案无比的复杂,两人却一时看不出其中的究竟。

    说实话,那墓碑确实是很怪异,墨绿色的碑体,上面刻满了血色的纹路,在灰蒙蒙的坟墓掩映下,显得很是苍凉,却又有一种悲怆的感觉。

    尤其是碑上那血红色的纹路,仿佛是一滴滴鲜血刻划而成,确实是有些触目惊心。

    “葬心之冢,葬心之冢!”

    陶倩珏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樱唇中也喃喃地念道着。

    “什么葬心之冢?”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和血梦泪惊疑了,不由目光都望向了陶倩珏。

    “这图腾上的上古文字,就写着葬心之冢这四个字!”

    陶倩珏却仍是目光凝注在血色墓墙的墓碑上,声音突然变得忧伤起来。

    “竟然是这样!”

    张横和血梦泪互望一眼,神情更加诧异。

    两人自然知道,上古之时,还没有具体的文字体系,因此,那时许多需要用文字记载的东西,都会有图形或图腾来纪录。

    当然,这种破译上古图腾或图案的能力,如今在这个世上已然不多,而陶倩珏就是天生对此有特殊感应之人。

    只是,他们还真没想到,这血色墓墙中的坟墓,墓碑上竟然写的是葬心之冢。那么,这葬心之冢是什么意思,又会是那一位上古的大能,在此留下了这样一个坟墓?

    心中想着,张横和血梦泪更加仔细地观察起了面前的血色墓墙。

    这道血色墓墙确实是无比的诡异,思感根本无法探察,一触及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弹开。

    但是,这并不影响张横他们用目光的观察,虽然在这如同流质般荡漾的血色墓墙上,看东西都有些朦胧。但仍是可以看清上面显示的细节。

    渐渐的,几人都陷入了沉思,完全沉浸在了对眼前血色幕墙的观察中。

    嗡!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张横眉心一道淡淡的墨绿色光芒闪起,陡地扩散开来,一下子笼罩住了面前的血色幕墙。

    刹那,整道血色墓墙猛然振荡起来,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也急剧振荡。

    “这是!”

    张横整个人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憾无比。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骤然出现了一幕无比奇异的景象。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