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8章 天地灭与卿决
    嗡嗡嗡!

    张横眉心散发的墨绿色光芒,触及血色幕墙的刹那,影像中那块墨绿色的暮碑,猛然似是产生了某种感应,顿时暗芒暴逸。

    张横的脑海轰然剧震,无数奇异的影像,猛地灌入了意识里。

    灰蒙蒙的世界,灰蒙蒙的一切,视野内是一片混沌,看不到天,也看不到地,更是没有日月星辰。

    突然,一个伟岸的人影,从灰蒙蒙的空间突兀地出现。人影有些朦胧,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他背上背的一柄巨斧,却是如此的显眼。张横的意识,只是触及那巨斧,就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恍然要把自己的神魂撕裂。

    “梦儿,珏儿!”

    伟岸男子一步步从灰蒙蒙的空间走来,突然,他昂首怒嘶,神情中现出了悲痛欲绝的神色:“卿为吾亡,吾绝不负卿!”

    嗡!

    脑海又是一震,伟岸男子的眼前,猛然出现了两个朦胧的女子身影。只是,那两个女子的身影飘乎不定,如同是幻影一样。

    伟岸男子目光死死地瞪着两女,伸出手来。但是,两女却如云似雾,他怎么也无法把她们的手握住。

    渐渐的,两个女子的身影,如烟一样,飘散在了灰蒙蒙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痕迹。

    “梦儿,珏儿!”

    伟岸男子又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嘶,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也轰然膨胀。

    “天地灭,与卿决!”

    伟岸男子陡地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猛然一挥手,拔出了背在背上的巨斧,朝着面前灰蒙蒙的空间,轰然一斧劈下。

    轰隆隆!

    乾坤倒转,浑沌撕裂,伟岸男子的这一斧,仿佛是斩破了这个宇宙,一道极度耀眼的光亮,在这片灰蒙蒙的世界中骤耀。

    接下来,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发生了。只见,灰色的世界一分为二,上下两层迅速分开,整个浑沌的世界,竟然出现了天地。

    并没有结束!

    咔喇喇!

    那伟岸的男子身影,如同是殒落的流星,坠向了大地。顿时山河变色,天地震颤,整个世界为之震憾。

    “天地灭,与卿决!天地灭,与卿决!”

    天空中回响着伟岸男子最后的那一句嘶吼,却在张横的脑海里久久回荡。他浑身颤糜,口中喃喃着:“原来这样,原来是这样,葬心冢,葬心冢,果然葬的是心!”

    意识中出现的这些影像,终于让张横明白了血色幕墙中葬心冢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男子,为了两个挚爱的女子,葬心之所。天地灭,与卿决,这句伟岸男子最后留下的诺言,更是深深的震憾了张横的心。

    张横并不知道,那伟岸男子与梦儿和珏儿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伟岸男子,为了守护梦儿与珏儿,不惜开天劈地,自行殒落于此,这一份真情,足以感天动地。

    天地灭,与卿决!只有天地毁灭了,才会与心爱的人决别。这是一种何等悲怆而真挚的情感?

    “天地灭,与卿决,天地灭,与卿决!”

    不仅是张横,此时此刻,他身边的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也喃喃着这句话,俏脸上,早已流下了两道泪痕。

    当张横眉心散发出那道墨绿色光芒的时候,也把两女笼罩在了其中。因此,血色幕墙中,墓碑上产生的波动,也同时波及了两女,让她们同样看到了伟岸男子悲怆的一幕。

    两女的心深深地被震动了,心中更是陡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共鸣。仿佛刚才情形中的那两个女子的虚影,就是她们自己。一时间,两女难以自己,已是泪流满面,被伟岸男子与梦儿和珏儿之间,这份感天动地的情意所震憾。

    时间在这一刻突然象是失去了意义,三人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道血色幕墙前,完全沉浸在了一种似幻似梦的意境里。

    嗡嗡嗡!

    突然,两道流光从陶倩珏和血梦泪怀里飞了出来,向着血色幕墙飞去。

    怦!

    血色墓墙影像中的墓碑,骤然光芒炽烈起来。那两道流光嗖地一下,就飞入了其中,印在了墓碑上,赫然是血梦泪的血巫苗王令,以及陶倩珏的那块张横交给她的图腾玉佩。

    咔喇喇,咔喇喇!

    一阵异响响彻,面前的血色幕墙血光大盛,无数的影像在上面急闪而过,影像中那座坟墓前的墓碑,竟然缓缓地移了开来,露出了一扇门户。

    “开了,竟然开了!”

    另一侧的通道中,李孔亮和达鲁他们已是剑拔弩张,眼看一言不和,就要兵刃相见。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血色幕墙轰然作响,血光极耀,竟然一下子消失了,而一片奇异的空间,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李孔亮和达鲁等人,尽皆身形一颤,一时都有些迷糊,不知道那道无可捉摸的血色屏幕,怎么会突然开启。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处神秘之地以天龙八部为中枢,任何一个机关都有八道门户。而且相互贯通。当张横他们在另一边开启那道血色幕墙的时候,这里也立刻有了反应。

    不过,刹那的愣怔,所有人立刻都反应了过来,心中不禁狂喜。谁都明白,血色屏幕消失,这意味着他们即将进入这处神秘之地的真正核心。

    “哈哈,达鲁少寨主,那我们就各凭机缘吧!”

    李孔亮哈哈大笑,身形一闪,已是和徐来福以及乐伯三人,抢先冲入了进去。

    “好,李少门主,那就各凭机缘!”

    达鲁也不废话,与身边的尼古拉大师等人,紧随而入。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空间,依然是血色的天地,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抑。

    只是,在这片空间的中心处,却矗立着一座灰蒙蒙的建筑。如果先前没有在血色幕墙上,看到过这座建筑的样子,还以为是另一座心形山岳出现在这里。

    不错,那是一座巨大的坟墓,高达百丈,方圆也有数里。形状确实是与心岳有些类似。只是,它灰蒙蒙的颜色,以及半弧形的外表,看起来更象是坟墓。

    此刻,面向李孔亮以及达鲁这边的墓碑,已然消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门户。

    “走!”

    李孔亮低喝一声,在徐来福和乐伯两人的左右护卫下,迅速向坟墓的门户冲去。

    “快!”

    达鲁和尼古拉大师等人,互望一眼,也顿时加快了速度。神秘之地的核心已然开启,谁也不想落了后。

    “竟然是这样,难道?”

    张横终于从那奇异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神情却是变得怪异无比。

    先前的一幕,确实是震憾了张横的心神。但是,当有所恢复,他立刻觉察到了异样。

    此时此刻,他眉心的那道墨绿色光圈依然闪烁,思感一探,立刻发现,这道墨绿色光圈正是那神秘的第三道光环。

    张横心头大震,他还真没想到,这道神秘的墨绿光圈,竟然会与葬心冢的墓碑产生感应。

    “难道蛮族的神之肉丘,也与此地有着密切的联系?”

    张横喃喃着:“否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可没忘了,先前正是因为那神秘的第三道光圈的存在,才让自己摆脱了恐怖的食人花,甚至借助食人花对此的畏惧,最终解决了谢卫兵这个心腹大患。

    此刻,竟然又凭这道神秘光环,打开了此处最后的屏障,张横的心中确实是无比的震惊。

    心中想着,他的目光望向了身边的血梦泪和陶倩珏,神情再次急剧地变化起来。

    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现在仍是处于那种如痴如醉的情绪中。只是,两女泪流满面的忧伤,却显示出她们心情的激荡。

    “梦儿,珏儿!”

    张横轻轻地呼唤了一句,心头更是有一种莫名的异样在荡漾。

    刚才意识中出现的情形,历历在目,伟岸男子嘶吼的两个女子的名字,也似乎轰然在耳际回荡。他叫的竟然与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的昵称相同。

    张横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中存在着什么联系。但是,这种感觉,却是让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张横哥哥!”

    这个时候,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也微微睁开了眼来,神情中却依然充满了忧伤。

    “嗯,梦儿,珏儿!”

    张横轻轻地揽住了两女,似乎是想安慰几句,但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说。

    半晌,他终于回过了神:“我们进去吧!”

    “嗯!”

    两女乖巧地点了点头。现在的两人,心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喻意。感受了刚才奇异的意境,她们也不知是悲还是喜,心神仍是沉浸在伟岸男子那悲怆的情感中。

    抹了抹眼泪,两女抬起了头,望向了面前。

    然而,目光一凝,两女却是娇躯剧震,血梦泪更是惊呼出声:“啊,张横哥哥,你看,李孔亮和达鲁他们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此时此刻,眼前的那道血色幕墙正缓缓消失。但是,在这残留的血光里,血梦泪他们却是看到了上面呈现出的情形。

    只见,李孔亮以及达鲁等一众人,正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奇异空间中的那座巨大的坟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