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9章 所谓的道义
    先前,张横和血梦泪他们,完全处于那种心神震憾的状态。所以,对于李孔亮和达鲁他们的出现,并未留意到。

    只是,因为那种奇异的意境,他们的思感似乎与这处神秘之地,有了某种联系,因此,此刻却是让他们看到了李孔亮和达鲁在里面的情形。

    竟然在神秘之地最核心处,看到了李孔亮和达鲁的身影,张横的心头也是陡地一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还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也会来到此处。

    “这是?”

    身形冲入那道门户,李孔亮心头一凛。他只觉眼前一阵恍乎,似乎是穿越了某个空间。当视野再次恢复,他已出现在了一个诡异的地方。

    四周一片灰蒙蒙的昏暗,举目望去,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空间,就如同是一个洞穴。

    仔细看去,在这片空间的最前方,竟然矗立着三座雕像,一位伟岸的男子和两个面蒙面纱的女子,就这么静静地屹立在那里。

    雕像前面还有一个祭台,上面爬满了虬根错结,如同是血管状的东西。而一潭血色的池水,就在祭台的中央。

    “血髓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髓池?”

    身后,达鲁和尼古拉等人,也已进入了这里。看到前面祭台上的那池血色的池水,达鲁身形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

    在蛮族的古老传说中,自然也流传着有关十万大山的一些秘闻。据说,十万大山内,有上古大神盘古心脏所化的一处神秘之地。

    只是,蛮族自因为神之肉丘的事,发生过腾蛇一族的灾难。却是对传说中的那片神秘之地,充满了忌惮。

    不是吗?一片神之肉丘的守护者腾蛇,就几乎让蛮族遭受灭族之灾。蛮族可不想再经历这样的危难。

    所以,千百年来,蛮族从来就没有人敢染指那片神秘之地。这正是十万大山中,一直只有古苗的谢卫兵在发掘秘境,蛮族却从来都不敢有所动作。

    这次受李孔亮之邀,达鲁心中其实也是有所猜测,李孔亮可能寻找的就是传说中的那片神秘之地。

    达鲁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猛人,一直受族规的限制,不敢去十万大山寻找秘境。现在有李孔亮带头,他正是求之不得。

    更何况,在族中篝火晚会上,遭受张横的惨败,他可以说是脸面尽失。他必须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来,挽回自己的声誉。

    所以,他这才会决定与李孔亮合作。

    此刻,真正进入了这里的核心,看到祭台上那虬结的血管状物,以及中央的那池血水池,他已然敢肯定,这必然就是蛮族传说中的血髓池。

    一念及此,达鲁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他陡地暴喝一声,全身银光暴耀,速度轰然加快,向着祭台狂冲而去。

    他可不想被李孔亮占了先机。

    “哼!达鲁少寨主,难道你想不顾道义,出尔反尔吗?”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徐来福已挡在了面前。与此同时,空间骤然一紧,一股无比庞大的威压,也陡地压来。

    “你!”

    达鲁身形一滞,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他毕竟还只是半步四品,面对徐来福这位即将突破到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他的冲势,竟然硬生生地被挡住了。

    铿锵!

    乐伯和李孔亮怒目而视,望向了达鲁。而尼古拉等人,却已是立刻刀剑出鞘,指向了徐来福。

    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紧张,双方立刻处于了一触即发的状态。

    “嘿嘿,达鲁少寨主,你莫非真要违背道义?”

    徐来福神情一凛,目光死死地瞪住了达鲁,在道义这两个字上,特别咬重了语气。

    双方的合作,虽然说是各凭机缘。但是,在合作之初,也是讲好了条件。那就是有一个主客之分。

    这次进入十万大山探险,原本就是由李孔亮这边为主导。按李孔亮的说法,为了探明那处秘境的所在,玄武门这千多年来,可是化费了无数的精力财力和人力,甚至折损了不少的门人。

    所以,双方合作,玄武门自然得在利益上占大头。除了大家各凭机缘所得的好处外,一旦双方一起找到的宝藏,必须由玄武门这边首先具有挑选权。

    此刻,徐来福的喝问,就是在指这一点。而且,他以道义为名,确实是一时把达鲁给震住了。

    达鲁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说实话,道义这东西在达鲁心中,无疑就是放屁。但是,面对徐来福这位四品超级强者,他却还不得不掂量掂量。

    从双方如今的实力来看,虽然达鲁这边多一人,但李孔亮那边有徐来福坐镇,从实际的战力来分析,还真不好说谁比谁更强。一旦双方发生冲突,可能会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先前,为了血祭的事,达鲁可以不惜与李孔亮他们翻脸。因为,一旦当时答应了李孔亮他们,自己这边的力量就完全无法抗衡,相当于之后只能随便李孔亮他们说了算。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传说中的血髓池虽然出现,但里面到底有什么,却还是个未知数。而且,血髓池内是否有什么危险,也只有天知道。

    李孔亮他们也许不清楚神之肉丘的事。可达鲁心中清楚的很,凡是这种上古遗迹的神秘之地,都不会那么太平。看似平静无奇的血髓池,里面极有可能,也会隐藏着什么凶险。

    心中想着,达鲁冷哼一声,手中的蛮神戟陡地一顿:“那就让你们先来。”

    “好!达鲁少寨主不愧是个讲信义之人。”

    徐来福哈哈一笑,目光望向了李孔亮和乐伯。

    “少主,老奴先去探探!”

    乐伯很识趣地上前一步,向李孔亮躬身道。

    “嗯,乐伯要小心。”

    李孔亮点点头。做为玄武门少门主,他自然不可能亲自犯险,让乐伯打头阵,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那一池血水中,人人神情凝重。乐伯可也不敢大意,全身气势轰然高涨,一柄蛇形的短剑,也握在了手中,一步步向祭台走去。

    眼看双方暂时处于了和解,乐伯就要向血水池走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奇异的波动猛然传来,整个空间都似乎微微震动起来。

    “不好!”

    场中众人尽皆心头一震,猛然感应到了什么。站在达鲁身后的尼古拉大师,更是神情剧变,叽哩呱啦地叫了起来。

    只是,做为蛮族的兽人,他并不会其他语言,说的完全就是蛮族的土语,在场之人,只有达鲁几人能听懂。李孔亮他们却是满头雾水。

    “什么?”

    然而,达鲁等人一听,却是脸色大变,正想说些什么,异变骤生。

    嗡嗡嗡!

    十几点金色的流光急射而来,朝着李孔亮以及徐来福和乐伯三人,兜头盖脑地狂扑过来。

    “六翅金蝉,少门主小心!”

    徐来福何等眼力,立刻发现那些金色的流光,正是极其歹毒的六翅金蝉。他厉声高呼,一掌击向了空中。

    与此同时,他目光陡然转向了尼古拉,神情刹那愤怒之极:“蛮子,敢暗算我们,去死!”

    轰隆隆!

    极光暴耀,空间振荡,一个黑色的金刚圈迎风暴涨,发射出耀眼的光芒,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势,就朝着尼古拉狂砸而去。

    徐来福还以为,这些六翅金蝉乃是尼古拉大师暗中搞的鬼。愤怒之下,已是向尼古拉出了手。

    不是吗?这些六翅金蝉突兀地出现,而且,它们全部是攻击向了己方,达鲁那边的人,全然不受影响。想到尼古拉那恐怖的御兽能力,不怀疑他那才叫见鬼。

    “啊!”

    尼古拉正叽哩呱啦地指手划脚着,向着达鲁说着什么。他做梦都没想到,恶运当头降临。他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那道恐怖的极光已轰然砸落。

    尼古拉陡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脑袋瓜子上,立刻爆出了一个血洞,怒血狂喷三尺有余,整个人卟通摔倒在地。

    徐来福这位四品超级强者,含恨一击,威力何等恐怖,更何况是使用了他的本命法器。尼古拉措不及防之下,含恨当场。一双如同死鱼般的眼睛,突出了眼眶,他临死都不明白,徐来福怎么会突然对他下毒手。

    “老贼,你竟然偷袭!”

    达鲁浑身剧颤,一张脸刹那扭曲变形,他还真没想到,满嘴都是什么道义的徐来福,竟然会突下杀手,偷袭尼古拉。

    达鲁顿时爆怒了,全身银光暴耀,手中蛮神戟轰然怒鸣,一道雷电凭空而降,整个人却如同是一头洪荒蛮牛,怪叫着就冲向了徐来福。

    刚才,尼古拉所说的意思是:不好,暗中有人。

    只是,达鲁也不明白尼古拉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因此,正想问他。那知,还没等他问询,徐来福已是偷袭成功,尼古拉命丧当场。

    “杀!”

    达鲁的另两名伙伴,也是怒不可歇,立刻身形暴起,向着李孔亮和乐伯狂攻而至。

    战斗在刹那间展开,双方已是白刃相见,以命相搏。一时间,劲气横逸,极光暴耀,场面混乱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