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0章 最想看到的结果
    轰隆隆!

    达鲁身后幻化出蛮牛的影像,手中蛮神戟更是电光暴耀,隐隐的浮突出了一条银龙的虚影,朝着徐来福狂扑而去。

    达鲁可不是象他外表看起来那样是个没有大脑的蛮汉,他自然清楚自己与徐来福之间的差距。即使是动用蛮神戟,也仍是与即将达到四品中期的徐来福有差距。

    但是,他却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那就是他强悍的**。所以,此刻他借助此处狭小空间,意欲与徐来福硬抗。

    “蛮子!”

    徐来福脸色微变,身形向后狂退,手中玄武金刚圈轰然暴舞,迎向了蛮神戟。同一时间,他的身周更是猛然出现了数以千百计的金刚圈虚影,层层叠叠地击向了猛攻而来的达鲁,想阻止他的冲势。

    怦怦怦!

    玄武金刚刹那套住了蛮神戟,那条银龙的虚影,似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在金刚圈内拼命地挣扎,却一时那里能争脱出来。

    达鲁的身形轰然一滞,一张脸也刹那涨得血红,额头的青筋根根突起。但他那肯就此退让,猛地狂吼一声,身后的蛮牛影像骤然光芒大盛,硬生生地抵着金刚圈,一步步向徐来福逼近。

    正是时,徐来福身周的那千百只金刚圈虚影,陡地黑光大耀,数以千计的圆环,一下子形成了一条直线,如同是天河倾泄一样,就朝他怒砸而至。

    咔喇喇,咔喇喇!

    轰鸣骤起,惊天动地,每一只金刚圈的虚影,都是凝聚了徐来福的真元所化,击在达鲁身上,顿时让他如遭雷击。身后的蛮牛影像,也在攻击中,迅速消溶。只是眨眼的功夫,蛮牛影像轰然炸散,已被徐来福的攻击所破。

    并没有结束!

    这个时候,那连成串的金刚圈虚影,仍有上百只,发出呜呜的风雷之声,直击达鲁。

    好个达鲁,一对牛眼血红,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疯狂。他当然知道,此刻已是到了生死关头,如果挡不下徐来福的这波攻击,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拼了,老匹夫!”

    达鲁怒吼,口中猛地喷出一口精血,强行向着徐来福冲去。

    轰轰轰!

    上百只金刚圈的虚影,全部击在了达鲁身上。达鲁身形狂颤,如同筛糠,强悍的身体,也立刻炸起了一团团血花,刹那间已是如同血人。但他却死命抵挡,不退反进,拼着这一股凶悍的勇力,直撞徐来福。

    “不好!”

    徐来福大惊,不由自主地又是向后狂退。然而,刚退两步,背后已撞在了葬心冢的墙上,却已是再难后退。

    怦!

    达鲁和徐来福顿时迎面撞在了一起,徐来福哇的一声,口中狂喷鲜血,神情也刹那现出了极度痛苦之色。

    他的修为虽然强大,但**却那能与达鲁相比。被达鲁一撞之下,就如同是被一头蛮牛给践踏了,全身的骨头已是折了好几根。

    达鲁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撞之下,蹬蹬蹬身形被撞退了十几步,身在半途,口中又是狂喷鲜血。这一击,两人竟然是两败俱伤。

    “杀!”

    另一边,达鲁的两名伙伴,一人攻向了乐伯,另一人更是直接向李孔亮扑去。

    “找死!”

    李孔亮冷笑,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狰狞。他的修为虽然只是三品中期,与对手还差一个境界。

    但是,做为玄武门的少门主,他身上护身的宝贝可有好几件,区区一名三品后期的强者,还真没放在他眼里。

    嗡!

    暗芒一闪,李孔亮掌心已多了一只袖珍的玄武,刹那迎风而涨,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只丈许方圆的巨龟,朝着那人狂扑而去。

    与此同时,李孔亮手指上的那枚玄武戒也光芒骤耀,一道黑光轰地一下从玄武戒上射出,射向了那名蛮人。

    “啊!”

    扑来的蛮人陡然浑身剧震,迎头就撞上了玄武巨龟,一下子就被撞了个踉跄。还没等他站稳身形,一抹黑芒骤至,嗤啦一下没入了他的胸口。

    顿时,怒血狂溅,血肉翻卷,这人的胸口,被洞穿了一个小孩子拳头大小的血洞,整个人也摇晃着似要摔倒。

    “叽哩呱啦!”

    这名蛮人也是强悍之极,重创之下,却是狂吼怒嘶,猛然拼起最后的力量,象一颗炮弹一样,就撞向了李孔亮。

    “啊!”

    李孔亮正有些沾沾自喜,他那里会料到,蛮族之人是如此的凶悍,竟然不顾生死,要与他拼命。此刻要想再躲闪,却已是来不及,那人轰地一下,就直挺挺地与他撞了个满怀。

    蛮族各各以体魄强悍着称,这人虽然不象达鲁那样练有蛮牛练体神功,却也是无比的变态。李孔亮遭他一撞,顿时如同是被一辆小汽车给碾过,整个人刹那飞了起来,身在半空,狂喷鲜血。

    乐伯与另一人的战斗,也是无比的凶猛。眼见各自的少门主和少寨主都受了重创,两人也几乎是拼了命,完全不顾及自己,根本就是硬拼硬的死磕。只是几个招面,两人也都受了不轻的伤,形象狼狈无比。

    战况惨烈之极,达鲁这边的人,几乎完全是拼了命,不惜使出同归于尽的手段与李孔亮的人一拼。就这会儿功夫,所有人已是尽皆受伤。

    “打吧,打得越凶越好!”

    在通道的入口处,张横神情凛然地望着前面那处神秘空间,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就让你们狗咬狗!”

    徐来福以为那些六翅金蝉乃是尼古拉所为。但是,他却那里明白,这正是张横所释放。

    因为第三道神秘墨绿色光圈的存在,张横与葬心冢之间,有了某种奇异的联系。因此,在葬心冢内发生的一切,他能感应得一清二楚。

    看到李孔亮和达鲁似乎有暂时和解的趋势,张横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可不想看到李孔亮和达鲁他们和平相处。

    所以,心念一动,张横立刻想到了让他们产生内乱的妙计。于是,他就暗暗地释放出了六翅金蝉。

    当日在九阴神殿的地底,张横把剩余的所有六翅金蝉全部收了。但直到今日,也没想出如何来处置这些毒虫。

    不过,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直接用它们去攻击李孔亮等人。而且,在攻击的时候,张横故意放过了达鲁他们,目的就是想要让李孔亮等人怀疑,这些毒物乃是尼古拉所操纵。

    果然,当六翅金蝉出现,只攻击李孔亮他们,立刻就让徐来福把矛头指向了尼古拉。

    双方的合作本就有间隙,更因为刚才血祭的事,几乎翻脸。徐来福更是一直暗中密切注意尼古拉,以防他做小动作。

    徐来福可不知道,驾御毒虫与驾御猛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他以为,尼古拉能御兽,也肯定可以对毒虫毒物等有所作用。

    所以,乍然看到六翅金蝉这样的绝毒凶物,他就以为是尼古拉暗中搞的鬼。再加上当时尼古拉叽哩呱啦地用蛮族土语与达鲁说话,更是以为这个兽人在念道什么咒语,从而更加重了误会。

    徐来福那里还会犹豫,这才毫不留手地向尼古拉发动了攻击。

    可怜的尼古拉大师,到死都不明白,他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此刻,感应着葬心冢中惨烈的情形,张横心里乐开了花,现在的情况,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说实话,李孔亮与达鲁双方联手,光凭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三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要是硬拼,自然是吃不了兜着走。

    张横才会想出让他们内斗的这一计来。他从达鲁和李孔亮之间,最初争着要奔向血髓池的情形,看出了双方存在着芥蒂。

    “嗯,该是我们进去的时候了。”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身边的两女。

    “张横哥哥!”

    两女互望一眼,望向张横的眼神有些怪异。

    两人现在也同样能感应到葬心冢里的情形。看到李孔亮和达鲁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她们确实也是惊喜不以。这可是又省却了自己这边许多麻烦,扫清了进入葬心冢的障碍。

    手拉两女,一步踏入通道口,眼前一晃,三人已出现在一片广阔的空间。张横和两女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凝。

    这片空间中央那形如心岳的葬心冢,确实也是让他们感觉很怪异。尤其是想到先前意识中出现的那些影像,更是让三人心中有些难以莫名。

    缓步走向葬心冢,走到面前时,那边的墓碑已然移开,现出了一扇门户。三人互望一眼,也不再犹豫,身形就踏入了其中。

    嗡!

    眼前一阵恍乎,三人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然就是在葬心冢内。举目望去,三人的神情却是现出了一抹轻松。

    此时此刻,葬心冢里的情形更加的惨烈。乐伯与一位蛮族之人已横死当场,两人临死还抱在一起,乐伯被扭断了脖子,而那人却硬生生地被乐伯洞穿了胸口,死状极其的恐怖。

    其他人也不好过,徐来福和达鲁两人满身是血,身形颤巍巍地却仍在相互对峙。倒是李孔亮这边,他的对手已摔倒在地,显然已被他解决。

    可是,李孔亮也受了重创,嘴角流血,脸色惨白,正在服用疗伤药物,想尽快恢复伤势。

    现在,整个葬心冢里,几乎所有人都已是强弩之末,完全没有了什么战斗力。

    “啊,是你……”

    这个时候,李孔亮以及达鲁和徐来福三人,也猛地看到了张横他们的出现,顿时个个脸色剧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