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1章 了结恩怨
    “姓张的,你,你,你怎么也会来这里?”

    李孔亮身形剧颤,手中正在服用的药瓶,也叭嗒一声掉落地来。

    他是做梦都想不到,张横竟然也会来这里,而且还进入到这神秘之地的核心。

    不仅是他,正在与达鲁对峙的徐来福,也是脸色剧变,不可思议地望着张横和两女,显然也是感觉难以置信。

    只有达鲁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眼眸里露出了怨毒的光芒:“小子,原来你进十万大山,也是来寻找这处神秘之地!”

    达鲁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张横进入十万大山的目的。本以为张横是去追谢卫兵,那知目的似乎也应该是这里。否则,不可能进入到神秘之地的核心处。

    “哈哈,难道这里就只有你们能来,小爷就不可以来吗?”

    张横不屑地瞄了场中三人一眼,神情变得凛然起来:“李少门主,达鲁,你们一再与小爷作对,今天我们也该算算帐了。”

    对于李孔亮和达鲁,张横心中确实也是充满了怒意。达鲁自不必说,这家伙在迭浪丘布局,让尼古拉驾御兽潮,想把张横他们全歼。

    如果不是张横也有御兽的手段,只怕当时就得被兽潮踏为肉浆。李孔亮几次三翻为难张横,更是在腾蛇殿外的时候,想利用人多势众截杀张横,双方的梁子可以说早已结下。现在,有这机会,张横自然也不会心慈手软。

    说着,张横手一挥,一团光芒闪起,阿大阿二已是从江山社稷图中被招唤了出来。现在的徐来福他们,完全是油烬灯枯,根本用不了张横亲自动手。

    嚎呜!

    两头海狒王咆哮,立刻朝着对面三人冲了过去。

    “小子,拼了!”

    徐来福和达鲁互望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立刻做出了联手的决定。

    陡地,两人猛然转向,达鲁迎向了阿大阿二,徐来福却是猛地狂喷一口精血,拼起最后的力量,向着张横这边狂冲而来。

    “老家伙,找死!”

    张横目光一凛,正欲迎敌。

    但是,冲到半途的徐来福,却是陡然身形一闪,猛地抓住了还呆愣在当场的李孔亮,大吼一声:“少门主,快走!”

    轰!

    徐来福手中一团极光亮起,刹那包裹住了李孔亮,往他们先前进来的那个地方掷去。

    怦!

    整座葬心冢猛地一震,空间一阵奇异的扭曲,李孔亮的身形,刹那就消失在了那边。徐来福拼着最后的力量,竟然硬生生地撞开了葬心冢的门户,把他的少门主李孔亮给送了出去。

    与此同时,徐来福已再无顾忌,整个人如同是一条疯狗一样,狂扑向了张横:“小子,那就一起死!”

    嗡嗡嗡!

    徐来福的眉心,陡然浮突出了一个诡异的血色符号,全身也腾起了一团炽烈的焰芒。已是开始燃烧最后的生命力,要与张横拼死一搏。

    在神秘之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可以压制大家的修为。在这里,就算是想自爆,也是不可能。所以,徐来福是燃烧生命力,凝聚他这一生最后的力量,想与张横拼命。

    张横的眉头一蹙,他也没有想到,徐来福竟然会把李孔亮送走。但是,此刻他也无遐阻止,不得不面对徐来福的攻击。

    嗡!

    一圈墨绿色的光芒骤然亮起,下一刻,张横的身形已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隆!

    徐来福却如同是一颗流星,携着炽烈的焰尾,直接就撞上了葬心冢的墙壁。顿时,他整个人化为了一团熊熊的烈焰,刹那间焚成了灰烬。

    他凝聚此生最后力量的搏命一击,却被张横以瞬息挪移的神通避过。张横那里会傻乎乎地与他拼命。这老家伙终于落了个魂消魄散的下场。

    空间微漾,当张横再次现出形来的时候,已是在达鲁的身后。

    此时此刻,达鲁也是拼起了最后的力量,正凝聚蛮牛真身,要与两头海狒王拼死一搏。

    但是,身后炫光骤耀,一道刀芒赫然划过,如同是黑暗中亮起的闪电,却刹那间从达鲁的脖梗间划过。

    “啊!”

    达鲁身形陡然一滞,正向前狂冲的脚步,猛地定在了当场。他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露出了骇然,惊恐甚至是绝望。

    缓缓地,缓缓地,他扭过了头来,望向了身后,喉咙头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吼叫:“是你,我,我,我好恨!”

    怦!

    话声刚落,达鲁的脑袋陡然飞起有三丈之高,一腔的热血,顿时如喷泉般狂洒。他那彪悍的身体,也如一段烂木桩一样,轰然倒地。

    “该结束了!”

    张横身形一闪,避开了漫天的血雨,手中一柄巨刀也刷地一下收回,隐没不见。

    在启动瞬间挪移的同时,张横拿出了当日得自伊腾家族的巨阙,一刀斩了达鲁的脑袋。

    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静寂,战斗就在这眨眼间结束。望望满地的尸体,再看看四周,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默然。

    “张横哥哥!”

    两女走了上来,一左一右抱住了张横的胳膊,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依偎在了张横身边。

    气氛突然变得很是压抑,在这灰蒙蒙的葬心冢里,满地的鲜血和尸体,显得很是诡异。

    幸好,葬心冢的地面,也似乎有着什么奇异的力量,那些溅落地面的鲜血,正在迅速被吸收。甚至躺在地上的尸体,也开始急剧地消溶。

    只是一会儿功夫,所有的血迹和尸体,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一大堆零碎的东西,却正是达鲁以及乐伯和徐来福等人留下的兵器等物。

    长长地舒了口气,张横也不客气,把达鲁的蛮神戟以及尼古拉的苍龙号和徐来福的玄武金刚圈,甚至还捡了两个具有储物功能的手镯,全部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就当是这一次的战利品了。

    不过,他现在也无遐细看这些东西,等有空了好好研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那池血髓池。

    目光一转,望到了最前方的三个雕像和那爬满血管状物的祭台。张横的神情变得莫名起来。

    “这应该就是那个梦儿和珏儿的雕像吧!”

    身边传来血梦泪和陶倩珏喃喃的低语声。

    此时此刻,两女的目光也全落在了雕像上,俏脸中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忧伤。

    凝望着雕像,回想着先前意识中出现的那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耳际仿佛又响起了那伟岸男子带着悲怆而苍桑的嘶吼:“天地灭,与卿决,天地灭,与卿决!”

    两女的心再一次被震动了,两行清泪,也情不自禁地从两人的眼角滑落。

    嗡!

    正是时,上面的雕像陡然闪起了淡淡的光芒,其中的两尊女子的雕像,更是猛地发射出了两柱血光,刹那笼罩住了血梦泪和陶倩珏。

    “阿!”

    两女娇躯剧震,俏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她们怎么也没想到,雕像竟然会发生异相。

    “梦儿,珏儿!”

    张横也是大惊,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边的两女,被那两柱血光笼罩后,竟然似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包裹,原本与她们紧紧偎依在一起,现在却是被陡地弹了开来。

    他正想伸手去拉。但是,刚伸出手,两女的身形已是缓缓地飞了起来,向着前方飞去。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这回是真的震惊了,不由自主地就想纵身拉回两女。

    然而,异变骤生。

    嗡嗡嗡!

    上方的雕像中,中间那个男子的雕像,陡然一震,一道墨绿色的光芒,轰然怒射,刹那笼罩住了张横。

    “啊!”

    张横身形狂颤,整个人顿时被一股无形的大力所笼罩,所有的动作嘎然而止,他已无法动弹了。

    目光望处,两女已然缓缓地飞向了前面。而此时此刻,雕像前方的那个祭台,也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

    只见,爬满祭台的那些血管状东西,突然诡异地蠕动起来,象是全部活了过来,散发出了淡淡的红芒。原本灰褐色的管壁,这一刻也全部变得透明,可以看到里面有汩汩的血色液体在急剧地流动。

    并不止如此,祭台中心的那池血色池水,猛地冒起了万千汽泡,如同是沸腾了一样蒸腾起滚滚的血气。

    卟通,卟通!

    池水荡漾,红光闪耀,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的身形,飞临那池血水池时,突然就掉了下来,直接落入了里面。

    顿时,池中溅起两柱血色的浪花,两女却是刹那消失在了池水中。

    “梦儿,珏儿!”

    张横大骇,忍不住叫了起来。陡地一咬牙,就准备鼓荡体内的真元,摆脱身周那团墨绿色光芒的束缚。

    但是,真元运转,张横脸色却是刹那惊骇一片。因为,他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无法驱动体内的真元。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张横,已完全象个废人一样。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张横转过念来,脑海一阵嗡鸣,意识中陡然一片光怪陆离,出现了无数的幻像。

    “这,这是……”

    张横身形剧颤,脸色也猛地变得怪异无比,整个人却是刹那僵在了当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