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2章 大造化
    嗡嗡嗡!

    脑海剧震,无数的影像灌入张横的意识。

    只见,那位背负巨斧的伟岸男子再次出现,举起巨斧,劈开浑沌,现出了一片天地。之后,伟岸男子如同殒星般坠落,投向了大地。

    刹那,原本荒芜的大地,轰隆隆地震动起来,无数高山,河流以及树木,从大地上生长起来,整个世界,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并没有结束!

    影像一阵模糊,一个虚幻的伟岸男子身形,缓缓地从地底浮突而出。他望望四周的天地,整个身体猛然爆起了耀眼的光芒,如同是一轮烈日般升腾而起。

    轰!

    意识中再次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巨响,那轮烈日炸开,化为了十二个火团,从空中徐徐降落,隐没入了大地。

    时间出现了一段凝滞,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十二团烈焰隐没的地方,渐渐的出现了十二个人影,一个个都是长相无比的怪异,或是人首鸟身,或是头长怪角,身后长着蛇尾,样貌恐怖之极。

    “这是十二祖巫!”

    张横的心震憾了,口中喃喃着,简直难以自己。

    他自然知道,传说中盘古开天劈地化身洪荒,神魂分为十二份。然神魂无实体,经三个元会,十二份神魂渐渐演化为十二巫祖。这就是巫族十二祖巫的来由。

    此刻,意识中出现的影像,似乎就是这个传说的演绎,一时间,他完全被震憾在了这一幕不可思议的影像中。

    怦!

    正是时,张横的身形一震,江山社稷图中的十二巫祖幡竟然自动现形,缭绕飞舞,陡地出现在了张横的四周。

    暗芒闪烁,空间微漾,十二巫祖幡上的十二祖巫,一个个从幡面上浮突了出来,目光望向了前面的雕像。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这回是更加的震惊了。但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心灵中又是一震,一团暗金色的光氲显现。

    嚎呜!

    一声如同是来自洪荒的怒吼响彻,天巫图腾兽也从张横意识的深处,突然现出了形。

    嗤啦!

    矗立在前面的雕像,似乎也有了什么感应,一道墨绿色的光圈,陡地再次射出,把十二巫祖幡圈在了其中。

    光芒极耀,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振荡开来,张横的脑海却是轰然作响,整个人的神魂在这一刻,完全陷入了浑沌。

    卟卟卟!

    此时此刻,祭台中央的那池血髓池,也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整池血色的液体,如同是煮沸了一样,汩汩地翻腾起了尺许的血浪。

    沉入池中的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被滚滚的血色液体所包裹,正缓缓地向池底沉去。

    轰!

    一阵奇异的振荡产生,两女身周的血色液体,猛然剧烈地旋转起来。刹那间,形成了两个巨大的旋涡,两女的身形,已完全淹没在了旋涡的中心。

    血池翻滚更烈,如煮如沸,冲起的血浪已达丈许。而两女的身形,也完全淹没在那两个血色的旋涡里,再也看不到她们的身影。

    怦!

    时间在这一刻好象是失去了意义,仿佛是刹那,又象是过了万千年。当张横的意识里,陡地传来一声异响,他的心神剧震,猛然清醒了过来。

    “呃,这,这,这!”

    张横的意识还有些模糊,当他微微睁开眼,望向四周,却是心神狂震。

    此时此刻,一切已恢复了平静,最前方的那座雕像,也变得黯淡无光,回复了原先的模样。

    但是,举目望去,缭绕在身周的十二巫祖幡,却已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十二巫祖幡上的那十二巫祖影像,变得凝实而有了质感,好象都成了实体。

    不仅如此,一股苍桑中带着古朴的威压,从每一位巫祖影像中散发出来,竟然有了一种洪荒的气息。这与以前虚幻的十二巫祖,那完全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现在的十二巫祖幡,已不再是张横当年炼制的法器,已是隐隐的可以比拟那些传自上古的异宝。

    “十二巫祖幡竟然进阶了!”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脸上的震骇已是无以复加。

    他当然记得,十二巫祖幡是自己抢了冯慧敏的旗幡,自己亲手所炼制。只不过,为了增强它的威力,张横当时是把天巫传承中的十二巫祖影像,烙印在了其中,这才会被命名十二巫祖幡。

    只是,张横做梦也没想到,这次进入神秘之地,竟然让十二巫祖幡的力量,得到了一次彻底的改造。

    刹那的愣怔,张横陡地回过了神,他立刻想到了刚才陷入浑沌时,意识中浮突出来的天巫图腾兽。

    神秘的天巫图腾兽,已是又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刚才它竟然又自动现形,这绝不是寻常之事。

    心中想着,张横的意念已沉入体内。下一刻,他的身形又是一震,脸色也变得怪异无比:“天巫图腾兽竟然也有了变化!”

    张横确实是再次被震憾了,意识中的天巫图腾兽,原本模糊而朦胧的身形,现在变得更加的清晰,它那似龙似蟒的身躯,鳞爪毕现。而且,张横竟然在它的神情中,看到了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悲哀。

    嚎呜!

    猛地,意识中的天巫图腾兽,昂首怒嘶。顿时,它全身光芒大作,整个身形却是在渐渐的淡化。

    终于,当天巫图腾兽最后消失的时候,它那巨大的脑袋,猛地又回过了头来,目光深深地凝望向了前面的雕像,眼眸里现出了深深的依恋,还有那种抹不去的忧伤和悲哀。

    嗡!

    暗金光芒一闪,天巫图腾兽最终完全隐没,沉入了张横意识的深处。

    “巫神在上,难道,难道?”

    张横张口结舌,脑袋瓜子里刹那翻江捣海起来,无数的念头如同是浪花般汩汩地乱冒:“难道天巫图腾兽还与盘古有关?”

    对于天巫图腾兽的来历,张横确实是西里糊涂。自当日得到它,从而让自己得到天巫传承,张横就一直在探察它的神秘。

    只是,天巫图腾兽隐没在自己意识的深处,无迹可寻。它的每一次出现,更是不受张横所操控。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张横对它仍是西里糊涂。

    可是,今天在这神秘之地,天巫图腾兽竟然再次主动现形,似乎与前面的那座雕像产生了某种感应,并让十二巫祖幡发生了一次剧变。

    这让张横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天巫图腾兽,似乎与此地的主人,有着密切的联系。

    然而,望着渐渐消失在意识里的天巫图腾兽,再看看前面已然没有了任何异相的雕像,张横不禁微微地摇了摇头。所有的一切,仍是自己的猜测,事实到底如何,也许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微微沉吟,张横的心念再次探察起了自己的身体,他已感觉到,自己好象也有了什么变化。

    意念一察,张横的眼眸都亮了起来。

    现在的张横,确实是与先前又有了不同,不仅身体的皮膜骨骼经脉,都有了变化,而且体内的真元,也变得更加的凝实,似乎已达到了四品初期的圆满,隐隐有突破到四品中期的迹象。

    再看神魂的小人儿,竟然又凝实了几分,它头顶的几道光环,更见炫丽,思感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通明畅达。

    “哥们这回是真的得到大造化了!”

    张横惊喜无比,无论是身体的变化,还是神魂的变化,都意味着自己的力量又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要知道,修为越是到后面,越是难以进境。仅仅是四品初期,要从最初的神魂成形到凝实,许多玄门修士,都要经过十几甚至数十年的凝练。

    但是,自己却是在这片刻间,就跨越了别人需要无数年苦练的阶段,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惊喜若狂。

    心中想着,意识落在了神魂小人儿脑后那第三道墨绿色光环上,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感慨。

    这道墨绿色光环,仍在明暗闪烁,散发出神秘而苍桑的气息。

    现在,张横可以肯定,蛮族的那个神之肉丘,显然是与此地确实是有关。自己之所以能在沾染了当时从血管中流出的鲜血样液体后,会留下三道墨绿的光圈,也许这与自己是天巫传承者脱不了关系。

    只不过,这道神秘的墨绿色光圈,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张横现在也是无法全部明白。它就象天巫图腾兽一样,带给张横的仍然是解不开的谜。

    心绪渐渐的平静下来,张横的目光再次望向了四周。

    陡地,他的身形轰然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梦儿,珏儿,她们怎么样了?”

    直到此刻,张横终于意识到了掉入血髓池的两女。

    虽然从自己的经历来看,两女也不应该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看到仍在沸腾的血髓池,再看看前面三座雕像中,那两座女子的雕像,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血光,张横的心还是无来由地抽紧了。

    “梦儿,珏儿!”

    稍一迟疑,张横猛地向祭台那边的血髓池奔去,他想去看看,掉落池里的两女,现在到底怎么了。

    然而,脚步刚动,他的身形却是猛然一滞,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这,这,这……”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