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5章 无比震憾
    “禀少主,那次在蝴蝶泉出卖我们的贼子已找到!”

    石世敬神情一肃道:“正是彩虹寨的少寨主蒙抓杰尔。现在,他已被抓捕归案,送往了血巫寨。”

    说着,把具体情况也说了一遍。原来,当日蒙抓杰儿派了心腹,在血梦泪他们离开之时,提前一步,先进入了古苗,向谢卫兵这边透露了消息。

    此事在谢卫兵被赶下台后,血家之人自然是进行了严密的调查。那名蒙抓杰尔的心腹,终于被挖了出来。

    这家伙还以为立了大功,这辈子可以坐享荣耀,一直没有离开古苗,却是被抓了个正形。于是,所有的秘密,就大白于天下。

    “好!”

    血梦泪点了点头,俏脸上陡地腾起了一抹潇杀:“等本王回去,好好处置。”

    此时此刻的血梦泪,那里还是那个娇羞不以的怀情少女,又恢复了她苗王的本色。一股凛凛的威严,也轰然散发开来。

    “是!”

    一众血家人尽皆心神一震,所有人脸上的嘻笑神色也刹那都收了起来,一个个肃然地向血梦泪躬身。

    得到了梦霞传承,修为达到了四品,血梦泪隐隐散发的威压,已让所有血家人感受到了这位新苗王的威势。

    十万大山的事情已了,队伍收拾行装,准备回古苗的血巫寨。当然,这半个月来,石世敬和赵子强他们也没闲着,按照当日光柱的显示,暗中已寻找到了谢卫兵在十万大山内的秘密经营之地。

    只不过,那里仍有上千谢卫兵的人马在守护,而且谢卫兵和大巫师博格的几名弟子坐镇,光凭石世敬现在的这点人手,确实是无法奈何。

    所以,要彻底解决谢卫兵的余孽,还得回血巫寨派兵才行。

    血巫寨张灯结彩,如同是过节一样热闹。血梦泪顺利回归,谢老贼已经伏首的消息,已传遍了整个血巫寨,这让所有还心存顾忌的人,都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谢卫兵一死,被他下了神蛊之人,再也不用害怕。他们又获得了自由。

    因此,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们,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陆续向血巫寨赶来。血家重掌古苗已成为了事实,现在,他们也已没有了谢卫兵这道阻碍,自然得要向新苗王血梦泪表明立场。

    谁都不是傻瓜,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们,大家都想在血家苗王新任之初,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血巫寨欢天喜地,但是,背地里却是暗潮汹涌。九洞十八寨的首领,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就算是向血梦泪表明服臣,也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他们要趁血梦泪根基不稳之际,凭借自己的实力,从这位新苗王手中,得到最大的权力和好处。

    呜呜呜!

    咚咚咚!

    原本的苗神殿,现在早已恢复了最初的名字巫神殿。巫神蚩尤的雕像,重新矗立在了殿上。

    巫神殿后的血巫宫,血梦泪头戴皇冠,肃然地坐在最上方的皇座上。

    她的身边两侧,张横和陶倩珏两人安然而坐。只不过,今天的陶倩珏,全身笼罩在黑色的斗蓬里,显得很是神秘。

    两人静静地观察着下面的情形。

    今天是血梦泪和张横他们回归后的第三天,血梦泪将会在此会见九洞十八寨的首领。

    气氛很是凝重,苍凉的号角和沉闷的鼓声,仿佛每一个音节都落在了心头上,让人心神震颤。

    血巫殿的下方,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一个个神情各异地坐在那儿,面前摆放着丰盛的酒席。但没有一个人动一下筷子。

    “诸位叔伯,这次我们血家能重归古苗,全倚仗了大家的支持。”

    血梦泪目光扫过全场,终于开了口:“在此,本王先向诸位叔伯谢过。”

    “苗王过奖了,过奖了!”

    “贤侄女客气,这是应该的!”

    ……

    下面顿时响起了一众九洞十八寨首领的应和声。只是,声音此起彼伏,却是让原本静肃的宫殿,变得异样的噪杂起来。

    血梦泪微微蹙了蹙秀眉,却也并未再说什么。她心中自然清楚,九洞十八寨的首领,虽然来到了此处,也都表示出了要支持她这位新苗王。但是,许多人的心底,其实并不服气。

    果然,一阵杂乱的应和后,左边第一席的老者咳了一声,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血梦泪颌首为礼:“贤侄女,今日能看到血家重掌古苗,成为我们古苗新一代苗王,老夫甚是心慰。”

    “想当年,血老苗王在时,与我们这些老兄老弟,叱咤风云,何等英雄,何等畅快。”

    老者看起来只有六十多岁,但实际年龄却已是近百岁。他正是九洞十八寨中神鹰寨的寨主卡巴。是曾经血老苗王在任时,就已主掌一寨的老人。

    而且,他的修为也已达到了半步四品,是九洞十八寨所有首领中,力量最强悍之人。此刻,他第一个站起来说话,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不仅称呼血梦泪为贤侄女,而且根本就是一副长辈的姿态,丝毫没有把她这位新苗王放在眼里。

    场中一片静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卡巴的脸上,每个人的神情都变得凝重无比。

    这些首领们心中都清楚,这是卡巴开始向血梦泪提条件了。而卡巴究竟能从血梦泪手中,获得什么,那就要看接下来这场戏该怎么演。

    “贤侄女,血家重掌古苗,老夫是一百二十个赞成。这也算是了结了当年血老哥的心愿。”

    卡巴继续道:“想必贤侄女也应该知道,这些年来,谢老贼统治古苗,重苛严政,害得我们九洞十八寨怨声四起。别的不说,光是每年要交纳的毒物,就让各寨各洞的百姓苦不堪言。再加上每年从各洞各寨抽取的壮丁。可以说是真正地在压柞我们各洞各寨百姓的血肉!”

    “是啊,卡巴寨主说的是,这些年谢老贼确实是把我们给压柞得苦了。”

    四周响起了一片唉叹声,九洞十八寨的一众首领们,纷纷附和,个个脸现无奈之色。

    “是吗?”

    血梦泪的神情变得冰寒一片,她那能不清楚,这一翻诉苦,乃是要向自己提条件了。

    “贤侄女!”

    卡巴脸上却是露出了欣然的神色,得到一众九洞十八寨首领的应和,他更加信心十足了:“我们神鹰寨的情况又比较特殊。贤侄女应该知道,我们神鹰寨有大半是与蛮族接壤。因此,每年与蛮族的争斗也是不断,如果不是老夫这么多年来,精心培养了许多英勇的族人,又是拼死守护,只怕早就有蛮族蛮子在我们古苗之地肆虐作恶了。”

    诉完了苦,卡巴开始自我表起了功。最后目光一凛,死死地瞪在了血梦泪身上:“所以,还希望贤侄女体恤我神鹰寨之艰难,在今后的五十年里,免去我们神鹰寨的一切税赋,以让我们神鹰寨有生养喘息之时。”

    “哇,五十年啊!”

    卡巴此言一出,四周的一众首领不禁个个神情一滞,许多人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叹。

    虽然此次聚会,每个人心里都打着各自的小九九,准备在今天的场合,向血梦泪这位新苗王提些条件,以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卡巴一出口,就是五十年免赋税。这样狮子大开口,确实还是让所有人心中震动。

    五十年,说来不长。但是,若要是五十年不用交税赋,这无疑就是让神鹰寨完全脱离了血家的体系。说到底,卡巴这叫阳奉阴违,他完全是只想口头上承认血家这个苗王的地位,实际根本就不当一回事。

    卡巴的这个条件,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然而,让大家更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

    “还有,贤侄女!”

    卡巴清咳了一声,神情变得凛然无比,一股无形的威压,也从他身上轰然膨胀,眼眸中都闪起了一抹凛冽的光芒:“这次谢老贼被新巫神大人揭露了他恶毒的用心,最后受信仰念力反噬重创,狼狈而逃。可以说当时是光身一个人逃得了性命,他这些年收刮的民脂民膏,全部都留在了此处。想来贤侄女应该收获多多。”

    “所以,希望贤侄女能体量我们神鹰寨这些年抵抗蛮子,化费了无数的人力财力和物力,牺牲了无数的英勇儿郎。”

    卡巴陡地提高了声音:“望贤侄女能从谢老贼的战利品中,取出部分慰劳我们神鹰寨。”

    “阿,巫神在上!”

    这回,所有人都震惊了。任谁都没有想到,卡巴不仅不想交税赋,而且还要向血梦泪拿战利品。他的野心也太大了点。

    稍一愣怔,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炽烈起来,全部凝注到了血梦泪脸上。大家都想看看,这位新任的女苗王,会如何回复卡巴的这些要求?

    “是吗?”

    血梦泪终于再次开了口,美眸冷冷地望向了卡巴。

    “是的,贤侄女,老夫所言,句句都是心肺之语。”

    卡巴一昂头:“想当年,血老哥在世,我们那些老兄老弟,若有个什么困难,血老哥都是不惜一切。”

    卡巴又倚老卖老,抬出了当年的血老苗王。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皇座上的血梦泪冷哼一声,说出了一翻让所有人无比震憾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