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7章 歃血为盟
    “我等愿听从苗王安排!”

    刹那的静寂,殿中所有人立刻反应了过来,一个个起身,朝着血梦泪躬身行礼,态度无比的恭敬。

    开玩笑,九洞十八寨最强的神鹰寨寨主的例子,就血淋淋地摆在大家眼前,谁还敢再放个屁。就算是先前与索巴暗中联合的首领,现在也完全被震摄了,那敢再兴风作浪。

    “很好!”

    血梦泪的目光落到了瘫软在地的索巴身上。

    此刻他已苏醒了过来,但修为被废,已是形同废人,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脸上更是悲愤中充满了恐惧。

    “索巴寨主居心不良,如按族规,本当施以酷刑。”

    血梦泪缓缓地道:“不过,念在他年岁已大,如今又是修为尽废,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所以,本王网开一面,饶他不死。索巴所在家族,贬为苗奴。”

    血梦泪终于说出了对索巴的处理结果。

    对于索巴这位曾与血老苗王共事过的老寨主,血梦泪其实早就有了除他之心。

    据血家一些老人所知,当年血老苗王遭谢卫兵暗算,其中就有索巴暗中推波助澜之功。只是因为此事秘密,血家之人到现在也没有拿到确实的证据。

    这次索巴更是强行出头,欺负血梦泪根基不稳,从他所言所行,完全就是想脱离血家的掌控。这完全就是打破了血梦泪的底线。

    所以,血梦泪才会与陶倩珏联手,不仅利用传承秘法,更是动用传承中所获得的两件上古法器,把这老家伙给废了。

    刑掌天下,许多时候确实是要铁腕手段,以立威严。血梦泪从小接受家族薰陶,深知其中道理,那里会心慈手软,对索巴的家族,自然也不会留情。

    殿上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所有人望望如死狗般瘫软在地的索巴,再看看雌威凛凛的血梦泪,无一人敢吭声。更是没有人为索巴或他的家族求情。此时此刻的每个人,对这位新任苗王,已是暗生畏惧。

    “当年血老苗王在世,一向施以仁政。”

    血梦泪继续道:“所以,本王禀承他老人家遗风,也绝不会对诸位有什么苛克要求。各洞各寨这些年遭谢老贼压迫,确实是维续艰难。因此,本王决定,三年内免除各洞各寨税赋,以养生息。”

    “谢苗王大人!”

    一众首脑互望一眼,半晌,终于齐齐起身,再次向血梦泪行礼,那里有什么人敢反对。

    “好!”

    血梦泪欣然地点了点头,俏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笑意:“既然诸位没有意见,那此事就这么定了。”

    “我等愿听从苗王号令!”

    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们,齐声应诺,再无其他杂音。

    呜呜呜!

    咚咚咚!

    外面巫神殿上,苍凉的号角和沉闷的鼓声再次响起,血梦泪以及张横和陶倩珏三人在前,一众九洞十八寨的首领在后,鱼贯向前面的巫神殿走去。

    九洞十八寨的首领,在血梦泪和陶倩珏强悍的力量面前服臣,古苗的局势可以说已然稳定下来,血梦泪这位新苗王的地位,从此也真正地牢固。

    这当然不够,还需要在巫神殿进行歃血为盟的仪式。古苗的一个新时代,从此开始了。

    巫神殿外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无数的古苗族人,早已等待在那里。听到再次响起的号角和鼓声,所有人顿时兴奋起来,乌拉乌拉地怪叫着,人人激动万分。

    巫神殿上,张横站在了巫神雕像下,手握巫神法杖,老神在在地当起了神棍。

    他是如今巫族的新巫神,是所有巫族族人的精神支柱。更是巫神在世上的代言人,可以说是整个古苗如今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先前在血巫宫中,一直没有作声,甚至也没有出手帮血梦泪对付索巴,这自然是有原因地。

    张横心中明白,自己不可能在古苗长久逗留。而做为古苗之王,今后古苗之地的实际统治者,血梦泪必须面对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所以,他就冷眼旁观,看血梦泪和陶倩珏如何对付索巴。

    幸好,修为达到了四品的血梦泪和陶倩珏,已是有足够的能力应付变故。这一场古苗内部的风波,很快在两人强势的手腕下平息。

    “新巫神大人见证,我九洞十八寨愿奉血家少主血梦泪为苗王,从此听从苗王之命,兴我古苗!”

    九洞十八寨的各位首领,恭敬地拜倒在巫神像前,向着张横叩拜行礼,一个个发下了誓言。

    说话声中,陶倩珏这位新任的首席大巫师,手里端着一只银盘,盘中放着一柄银刀,一碗盛了一半水的银碗,走到了众人面前。

    银碗中的清水,现在已是殷红一片,那是血梦泪这位新苗王的鲜血,她将与一众九洞十八寨的首领,在巫神像前,在新巫神张横的见证下,歃血为盟。

    陶西明第一个拿起了银盘中的那柄银刀,目光深深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又望望上面的张横,神情中满是欣慰。

    他现在自然也知道了,自己的女儿与新巫神张横有了密切的关系。更让他惊喜的是:女儿竟然突破四品,成为如今古苗的首席大巫师。

    可以说,陶家从此在古苗的地位,再也无人可以憾动。他们蝴蝶寨在整个古苗九洞十八寨中,地位也将变得超然。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老苗王,您看到了吗?我们血家终于重掌了古苗。您看到了吗?您的孙女梦小姐,成为了我们古苗的新一任苗王……”

    殿角的一根廊柱边,血无痕望着殿中的情形,老泪纵横,难以自己,不禁哽咽着喃喃道。

    他曾是一名孤儿,当年有幸遇到血家老苗王,被他收为弟子,从此踏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对于血无痕来说,他对血老苗王,对血家是感恩戴德。没有血家,没有血老苗王,可以说他早就是野外的一堆白骨。

    因此,这么多年来,他对血家忠心耿耿,也一直为血家重返古苗鞠躬尽瘁。如今,看到血家少主血梦泪,终于重掌苗王之位,又看到了血家复兴的时候,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激动莫名?

    其他一众血家的子弟,也是个个兴奋,人人激荡,一时间他们都是泪流满面。

    “我神鹰寨新任寨主石世敬,愿终生追随苗王大人,听从苗王大人号令。”

    最后一名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上前,拿起了银盘中的银刀,一刀就划开了手腕,汩汩的鲜血滴在了银碗里。

    石世敬现在已被任命为神鹰寨的新寨主,接任被废的索巴。这位曾经的猛虎寨统领,现在已挤身古苗一众首领之一,可以说是一飞冲天。

    他心中的激动自然也是无以复加,对血家的感恩,更是深深地刻入了心底。没有血家的重返古苗,他是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请新巫神为血誓见证!”

    陶倩珏端着银盘,款款地走到了张横面前,把银盘中的银碗递了上去。

    “歃血为盟!”

    张横微微颌首,手中的巫神法杖轰然一指。

    嗡!

    刹那,巫神法杖金光大耀,一圈圈奇异的波纹陡地荡漾开来,笼罩住了殿中的血梦泪以及九洞十八寨的一众首领。

    歃血为盟是古苗的一个古老仪式,以本人之血,发下誓言。一旦誓成,便不可反悔,否则,就会遭到盟誓的反噬。

    虽然歃血为盟的反噬,不象神蛊那样,可以操纵对方。但是,若违反誓言,遭到反噬,轻者重创,修为降阶,重则也会有性命之忧。在古苗中,这也算是最隆重最厉害的古老誓盟了。

    此刻,张横利用巫神法杖的力量,见证了歃血为盟。顿时,血光一闪,血梦泪以及九洞十八寨一众首领的眉心,猛然闪过了一个诡异的血色符号。

    符号一闪而没,刹那消失。但是,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他们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神魂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烙印了。想来,这应该就是歃血为盟的神秘力量。

    “我等愿终生追随苗王大人,听从苗王大人号令!”

    九洞十八寨的首领互望一眼,再次恭敬地向血梦泪行礼。

    血梦泪目光扫过众人,微微颌首,脚步却向殿门口走去。

    “我的族人们,你们和新巫神大人一起,共同见证了歃血为盟。从此,我们古苗九洞十八寨的族人,情同一家。”

    血梦泪高高地举起了苗王血巫令,朝着殿外的古苗族人道:“这些年来,大家受谢老贼压迫,苦不堪言。为此,本王决定,减免各洞各寨所有族人三年税赋。”

    说着,陡地又提高了声音:“同心协力,兴我古苗!”

    “同心协力,兴我古苗!同心协力,兴我古苗!”

    广场上,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所有听到减免三年赋税的古苗族人,个个兴奋,人人惊喜。

    下一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苗王大人。立刻,万千人齐齐应和:“苗王大人,苗王大人,苗王大人!”

    声浪滚滚,直冲天际。

    血梦泪的俏脸上也泛起了异样的红晕,此时此刻,她心中的激动,也是无以复加。

    好半天,滚滚的声浪才算平息下来,这个时候,陶倩珏站到了血梦泪身边,高声喝道:“祭神!”

    呜呜呜!

    咚咚咚!

    号鼓齐鸣,一辆囚车从巫神殿后被推了出来。囚车中,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瑟瑟发抖,一张满是污秽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