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8章 最后的等待
    “这家伙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张横的目光望到囚车上的那人,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不错,囚车上的那人,正是彩虹寨的少寨主蒙抓杰尔。这家伙当日暗中与谢卫兵通气,出卖了血梦泪。自从被查出来后,血家之人那里会客气,立刻前往彩虹寨,把他抓捕归案。

    可怜他老爹蒙抓正格,也受此牵连,丢了彩虹寨寨主之位。幸好,最后调查显示,蒙抓正格并未参与此事。不过,终究是他管教不严,这才出现了这样的逆子。他算是被自己这个不孝子给害了。

    “唉,蒙抓寨主这是家门不幸啊!”

    巫神殿一边的观礼台上,蒙丝乌拉和王钧却是满脸的感慨。

    王均自当日与血梦泪他们来到古苗腹地后,就一直没离开。而蒙丝乌拉是在血梦泪成为苗王之时,受邀来此,在这里也已呆了好一段时间。

    今天,他们做为贵宾在旁观礼,此刻看到彩虹寨少寨主蒙抓杰尔,心中确实是感慨万千。也暗自庆幸,幸好当日选择站在了张横和血梦泪这边。否则,今天的刑场上,有可能就有他们的身形了。

    望望狼狈不堪的蒙抓杰尔,再看看正接受族人欢呼的血梦泪,目光落在了巫神殿上神威凛凛的张横身上,蒙丝乌拉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现在,他们蒙丝古堡的危机也已破解。张横从十万大山回来后,交给了他一枚生命彩晶,并告之他,只要把这枚生命彩晶,放在当日所挖之地的地基上,便可弥补蒙丝古堡双星局的缺陷,从而化解风水局的破败。

    这让蒙丝乌拉感恩之极,张横这位新巫神言而有信,总算让蒙丝家族的危机化解,甚至是拯救了雷公山一带所有苗民的危难。

    现在,他对张横满满的都是敬畏和感激。这位新巫神大人,就是他们先祖预言中的救星。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这个时候,囚车已被推到了殿前广场上的一根火刑柱边。看到堆得如小山般的柴火,再看看那根古老中透着苍桑的火刑柱,先前浑浑噩噩的蒙抓杰尔,猛地有所清醒过来,顿时撕心裂肺地叫喊道。

    他现在已是悔恨交加,因为当日受辱,做出暗中出卖血梦泪之事,以至于蒙抓家族遭此劫难,从此再无翻身之望,他更是要上火刑柱被烧死。

    蒙抓杰尔凄厉地叫喊着,但此刻却那里还来得及。既知如今,何必当初?现在改悔,却已是晚了,他注定要成为这次巫神的祭品,被火刑柱活活烧死。

    任何敢背判苗王之人,这就是下场。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蒙抓杰尔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典型。

    轰!

    蒙抓杰尔终于被绑上了火刑柱,熊熊的烈焰刹那燃炽,蒙抓杰尔凄厉的哭喊在火焰中蒸腾。四周,却是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呼喊声:“苗王大人,苗王大人……”

    恩威并施,血梦泪开始在古苗族人中,逐渐树立起她这位女苗王的威望。

    晨光从群山的云雾中折射而出,又一个清晨到来。淡淡的雾气把四野笼罩在一片朦胧中,如梦如幻,整个古苗就如同是仙境般飘缈。

    然而,张横却要离开这里了。他来古苗已是一个多月,如今血家重掌古苗,而他也得到了神之血髓,张横自然不敢多呆。他要急着回去救治兰儿。

    随同张横一起离开的还有阿娇阿蛮两姐妹,以及于昌秀和他的一众族人,赵子强最终也愿意追随张横,一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山坡上,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痴痴地望着张横,两女的眼角挂着泪痕,但俏脸上却是免强地挤出笑容,拼命地挥手,与张横告别。

    虽然古苗已暂时稳定下来,但是,新王初立,万事繁杂,血梦泪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陶倩珏做为她的首席大巫师,如今也是日理万机,当然也无法跟张横走。

    所以,两女只好忍痛告别,只待一切进入正常的轨道,到时再与张横相聚。

    张横的心中也是难以莫名。与两女在神秘之地的相处,造就了一段奇缘,这一生他都不会把两女忘怀。

    明珠,植物园中血家的老宅。

    血梦泪重登苗王之位的消息,早已传到了这里。这本是让所有血家人惊喜若狂的事。但是,在这欢乐的气氛里,却夹杂着一份压抑。

    因为,王馨兰的情况越来越糟,近几天更是已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内院血老太平时修养的一间静室外,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无比紧张地静候在外面,大家都用目光交流着,却没有人敢说话。

    好一会儿,静室的房门总算打了开来,血老太走了出来。她苍老的脸上满是疲惫,甚至走路的脚步都显得有些踉跄。

    “老祖宗,您没事吧?”

    守候在外面的几人,连忙上前扶住了她,关切地问道。

    “嗯,老身没事!”

    血老太摇了摇手,满是皱纹的脸上,却难以掩饰的忧愁。

    她抬起了头来,目光望向了西边:“唉,不知道张少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过了明天还不能回来,兰儿姑娘怕是……”

    血老太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但所有人的神情却不禁都是一阵黯然。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

    王馨兰神魂中了奇毒,每天都承受着痛苦的煎熬,必须依靠血家的一项传承秘法血魂术来维持。

    这也正是当日张横要把王馨兰留在此处的原因。血家的血魂术,可以用本身精血,滋养神魂,能让神魂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血家的传承中,这项血魂术如今除了血老太外,血家其他人还没有达到可以滋养他人神魂的力量。所以,现在的王馨兰,全依赖血老太。

    然而,血老太虽然竭尽全力,但如今也是到了无能为力的境地。即使是血家传承的秘法,也已然无法阻止王馨兰毒素的恶化。

    “若是兰儿姑娘有个什么差错,这让老身如何对得起张少!”

    血老太微微叹息,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愧疚之色。

    张横在古苗,使尽了手段,可以说是出生入死,这才击败了谢卫兵,让血梦泪登上苗王之位。

    而他托付自己照顾兰儿姑娘,现在却已到了无能为力之际。这让血老太心中很是内疚,要是兰儿姑娘真的出了事,她实在是无颜面对张横。

    几人扶着血老太,进入了旁边的一间休息室。早就有人端上了热腾腾的千年老参汤,放到了血老太面前。

    血老太也不迟疑,咕咚咕咚地喝下了千年参汤,疲惫的神色,这才显得少许精神些。

    血老太施展血魂术,滋养王馨兰的神魂,也是耗费巨大。再加上她年岁已大,又在当年保护族人撤离古苗时,曾受过重创,直到现在仍未能全愈。

    可以说,这段时间来,血老太也是拼了老命,这才能坚持到如今。

    刚刚喝下参汤,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女婢急冲冲地跑了进来:“老祖宗,不好了,不好了,兰儿姑娘病情好象又恶化了。”

    “啊!”

    所有人尽皆一惊,血老太更是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快带老身去看看兰儿姑娘。”

    “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静室里,内间的一张锦榻上,王馨兰正躺在那儿,几名婢女围在旁边,急得团团直转。

    现在的王馨兰,整个人都已瘦了一大圈,神魂的毒素,已耗尽了她的生命力,原本俏丽的脸,憔悴得让人心痛,腊黄的脸,毫无血色,整个人已处于了昏迷中。

    不过,沉睡中的王馨兰,喃喃地呼唤着张横的名字,神情悲喜交加,似乎梦中她又见到了自己的张横哥哥。

    “兰儿姑娘!”

    血老太手指按在了王馨兰的眉心,细细地探察着她的情况,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毒素已压不住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兰儿姑娘撑不过今夜!”

    血老太喃喃着,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毒素的发作,比她想象中更迅速。刚刚为王馨兰以血魂术加持的秘法,只是这会儿功夫,就被毒素所溶化。

    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王馨兰的神魂在不断地消蚀。如果不是她神魂中似乎另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保护,只怕早就被这可怕的毒素,直接蚀尽了魂力,香消玉殒了。

    “巫神保佑,愿兰儿姑娘渡过这一劫!”

    血老太陡地咬了咬牙,苍老的脸上也现出了一抹绝决。

    嗡!

    一阵血芒闪过,空间微漾,血老太的眉心浮起了一个诡异的血色符号。

    与此同时,血老太按在王馨兰眉心的手指,也猛然爆起了血光,丝丝血氲,从她指尖直灌而出,渗入了王馨兰的神窍中。

    眼看王馨兰情况危急,血老太也豁出去了,不惜以自己的魂力,来滋养她,希望能让王馨兰维持到张横到来的那一刻。

    嗤啦,嗤啦!

    血光大盛,红芒暴逸,一团血色的光氲,把血老太和王馨兰包裹在了其中。两人的神魂力此刻相互贯通,血老太这是以自己的生命力在接续王馨兰的最后一丝生机。

    时间在这一刻似是突然凝滞了,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四周一片静寂,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血家之人,个个脸现悲色。

    他们知道,如果照这样下去,过不了一个时辰,只怕老祖宗必会灯枯油烬而亡。到时,兰儿姑娘也必然香消玉殒。

    可是,张少他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