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9章 来迟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静室里一片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只有血老太那略显粗重的呼吸,以及王馨兰昏睡中喃喃的呼唤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荡,却显得如此的惊心动魄。

    所有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笼罩血老太和王馨兰的那圈血色光氲,此刻变得更加的黯淡,众人心中都明白,老祖宗已是维持不了多久了。

    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不禁暗暗地都在祈祷,希望张横能快点回来。

    “兰儿,兰儿!”

    此时此刻,张横的心也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倍受煎熬。

    从古苗腹地出来,张横的精神陡然变得焦虑无比,隐隐的一种强烈的不安,让他心神燥动之极。

    张横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这种心血的来潮,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意味着与自己有着密切关系的人,出现了危险。

    他强自镇定心神,立刻以梅花异术占卜起来。

    “枯梅折枝!”

    一看手中梅花金钱所预示的卦象,张横更是大吃一惊。

    所谓的枯梅折枝,意思就是说,即将枯萎的梅花,已到了枝折根断的地步。[这岂不是说,与自己密切相关的某个人,已处于了生死边缘?

    一念及此,张横的脸色大变,他立刻想到了王馨兰。目前,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人中,只有兰儿病情危重。那么,这是不是说,她现在已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不,不行,我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赶回去!”

    望望四周茫茫的山野,张横的神情陡然一凛。

    现在,他与赵子强以及于昌秀等人,已走出了古苗的腹地,来到了当日雷公山的附近。

    如果按照一般的行程,还得好几天才能赶回明珠。但是,张横现在是一刻也等不急了。

    微一沉吟,张横拿出了手机,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喜色。

    此地,手机已有了信号,可以与外界联系了。

    心中想着,张横马上找出了通讯录,翻看起来。很快,他找到了一个号码,急切地拨了出去。

    张横所拨的号码,正是在这一带附近的军区司令部。在如今的情况下,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明珠,只有动用军方的力量才可以。

    所以,张横马上想到了自己神龙组成员的身份,并利用这个身份所掌握的信息,找到了最近军区的通讯号码。

    一翻验证,对方总算核实了张横的身份。不一会儿,一架军用直升机嗡嗡嗡地出现在了上空。

    张横也不迟疑,吩咐了赵子强和于昌秀等人,让他们自行赶往明珠,自己却是爬上了直升机,腾空而去。

    “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静室里,一直昏迷的王馨兰突然微微睁开了眼来,目光有些茫然地望向了四周。

    “啊!兰儿姑娘,你醒了!”

    四周的人们一惊,连忙围了过来。但是,看到脸色灰败的血老太,大家的神情却是尽皆一滞,心也猛地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此刻的血老太,身形瑟瑟发抖,一张老脸上的皱纹,几乎已皱成了一团。再看笼罩她和王馨兰的那层血色光氲,已然黯淡无光,甚至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从这情况来看,血老太已是到了强弩之末,她这是最后在支撑。

    反观王馨兰,她原本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现在竟然浮起了一丝红晕,人也看起来有了少许精神,似乎是恢复了不少。

    但是,大家的心却是更加的沉重,谁都明白,王馨兰此刻已是处于回光返照的状况了。

    “血婆婆,您不要再为我费力了!”

    终于,王馨兰的目光有了焦点,看到面前脸如枯槁的血老太,不由娇躯一震,脸上也现出了一抹惨笑,向着血老太感激地道:“没用了,我知道的,血婆婆!”

    “兰儿姑娘,不要放弃,张少很快就回来了。”

    血老太那肯停止。现在,王馨兰全凭着她注入的生命力在维持。一旦她停手,只怕王馨兰就会立刻魂消魄散。

    “张横哥哥!”

    一听血老太提到张横,王馨兰的身躯又是一颤,脸上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目光望向了门口:“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现在还能再见张横哥哥一面,只是……”

    说到这里,王馨兰微微地摇了摇头,神情变得慎重无比:“血婆婆,如果我走了,希望您能告诉张横哥哥,一定要他开心地过好每一天。只要他幸福快乐,这是我一生的愿望。”

    “兰儿姑娘!不会的,不会的……”

    血老太竭力地想安慰她,但话说到这里,声音也变得沙哑了,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四周一片静寂,所有人望着王馨兰,脸上都现出了悲色。谁都明白,这是她在交待最后的遗言了。

    “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王馨兰声声地呼唤着张横的名字,目光痴痴地望着门口。这一刻,她是多么期待,门会打开,张横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是,门终究没有打开,王馨兰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眼眸中的光芒也逐渐的黯淡下来。

    “兰儿姑娘!”

    陡地,血老太浑身剧震,脸色也骤然大变,她突然感觉到,王馨兰神魂的活力,在这一刻已然变得沉寂一片。

    血老太心头大凛,这意味着,眼前的女子,已然是香消玉殒了。

    哇!

    血老太只觉胸口一堵,一口鲜血也猛地喷了出来,整个人顿时仰面摔倒。

    “老祖宗,老祖宗!”

    静室里刹那大乱,所有人惊呼着冲了上来,有人去抱血老太,也有人去扶王馨兰,一时间手忙脚乱,完全乱了套。

    隆隆隆!

    正是时,一架直升机盘旋着出现在了血家老宅的空中,向院外的空地徐徐地降落。

    “不好!”

    坐在直升机里的张横,猛然身形剧震,脸色也刹那变了。他突然感觉到心口一痛,仿佛是被尖刀狠狠地扎了一下。这让张横大骇,陡地意识到了什么:“兰儿出事了!”

    来不及等直升机降落,张横猛地跳了起来,在离地三十多米的高空,就直接从舱门跳了下去。

    轰!

    张横跃到了院中,他根本来不及使用什么身法,就是硬生生地砸落地面。震得血家老宅都轰隆地震动了一下。

    “什么人?”

    四周立刻响起了一片喝叱声,十数名护卫冲了出来。他们确实是被这声巨大的闷响给吓着了,还以为是有人向院里投了什么重物。

    不过,当看到院中摔落的人时,护卫们不禁个个惊呼:“啊,张少,是您,您没事吧?”

    护卫们冲了过来。只是,还没等他们冲到面前,张横已是从地上一跃而起,急急地向众人问道:“兰儿呢?兰儿在哪里?”

    虽然从三十多米高空落下,换了普通人,肯定是筋断骨折,一命呜乎。但是,接受了蛮族的神之赐福,现在的张横,身体强悍的已是变态,这一摔还真没当一回事。

    “她在后面静室!”

    护卫们被张横那近乎凄厉的吼叫给吓着了,连忙指了指后院。

    嗖!

    护卫的话还没说完,众人眼前一花,张横如同是一道离弦的箭,冲向了后院,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怦怦怦!

    一连撞破三道门户,张横眨眼间已奔入了后院。他现在完全顾不得什么了,连推门的时间都直接省了。

    轰!

    当静室的门被硬生生撞开,张横顿时看到了屋里混乱的场面。而静室里的所有人,也被吓了一跳,一个个猛然转过了身来。

    “张少,是张少!”

    人们惊呼,这才看清了破门而入的人是谁。

    “兰儿!”

    张横此刻也已看清了屋内的情形,不禁身形又是一震:“血老太!”

    现在的屋里,确实是混乱之极,好几人围着王馨兰,一边呼叫着,一边在为她输送真元,想把她救醒过来。

    另一边,一张长沙发上,血老太也被人扶着躺倒在那儿,两名血家的长老,正在对她进行救治。只是,血老太脸色灰败,似乎没有了多少生气。

    “难道我还是来迟了吗?”

    张横心头闪过了一个不祥的念头,脸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他那里还会迟疑,身形一闪,已冲入了屋里。目光从躺在沙发上的血老太脸上扫过,手已然一挥,一枚彩色的晶石就丢了过去:“五长老,快把这生命彩晶给血老太炼化。”

    “生命彩晶?”

    被称为五长老的老人,身形一震,眼眸刹那亮了起来:“有救了,有救了,老祖宗这回是有救了。”

    张横却也顾不得这边,人已冲到了床侧,一把抱住了王馨兰:“兰儿,兰儿,我回来了,我拿到了神之血髓!”

    然而,话刚说出口,张横身形一滞,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抱在怀里的王馨兰,那里还有气息,连心跳和脉博都已停止了。她已是没有了生命。

    “不,不,不会的,不会的!”

    刹那的愣怔,张横嘶吼起来,手指也猛地点向了王馨兰的眉心,他要探察一下,兰儿的神魂状况。

    只是,手指一触,张横身形剧颤,差点一个踉跄站不稳了。

    此时此刻的王馨兰,神窍内一片沉寂,完全没有了神魂活力。它的神魂已开始在消散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