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0章 与命争
    感受到王馨兰神窍内的沉寂,张横的心又是陡地一沉,脑袋瓜子嗡然作响,差点就昏倒。

    “不,不会的,绝不会的,我看过兰儿的相道,她人中细长,乃是长寿之相,岂会如此年青就夭亡?”

    张横猛地想到了当日曾为兰儿看过的面相,心里却是陡地燃起了希望。

    嗡!

    金光急耀,星芒暗闪,张横的眉心陡然浮突出了一个奇异的暗金色巫字,一缕淡淡的金辉,也刹那笼罩住了王馨兰。他以强大的神魂力,细细地探察起了王馨兰的神窍。

    神窍内仍是一片沉寂,仿佛是沉陷在了一片黑暗中。张横那肯甘心,凝聚魂力,继续向深处探去。

    陡地,张横的身形一震,脸上也猛然露出了惊喜若狂之色:“还有希望,兰儿的神魂还残留着一点灵台余辉。”

    在张横的意识里,此刻出现了一幕奇异的影像。只见,王馨兰黑暗一片的神窍空间,一点极其微弱的灵光,正在明暗地闪烁着。而且,隐隐约约的,光芒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影子,正是张横。

    那点灵光虽然象是风中的残烛,随时有熄灭的可能。但依然顽强地闪亮,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是兰儿神裔血脉奇异力量凝聚的最后一丝执念!她在等自己回来!”

    张横心神剧颤,眼眸中有滚烫的东西在滚动。他已然可以想象到,在兰儿神魂即将被毒素最后消蚀的那一刻,她是如何的思念自己。否则,她是绝不会留下一缕执念,显现出自己的影子。

    “兰儿,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就算命运不许,我也要与命运争一争!”

    张横的神情变得凛然无比,眼眸中闪过了一抹锐芒。

    “阿玛尼哞!”

    张横喃喃着念道起了一段扭涩而古老的音节,整个人也陡然泛起了朦朦的彩光:“神魂出窍!”

    嗡嗡嗡!

    空间微漾,暗芒急闪,张横头顶天灵上缓缓地,缓缓地浮突出了一个小人儿,正是他的实体神魂。

    “啊,张少!”

    四周血家的一众人却是不由惊呼,人人脸现惊色。

    在场的都是血家核心人物,也都是玄门中人,张横此刻呈现的异相,自然是让所有人立刻看了出来,这是超级强者才具有的异能:神魂出窍。

    只是,四品超级强者,要让神魂离体,却并不是四品初期可以达到。因为,四品初期的修者,神魂还是阴体,根本无法承受外界的阳气。只有修为达到四品后期,神魂完全转为纯阳之体,才可以不受外界影响。

    一般情况下,就算有四品初期的强者,想锤炼神魂,让神魂暂时出窍,也会选在夜半阴气最盛,阳气最弱的时候,以免让神魂受损。

    可是,现在正是中午,也是这一天中阳气最浓重的时候。张横却不顾一切,让神魂出窍,他所承担的风险该会有多大?

    所有人的脸色都急剧地变化起来,他们明白,张横这是在拿命拼了。一不小心,极有可能就是个魂消魄散的下场。一时间,人人震骇,个个噤声,生怕在此刻打扰了张横。

    静室里变得一片异样的寂静,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炽烈地凝望向了张横和王馨兰。

    果然,张横头顶的小人儿一悬浮到空中,顿时就腾起了一层雾气,仿佛是冰雪突然暴露在了空气中一样,身形都剧烈颤抖起来。

    静室里虽然没有阳光,但阳气可不是阳光,乃是一种纯阳的能量,在白天的时候,无论是何地,都充塞了这种纯阳之力。

    “阿!”

    张横闷哼一声,脸上也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的神魂虽然比普通的四品初期强者凝炼,但毕竟还是阴体。此时此刻,暴露在纯阳之气中,顿时如同是万针扎身,几欲把张横痛得昏觉过去。

    但是,张横陡地一咬牙,却是那里会理会这点痛苦,眼眸中现出了绝决之色。

    王馨兰只剩下了神裔血脉神魂残留的最后一丝执念,这原本已是无可挽救。但是,张横同样具有神裔血脉的奇异能量。所以,他现在必须以神魂之力,来弥补王馨兰被消蚀的魂力。

    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挽回她的生命。张横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不惜以自己的神魂出窍,来施救兰儿。

    轰!

    两道淡金的光柱,猛地从实体小人儿眼眸中暴射而出,射在了王馨兰的眉心神窍上。

    刹那,滚滚的魂力,涛涛地灌入了其中。

    在张横的意识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王馨兰黑暗的神窍,刹那亮起了光芒,被自己的魂力所照亮。丝丝的魂力,透入神窍的深处,向那点明灭不定的灵光汇去。

    嗡!

    灵光一颤,陡然亮了起来,原本明暗不定的光芒,也变得亮了许多。

    “真的有效!”

    张横大喜,那里还会犹豫,头顶小人儿的魂力,源源不断地就渡了过去。

    嗤啦,嗤啦!

    随着魂力的消耗,头顶小人儿的身形急剧地震颤,它本就被四周纯阳之力所侵蚀,再加上输出的魂力,耗损自然是加倍。

    只是一会儿功夫,小人儿的身形就变得朦胧起来,整个影像也变得有些虚幻。

    “不,一定要坚持,我一定要把兰儿唤醒!”

    张横的脸上现出了一抹狰狞,眼眸中却射出了绝然的刚毅。

    实体小人儿魂力的消蚀,让张横感觉到了阵阵的虚弱感。

    不仅如此,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急剧地下降。从先前已达到四品初期圆满的境界,一下子就跌落到了初期的中阶。

    他以自己魂力灌注王馨兰的神魂,这是在拿自己的修为做代价。估计再这样下去,他将会很快降到四品的最初地步,甚至直接跌破四品,降为三品。

    然而,明知这样对自己的修为影响很大,但张横却是完全不顾,依旧把魂力滚滚地输向王馨兰。

    “怎么会这样,兰儿的神魂为什么无法凝聚?这到底是怎么了?”

    渐渐的,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眸中都现出了血丝。

    王馨兰那明灭不定的灵台余辉,虽然在魂力的灌注下有所稳定。但是,那仅仅只是一缕执念,并不是真正的神魂。

    张横感觉到,好象缺少了什么东西,以至于让兰儿的神魂无法重新凝聚。

    可是,到底缺少了什么,张横也不知道。毕竟,神魂对于张横来说,如今也是无比的神秘。他根本无法窥探其中的究竟。

    “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的心在嘶吼,但他绝不肯就这么放弃,仍是咬牙坚持着。

    嗡嗡嗡!

    头顶的小人儿变得越来越虚幻,原本凝实的身体,也似乎有些透明。而张横的力量,也已降到了四品的最初阶段,眼看就要跌落到三品。

    张横心急如焚,却是绝不愿放弃。

    四周所有人的神情也都变了,任谁都看得出来,张少已是处于了非常危险的状态。一旦神魂受损过重,不仅是修为会降阶,甚至一不小心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只是,现在这个情形,谁也没法帮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就在这紧要的关头,突然一阵轻微的震动传来,小人儿头顶猛地暴起了一圈墨绿色的光氲,刹那笼罩住了王馨兰和张横。

    “第三道神秘的墨绿光圈又出现了!”

    张横心头一震,神情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这圈神秘的墨绿色光圈的现形,王馨兰神窍中那点灵台余辉,陡地一震,一股奇异的波动,也刹那振荡开来。

    下一刻,那点灵光骤亮,一个朦胧的王馨兰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王馨兰的神魂终于开始凝聚了。张横惊喜若狂。他不知道墨绿色光圈到底对王馨兰的神魂起了什么作用。但是,他心中明白,原本兰儿神魂所缺少的那点东西,应该已被补足了。

    不仅如此,张横原本已极不稳定的修为,也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神魂那圈墨绿色光氲,丝丝地滋润着张横的神魂小人儿,让它稳固在了四品初期的境界。

    张横大喜,什么也顾不得了,凝聚所有的心神,丝丝地以魂力润养王馨兰。

    时间在这一刻突然象是失去了意义,所有人神情肃然地望着张横,一个个脸色怪异。张横却是心无旁务,心神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根本忘了四周的一切。

    嗤!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馨兰神窍内的那个朦胧身形,渐渐有了清晰的面容。

    “兰儿,兰儿!”

    张横心神大震,神情中也现出了狂喜之色。

    “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心灵中响起了王馨兰的回应,她那模糊的影子,曲扭摆舞着,似是想扑过来。但是,她的神魂终究还未完全成形,所以根本无法动作。

    “兰儿,不要急,我一定会救你!”

    张横一个意念传递了过去,同一时间,手指一引,一滴神之血髓已飞到了王馨兰的头顶。

    卟滋!

    神之血髓刹那爆开,化为了一团血色的雾气,笼罩住了王馨兰的眉心,丝丝地渗入了其中。

    神魂凝聚,正是需要用神之血髓滋补驱毒的时候,只有神之血髓那神秘的力量,才可以真正把王馨兰消散的神魂,重新凝聚完整。而且,驱除其中的异毒。

    嗡嗡嗡!

    王馨兰那模糊的身形震颤起来,刹那被血色雾气所包裹。一缕缕奇异的能量,也丝丝地渗入了其中。

    “可以了,兰儿总算有救了!”

    细细地洞察着王馨兰神窍内的情况,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他也不再迟疑,心念一动,头顶上光芒暴闪,小人儿刹那消失。

    王馨兰的神魂已然凝聚,接下来就是自我的恢复。已然不需要张横的实体小人儿帮忙。

    而此时此刻,张横的实体神魂,虽然得到墨绿光氲的滋润,却也已是到了几乎灯枯油烬的程度。不仅身形变得虚幻透明,甚至修为也免强维持在了四品初期的最初阶段。

    张横手一翻,一个玉瓶已出现在了掌心。他拔开瓶盖,把玉瓶中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

    这玉瓶中的液体名为琼浆,正是当日从葬心冢中,徐来福他们留下的战利品中所收获。是徐来福这位玄武门的太上长老,苦心炼制的滋养神魂的圣药。

    张横自然不会客气,此刻正好拿来弥补自己消耗的神魂。

    喝下了琼浆,张横惨白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丝好转。望望躺在床上的王馨兰,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

    现在的王馨兰,已然有了生息,不仅俏脸上已现出了一抹红润,而且呼息也变得绵长起来。更重要的是:张横可以清晰地洞察到,她神窍内的魂力已变得厚重,显然神魂正在逐渐恢复。

    “张少,不好了,老祖宗她快不行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五长老的惊呼声。

    “啊,老祖宗!”

    屋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叫,所有血家之人,直到此时才回过了神来,猛地全部望向了血老太那边。

    “什么?”

    张横一惊,连忙转头,一看之下,脸色却不由再次变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