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1章 血老太的隐秘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张横转过身来,看到血老太此刻的模样,不禁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在他以为,只要有那枚生命彩晶,必然可以将血老太从鬼门关拉回来。

    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根本不是这样。只见,血老太躺在沙发上,脸无人色,气息极其的微弱。看她的样子,就只差一口气,就要一命呜乎了。

    心中又惊又疑,张横连忙几步窜到了血老太身边,细细地洞察起来。

    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到了张横身上,人人脸现迫切。

    不过,现在却是谁也不敢上前打扰,只是一个个恳切地望着那边。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挑,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是血老太不能吸取生命彩晶的力量,这才让她的情况急剧恶化。”

    生命彩晶本是百品神媒中的奇珍,要想炼化它,也必须是修为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才可以。

    血家五长老的力量还在三品,原本根本无法炼化它。不过,血老太手中有一件血骷髅的上古法器。据张横所知,这件血骷髅正是当年血家老祖从神秘之地带出的圣物,具有强大的威力。

    因此,五长老利用血骷髅炼化了那枚生命彩晶,想让血老太吸取其中的奇异能量,以便让她恢复。

    只可惜,血老太刚才为救治王馨兰,已是耗尽了本身的魂力。而且,引动了多年被压制的旧伤,以至于已完全没有自行吸收生命彩晶的能力。这才会出现如今的状况。

    “看来得帮她一把!”

    心中想着,张横手指陡地点向了血老太的眉心神窍。

    嗡!

    意识一震,脑海中顿时出现了血老太神窍里的情形。

    只见,一个灰蒙蒙的空间里,一团雾气在翻滚。让人奇怪的是:在雾气中,竟然有一个袖珍的血老太小人儿,静静地坐在其中,双目紧闭,似乎已是僵化。

    神魂凝成实体,这本是四品超级强者才具有的独特标志。但血老太修为仅在三品,却也在神窍中凝就了一个实体神魂,这确实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凝,心中暗道:“果然是这样!”

    张横现在自然已了解了血老太曾经的过往。做为血家如今硕果仅剩的老祖宗,血老太当年也是位达到了四品的超级强者。

    然而,谢卫兵暗算血老苗王,夺得苗王之位,以至血家遭到几乎灭门的大灾难。

    当时,多年不问世事的血老太,力挽狂澜,破关而出,这才救下了无数的血家弟子,杀出重围,逃往外地。

    只是,在与谢卫兵的争斗中,血老太中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尸毒。虽然以她强悍的修为,强行压制了尸毒的当场爆发。但是,当带族人离开古苗,她体内的尸毒终于发作了。

    谢卫兵的尸毒来自法老王木乃伊这具尸王,这世上除了他本人之外,无人可解。血老太纵然使尽了手段,也请遍了玄门各大名医,却终究是无可奈何。

    幸好,她修为深厚,硬是凭着百多年的苦修与尸毒抗衡。最后,尸毒总算是被压制住了,但是,她的修为也被尸毒所消蚀,从最初的四品,一直降到了三品初期。

    这就是血老太修为为什么不高的原因所在。也是她神窍中有一个僵化的实体神魂的来由。

    此刻,她神窍中灰蒙蒙的雾气,正是当年被她强行压制的尸毒。现在又重新爆发了,血老太之所以无法吸取生命彩晶的力量,就是被尸毒所影响。

    面对法老王木乃伊留下的尸毒,对于别人来说,也许还真是束手无策。但是,对于张横来说,他还真没当一回事。

    “破!”

    张横冷哼一声,神魂小人儿脑后的那圈功德光环,陡然光芒大作,一圈圈采色的光氲,刹那笼罩住了血老太的眉心。

    嗡嗡嗡!

    黑色雾气剧烈地振荡起来,一触及五彩光氲,顿时如沸汤泼雪,迅速消溶。只是一会儿功夫,血老太灰蒙蒙的神窍里,恢复了一片清明。

    嗤啦,嗤啦!

    张横手指又是一点,被溶化的生命彩晶丝丝地渗入了血老太的神窍里。陡地,神窍中那个僵化的小人儿,猛然微微一震,似乎有了感应。

    “幸不辱命!”

    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欣然的笑意。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血老太僵化的神魂,开始吸收起了生命彩晶的精华。原本灰黑的神魂小人儿,正散发出淡淡的彩光,有了一丝生气。

    生命彩晶蕴育了强大的生命力,当年被尸毒侵蚀的血老太神魂,正在逐渐恢复生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静室里人人屏息,目光炽烈地望着这边,一个个神情紧张之极。

    不过,当看到血老太眉心散发出淡淡的彩光,脸色也从最初的死灰,变得慢慢红润起来。所有人悬着的心,也都放了下来,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大家谁都能看出来,老祖宗在张少的救治下,正在慢慢恢复。

    “阿!”

    也不知过了多久,躺在沙发上的血老太陡地发出了一声轻阿,眼睛也猛地睁了开来。两道精光,也从她眼眸中暴射而出。

    “老祖宗醒了,老祖宗醒了!”

    屋里发出了一阵欢呼,人人振奋,个个激动。

    “张少!”

    血老太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她嘴唇翕合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实在是太激动了,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

    此时此刻的血老太,心情实在是难以喻意。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么多年来一直倍受煎熬的尸毒,竟然已经被化解了。这就如同是身上压着的一座大山,突然间被移去。

    要知道,这些年来,为了压制尸毒,血老太每一天都承受着非人的痛苦。每当尸毒发作,就如同是万刃搅心,让她痛不欲生。如果不是因为血家大仇未报,她早就不愿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如今,折磨她这么多年的痛苦,竟然一朝化解,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激动之极?

    不仅如此,化解了尸毒,受到生命彩晶的滋养,她原本已近乎枯萎的神魂,也有所恢复。她的力量,再次达到了四品,这更是让血老太惊喜若狂。

    “多谢新巫神大人再造之恩!”

    半晌,血老太嘴唇哆嗦着,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来。

    说话间,她慎重其事地就要向张横拜谢。

    “老祖宗,使不得。”

    张横那敢受她的礼,连忙一把扶住。

    开玩笑,自己与血梦泪已是有了那层关系。可以说,血老太现在也是自己的长辈。张横可消受不起这位老祖宗的大礼。

    “恭喜老祖宗,恭喜老祖宗!”

    这个时候,四周的血家人却是欢呼起来。他们也都看出来了,血老太的修为,似乎已恢复到了四品。

    这让所有血家人振奋不以,血老太的恢复,让血家的力量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如果加上在古苗,新近进阶为四品的血梦泪。血家已是有两位四品超级强者,从此,血家的地位,可以说是稳若泰山。

    “阿,张横哥哥!”

    正是时,那边躺在床上的王馨兰,也突然有了动静。她缓缓地睁开了眼来,目光扫过屋里一众欢天喜地的人,终于寻找到了张横。

    王馨兰娇躯剧震,陡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俏脸上也刹那现出了悲喜交加的神色:“张横哥哥,兰儿还以为这一次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馨兰的眼眸里,两串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神情激动之极。

    “兰儿,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张横拥住了王馨兰,声音有些哽咽。

    “张横哥哥,张横哥哥,兰儿就是想要与你永远在一起!”

    王馨兰紧紧地抱住了张横,把头深深地埋入了张横的怀里。

    再次感受到张横温暖的怀抱,鼻尖嗅到那熟悉的气息,王馨兰泪如雨下,眼前的所有恍然如梦,她真的怕自己一松手,这一切都会离她而去。

    “兰儿,兰儿,兰儿!”

    张横喃喃地呼唤着,轻轻地拍着王馨兰的柔肩,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此时此刻的张横,心情也是激动之极。自己迟来一步,差点就筑成千古之恨。幸好,兰儿心中的执念,再加上她拥有神裔血脉的特殊神魂,才算是让自己把她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虽然,因为救治兰儿,自己的修为从四品初期的圆满,降落到了最初的阶段。但是,能救治兰儿,让她恢复如初,张横却丝毫不会后悔。

    如果再来一次,张横也是会义无反顾地出手。为自己的爱人,张横不惜一切。

    好久好久,两人的情绪总算有所平息下来。美眸望到屋里的一众人,王馨兰的俏脸刹那涨成了一片血红。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猛然意识到,刚才与张横之间的举动太亲蜜了,当着这么多人,她实在是感觉又羞又燥。

    “哈哈,恭喜兰儿姑娘,恭喜张少!”

    血老太与一众血家人走了过来,血老太哈哈一笑:“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定要好好庆贺一下!”

    说着话,血老太的神情却是陡然一滞,目光灼灼地凝望着王馨兰,一张老脸上,也猛地现出了震惊的神色:“兰儿姑娘,你竟然,竟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