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2章 回家看看
    血老太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她突然发现,眼前的王馨兰已然不是个普通人,而是跨入了玄门的修者。

    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气息,从王馨兰身上散发出来。以血老太百多年的修为,立刻就判断,王馨兰的力量,近乎一般玄门之人的二品初期。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段时间天天为兰儿姑娘疗伤,血老太是最了解王馨兰的人,她在此之前,完全就是个不折不叩的普通人。怎么被张横治好了神魂的奇毒,一下子就跨入了玄门之列,而且直接就是达到了二品初期?

    “原来是这样,神之血髓,果然不愧是上古神灵蕴育的精血!”

    刹那的愣怔,血老太陡地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感慨的神色。她终于想起来了,张横为兰儿姑娘疗毒用的是什么。

    “奇迹,堪称奇迹!”

    张横的眼眸也是灼灼发光,神情中现出了惊喜。他刚才的注意力全在兰儿的清醒上,根本没在意其它。

    现在,一经血老太提破,张横也立刻看了出来,自己的兰儿竟然已跨入了玄门之列。这让张横又惊又喜,也顿时意识到了其中的原因。

    细细地洞察,兰儿此刻确实是完全不同了,全身的皮肤透着晶莹的玉泽,整个人也多了几分灵动。体内更是有一股真元在流转。

    只是,王馨兰从来没有修练过任何功法,所以她体内的真元,完全处于一种自然的状态,根本没有引导。

    张横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这样的情况自然不怎么好,就象是体内蕴藏了一座宝藏,却不知该如何开发利用,完全就是浪费。

    “看来得给兰儿找一部好的功法修练,否则,白白浪费了她的天赋。”

    张横心中电念急转。兰儿在得到神之血髓滋养后,一下子达到二品的力量,足见她本身的修练天赋有多高。

    只是,张横一时却也不知道给王馨兰什么功法才合适。

    张横手头上的功法确实是很多,除了天巫传承外,还有当日从王一鸣老祖那儿所得到的韩岛唐手流的许多秘法。

    然而,张横毕竟自己修练的时间不长,他可不敢胡乱给王馨兰选择。

    “好一块未曾雕凿的美玉。”

    血老太看出了张横的迟疑,眼眸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异彩,转向了张横:“张少,老身真是羡慕兰儿姑娘的天赋,如果张少允许,我们血家当年老祖的传承中,正有一项适合兰儿姑娘修练的秘法。不知张少可愿让老身教她?”

    “哦!”

    张横目光一凝,续尔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那就多谢老祖宗的恩典了。”

    张横大喜,有血家这位老祖宗肯教导王馨兰,那无疑就是兰儿的造化。以血老太百多年的修练经验,比自己来教她,那自然是胜过百倍。

    “兰儿,快拜谢老祖宗!”

    张横一把拉住了王馨兰,急切地道。

    “阿!”

    王馨兰此刻仍是有些西里糊涂,不知道张横和血老太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却也不会违背张横的意愿,正想从床上起来。

    “哈哈,张少不必客气了。能收得兰儿姑娘这样的好徒弟,这是老身之福,是我血家之福。”

    血老太连忙阻止。她对王馨兰确实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段时间来,一直是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孙女一样看待。

    血家欢天喜地,今天可以说是四喜临门。不但王馨兰的奇毒已解,而且血老太也恢复了修为,重新达到了四品的力量。再加上血家重掌古苗,血梦泪登上苗王之位,以及血老太收了王馨兰这样一位天赋异禀的徒弟,可以说血家喜事连连。

    当下,血家老宅大摆宴席,所有人都沉浸在无限的喜悦中。

    苏省茅山,这是华夏闻名的一处道教胜地,据说这世上最擅长捉鬼的茅山派,就出自这里。

    “张横哥哥,我妈妈真的好苦!”

    进入茅山的一条公路上,一辆跃野车中,王馨兰正与张横说着话。

    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色,王馨兰的神情却现出了一抹悲切。她的家就在茅山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回想起前些年的境遇,王馨兰不禁悲从中来。

    这一生她原本不想再回那个让她伤透了心的家。尤其是想到自己被继父骗回家,强行要把她嫁给村里的小混混,更是让她悲愤不以。

    不过,在血家呆了几天,想到家中还有受继父欺负的母亲,王馨兰却是再也呆不住了。

    如今自己已是脱离了那个火坑,有张横哥哥和血家的庇护,从此再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欺负,人生也完全改变了。

    可是,家中却还有苦熬日子的母亲,王馨兰却是想把她接过来,也好让母亲后半辈子能有个好生活。于是,她就想回老家看看。

    张横明白王馨兰的心意,那里会不同意,当下决定亲自陪同她走一趟。

    “张少,兰儿姑娘!前面就是畈里王村了。”

    这个时候,在前面开车的驾驶员道。

    此时车子已离开了前往茅山风景区的正道,拐入了旁边一条乡村小路,路面还是石沙的机耕路,显得有些狭小。前面不远处的地方,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一座小山村。

    “好的,谢谢张大哥。”

    张横点了点头。

    驾驶员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名叫张冲,正是这次送两人去王馨兰老家的血家之人。

    血家这些年在外,暗中也经营了不少的产业。在苏省这边,就有不少的武馆以及相关的行业。

    张冲本是东北吉林一带的人,从小酷爱习武。当年拜血家一位云游在外的长老为师,从此学得了一身好本领。

    这些年来,张冲帮着血家主持在苏省的铁血武馆,本人更是在苏北这一带,闯出了很大的名头。在苏北的武学界乃至黑道,人人尊称他为一声冲爷,可以说张冲在苏北跺跺脚,苏北的武学界和地下势力,就得抖上三抖。

    这次王馨兰要回家,原本血家要派出庞大的队伍保护。但是,张横却不愿如此的张扬。所以,最后血家只好通知在苏省这边的张冲,好好接待两人。

    张冲那敢怠慢,明白了张横和王馨兰不愿太声张,引人注意。所以,他立刻决定亲自为两人当司机兼保镖。

    若是有人知道,这辆不起眼的跃野车里,名震苏北的张冲冲爷,竟然当了人家的司机,估计一定会惊掉无数人的下巴。

    不一会儿,车子驶到了前面的那座小山村,村口树着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畈里王村。

    看到这块熟悉的村牌,王馨兰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这个地方,留下了她小时候无数的记忆,一时间,酸甜苦辣,她竟有些难以自己了。

    村子并不大,也就百多户人家,一眼望去,村子里却也是一片欣欣向荣,许多三层四层的小洋房,矗立在村中,看来畈里王村,这些年的发展也非常不错,村里人几乎大多都建起了新房。

    一路穿村而过,也看到了不少人家门口停着的小轿车,似乎这里的人家,条件确实是不错。

    王馨兰的家在村尾的地方,已是靠近山脚,远远望去,一个老大的院落,外表却显得有些破败。低矮的围墙,上面斑驳一片,显然已是好多年没有粉刷过了。

    再看院门,也是破破烂烂,甚至根本看不出它上面本来的漆色,一道道龟裂布满其中,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堪。

    张横皱了皱眉,看这里的情形,似乎王馨兰家里的情况,比当年自家都不如。虽然早知道兰儿家境不好,但看到眼前的样子,还是让张横心中很是意外。尤其是在附近一幢幢小洋楼的掩映下,这处破败的院落,就如同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显得如此的阴沉。

    车子在小院不远处停了下来,王馨兰家门口是一条只容几个人行走的泥路,车子根本开不到院里去。

    刚走下车来,张横正想去为王馨兰开车门。但是,脚步还没跨出,他的身形不禁一滞,神情也变得怪异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在兰儿家的院里吵架?”

    张横很是诧异,他听到了一阵喧闹声从王家院落里传出来,而且,听那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吵架。

    “呃!”

    前面的张冲也已下了车,此刻却也是有些惊愕地站在那里。显然,小院里传来的吵闹声,也让他很是愕然。

    反尔是王馨兰,原本想开车门的动作,猛地僵在了当场,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悲愤之色,显然,她已听出院里吵架的人是谁了。

    “王镇海,你这老家伙,今天不把老子的钱还我,老子今天就跟你没完。”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你这不要脸的老家伙,说什么只要老子给你三万块,你就把你女儿王馨兰嫁给我。那知,你拿了钱,你那女儿却失踪了,你这是把老子当三岁小孩子啊!”

    “原来是这个混帐!”

    一听到那声音,张横的脸色变了,眼眸中也陡地闪过了一抹厉色。

    他当然已知道了当日王馨兰被倭岛伊腾家族抓捕前的事。兰儿就是因为被她继父当货品卖给了村里的一个流氓混混当妻子,这才想从家里逃出来,以至于摔成重伤。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今天回到兰儿家,首先就遇到了那个流氓小混混在王家讨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