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7章 青龙伏首
    王家的石臼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它所放的位置却是犯了大忌。因为,石臼就放在王家小院的东边角落。此地正是青龙位之首,它恰恰就压在了青龙头上。

    天巫传承有言:青龙被镇老龙头,一世气运不顺流。若遇争锋论输赢,灰头土脸总伏首。

    这是青龙伏首之局,在风水局里,是一种极其重大的破败。而且,凡是与人争斗的事,肯定都是以落败告终。尤其是象赌搏分输赢的事上,更是必输无疑。所以,在风水界里,青龙伏首局还有一个逢赌必输的名称。

    说实话,风水确实是玄妙无比。许多时候,一事一物,都会造成整个格局的变化。特别是象农具中的石臼,磨盘等大型的物件,因为本身就是经历了一代或几代人的使用,蕴含了一定的气场。随着时代的变迁,大多又会被弃用。

    一旦随便丢弃,摆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造成家居风水的破败。

    张横心中了然,但他却也不会说破,就让王镇海那老东西,窝囊这一辈子,张横对他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有今天的结局,也是这老东西自作孽。

    走出了门来,一众街坊邻居都前来送行,熊伟等一众小混混更是列队相送,一个个恭敬之极。

    不过,当他们看到在他们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冲爷,竟然坐上了驾驶位,当起了司机。熊伟等人完全被震憾了。

    他们的猜想果然不错,堂堂的苏北大佬,竟然真的只是人家的一个跟班。一时间,他们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满满的都是敬畏。

    王馨兰母女终于坐上了车,两人向车窗外的街坊邻居挥手,车子缓缓地启动。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悲号传了出来:“阿娟,阿兰,你们不要走,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改过,一定会对你们好!你们不要走啊!”

    王镇海叫喊着,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神情悲切之急。

    人们的目光刷地都望向了他,人人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不管这老家伙是不是真的改悔了,但现在一切都迟了。

    既知如今,何必当初?

    果然,车子里的王馨兰母女,根本连头都不回一下。反尔是车窗缓缓地升起,把这一切隔绝在了外面。母女俩已是伤透了心,就算王镇海这老东西跪在地上叩头求饶,她们也绝不会再原谅他。谁叫他当年做得太绝呢?

    血家早就为王馨兰母女安排了住处,顾林娟这些年受苦受累,身体的底子很虚弱,四十多岁的人就如同是六十岁的老太,已是到了生命力枯槁的程度。

    以张横的手段,要为她进行调理,还是非常容易。张横更不会藏私,为她调制了滋补身体的药剂,只要顾林娟喝上一段时间,必然会重新焕发生命力。

    安顿好了王馨兰母女,张横也准备回家看看。自正月里离开,到现在已是两个多月,他确实也是想念自己的父母了。

    然而,就在他刚坐上车子的时候,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是小青,她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一看来电显示,张横的眉头不禁微微一蹙:“难道是文姐那边出了什么事?”

    与小青和杨文竹两女,张横也是一直保持着联系。只不过,一般都是在微信中交流,很少彼此打电话。

    此刻,小青竟然打电话来,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很是惊疑。

    “青姐,出了什么事?”

    按下通话键,张横开门见山地道。

    “张横,我现在在鄂省老家,我家里出事了。你能马上过来吗?”

    话筒里传出了小青的声音,语气很是焦急。

    “好的,青姐,你不要急,我马上就赶过来。”

    张横一惊,立刻答应道。

    从小青那焦急的语气中,张横已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小青可不是个弱女子,而且性格一向坚韧。能让她为难的,绝不会是寻常之事。更何况,她现在竟然是在鄂省老家,这让张横陡地意识到,小青这回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张横当然知道,小青本名连青梅,她所在的鄂省连家,也是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玄学世家,在鄂省一带,可以说也是响当当的老牌世家。

    那么,小青竟然回家了,而且向自己告急。以连家在鄂省的力量,以及这么多年的底蕴,都无法解决的事,她又会是遇到了什么?

    心中想着,张横却也不纠结。小青既然不方便在电话中透露事情的原由,显然此事极为隐秘。看来,只有等自己到了那儿,才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赵大哥,马上赶往机场。”

    张横向前面驾驶位的赵子强道。

    现在,赵子强以及于昌秀和阿娇阿蛮他们,也已从古苗那边赶了回来,与张横汇合在一起。

    本来,张横这次想把大家带往白马山村,现在看来,只好临时改变行程了。

    一边想着,张横又做了吩咐,让于昌秀带着他的族人,回白马山村,那儿会有人接应。他却准备带着赵子强和阿娇与阿蛮,赶往鄂省小青那儿。

    赵子强为人机智,行事也非常稳重。张横身边确实是需要有这样的人为自己打点。至于阿娇和阿蛮两姐妹,自从被蛮王送给自己后,这两个丫头就象是牛皮糖一样粘上了他,几乎是他到那儿,就跟到那儿。张横要想让她们离开都不可能。她们可是忠心地职守着贴身婢女的职责。

    一翻电话打下来,机票立刻安排妥当,张横乘坐最近的一个航班,直接飞往了鄂省的恩施。

    连家就在恩施大峡谷一带隐居,张横虽然没有去过小青家,但也知道她家的情况。

    飞机降落在恩施机场,小青早就在那里候机,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位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年青人,神情肃然地站在那里。

    “张横,你总算来了!”

    看到张横从通道口出来,小青立刻奔了过来,俏脸上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

    “青姐,你还好吧?”

    望望神情有些憔悴的小青,张横心中不由一痛,连忙拉住了她的手。

    “我没事!”

    小青微微摇了摇头,眉宇间却是难掩一抹忧色。看她清瘦的颜容,显然这段时间来确实是焦心积虑。

    “张横,这位是李师兄,我父亲的亲传弟子。”

    小青转了个话题,介绍起了身边的那名男子。

    “张少,在下李有才,久闻张少大名,今日有幸得见,无比荣幸。”

    李有才客套地与张横握了握手,不过,神情中却有一抹倨傲。

    做为连家家主的亲传弟子,李有才虽然是外姓,但因为姿质上佳,极得连老爷子器重,这些年也是精心培养。如今年纪虽然只有二十六岁,但修为却已是达到三品初期,在连家一众子弟中,也算是佼佼者。

    不仅如此,连老爷子膝下只有一女,没有其他男丁,所以对李有才更是亲睐有加。这些年来,在外的事务,大多都由李有才出面,他已是在这一带闯出了响亮的名头。

    可以说,李有才是年少得志,春风得意。

    “李师兄客气了。”

    张横淡淡一笑,握住了李有才伸过来的手。

    “哈哈,我一直听师妹说起张少,可以说张少的名头,是如雷贯耳啊!”

    李有才打着哈哈,脸上浮起了一抹嘲弄的神色。

    说实话,他虽然与张横还是第一次见面,但对张横却早已怀着一股怨气。原因无它,那就是因为张横与小青之间的关系密切。

    在连家,谁都知道,李有才对小青情有独钟。

    只可惜,小青一直陪伴在杨文竹身边,而且似乎对李有才并没多少感觉。因此,纵然李有才有万般心意,却也很难接近小青。

    然而,小青与一个叫张横之人的事,传到了李有才耳中,这顿时让他又惊又恼又是妒恨。他还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敢染指他的禁鸾。

    这次连家出事,小青被招回家中。在事情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小青竟然向张横告急,要让张横过来帮忙。这顿时让李有才心中的怒火妒火刹那燃炽。

    如果以前小青与张横之间的事只是传闻。但是,现在却是完全可以肯定,小青确实是与那个叫张横的小子关系非同一般。否则,小青不会让张横过来参与连家的事。

    所以,此刻看到张横,李有才虽然表面上没表示出什么,心中却已是对张横充满了敌意。他是把张横当成了头号情敌在看待。

    一边打着哈哈,李有才那会客气,手中陡然闪起了一抹暗芒,一股暗劲就已贯注到了掌心。他要让张横当场出丑,让张横知道个好歹。

    但是,下一刻,李有才的脸色陡地变得很是难看。他贯注的暗劲,在握住张横的刹那,竟然如石牛入海,没有任何一丝的反应。

    李有才心头大震,以他三品初期的力量,又修练的是兵家内劲。即使是一般三品中期的强者,也很难承受这种硬拼硬的真元较劲。

    可是,眼前的年青人,仍是一脸风淡云轻的模样,似乎对于他的小动作,毫无觉察。这只有一个解释,对方的修为深不可测,完全不是他李有才能渡量。

    一念及此,李有才心头大凛,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多了一丝忌惮。

    “李师兄客气了。”

    张横微微一笑,完全当作不知道。他也不愿一到这里,就与小青的师兄发生什么冲突。

    小青的车子停在机场外,一众人上了车,张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目光转向了小青:“青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张横终于问出了憋在心里的疑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