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8章 小青父亲失踪了
    “张横,我阿爸他失踪了!”

    小青眼睛一红,忍不住抱住了张横的胳膊。

    “什么?你父亲失踪了?”

    张横一惊,脸色也不禁微变。

    小青的父亲乃是如今连家的家主,做为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玄门世家,家主的地位何等重要。可是,他竟然失踪了,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张横心中无比的震动。

    他的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小青脸上:“伯父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失踪?是遇到了仇家吗?”

    张横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语气也变得急切起来。

    “不是的!”

    小青微微摇头,神情变得悲切无比:“阿爸是他自己离开的,具体是去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留下了一封信,上面所说的话,看起来就象是他的遗言。所以,我们才为他担心了。”

    “自己离开的,还留下了遗言?”

    张横的眉头微微蹙起,感觉是越来越不可思议了。

    堂堂的连家家主,竟然会离家出走,而且还留下遗言。他这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

    无数的疑问在心里汩汩地冒着泡,只是,现在手中所掌握的资料实在太少,张横还真是毫无头绪。

    “青姐,把具体的情况说一下好吗?”

    张横轻轻地拥住了小青的柔肩,轻声地安慰道:“你把伯父离开前,是否有什么异常,以及他写的那封信到底写了什么,都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分析分析,看出点端倪来。”

    “嗯!张横!”

    小青乖巧地点点头,身体依偎在了张横的怀里。

    这个一直无比要强的女子,此刻却是显得如此的软弱。显然,父亲的失踪,已是让他心神憔悴。现在,她需要一个厚实有力的肩膀依靠。

    “张横,你知道的,我从小就陪伴文姐,因此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少回家。”

    小青幽幽地道:“阿爸本身事情也多,所以我们父女两人,很少见面,有时一年都碰不到一次。”

    “但是,他其实很关心和爱护我的。他这人有些古板,不喜欢用现代的通讯工具,每次都是喜欢亲手写书信。虽然信里很少问我生活上的事,大多是交代我要好好保护文姐,不要负了杨家曾对我们连家的恩情。更是严厉地督促我要好好练功,不要荒废了修练。”

    “然而,他每个月一封书信,铁打不动,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一月疏漏。”

    小青继续道:“而且,每年他都会把亲自炼制的各种丹药留给我,即使是他自己走不开,也会派李师兄送过来。”

    “嗯,青姐!”

    张横点点头,把她拥得更紧了。他能明白小青此刻的心情,也可以感受到她对她父亲的依恋。

    “就在一个月前,父亲突然来到了台岛。”

    小青神情中的悲切更浓:“我当时非常的意外,这可是他破天荒第一遭,亲自来台岛看我。”

    “让我更意外的是:他这次来台岛,一直陪了我一星期,在那段时间里,我带他去游阿里山,看日月潭。”

    小青的脸上现出了回忆的神色:“这一周,可以说是我们父女最快乐的时光。他什么事都顺着我,也不象以前那样严厉,让我感觉他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嗯!”

    张横仔细地听着,生怕漏掉了小青话里的一个字:“那他当时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或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没有?”

    “奇怪的话?”

    小青一怔,沉思了半晌,这才摇摇头:“我没有感觉他有什么异常。只是,他似乎对我充满了内疚,总说从小就把我送到杨家,没有能好好照顾我,很对不起我和母亲。”

    小青的母亲,随小青一起去杨家,照顾那时还是小孩子的小青和杨文竹。但在小青十岁的时候,她母亲突然病倒,连吐了一夜的鲜血,就此香消玉殒。

    那时候小青还小,并不知道母亲到底生了什么病,竟然会这么快就离世。但从现在看来,母亲似乎是曾受过什么重伤,当时是旧疾发作,这才会连救治都来不及。

    这事其实也是小青心中的一个心病。但事情毕竟过了十多年,他就算想追查,也已然没什么线索。为此,她确实是对家族和父亲,心中都怀有一丝恨意。

    话说到这里,小青娇躯陡地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之极:“啊,我真是好傻,阿爸这些话,不就是张横你说的奇怪的话吗……”

    小青陡然醒悟过来了。以阿爸平素严厉的为人,他怎么可能说出那些感觉内疚的话来?

    这岂不是违背了他的性格,更是说明了一点,他当时的行为,已是有些异常了。

    小青突然充满了自责,自己当时完全沉浸在父亲的慈爱中,竟然根本没有发觉父亲的异常。要是当时发现了,是不是可以阻止他呢?

    “青姐,这不是你的错。”

    张横连忙安慰:“如果换了我,也一定不会发觉。”

    “张横!”

    小青声音有些哽咽了,把头轻轻地靠在了张横的肩头,好一会儿才有所恢复过来。

    她抹了抹眼角的泪痕,继续了刚才的话题:“一周后,父亲就离开了台岛。当我再次听到他的消息,就是一个月后了,是李师兄打电话来,告诉我父亲离家一个多月,突然失踪了。”

    “本来,父亲也是经常出门,去会见各地的朋友或处理事情。”

    小青解释道:“不过,他每次出门,都会有所交待,并告诉家人回来的大概日期,以便家人能及时知道他这位家主的行踪。”

    “但是,这一次他根本没跟任何人说,就突然离家而去。”

    小青继续道:“最初家里人还不在意。但是,过了近一个月,丝毫没有他的消息,这才急了。后来,李师兄他们,更是在阿爸的书房里,看到了两封信,一封是留给我的,另一封却是留给家里人的。”

    “原来如此!”

    张横脸上现出了恍然:“青姐,那他的信中,到底说了什么?”

    “留给我的信中,与他先前在台岛时所说的那翻话差不多,就是对我充满了内疚,说是对不起我和母亲。”

    小青神情中满是忧伤:“只是,在信的最后,他说这次离开,有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因此,要我好好照顾自己。”

    “至于留给家里人的那封信,更是嘱咐了关于家主接斑人的事,说是他如果一年不回,那么,连家可以另选家主。”

    小青眼眶又湿润了,眼睛都红红的:“而且,信里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是他离开后,连家不得追查他的行踪。而且,关于连家几代人一直在追寻的那件事,从此结束,自他以后,绝不允许连家后人再插手。”

    “连家几代人追查的事?”

    这回张横更加的惊讶了,不由目光一凝,满脸的狐疑。

    从小青所说的情况来看,她父亲所留的两封信,确实是象在留遗言。只是,那封留给家人的信,内容中的那句话,却实在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了。

    而且,张横感觉这事是越来越复杂,似乎还牵涉到了连家上几代人。

    那么,小青父亲所说的几代人都在追查的事,到底是什么?他此次离家,似乎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这又是去了哪里,要想做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们连家几代人在追查的事到底是什么!”

    小青悲切地摇了摇头:“我在接到李师兄的电话后,立刻赶了回来,在看过两封信后,便想到了家里的几位长老。以为他们应该知道些什么。”

    “只可惜,几位长老都是晦莫如深,对此事避而不谈,根本不愿跟我说。”

    小青满脸的无奈:“所以,我直到现在,仍是毫无头绪,这才想到了你,想让你过来帮忙。”

    “嗯,青姐,你放心,伯父的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张横慎重地道。

    “谢谢你,张横!”

    小青感激地望着张横,身体不禁靠得张横更紧了。

    自从在台岛凤瓴山上,与张横有了亲密的关系。在小青的心目中,早已把张横当成了自己的男人。所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张横。在小青心目中,张横就是她的依靠,是她一生都值得信任的爱人。

    正说着话,车子已到了恩施大峡谷风景区的外围。

    如今的恩施大峡谷已被开发成了一片旅游风景区,外围更是建起了不少的宾馆饭店,以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非常的繁荣。

    不过,小青家所在的地方,却在恩施大峡谷一处偏僻的所在,数百年来,连家就一直居住在那里,很少有外人能进入。

    小青却并不准备带张横回家。现在的连家情况比较复杂,现任家主失踪,连家内部也是暗潮汹涌。在这样的情形下,小青实在不愿张横去搅这潭浑水。所以,她为张横他们安排了一处宾馆。

    车子在宾馆的停车场停下,后面的车子里走出了李有才和赵子强等人。不过,看到小青与张横两人手挽着手,从车里出来,李有才的脸色不禁微微变了。

    然而,小青现在那里有心思注意李有才,根本没意识到李有才神情有异,他一边与张横向宾馆里走去,一边道:“张横,其实有关阿爸离开前的情形,李师兄比我知道的更多。他是阿爸最信任的弟子,这些年一直都是他跟随在阿爸身边。等会你可以问问李师兄,也许能知道更多阿爸离开前的一些情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