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9章 猜不透的谜
    白云宾馆是恩施大峡谷风景区最高档的宾馆,一幢三十三层的摩天大楼,豪华的装簧,可以说是这一带的标志性建筑。

    时间已是傍晚,白云宾馆的九楼餐厅的一个包厢里,小青以及张横和李有才等人,围坐在一起,一桌丰盛的酒席,全是这里的特色菜肴,让人食指大动。

    只不过,座上的几人脸色都非常沉重,连家出了这样的大事,张横他们确实是没什么心思在食物上。

    “李师兄,阿爸离开前的一段时间,你一直在他身边,那时的情况你应该最清楚。”

    小青的目光转向了李有才:“请你向张横详细地说说。”

    “嗯,师妹!”

    李有才点点头,但望向张横的目光中,仍是充满了敌意。

    刚才看张横和小青亲昵的态度,已是让他对张横感觉越来越看不顺眼了。不过,小青开了口,他却也不能拒绝。只是,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阴厉。

    “张少,其实义父他老人家在离开之前,行为确实是非常的反常。”

    李有才沉吟了一下道:“有一段时间,他总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李有才不仅是小青父亲的亲传弟子,更是被他收为了义子。所以,他才称呼为义父。

    “我当时非常的好奇,有一次就曾借故走了进去,想看看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了。”

    李有才继续道:“只是,当我进入书房,看到义父坐在书桌前,似乎是陷入了沉思。而在他的书桌上,却是摆满了无数的照片和图画。”

    “哦!”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都是些什么照片和图像?”

    “说来惭愧。”

    李有才叹了口气:“义父他老人家当时似乎完全沉浸在那些东西上,对我的进去竟然恍若未觉。因此,我也有幸看到了那些照片和图画。”

    “照片和图画都是些人物,但感觉非常的奇怪。因为,照片和图画都是两张一组,上面的人物老少男女都有,甚至还有土家族以及苗族的一些少数民族之人。”

    李有才脸上现出了回忆的神色:“每两张一组的照片和图画,上面都是同一个人。这样的照片和图画一共有三四十组,也就是说,是有三四十个不同的人。让我心中惊疑的是:每一组照片或图画中的人,肯定有一张是那个人的残疾影像,或是少了一条腿,或是缺了一条胳膊,也有瞎了一只眼的。反正不一而足。另一张同组的却是那个人四肢完全,无残无疾的影像。”

    “这有什么不对吗?”

    张横的目光一凛,凝注到了李有才脸上,神情中却现出了一抹疑惑:“按李师兄你的说法,伯父所看的照片,好象是这三四十个人在残疾前以及残疾后的照片,这能说明什么?”

    “是啊!”

    李有才又是一阵感叹:“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还以为义父所看的这些东西,是我们连家这么多年来,因为修练出差错,或是在外办事成了伤残的弟子。可是,当我仔细看时,这才发现,这些照片和图画上的人,我竟然一个也不认识。而且,照片以及图画,年份也相差很远,有几组似乎是最近刚拍的,许多照片却已发黄,从上面所拍的人物穿着的衣服打扮,我甚至看到了解放前当时流行的绿军装。”

    “至于图画上的人物,更是年代久远,有的还穿着马褂长袍,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人了。”

    李有才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想来当时应该还没有照相机,所以,才是用图画画下来。”

    “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感觉上也是无比的怪异。

    “我不知道义父怎么会收藏了这么多奇特的照片和图画,也不明白这些照片和图画代表着什么意思。”

    李有才摇了摇头:“当时就感觉义父他老人家行为很怪异。”

    “是的!”

    小青在一边插话道:“李师兄跟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也是感觉不可思议。实在不明白阿爸他收藏着那些照片和图画是什么用途。”

    “对了,你们又是凭什么认为,这些照片和图画,与伯父这次离家突然失踪有关?”

    张横陡地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不由神情凛然地望向了李有才和小青。

    “这事还得说到义父离开前的一晚。”

    李有才想了想道:“那一天,他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天没出来。我担心他是不是会有事。所以趁着要吃晚饭的时间,进去想请他吃饭。”

    “但是,当我推门进入书房的时候,却看到他的书房里烟雾腾腾。”

    李有才道:“我当时吓了一跳,还以为书房里着了火。但当我仔细看时,这才看清,义父他老人家竟然在火盆里焚烧东西。而且,从被烧了一半的残留来看,火盆里烧的,正是那天我看到过的那些照片和图画。”

    “伯父竟然把照片和图画烧了?”

    这回张横更加的奇怪了,脸上也现出了惊疑之色。

    “是的,义父确实是把他们烧了。”

    李有才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当时,他似乎还喃喃着,说什么这事就到他这里为止,不管成不成功,最也不想让连家的后人再为此事付出代价了。”

    “哦!”

    张横心头微微一震,他立刻想到了先前在车上,小青所说的那句话。好象连家几代人都在探索着某件事情。

    从李有才此刻的话语中,更是印证了这话。张横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李师兄,那伯父所说的,你平时有听他提起过吗?”

    “没有!”

    李有才摇头:“义父一向严厉,很少与我们谈心,也根本从来不说他的往事。”

    “不过,自他离家,失去了行踪之后,我曾调查过。”

    李有才目光一凝:“从连家的家谱中,我竟然发现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自百多年前,连家每一代中,总会有人突然失踪,在家谱中注明下落不明。”

    “想到义父的这次失踪,我突然觉得,家谱中的那些下落不明之人,似乎就是与义父有着同样的目的。”

    李有才叹了口气:“只可惜,这是我的猜测,事实是不是真的这样,我也无法考证。”

    做为连家家主的义子,李有才也是被记入了连家的家谱中。因此,他是有权看家谱。反尔是小青这个连家的女儿,却没有姿格接触家谱。

    连家这个玄学世家,还是一直遵守着许多老规矩,在他们的观念中,女儿是要出嫁的,一旦嫁了出去,那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所以,小青在连家,许多权限反尔不如李有才这个义子。

    话说到这里,席间突然限入了沉默。虽然李有才说了许多具体的情况,但似乎对于小青父亲的失踪,并没有什么作用。反尔是更增添了许多的谜团。

    连家的几代人,到底是在探察什么?为什么那些人会一去不返,下落不明。而小青父亲,又为什么要把几代人追查的事,决定在他手上中止。这一切的一切,都象是一团团迷雾一样,让人琢磨不透,难以理解。

    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压抑,一边的赵子强,阿娇阿蛮三人,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感觉象是在听天方夜谈。小青父亲失踪的事,确实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李师兄!”

    好半晌,张横终于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目光再次望向了李有才:“不知是不是还有其他线索?比如,伯父在离开前,曾与什么人有接触,他以前又与那些人关系密切?”

    “这个!”

    李有才微微一怔,脸上浮起了思索的神色。这方面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自小青回来后,其实他的心思都落在了这位师妹的身上,虽然被小青逼着去调查义父的事,但其实并不怎么情愿。

    毕竟,义父在留给连家家人的信里,已是一再叮嘱,连家后人,绝不许再插手,更不要去追查他的下落。

    李有才心中对一向严厉的义父,还是心中充满了敬畏,还真不敢违背他的遗留的话。

    此刻,听张横问起,他不由略显尴尬。

    想了好一会儿,李有才这才答道:“如果说义父他最近一段时间来,与什么人接触频繁,那就只有在这里的洪门分堂堂主了。自他离开前一个月,曾好几次前往洪门分堂,会见堂主。只是,他每次前往,都是一个人前去,并没有带任何人。所以,他们到底在商量什么事,我确实是不知。”

    “洪门分堂?”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他自然知道洪门是什么。这是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帮派,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玄学界,都是非常有名。尤其是民国时期,洪门更是达到了一个顶点,几乎是名满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后来,洪门虽然因为某些原因退居海外,但在如今海外的华人中,仍是有着不可小视的影响力。

    不仅如此,在玄门秘闻中,也有着关于洪门的一些记载,它虽然是世俗的帮派,但其核心却也是一个玄门门派。民国时名震天下的大刀王五,就是洪门当时的一位出世的玄门强者。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小青父亲失踪的事,竟然还隐隐的牵涉到了洪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