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1章 虎啸山林局
    “虎啸山林,好一个虎啸山林局!”

    目光暗暗洞察四周,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怪不得洪门屹立这么多年,在江湖中声威不减,看来洪门确实是隐藏着高人。”

    一路走来,张横暗中就在细细地观察此地的布局。现在,他终于看出来了,洪门恩施分堂乃是布置了一个强大的风水局:虎啸山林。

    最初进来时的那座门楼,正是虎口,因为整座院落是建在山坡上,地势是缓缓向上延伸。这在别人看来,也许不会有什么感想,甚至因为建筑的巧妙,根本就感觉不出地势的变化。

    但是,张横却立刻明白了这种地势变化的微妙,这就如同是一头正欲下山的猛兽,处于一种狂扑的资式。整座洪门恩施分堂,充满了一股凛凛的威严。这正是风水局中非常有名的虎啸山林之格。

    天巫传承有言:虎踞一地啸山林,敢叫百兽皆服臣。坐镇山河八百里,谁敢逆其三两分。

    意思是说,虎啸山林之格,可镇压八百里气运,占据这一风水宝局,可雄霸一方。

    这个格局,完全符合了洪门在江湖上的地位,以恩施小小一个分堂,就有这样的布置,足见洪门的胸怀和野心。更可见它的底蕴。

    洪门分堂一共分三进,在朱管事的带领下,穿堂入室,很快就来到了第二进。这里有一座大厅,一块黑底金字的巨匾悬挂其上:白虎堂。

    门口又是两排黑衣劲装的大汉,神情肃然地站立两边,见众人走来,顿时一个个目光凌厉地注视到了大家身上。

    “连大小姐,李少,我们堂主已在白虎堂等候多时了。”

    朱管事扫视了张横他们一眼,却向小青道:“两位请。”

    他的意思很明白,堂主只会见小青和李有才,对于他们跟随一起来的张横和赵子强等人,完全当成是了跟班,要把他们拦在门外。

    “朱管事,这位是……”

    小青顿时急了,连忙向朱管事解释,想要说明张横并不是自己的跟班。

    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朱管事已是摆了摆手:“连大小姐,堂主日理万机,时间有限,请连小姐见谅。”

    朱管事根本不愿听小青的解释,他得到的命令,只是接待连青梅和李有才两人,他可不敢擅自作主,多带一个人进去。

    洪门做为屹立江湖无数年的大门派,规矩无比的森严,朱管事那会在这种事上出差错。

    “呃!”

    小青一时语塞,俏脸也陡地涨得通红。他还真没想到,刚进洪门,就吃了个不大不小的憋。

    问题在于,她可不想让张横受委屈,所以,就想再说些什么。

    不过,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张横已是向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们先进去,自己在门外等待无妨。

    张横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节外生枝,反正一切等小青他们,进去与对方谈了再说,到时看情况再作决定。

    至于被人无视,当了小跟班,张横也无所谓。他可不是什么小鸡肚肠之人。

    “张横!”

    小青喃喃地叫了一声,朝张横望了一眼,目光中满是歉意。

    反尔是一边的李有才,见到朱管事拦住了张横他们,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兴灾乐祸的神情,他感觉心中很爽。这回算是让张横这小子吃憋了。

    小青和李有才终于向白虎堂走去。不过,以两人的身份,却没有走正门的姿格,而是进入了旁边的一扇侧门,进入了里面。

    张横的眉头不禁微微一挑,感觉洪门分堂的堂主,架子也太大了点,完全是把小青和李有才当成了小辈,而不是江湖同道看待。

    然而,让张横更加意外的却还在后头。

    大约在门外等了半盏茶的时间,小青和李有才两人,从旁边侧门再次走了出来,两人神情黯然,很是失望的样子。

    “青姐,怎么没得到消息吗?”

    张横连忙凑上前去,低声问道。

    “唉!”

    小青微微摇头,神情很是无奈:“徐堂主他根本一推三不知,没说上几句,就端茶送客。我们只好出来了。”

    小青确实是很憋屈,洪门分堂堂主徐恒一听她的来意,脸色就顿时阴沉了下来,完全不愿与她和李有才谈这方面的事。只说他也感觉奇怪,连家家主竟然会离家失踪。至于别的,他就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没说几句,徐恒就端茶送客。

    小青和李有才纵然心有不甘,却也不能死皮赖脸地呆在人家这里,只好灰溜溜地走出来了。

    “哼!”

    张横冷哼一声,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洪门分堂堂主徐恒,根本就是没把小青放在眼里。

    自己受点委屈张横可以容忍,但让小青受委屈,张横心中一股怒火就冲了上来。

    “连大小姐,李少,请!”

    这个时候,一直守在门口的朱管事皮笑肉不笑地走上前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已是准备逐客了。

    但是,还没等他下一步动作,张横的目光一凛,已是凝注到了朱管事的身上。与此同时,他手中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姿式:“洪门九柱香,不敬神佛不敬鬼。只敬江湖忠和义,广结天下同我辈。”

    “啊!”

    朱管事陡然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目光猛然望向了张横:“您,您是……”

    朱管事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张横手中那个怪异的姿式,以及所念道的这句话,正是他们洪门的一个谒语,而且,还是只有与洪门有着密切关系的江湖同行,才知道的暗号。

    要知道,洪门屹立江湖这么多年,自然也曾有过无数的敌人和恩人。而这一套手式和暗语,正是只有曾帮助过洪门,得洪门高层认可,特别赠送给对方的联络切口。一旦能说出这套切口之人,必是曾经对洪门有大恩之人。凡是洪门的弟子,无论是那一堂那一舵,都必须以贵宾之礼相待,对方有任何要求,更是要尽所有力量予以满足。

    朱管事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他看成是连家大小姐跟班的年青人,竟然就能说出这个切口。这让他心头大震,立刻意识到,眼前的年青人,绝对的不凡。

    “哼,你还没姿格知道小爷是谁。”

    那知,张横冷哼一声,完全不给朱管事丝毫面子。刚才被他冷落,张横此刻自然不会给朱管事好脸色:“小爷要见洪门分堂堂主徐恒。”

    “是,贵客稍等,小老儿马上就向堂主汇报。”

    朱管事那敢说个不,连忙躬了躬身,屁颠屁颠地向白虎堂里跑去。

    开玩笑,洪门恩人前来,他朱管事先前是有眼不识泰山,已是得罪了人家。现在若再怠慢,只怕他屁股下面的位置就得挪一挪,回家抱孙子去了。

    果然,一会儿功夫,白虎堂紧闭的大门嘎吱吱地打了开来,一位中年男子已然急步迎出了门来。

    “在下洪门恩施分堂堂主徐恒,不知贵客光临,有所怠慢,还望见谅。”

    徐恒双手一抱拳,目光望向了张横,脸上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听到朱管事的汇报,立刻赶了出来,只是。他还真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

    然而,徐恒的这个举动,却是把一边的小青和李有才给惊呆了。两人就算是长三个脑袋,也是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貌似他们刚才进去,是从白虎堂的侧门而入。而且,人家徐恒根本没当他们是一回事,自始自终,就坐在堂中,连动都没动一下。

    但是,现在张横说出一翻切口,却让徐恒不但大开正门,而且还亲自迎了出来。看他的态度,显然是对张横无比的尊敬。

    李有才的身形轰然剧震,脸色也青红一阵地变幻起来,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

    在他心中,一直没把张横放在眼里,自以为凭他堂堂连家家主的义子,张横这个出身低微,没有任何根基的草根,那完全就是一堆屎。

    那知,这个他丝毫不放入眼里的张横,竟然能让洪门恩施分堂堂主,如此的恭敬礼遇。这让李有才的心震憾了,这才意识到,眼前的年青人,绝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垃圾。

    一念及此,李有才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嗯,徐堂主客气。”

    张横淡淡地说道,神情很是傲慢。

    徐恒竟然给小青碰冷钉子,张横对他已是非常的不爽,自然也就对他不客气了。

    “贵客里面请!”

    徐恒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堂堂一地主持洪门事务的堂主,一向都是受人敬重有加,徐恒那里见过如此对他无礼之人,他心中确实也是闷了一肚的火气。

    但是,摄于洪门规矩,他还是忍了下来。

    “好,前面带路!”

    张横更加的倨傲了,点点头向徐恒挥了挥手。

    “呃!”

    小青和李有才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怪异,张横的表现,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不过,看到徐恒的神情象是便秘了一样,两人的心中也是非常的畅快。刚才被徐恒冷落,两人心中也是窝了一团火。现在看他被张横无视,确实是让他们感觉大大地出了口气。

    旁边的朱管事以及站在门边的一众黑衣大汉,却是脸色大变。特别是那些黑衣大汉,顿时一个个目光中暴射出了凶光,恶狠狠地瞪住了张横。

    堂堂一堂之主,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无名小子无视,这些洪门弟子,都感觉到了羞辱,他们立刻对张横充满了敌意。

    陡地,场中的气氛猛然变得凝滞起来,似乎有一言不和,就要群殴的趋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