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2章 神仙醉
    “哼!”

    徐恒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不过总算压抑住了狂窜上来的怒火,阴沉着脸领先进入了白虎堂。

    张横也不客气,一挥手,带着小青以及李有才和赵子强等人,跨步向里走去。

    白虎堂是一个议事厅,八根红木的巨柱,青砖铺地,还保留着明清时的装饰风格。

    两排红木太师椅,分列两边,应该是洪门弟子义事时的座位。

    最上方也摆着一张梨花木的交椅,只是,让张横诧异的是:此刻,在那交椅旁边又加了一把椅子,一位年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道人,头戴高冠,黑须飘然,正安然地坐在那里。

    见到张横等人进来,那位道人不禁眼眸陡地一凝,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

    “这是什么人?”

    张横的神情微微一滞,心中咕噜了一句。

    那位道人看起来仙风道骨,很有一种世外高人的犯儿。但让张横讶异的是:此人的修为,竟然已是隐隐地跨入了半步四品。这在外界,张横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修为的强者。

    “贵客请!”

    徐恒这时已坐上了那把黄梨木交椅,神情也总算恢复了平静,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做了个请座的手式:“不知贵客来自何处,此次前来我们恩施洪门分堂,有何贵干?”

    “老千门张横!”

    张横这回不再卖什么关子,把挂在脖子上的那尊千手观音像拿了出来,在徐恒面前晃了晃。

    “什么?你是老千门的尊主!”

    徐恒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不仅是他,坐在他旁边的那位道人,也是脸色微变,望向张横的眼神又不同了。

    洪门与老千门关系密切。尤其是当年在解放前,洪门那一代的门主,曾受老千门恩典,让洪门避免了一场灭门之灾。所以,洪门才会把那一套秘密切口,交于老千门,以待以后有所回报。平时也自然是注意着老千门的一举一动。

    当日张横联手倭岛老千门,狠狠地打击了乙贺流,这事当然早就暗中传扬开来,作为恩施分堂的堂主,徐恒自然知道其中的一些内幕。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老千门尊主,竟然会找上门来。一时间,徐恒心中震动之极,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古怪。

    “哈哈,原来是江湖中传言的神奇少年张横张少,失敬,失敬!”

    道人站了起来,向张横微微施了一礼:“贫道张文龙,人称文道人。早年曾在秦岭山修行,如今周游各地,想不到今天有幸能见到张少,荣幸,荣幸!”

    “文道长客气。”

    张恒微微颌首,抱拳还了一礼,神情却是有些异样。

    张文龙所说的江湖中传言的神奇少年,这让张横很惊讶。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外面有这样一个听起来很牛皮的雅号。

    一边说着,张横目光已转向了徐恒:“徐堂主,明人不说暗话,小爷这次前来,就是为连家家主失中之事。”

    张横也不多客套,先前小青他们自然已与徐恒提出过此事,所以他现在也就单刀直入,进入了正题。

    至于旁边这位文道人,他既然能与徐恒在一起,想必刚才也已知道了这事,自然也就无需避讳。

    “小爷从老千门那儿,知道连家家主在离家前,与徐堂主联系密切。”

    不待徐恒有所反应,张横已是顾自说了下去:“而且,据老千门所了解,连家这百多年来,每次有人因为那件秘事而失踪,似乎与洪门都有关。”

    张横可不想给徐恒拒绝的机会,所以,先把从老千门中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这样,徐恒就想推却,也没有理由了。

    “呃!”

    果然,张横此话一说,徐恒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无比,眼神也变得闪烁起来。

    他先前唐塞了小青和李有才,现在张横似乎掌握了不少的内幕,这让他还真不知该如何说。

    “哈哈,张少,不必着急,先喝杯茶再说。”

    张文龙站了起来,打了个哈哈,显然是要为徐恒打个圆场,以缓和此刻的气氛。

    说着,张文龙已举步走向了张横这边,从一边的茶几上,亲自拿起了茶杯和茶叶等器具:“贫道早年在秦岭,闲来无事,倒是学了一些茶道。今日得遇张少,也是缘份。贫道不才,献丑了。”

    茶几上准备了一应泡茶的器具,甚至旁边还有一桶泉水。张文龙一边说着,一边已是挽起了袍袖,往一只红泥紫砂壶里,注入了清澈的泉水。

    嗡!

    空气微漾,红芒暗闪,张文龙掌心突然漾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他手中的紫砂壶中,立刻腾起了缕缕的热气。他竟然是用强悍的真元,烘贝起了壶中的清水。

    张横的神情一凝,突然被张文龙打断,心中自然是不悦。但是,见这位道人亲自为自己泡茶,他却也不能当场翻脸,拂了人家的这翻好意。貌似以张文龙达到半步四品的修为,在玄学界也应该算是一号人物,他能亲手施以茶道待客,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这是鄂省的一大特产,乃是出自神农架野生之茶。”

    张文龙从茶几的一个精至的茶叶罐中,拈起了一簇碧绿的青茶,一边介绍道:“是徐堂主精心收藏之物,听他说一年也就半斤的量。贫道就暄宾夺主,借花献佛了。”

    说话间,他把茶叶放入了紫砂壶中,轻轻地摇晃起来。

    他的动作非常的优雅,丝毫不带人间烟火气,甚至看他泡茶,就让人有种赏心悦目之感,极是风雅。

    白虎堂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到了张文龙身上,被他这即兴的茶艺表演给吸引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专注的神色。感觉上,看这位文道长施展茶道,是一种极其美妙的享受。

    张横的目光微微一凝,心中也是有些震动。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张文龙看似是在泡茶,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却蕴含了一种道的意境。显然,这位在秦岭苦修多年的道人,在茶道中已是参悟了某种道韵。

    怦!

    正是时,一壶清茶已然泡好,缕缕清香也从紫砂壶的壶盖气孔中透出,沁人心肺,让人有忍不住想多嗅几下的冲动。

    “张少请,诸位请!”

    张文龙大袖一挥,紫砂壶的壶口自动射出一道水箭,刹那把放在茶几上的几个杯子注满,不多不少,正好是八杯。

    他大袖一挥,八盏清茶顿时稳稳地飞了起来,向场中众人飞去。

    与此同时,张文龙也拈起了一盏,举到了鼻下,深深地嗅了起来。

    “多谢文道长!”

    张横和小青等人互望一眼,也不再客气,纷纷举手接住了飞过来的茶盏。各自细细观察起来。

    茶盏是上好的青花瓷,晶莹剔透的盏壁,折射出白玉般的光泽。却把盏中的清茶,映得别样的炫彩。

    徐恒的这罐神农架野生茶,片片茶叶如同是雀舌,正是茶叶刚抽芽时的嫩叶,在碧绿的茶水中浮沉,偶尔冒起的一串串汔泡,仿佛这些茶叶都活了过来,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不仅如此,一缕如兰似麝的清香,直入心肺,让人感觉心神畅快,竟然有不忍去喝掉这盏茶的想法。

    一时间,堂中满是吸气声,众人一个个如痴如醉地嗅着茶香,好久才舍得啜上一口。然后,人人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好茶!”

    张横终于饮下了满满一杯,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现出了惬意的神色。

    不过,稍顷之后,他的神情陡地一凛,目光猛地望向了张文龙,一道凛冽的光芒凝注到了他的脸上:“茶确实是极品好茶,文道长的茶道也确实是世上难得一见。但是,文道长加入茶中的佐料,却也是奇世珍品。”

    “啊!”

    小青以及李有才和赵子强等人,顿时脸色大变。阿娇和阿蛮两女,更是身形一闪,挡在了张横面前,怒目而视,望向了张文龙。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那能听不出张横话中的意思。最后那句茶中的佐料,似乎是在暗指张文龙好象在茶里做了什么手脚,而且还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下,众人顿时紧张起来,又惊又疑地望望张文龙,又看看张横,神情中都现出了狐疑之色。

    与此同时,众人也立刻各自暗暗检查起了体内的状况,想看看自己是否出了异状。

    不过,他们似乎并未感觉到异样。这让大家更加的奇怪了。

    “哈哈,张少说笑了。”

    张文龙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变,但还是免强地笑道。

    “哈哈,小爷岂会说笑。”

    张横神情凛然:“文道长茶里的神仙醉,可是这世上难得一遇的奇珍异草。”

    神仙醉名字听起来似乎不错,但它却是百品神媒中位列第九十七位的上古异草。用它磨制成粉,可以做为神媒之用。

    一旦有人喝了神仙醉的药粉,可以让神魂在十日后突然如喝醉了酒一样醉倒,足足可以昏睡千日。因此,神仙醉也叫千日倒。

    算起来也是极其厉害的一种麻醉药,而且是针对四品超级强者的神魂之药。

    张横刚才喝下第一口的时候,立刻让神魂有了反应,也马上明白了,这茶水中被放了神仙醉药粉。

    这让张横心中大震,他竟然没看出来,刚才张文龙是什么时候做了手脚。这足见这位道人,确实是有些手段。

    而让张横不解的是:自己与张文龙这还是第一次相见,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怎么就对自己下手了呢?

    甚至还用上了极其稀罕的神仙醉。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