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3章 又见照片
    “神仙醉?”

    场中众人尽皆神情大震。他们虽然都未达到四品,但对于神仙醉,还是在一些典藉中看到过。

    只是,众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道人,竟然会对张横暗中下这奇毒。

    顿时,小青以及李有才和赵子强等人,已是愤然而起,把张文龙围在了中间。

    “呃,文兄!”

    徐恒也是身形一颤,满脸狐疑地望向了张文龙。

    文道长竟然突然对张横出手,这也是出乎了徐恒的意料。他事先可没有得到张文龙的丝毫暗示。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张文龙为何无缘无故地要对付张横呢?

    问题在于:张横可不是普通人,别的不说,光凭老千门尊主的身份,也绝不是张文龙能承受地。

    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文龙身上,众人身上的气势也轰然高涨,直迫张文龙。

    “哈哈,张少果然不愧是传奇少年。”

    张文龙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稍顷,他突然哈哈大笑:“竟然能品出茶中的神仙醉。”

    张文龙终于承认了他在茶水中投入了神仙醉,这让众人陡地都是神情一凛,已是怒不可歇。阿娇以及阿蛮立刻踏前一步,就要向他出手。

    不过,还没等她们做出什么举动,张文龙又是哈哈一笑:“诸位,稍安勿燥,贫道之所以给张少喝神仙醉,这可不是想害他。”

    “文道长说来听听!”

    张横阻止住了众人,目光凌厉地凝注到了张文龙身上,一股凛凛的威压,也锁定了他。

    张横倒要听听,这个牛鼻子还有什么话可说。

    “无量天尊!”

    张文龙神情一肃,宣了一声道号:“贫道虽然不才,但当年在秦岭山苦修多年,也算是学了点观气的本领。所以,贫道看张少的气色,似乎是神魂欠安,想来应该是在倭岛与乙贺流争斗时,留下了什么后患。”

    张文龙尾娓而言:“因此,贫道就擅自作主,想为张少滋养神魂,也算是与张少结下一段善缘。”

    “想来张少也应该知道,神仙醉虽然可以让四品的天师神魂迷醉,甚至能醉千日之久。但是,神仙醉本身并无剧毒,而且还对神魂有滋养作用。张少即使是喝了这神仙醉,最多也就是昏睡千日,不会有其他的副作用。”

    张文龙慎重其事地解释了神仙醉的作用,目光与张横对视着,脸上也露出了坦荡荡的神色,好象他所作所为,果真是为了张横好,而不是有暗害张横之心。

    张文龙确实也是不凡,竟然可以看出张横神魂的虚弱。只是,他并不知道,张横神魂如今的状态,并不是因为与倭岛乙贺流争斗,而是为了救治王馨兰的原故。毕竟,他对张横在之后去古苗的事,毫无所知,这才想当然地认为是在倭岛与乙贺流争斗所至。

    “真是这样?”

    所有人的目光望望张文龙,又看看张横,一个个都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张横的眉头也不禁微微蹙起。神仙醉的药效确实如张文龙所说,能让四品天师醉倒千日。而且,确实也是对神魂有滋养作用。

    张横之所以在发觉茶中添加了神仙醉后,仍是把一盏茶全部喝完,就是因为神仙醉的滋养神魂作用。

    只不过,张横因为神魂小人儿有功德光环,又经当日那神秘的第三道墨绿光环洗礼,可以说已是百邪不侵,区区位列百品神媒九十七位的神仙醉,自然也休想对自己的神魂产生不良影响。因此,他才毫无顾忌地喝下了整盏茶水。

    此刻,听着张文龙的解释,张横也是感觉半信半疑。若是张文龙真要害自己,却实在是没有理由,双方无仇无怨,何必结下这个梁子?

    看起来,为结一段善缘的理由,更是可信些!

    微一沉吟,张横摆了摆手:“既然文道长如此说,那此事就此揭过。”

    张横今天的目的,在于向徐恒这里弄清连老爷子离家失踪的原因。所以,他也不想节外生枝,反正张文龙的神仙醉对自己并无伤害,他也就不再纠结他的话是真是假。只不过,心中已是对这个道人,产生了警惕。

    说着,张横转向了徐恒:“徐堂主,小爷手中掌握的资料已不少,我想知道,连老爷子的那些照片和图画,到底是什么意思?其中蕴藏着什么秘密?”

    “啊!张少也知道那些照片和图画?”

    这回,却是轮到徐恒震惊了,不由身形一震,脸色也变得很是惊疑。

    “哈哈,小爷知道的事可多了。”

    张横心中偷着乐,他之所以突然提出那些照片和图画,那完全就是在诈徐恒。

    反正对方已知道自己与老千门的关系,但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得到了多少有关连老爷子的情况。所以,他就想混水摸鱼,诈一诈徐恒,看他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此刻,见徐恒果然大惊失色,张横知道,这回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

    “难道徐堂主不肯告之真相?”

    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凛,语气也变得凌厉起来:“那么,小爷要是以老千门尊主的身份,要求徐堂主呢?”

    “呃,这个!”

    徐恒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张横的要求确实是有些为难。尤其是张横现在提出以老千门尊主的身份,这更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要知道,当年老千门对洪门有恩,化解了那时的一次灭顶之灾。这才会拥有那一份切口。

    按洪门规矩,恩人上门,无论有什么要求,必须全力给予满足。

    连家老爷子之事,如果张横毫不知情,徐恒还可以推却。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张横似乎知道的不少,他要想再推却,实在是没有理由。

    “哈哈,徐老弟,既然张少已是知道了不少,那徐老弟就告诉他吧!”

    张文龙在一边突然笑道:“如果有张少这位传奇少年参与,也许这一次机会会更多。”

    “哦!”

    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凝,心中也不由咕噜了一句:看来,这个牛鼻子与连家老爷子的事也有关。否则,他不会说这样的话。

    果然,徐恒的目光望向了张文龙,两人似乎暗中传音了什么。终于,徐恒点点头,向张横道:“张少既然如此说了,本座再做推辞,也就太有失江湖道义了。”

    说着向小青和李有才微微颌首道:“连大小姐,李少,不是本座刚才不愿说与二位知道,只是,此事实在是牵涉太多。”

    “徐堂主客气了。”

    小青和李有才互望一眼,心中已是惊喜不以。只要徐恒肯说出真相,刚才所受的那点委屈,还真算不了什么。

    “张少,事情确实还是要从那些照片和图画说起。”

    徐恒这回也不再卖关子,手一挥,一大叠文件袋已出现在了茶几上:“这些就是我们洪门恩施分堂历代堂主,这么多年来收集的资料。”

    说着,他把那些文件袋打了开来,里面果然是一张张的照片和图画,整整地摊了一茶几。

    众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照片和图片上,一个个神情变得很是凝重。

    “竟然真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陡地凝成了一个角度,心中很是震动。

    徐恒拿出来的这些照片和图画,果然如同是昨天李有才所说的那样,无论是照片和图画,都是两张一组。上面全是人物,而且是一张为正常的人,另一张却是那人的残疾照。

    不仅如此,照片和图画,从纸张以及上面人物的着装,可以看出应该是不同年份以及不同时代的人。所有的图画都是明清时或更久远的年份,纸张都已发黄。照片也是如此,最老的照片全是黑白照,而看起来比较新的已然全是彩色照片。

    可是,细细地观察着这些照片和图画上的人物,张横仍是感觉满头雾水。这些照片和图画,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也完全看不出其中隐藏着什么端倪。

    心中想着,张横望向了旁边的小青以及李有才等人,想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不过,让张横失望的是:小青和李有才也是一脸的迷茫,似乎也对此毫无头绪。

    甚至李有才还低声地咕噜了一句:“这些照片和图画,与我义父的不同。但是,两张一组,一残一好的排列,却是完全一样。”

    “徐堂主,请解释一下,这些照片和图画,到底代表了什么含意?”

    张横抬起了头来,目光望向了徐恒。

    “张少,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秘密。”

    徐恒拿起了茶几上的一组照片,指着上面的人物道。

    照片上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土家族的服饰,看起来很是老实憨厚的一个农家人。

    第一张的照片,是这位中年土家族汉子断了一条腿,柱着拐杖行走的影像。而第二张却是他已然双腿齐全,在田中耕作的情形。

    张横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从这组照片来看,只能说明,这人先前是个正常人,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断了一条腿。这可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开玩笑,世界上这么多的人口,每天每时每刻,甚至是每一秒钟,都有事故在发生。因为车祸或其他原因,断手断腿以至造成残疾的,可以说已不算是什么新闻。

    那么,徐恒以及当日的连家老爷子,如此慎重其事地藏着这些照片,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隐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