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5章 神秘少女
    画中少女,她的左手手腕上,有一块看起来象胎记的淡红色记号。但是,大家仔细看去,却猛然发现,这块胎记有着特别的形状,竟然长得象是一个女子的影像,而且轮廓清晰,甚至可以看到具体的面目,就仿佛是烙印上去的一个雕像。

    不仅如此,再看其他的图画以及照片,每一张上的少女,果然在左手手腕的同一个位置,都有这样一个奇异的胎记。这让众人陡然都是意识到了什么。

    张横的心中也是难以平静,看到画中少女手腕上的胎记,他立刻想到了自己掌心的那个诺亚冥舟的记号。他的心顿时微微一震,一个念头也浮了上来:难道这个少女手腕上的胎记,也如同自己的诺亚冥舟的记号一样,意味着这是她身上隐藏的一件上古法器?

    只是,一个女子雕像的法器,张横一时还真想不出会是什么。

    “张少果然洞察入微。”

    徐恒赞许地点点头:“不错,之所以这位少女,让我们历代恩施洪门分堂的堂主,认定她是同一个人,她手腕上的这个胎记,也是一个依据。”

    “徐堂主!”

    张横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徐恒:“既然贵堂几代堂主都在注意此人,那么,可有什么发现?”

    “比如,她是否是玄门中人,她手腕上的这个胎记,有什么来历?”

    张横补充道:“还有,你们能拍到这么多的照片,是不是有过与她接触?”

    张横把一连串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

    “张少,问的好!”

    徐恒不无赞叹地竖了竖拇指。张横所问的这些问题,确实都是问到了点子上。

    一边说着,徐恒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少女,直到现在为止,我们仍是无法判断出她是不是玄门中人。因为,她本身并无真元,似乎是个普通人。但是,她行踪诡秘,每次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即使是当年那一代堂主,修为已达四品初期,仍是无法追寻到她,更不要说把她请回来。”

    “竟然是这样!”

    众人的神情也不禁都是一震。徐恒说的虽然含蓄,用了一个把她请回来的词。但是,谁都能想象得出来,以洪门的手段,这个请字可不那么简单。必然是用了武力。

    可是,连一位四品初期的超级强者,都无法把她奈何,这个少女确实是够神秘了。

    “至于少女手腕上的这个胎记,我们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研究。”

    徐恒手指指向了其中一张照片,指住了少女手腕上的胎记。

    这张照片已然发黄,照片上的少女穿的是民国时期的服饰。不过,她手腕上的胎记却是个特写,显得特别的清晰。因此,大家更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胎记,确实就是如同雕像一样,不仅有凹凸感,而且隐隐的可以感觉到一种古朴苍凉的气息。

    “有什么发现?”

    张横眸中闪过了一抹异彩。

    “张少,要说这个胎记,先得说说我们恩施这一带的历史。”

    徐恒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我们恩施在原始社会的时候,曾有一段时间,处于母系社会,据古老的传说,当时为盐水女神领地,并建立过一个古老的国度,那就是盐水国。”

    “嗯!”

    张横点头,恩施他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当日在台岛与小青相处的时候,却曾听小青说起过她家乡的一些情况,以及古老的传说。

    盐水女神以及古老的盐水国,是民间一直流传的故事。而且,据说盐水国的中心,就是在恩施大峡谷内,直到如今,那里仍残留着一些原始的部落建筑。现在更是有部分被开发成了恩施大峡谷的旅游区。

    只是,张横还真想不出来,照片中少女手腕上的胎记,竟然会与古老的盐水国扯上关系。

    心中想着,张横的神情也变得迫切起来,灼灼地望向了徐恒。其他人也是如此,一个个满脸的期待。显然,徐恒的话,已是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根据我们多年的研究和调查,这少女手腕上的胎记,风格很象当年盐水国的图腾。”

    徐恒也不卖关子,神情凝重地道:“所以,我们认为,这位神秘的少女,应该与当年的盐水国有关。”

    “竟然是这样!”

    众人尽皆一震,张横的眉毛也陡地挑了起来。感觉上,事情是越来越神秘了,竟然真的扯到了原始母系社会时的盐水古国。

    “不错,这个神秘少女手腕上的胎记,确实是与盐水国有关。”

    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文龙突然道:“贫道平生最好茶道,闲遐之时,也爱收集一些古玩珍藏。早些年有幸得到几件盐水古国遗留的器物,就与这少女手腕上胎记的风格非常的类似。”

    说话间,他手一翻,已拿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玉器,放在了茶几上。

    玉器的品质很不错,晶莹透彻,闪烁着盈盈的玉泽。雕的也是一尊女子的雕像,雕刻的工艺非常独特,充满了一种粗犷而野性的风格,细细看去,竟然与少女手腕上的胎记有几分神似。这让众人都是大感意外。

    要知道,从考古界以及史学界对原始社会的研究,原始社会还是个石器时代,那时的原始人只会使用简单的石器工具以及天然的木棍等物。

    因此,那时的人类,就算有雕刻,也都是以石头为工具,只能雕镂出无比粗糙的东西。

    可是,看那件玉雕,虽然风格粗犷,但是那细腻的雕刻细节,却绝对不是能用石刀等石头工具可以雕刻出来。

    更何况,母系社会是原始社会最早期,盐水国度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精美的玉雕呢?

    众人又惊又疑,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望向了张文龙。

    “诸位不必怀疑,这个雕像绝对是出自当年的盐水古国。”

    张文龙微微颌首:“而且,它与画中少女手腕上的胎记,经过比较,风格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画中的少女,我们认为她与古老的盐水国有关。”

    张文龙再次强调了一下,神情肃然无比。

    “是的,文道长其实是这方面的专家。”

    徐恒在一边解释道:“确切地说,他所在的一脉,是与我们洪门恩施分堂,以及连家一样,很多年前就注意到了这件事。”

    说着,他把张文龙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原来张文龙的师父,乃是秦岭的一位炼丹散修。当年云游四海,在恩施大峡谷,也听到了有关残肢重生的一些传说,从而进行了探察,终于也发现了一些隐秘。在之后的几代传人中,更是一直有人追查此事。并且,从各方面了解和研究,这才会知道的那么多。

    只不过,张文龙那一脉的散修,一向只是单传,人力有限。几年前,他在暗中追查这事的时候,发现洪门分堂的堂主,也正在密切调查。于是,这才会找上徐恒,两人经过一翻密谈,终于决定联手。

    众人恍然,这才明白,为什么徐恒会毫不避嫌,让张文龙也参与此事。原来这个道人也是当事者之一。

    “徐堂主,文道人,那么,是不是说,这次连老爷子突然离家失踪,就是因为画中的那个神秘少女又出现了吗?”

    张横陡地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凝注到了两人身上。

    “不错!”

    徐恒和张文龙互望一眼,徐恒点了点头:“两个月前,我们洪门弟子,在恩施发现了那个身上有特殊胎记的女子。”

    徐恒的手指指到了一张照片上:“这就是那女子当时出现时的模样。”

    众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那张照片上。

    照片的纸张看起来很新,而且,并不是照相机所拍,而是手机的摄像头拍下来后,打印出来的影像。从照片上的少女来看,她穿着现代都市人的套装,很是时尚的样子。

    只是,她那迷茫中带着忧伤的眼神,还有手腕上的奇异胎记,却依然如故。

    “这少女在恩施出现后,顿时被我们洪门弟子给盯上了,也立刻向本座做了汇报。”

    徐恒继续道:“只是,几天后,她在我们洪门弟子严密的监视下,突然就消失了。”

    “哦!”

    张横眉毛一凝:“那怎么办?”

    “按照以往的经历,每次这少女出现后,不久就会神秘失踪。”

    徐恒道:“不过,这没关系,因为她每次出现后,都会到恩施大峡谷,在那些残留的原始部落遗迹现身。”

    “我明白了!”

    张横和小青以及李有才互望一眼,眼眸里都闪起了亮光。

    徐恒的意思已是很清楚,要追查那少女,必须到恩施大峡谷的原始部落遗迹。也许,到了那里,就能找到离家失踪的连老爷子了。

    “多谢徐堂主!”

    张横和小青以及李有才抱了抱拳,这回是真心地向他道了谢。说着,就准备告辞。

    “张少,稍留片刻。”

    张文龙突然在一边开口道:“不瞒张少,贫道和徐堂主把此事的原委都告诉你们,其实是有一个要求。”

    “要求?”

    张横微微一怔,旁边的小青以及李有才也愣住了。他们还真没想到,张文龙会提要求。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张文龙,张横神情一肃:“不知文道长有何要求,请说来听听?”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