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6章 深不可测
    “张少,您在江湖上,被誉为神奇少年,今日得见,胜似闻名。让贫道佩服之至。”

    张文龙神情肃然:“所以,贫道想邀邀张少与我们一起,追查此事。也许,以张少之能,这么多年来一直未能解开的谜团,就能大白天下了。”

    “合作?”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他确实是没想到,张文龙的目的乃是想与自己合作。

    微微沉吟,张横目光望向了小青,想听听她的意见。

    小青此刻的神情也是无比的怪异,显然,张文龙所说的话,也让她无比的讶异。不过,刹那的愣怔,小青已是向张横点了点头。

    自己这边,虽然从徐恒和张文龙嘴里,得到了不少的消息。但是,比起对方追查此事无数年,肯定还是少了些。或者,他们还隐藏了某些重要的信息。

    现在,他们竟然愿与己方合作,这确实是小青所愿。只要能找回父亲,就算是经历千难万险,也是在所不惜。

    “好,文道长和徐堂主既然看得起我们,我们岂有不识趣之理。”

    张横也稍稍改变了态度,不再象先前那样故意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了。

    “那太好了!”

    张文龙大喜,哈哈大笑起来:“有张少您这位神奇少年参与,想来此事大有希望,哈哈哈!”

    场中气氛变得无比的热烈起来,当下,双方商谈了一些细节,最终约定了去往恩施大峡谷的日子,这才彼此告辞。

    等把张横和小青他们送出洪门分堂,徐恒和张文龙再次回到白虎堂,徐恒的神情陡地变得凝重起来,目光凝注到了张文龙脸上:“文道长,不知你为何要邀张横他们一起前去?”

    徐恒此刻心中确实是充满了疑惑。毕竟,此事他们追查了几代人,也付出了无数的人力财力和精力,甚至更是有不少前辈一去不回,不知生死。

    但是,刚才张文龙在被张横识破了茶中暗投神仙醉后,竟然传音入密,让他把有关真相告诉张横,并要把他们邀请入局。

    当时徐恒很是震惊,问其原因。张文龙却只说是等会告知。那时,张横他们就在场中,徐恒也不便多问,最后还是听从了张文龙的意见,把一些隐秘说了出来。

    只是,徐恒直到现在,心里还是存着疑团,不明白张文龙的目的何在。所以,此刻那里还忍得住,向张文龙直接问了出来。

    “哈哈,徐兄弟!贫道之所以要邀张横他们参与此事,当然是有原因。”

    张文龙哈哈一笑:“我们几方势力,包括连家以及你们洪门恩施分堂和贫道这一脉,几代先人追查了这么多年,却仍是毫无消息。”

    “贫道以为,这也许是缺少了什么机缘。”

    张文龙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贫道也学过点望气之术,看那个张横,如今正是气运正旺。所以,贫道以为,也许能借他几分运势,可以破解这千古之谜。说不定有他这个神奇少年的参与,真的就破了这个局。”

    “哦!”

    徐恒的眉毛一挑,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

    他自然清楚张文龙的手段,在望气看相方面,这个道人确实是有独到之处。自己之所以会与他联手,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希望在追查那神秘少女的时候,能凭张文龙的望气之术,窥探到少女所去之地的一些隐秘。

    毕竟,一些特殊的地方,都会有不一样的地气散发,不是此中高手,一般人还真无法窥其一斑。

    “还有,张横此人年纪虽青,但修为已达四品,有他参与,也是给了我们一大支柱。”

    张文龙继续道,眼眸中却是闪过了一抹阴历的光芒。

    对于张文龙来说,他最初其实并没有打算要与张横合作,甚至是完全不想张横他们知道此事。所以,他才会在茶中暗中投入神仙醉。

    以神仙醉的药力,会在十天后发作,之后更是能让对方昏睡千日。到时,张横只怕是自己都不知道,就莫名其妙地会睡上两年多。等他醒来,什么事也都成黄花菜了。

    那知,张横竟然觉察到了茶中的神仙醉。更让张文龙心中震惊的是:张横明知茶中有神仙醉,却仍是喝了下去。

    这也就是说,张横完全不惧神仙醉对他的影响。否则,他那敢喝下这投了药粉的茶?

    这让张文龙大惊,也猛然意识到,这位江湖中传言的神奇少年,果然是深不可测。

    张文龙自然也不愿得罪这样的人物,所以,灵机一动,当场就找了个借口。并暗中与徐恒传音,要求把张横他们一起拉笼,参与此事。

    他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拉笼张横,以消除先前对他暗中下神仙醉造成的隔膜。另一方面,也确实是被张横的实力所震动,想到可以在追查此事上,多一份力量。

    “可是,有张横参与,若是真的破解了长生的隐秘,我们岂不是要吃亏?”

    徐恒仍是有些顾虑:“以他的力量,我们根本无法制衡,要是到时他抢得先机,我们岂不是会落个替人做嫁妆?”

    “哈哈,徐兄弟多虑了。”

    张文龙又是哈哈大笑:“就算他修为比我们强,但这又如何?我们手中可是掌握了一些秘密,到时,他又能抢得什么先机?”

    张文龙脸上闪过一抹嘲弄之色,这才继续道:“所以,他也就是为我们当马前卒的份。”

    “更何况,贫道曾为徐兄弟你看过相,推演过三生三世。”

    张文龙目光望向了徐恒:“徐兄弟前生乃是终南山采药童子,此生更是有大福缘。所以,徐兄弟何必担心。”

    “嗯!”

    徐恒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这才舒缓下来。

    徐家其实是豫省驻马店的一个玄学世家,也如同连家一样,传承了数百年,在豫省一带,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家族。

    只不过,数百年传承下来,家族也是变得无比的庞大,家族之中的关系更是变得错综复杂。

    徐恒这一支自从得到有关神秘少女的消息后,就迁移到了恩施这一带,也对家族保守着这个秘密。他之所以年纪青青,只有三十岁就被推为恩施洪门的堂主,其实与他的命理确实有关。

    当年家中长辈,在他出生之时,曾请过玄门风水阴阳派的高人,为他推演命理,就曾推演出他前生乃是终南山采药童子,有大福缘,大仙缘。

    此刻,听张文龙也说到这个,他心中顿时开朗了,对此次行动充满了希望。

    双方约定的时间就在第二天。原本,徐恒早就在一个月前,与连家老爷子一样,进入恩施大峡谷,去追寻那神秘少女的行踪。

    只不过,因为张文龙占卜了一卦,认为时间上可以推迟一些,或许会有其他的机缘。现在,竟然邀请到了张横这位传奇少年入伙,似乎就印证了张文龙的占卜结果。

    恩施大峡谷如今外围已被开发成了风景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非常的多,外围也进行了一翻建设。

    第二天一早,张横以及徐恒和张文龙等人,乘坐六辆车子,进入了恩施大峡谷。张横这边仍是小青李有才以及赵子强和阿娇阿蛮六人。徐恒方面,却也是带了不少洪门弟子,个个都是他多年培育的心腹。

    倒是张文龙,依旧是孤身一人,与徐恒凑在一起。

    六辆车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恩施大峡谷,向深处进发。

    恩施大峡谷险峻异常,可比美尔岛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山岭多西南到东北走向,河流与山脉走向大体一致。境内崇山峻岭,山峦逶迤,河谷多成深峡,多急流瀑布;喀斯特地形发育,山体多见为馒头状的溶丘,其总体岩溶环境为丘丛和峰丛洼地地貌类型。

    因为外围已开发,所以,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大峡谷的中部。

    快到中午的时候,张横他们的队伍,已然到了大峡谷中部的原始古村落遗迹。众人在那里下车休息。

    古村落的规模不小,大约有数平方公里的范围,村落中有一座座古老的石屋,以及遗留的一些原始古人曾用过的石器工具。还有许多古人显然是住在山洞中,洞内也留下了很多壁画,但大多是一种对性崇拜的古老雕刻,简单而粗糙。

    三四月正是恩施大峡谷气候最适宜的季节,因此,古村落的游人很多,甚至有不少金发碧眼,或是黑皮肤的老外。一个个拿着相机或摄影设备,叽哩呱啦地在拍摄此地的风景,一片繁华的景象。

    张横这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对四周的一切也是颇感兴趣。在附近的饭店吃了饭,便随众人在古村落游玩起来。

    只是,走了一圈,张横的眉头微微地蹙起。从古村落的情况来看,似乎完全与史学界对原始部落的描述一样,根本就是处于最原始的状态。从许多刻画在山洞中的壁画,也可以看出,刻这些壁画的都是石器工具。

    这就让张横心中有些疑惑了。如果说这个古村落就是当年盐水女神时期,母系社会遗留的古迹。那么,它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超越时代的东西存在。

    张文龙当日拿出来的玉器雕像,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他就敢断定,玉器雕像就是盐水古国的出品呢?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陡然脑海嗡地一声,一种无比奇异的感觉,猛地侵蚀了心神。张横刹那脸色大变,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骇然:“这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