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7章 诡异的壁画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大惊。幸好,他神窍中小人儿头顶的那道功德光环,猛地闪起了璀灿的光芒,那种奇异的感觉,也顿时消失了。这才让张横松了口气。

    稍一愣怔,张横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

    此时此刻,张横他们正在一个原始人居住的洞穴中游览。这个洞穴非常大,方圆有百多平米,旁边还有相连贯的几个洞穴。据导游的介绍,这个洞穴是当年居住于此的一个小部落的活动场所。

    张横他们先前已参观了旁边的几个洞穴,那里确实是残留着一些祭祀的痕迹,还见到了几尊被烟火薰黑的石像以及一些石器器皿。

    不过,现在所处的这个洞穴四壁,却是刻满了无数的图案。导游介绍说,这些图案是居住于此的原始人的图腾,是他们的一种信仰。

    所以,张横刚才就细细地在察看这些壁上的图案。

    壁画所表达的全是性崇拜的图腾,线条简单而粗犷,图案中代表女子的,多是以几笔长线画出的长发来显示,代表男子的,自然是身上勾勒出的虬结的肌肉。

    人物的形象很模糊,许多只是个轮廓。但是,原始人所要表达的,却是他们对性的崇拜。一幅幅画面,各种不同的姿式,看起来还真是无比的异样。

    张横最初并不在意。这些原始人的粗糙壁画,自然无法与某岛国出产的真人秀相比。所以,张横根本不受其影响。

    然而,就在他无意中偏过头来,看到中央一幅壁画,却是陡然感觉,脑海嗡然一震,在那一刹那,猛地产生了某种幻觉。好象壁画中的那对男女,一下子活了过来,他竟然看到了两个原始人的现场秀。

    “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醒过来的张横心头大震,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古怪。以自己如今的修为,要想被迷惑,其实还真不容易。

    可是,在刚才那一刻,自己确实是受到了某种奇异力量的影响,进入了幻觉。张横清晰地记得,壁画上的那对男女,身上只穿着几片粗陋的葛麻状布片,他甚至还隐隐地听到了呻吟和粗喘。

    一幅原始人刻在洞壁上的壁画,竟然让自己这个达到四品力量的人,产生了幻觉,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震憾?

    心中想着,张横再次目光凝望向了那幅壁画。但是,让他惊疑的是:壁画仍是壁画,即使是在自己真实之眼的洞察下,仍是没有丝毫的变化。更没有再感应到那股奇异的波动,让自己产生幻觉。

    “怎么会这样?难道……”

    细细地回想着刚才产生幻觉时的情形,张横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略一思索,又退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从侧面转过了头去,望向中央那幅壁画。

    嗡!

    正是时,眼前陡地一花,那幅壁画竟然又荡起了一圈诡异的波动,壁画中那两个轮廓模糊的男女,竟然再次象是活了过来。

    “原来真是这样!”

    这回是因为早就有了准备。所以,幻觉对张横的影响,并不象先前那样强烈。他也立刻从幻觉中惊醒了过来。

    望望那幅壁画,张横的脸色变得怪异无比。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那幅壁画,是需要以一种特殊的角度,才能对人产生影响。否则,根本看不到那幕奇异的情形。

    可是,这仍是让张横无比的震骇。

    一幅母系社会的原始人留下的粗糙壁画,竟然可以对自己产生影响,这事确实是匪夷所思。

    “看来,当年的盐水古国,果然是不同寻常。”

    张横心中低咕了一句,对这次进入恩施大峡谷,寻找连老爷子,探察盐水古国的秘密,更有了兴趣。

    “啊,流氓!”

    正是时,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惊呼。

    “青姐,怎么了?”

    张横一惊,他立刻听出了那声音正是小青。张横猛地转过了头来。

    但是,一转身,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神情中也猛地现出了一抹凛冽。

    此时此刻,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外国佬,正色迷迷地望着小青,一只手竟然抓住了小青的胳膊。看他的样子,似乎要轻薄小青。

    小青显然是正在细细观察洞壁上的壁画,一时不察,便被他抓了个正着。

    “洋鬼子,找死!”

    小青俏脸骤变,她可不是个;软柿子,能任人拿捏。她陡地醒悟过来,一个巴掌就甩向了那个外国佬。

    啪!

    啊!

    小青的大巴掌,顿时抽在了外国青年的脸上,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号,滴溜溜打着转儿,就撞向了旁边的洞壁。

    怦!

    小青羞愤交加,这一掌力道还真不轻。外国青年怦地一下撞到了洞壁,差点就直接成了滚地葫芦。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所有在这个洞穴中游玩的人,立刻都被惊动了,全部都望向了这边。

    “你,你,你……”

    老外愤怒地转过身来,指着小青却是一时你你你地不知该你什么了。

    这人金发碧眼,原本长得倒也算是英俊。只不过,现在他的左脸上被印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了半天,这人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又陡然转向了洞壁,碧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瞪住了中央那幅壁画,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似乎那幅壁画上,有什么诡异的东西。

    “这洋鬼子难道也遇到了与小爷先前一样的情况?”

    张横的神情一滞,脸色也现出了一抹古怪。

    这个老外的表现,实在是古怪。如果换了别人,肯定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经历了刚才诡异一幕的张横,却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张横的猜测确实是不错,这个老外先前确实是看到了壁画上诡异的一幕,那幅中央壁画中的原始人,竟然象是突然活了过来。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幻像,而他的心志自然没有张横那样坚定,这才会立刻受其影响,身体产生了反应。

    小青当时就离他不远,陷入幻境的洋鬼子,下意识地就有了不雅的动作。

    本来,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龌龊的举动来。但是,受幻境影响,他早已有些迷失了。再加上先前他就注意上小青这个冷艳绝丽的华夏女子,冲动之下,这才会对小青轻薄。

    看了半晌,他显然没有看出什么,神情中又现出了迷惑的神色。不过,脸上传来的**辣的痛,又让他一下子回过了神来,猛然再次转身,恶狠狠地望向了小青:“你竟然敢打我!”

    让人意外的是,他竟然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汉语,字正腔圆,是地道的京片子。

    “哼!”

    小青冷哼一声,却是那里还愿理他。

    无缘无故被一个外国佬给羞辱,小青又羞又怒。但是,人家毕竟只是抓住了她的胳膊,还来不及进一步的行动,就被她拍飞了。小青却也不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与这个老外多纠缠。

    说着,她已是一把挽住了走过来的张横,意欲向洞外走。

    “啊呀呀,梅西塔少爷,您没事吧?”

    突然,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从旁边窜了过来,满脸惊惶地道。

    一边说着,中年人已然愤怒地转向了小青:“站住,你敢打国外友人,你就这么想走吗?”

    中年人正是大峡谷风景开发区的总经理蒋世光,他今天是特意陪同梅西塔这位贵宾来游玩。

    他自然清楚自己陪同的这位老外是谁。梅西塔乃是欧洲某国的一位贵族,而且,他所在家族更是一个位列世界百强前十的财阀。

    这次梅西塔到大峡谷游玩,其实也是考察,据说是他们家族的财阀有意在此投资,开发大峡谷。

    这让蒋世光惊喜若狂,若是能有世界百强前十的大财团投资,他的大峡谷开发公司,必然将得到一次发展的大机遇,甚至能实现上市,从而完成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可是,蒋世光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梅西塔被人给打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怒交加?

    所以,他也不管事情的青红皂白,就喝止住了小青。同一时间,这家伙一只肥手一挥,已指示随同一起来的几名保安人员,向张横和小青这边围了过来。

    “啊呀,这家伙是什么人?竟然当洋人的狗腿子。”

    “是啊,现在还有这种崇洋媚外的家伙,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敢大庭广众之下,欺负我们华夏同胞,这洋鬼子还以为是清朝的时候啊!”

    “妈的,敢撒野,就该打!”

    ……

    这个时候,四周的游客也都聚集到了这边。虽然许多人没看到小青与梅西塔之间发生冲突的情形,但是,只要看看小青羞怒交加的神情,也都立刻想到,肯定是那个人对这个女孩子做了什么,这才会遭到女孩的反击。

    现在,看到蒋世光这个华夏人替那洋人出头,顿时引起了公愤。纷纷指责起了蒋世光和梅西塔。

    游客来自各地,可不认识这位矮胖子是这里的风景开发区的老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