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9章 这回是真的完了
    警察代表的是国家的暴力机关,张横他们自然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强行与之硬抗。所以,朱水林要把他们带往警局,没有任何人反抗。

    大峡谷的警局就在附近,朱水林等一众警察,也没有为难大家,自然更不会给张横他们带什么手铐。不一会儿功夫,大家就来到了警局。

    有人录了口供,大约半个小时后,众人便从警局走了出来。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梅西塔上前轻薄了连家大小姐连青梅,遭到了她的反击,挨了一巴掌。之后蒋世光出头,想要痛奏对方,却被张横所带的人打了个落花流水。

    朱水林早就向上面做了汇报,得到了上面的指示,那就是一定要把事态控制住,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录了口供后,朱水林马上把张横他们给送了出去,他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张横他们自然也不愿在这里多呆,他们可还要向大峡谷内进发。只是,刚走到警局门口,蒋世光却急急地跑了过来。

    “连大小姐,李少,徐先生!”

    蒋世光点头哈腰着,一一向众人打招呼,态度无比的卑微,一张满是肥肉的脸,此刻更是油津津的满是大汗:“在下有眼无珠,不知道是你们,刚才冲撞了诸位,在下在这里给你们陪不是了,等有机会,在下一定会登门负荆请罪。”

    蒋世光连连向众人道歉,腰都几乎弯成了虾米,神情谦卑之极。

    刚才,他已从朱水林那里,了解到了小青以及李有才和徐恒等人的身份。这却是把他给震骇了。

    开玩笑,恩施连家,以及洪门,蒋世光虽然没有与之交集。但是,他却也是知道,这乃是两个庞然大物,那是真正有着通天关系的存在。

    他蒋世光看似风光,在普通老百姓眼里,是了不起的企业家。可是,若比起连家和洪门,那无疑雄鹰与麻雀的差距。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刚才李有才和徐恒所说的那翻话,要让他滚出恩施,这完全不是吹牛。无论是那一家,真要想对付他蒋世光,那根本就是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蒋世光是真的害怕了,所以,也顾不得什么,这才会在警局门口,厚着脸皮拦住众人,当面道歉求起饶来。

    “哼!”

    小青冷哼一声,根本不愿理会蒋世光,李有才和徐恒他们,更是完全不把这家伙当一回事,众人甩甩袖子,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更是懒得回他一句话,就登上了各自的车辆。

    “啊!连大小姐,李少,徐先生……”

    蒋世光这回是真的急了,哈着腰想追上去。但是,几辆车子喷出一大团尾气,已徐徐向外驶去。

    蒋世光浑身剧震,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一张满是肥肉的脸,刹那死灰一片,心中更是嚎叫起来:“完了,这回完了,老天啊!”

    小青他们的态度,让蒋世光感觉到了绝望,心中的恐惧已是无以复加。从对方的态度,他已然明白,李有才他们是绝不会放过他。

    目光瞟过车窗外,瑟瑟发抖,脸无人色的蒋世光,张横微微摇头。对于这种有几个钱,就自以为是的家伙,他还真没有丝毫怜悯之心。

    正沉吟着,突然一种警兆陡地升起,仿佛是一条毒蛇瞄上了自己,让张横背后猛然有如针刺般的冰寒。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顿时警觉,微微偏过头去。

    立刻,他看到了站在警局二楼上的梅西塔,此刻,正目光冰冷地瞪着张横和小青,那对碧蓝的眼眸里,竟然闪烁着一丝血色的红芒。

    “不对,这个老外有问题!”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脸上的神情中也猛然现出了一抹凛冽:“他竟然是……”

    感受到警兆,张横的真实之眼刹那开启。只是,当他洞察到梅西塔的时候,却是被自己真实之眼内呈现的影像给震了一下。看起来英俊萧洒的老外,在真实之眼里,现出的却是诡异的一幕。

    这让张横的心骤然一震,眉头也微微蹙起,似是想到了什么。

    “张横,这个老外有问题!”

    小青此时也转过了头来,正望向那边的梅西塔,美眸中现出了一丝惊疑。她也感觉到了梅西塔的异样。

    “嗯,青姐,这老外确实大有问题。”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我们小心点。”

    大峡谷的范围有数百公里,开发的其实只是极小一部分。车子深入十几公里后,已是没有了路可走。

    当下,众人纷纷下车,收拾了所带的装备,继续向前。

    这次徐恒所带的人员一共有十二名,全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所带的装备,更是武装到了牙齿,不仅携带了一应野外生活的所有器具,而且人人身上都佩戴了现代化的枪械武器。

    未被开发的大峡谷,许多地方还处于原始的状态。不但地形复杂,而且经常有野兽出没。所以,淇深入大峡谷,之后的路途会无比的凶险。

    幸好,队伍中有一位向导,绰号流氓辉,早年是这一带的猎户,从小与父亲在大峡谷中狩猎,对大峡谷的地形非常的熟悉。

    只是,近些年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越来越严格,在大峡谷狩猎,也早已被禁止。流氓辉这一家子,顿时失去了营生的手段。

    不过,这些年兴起了野游探险,因此,他们一家就转了行,做起了大峡谷的向导,生意还一直非常的不错。

    在出发之前,徐恒早就派人找到了流氓辉,让他做这回进入大峡谷深处的引路人。

    流氓辉三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很是敦实,他并不是个善言的人,感觉有些沉闷。至于,他为什么叫流氓辉,却是谁也不知道原因。反正,他一直对外的称呼就是这个古怪的名字,找他做向导的人,也不会去细究。

    流氓辉已是不下百次进入过大峡谷的深处,因此对这一带的情况了如指掌。众人随他踏上了一条荒草丛生的小路,继续向前。

    四周的景色已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两边是陡峭的山壁,怪石嶙峋,看起来有一种让人头晕眼花的感觉。

    峡谷的中心,一道奔腾的大河,从前方滚滚倾泄而来,在四周蒸腾起漫天的水气,把四周掩映在一片蒙蒙雾气中,加上两边山崖峭壁间,偶尔传来的猿鸣兽啼,更是让气氛变得很是空寂,每个人的心中,无来由的都突然有了一种苍凉的感觉。

    队伍行进的速度很慢,大家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一路上,果然遇到了不少的危险,草丛里,不时会出现各种毒虫,有巴掌大小的蝎子,也有粗如儿壁的毒蛇,更有不知名的虫蚁成群结队地出现。

    不过,这些毒虫毒物,只能算是小麻烦,以众人的实力,还真没把这些玩意放在眼里。

    “大家小心了,前面是水哲区,是这一带最凶险的地方。”

    这个时候,众人已走到了一片断崖,上面一道宽达数十米的瀑布从断崖上倾泄而下,发出震耳欲龙的轰轰声。

    瀑布下是一片方圆有数百米的大湖,四周长满了半人高的水草,显得无比的荒芜。原本的荒道,此刻没了踪迹,要向前行进,必须用刀开劈出一条路来。

    流氓辉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一边告戒着大家,一边手中的猎刀一挥,已是从他的腿上,刺中了什么东西,举到了众人的面前。

    “好大的一条水蛭!”

    队伍中响起了许多人的惊叹。

    流氓辉猎刀刀尖上,刺着的那条水蛭,确实是有些恐怖,竟然有成人手指粗细,长满斑状花纹的身体,鼓鼓囊囊的,一团鲜血,正从它的伤口滴滴嗒嗒地流出来。

    水蛭俗称蚂鳇,是吸血的动物。一般在农田池塘中都可以看到。但是,此地的蚂鳇却长的实在是有些离谱,成人手指粗,长达十几厘米,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看到。

    纵然队伍中都是精英,看到这样可怕的水蛭,还是让人感觉头皮发麻,脚底发虚。

    果然,好几人突然惊叫起来:“啊呀,我的妈,这东西钻入我的裤脚了。”

    一阵慌乱,大家都检查起了自己裤腿以及鞋子,想看看是不是有这恐怖的玩意钻了进去。

    “啊!”

    突然,前面的一位洪门弟子,陡地发出了一声惊叫,整个人却是猛然一歪,失去了踪形。

    “阿龙,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

    几名同伴立刻扑了过去。只是,半人高的荒草,遮掩了大家的视线,一时还真找不到那人的行踪。

    等几人拔刀,把四周的野草斩断一大片,总算看到了那人的身形。

    此时此刻,在草丛中出现了一个两三米的深坑,坑里积满了水,那个叫阿龙的人,正在深坑中扑腾。

    只不过,当大家看清他的样子,却是个个脸色大变。因为,深坑里,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水蛭,那一条条如小蛇样的水蛭,曲扭摆舞着,看起来恶心之极。

    再看阿龙,他的脑袋上,脸上,裸露的手背等地,早已被数以千百计的水蛭给覆盖。甚至他的嘴里,也已爬入了水蛭,以至于他连惨号都发不出来,情形实在是诡异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