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0章 夜半魅影
    “阿龙,快抓住枪柄,我们拉你上来。”

    几名洪门弟子急急惊呼,连忙伸出了手中的冲锋枪,想让阿龙抓住枪管,把他拉上来。

    但是,此刻的阿龙似乎已是处于了意识模糊的状态,只是在坑里胡乱地扑腾挣扎,却那里还能听到同伴的呼唤。

    一时间,几人急得直跺脚,却也不敢跳下深坑去营救。有阿龙的例子摆在眼前,他们对这坑里的水蛭充满了恐惧。

    眼看阿龙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弱,似乎就要被满坑的水蛭所淹没。就在这个时候,流氓辉的声音响起:“让我来!”

    说话间,流氓辉已是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大纸包,把里面黑乎乎的东西撒了下去。

    说来也是奇怪,坑里的水蛭一碰到那些黑灰,顿时如同是触电一样,纷纷向四周逃避,只是眨眼的功夫,包裹阿龙身体的水蛭,已是掉了一大半。流氓辉也不犹豫,手里已多了一柄带勾的弯刀,这是平时用来解剖野兽时的挂勾,也是在陡峭山壁上爬行的辅助工具。

    他一探勾子,把阿龙给勾住,拖到了坑边,旁边的几名同伴立刻帮忙,总算把阿龙给拉了上来。

    此时再看阿龙,脸上脑袋上,还死死地叮着几只顽固的水蛭,整个人却已昏迷了。再看他的脸色,铁青一片,被水蛭叮过的地方,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红点,形象实在是恐怖之极。

    流氓辉连忙又掏出了一个石瓶,从里面挖了些药膏,给阿龙抹在了那些小红点上:“这是我家祖传的药,对水蛭等东西叮咬有特效。”

    “流氓辉,你刚才的那包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水蛭这么怕它?”

    有人无比的好奇,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嗯,那是杂草焚烧后的灰烬。”流氓辉也不隐瞒:“水蛭最怕这种草灰了,一碰到就都会自动逃离。”

    “竟然是这样。”

    众人不禁都是很感慨。

    阿龙的同伴立刻为他注射了抗生素,几个人围住了他,把他放在了一只充气的睡袋上。好一会儿,阿龙,终于清醒了过来,众人也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看看四周茫茫的荒草,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这片湖边的荒草地,竟然如此的可怕,阿龙这老大一个爷们,就差点丧命于此。

    小青的脸色也是很难看,虽然她一身修为,但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心中也是感觉无比的恶心和害怕。那些水蛭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个时候,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悄悄地握住了小青,这让她心头一震,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

    果然,她看到了身边张横正灼灼地望着自己,小青顿时感觉一股暖意升起,原本的那丝害怕,也刹那荡然无存。有张横在,她顿时踏实了许多。这个并不魁梧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依靠。

    有了阿龙的经历,众人的行进变得更加的谨慎小心,几乎是步步为营。

    等走过这片湖边的荒草地,爬上断崖,天色已是暗了下来,众人也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宿营。”

    忘望四周,流氓辉向众人道:“离此十里,前面有一处叫蝙蝠崖的地方,那里居住了数以万千计的蝙蝠,无比的凶险。要通过蝙蝠崖,必须是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否则,会遭到蝙蝠群的攻击,很难有活命的人。”

    “所以,今夜就在此宿营,等明天我们起程,到达蝙蝠崖,正好是正午时分。”

    流氓辉补充道。

    向导这么说,众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当下,大家开始支起帐蓬,拿出随身携带的食品,在崖上扎营,烧饭。

    崖顶很平坦,在上面视野非常的开阔,再加上离水源近,确实是一处宿营的好地方。

    不一会儿,篝火燃烧了起来,帐蓬也搭好,营地中飘起了食物的香气,赶了大半天路的人们,总算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餐,好好休息了。

    张横以及小青和李有才等人,住在了一个大帐蓬里,张横在外面布置了一个防护的风水阵,几个人都显得有些沉墨,似乎都陷入了自己的心事中。

    张横的心情也并不平静,在原始人居住的洞穴中,竟然发现了壁画的异常,这让张横对那个神秘的盐水古国,更是充满了好奇。

    一个处于母系社会的原始部落,遗留的壁画,都能有如此诡异的现象。那么,真正的盐水古国,又会是怎么个样子?能再生和长生的秘密,真的就是盐水古国隐藏了无数年的最大隐秘吗?

    不仅如此,想到白天意外地与自己这边发生冲突的那个梅西塔,张横的心头又是微微一震。从最后离开时对梅西塔的感应,这个老外绝对的不同寻常。

    只是,他这次来大峡谷,是凑巧遇上呢?还是他也是为了某种目的来此?

    心中想着,张横却是没有了丝毫的睡意,正想盘膝练功,平静一下心绪。就在这个时候,阿蛮目光望了过来,同时传音道:“主人,好象有什么东西从我们这边迅速地过去了。”

    “什么?”

    张横微微一怔,不由神情变得肃然无比。

    他自然知道,阿蛮的异能是感应,对四周事物的细微变化,无比的敏感。在这一方面,甚至自己都比不上她。

    只是,此刻身在荒山野岭,她突然感应到有什么东西经过,这还是让张横非常的惊讶。

    张横那里还会迟疑,立刻站起身来,阿蛮也连忙跟上了他,向帐蓬外走去。

    时间已是深夜,小青和李有才睡得正香。张横和阿蛮也不惊动他们,走到了帐蓬外。

    已是接近月底,天空一弦弯月在云层中穿梭,星光黯淡,视野一片朦胧,再加上前面瀑布蒸腾的水汽,让眼前的景物变得更加的模糊。

    不过,在张横的真实之眼之下,这一切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他举目四望,只见几个帐蓬一片漆黑,显然其他人也早已入睡,偶尔还从隆隆的瀑布声中,传出一阵阵呼噜声。

    崖顶有两名洪门弟子,端着冲锋枪,正守在那里,两人似乎也有些瞌睡,正抽着烟,强提精神,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突然看到张横和阿蛮出来,两人顿时警觉,就要起身向这边走来。

    不过,张横向他们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两人这才又坐回了石块上,继续抽他们的烟。

    一切看来平静无奇,根本没发生什么。

    “主人!”

    阿蛮的目光却是望向了山崖后:“我感应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向那边迅速远去了。”

    “是吗?”

    张横的目光一凝,已是顺着阿蛮所指的方向,细细地洞察起来。

    续尔,张横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在真实之眼里,他果然洞察到,空间有一圈圈血色的波纹在振荡。显然,刚才确实是有什么东西,经过了这里,而且这东西散发的奇异能量,竟然在空中残留,这足见这东西的不同寻常。

    “这是?”

    张横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感觉上,这残留的血色波纹,似乎有些熟悉。这顿时让张横的心头一凛,已然意识到了什么。

    “主人,要追吗?”

    阿蛮看出了张横的惊讶,不由低声问道。

    “嗯,不用了,这东西现在应该离我们很远了。”

    略一沉吟,张横摇了摇头:“而且,这深更半夜,我们又不熟悉这里的路径和环境,很容易被人暗中伏击。”

    说罢,张横再望了远处的黑夜一眼,已转身向帐蓬内走去。

    虽然并没有发现太多的痕迹,但这夜空中残留的那血色波纹,已是让张横提高了警惕。这一次大峡谷之行,看来是波折不断啊!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一亮,山崖上便热闹起来,大家都很准时地起了床,开始弄早餐,收拾行装。

    他们可不是来旅游的,而且早就得到流氓辉的提醒,今天要穿越大峡谷最凶险的蝙蝠崖,人人确实是提前做好了准备。

    饭后,一行人就向前方行进,他们必须在正午时分赶到蝙蝠崖,这样才能安然通过那片可怕的地方。

    越向大峡谷深处进发,地势越来越高。整个大峡谷呈阶梯式的分布,每隔数里,便会有一处断崖,形成一道瀑布。而两边的山崖也更加的险峻奇峭,甚至让人有种直插云天的感觉。

    道路变得更加的崎岖,有时完全是无路可走,得众人开劈出一条路才行。幸好,有流氓辉这个熟悉这一带环境的向导在,大家倒是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前面就是蝙蝠崖了。”

    这个时候,流氓辉的脚步慢了下来,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凝重:“大家小心,到时千万不要大声说话,行动也要尽可能轻微,不要造成大的声响。”

    众人点头,一个个向着远方望去。

    隐隐的,此刻大家已可以看到远方的情形,山崖的两边,出现了无数的溶洞,在山崖壁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因为距离还远,只能看到溶洞如同是蜂窝那样密集,其他的还真没什么发现。

    只是,想到那溶洞里,可能蜇伏着数以万千计的蝙蝠,众人还是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开玩笑,若是惊动蝙蝠崖那些溶洞中的蝙蝠,扑天盖地的蝙蝠群突然飞来,那又会是怎么样一幅恐怖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