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古村异事多
    此时此刻,张横等一众人正从一处高坡经过。因此,居高临下,可以远眺下面村落的全貌。

    整个村落呈狭长形,方圆有十数里,一眼望不到头,村中房屋林立,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人数近万的城镇,在夜色下星星点点的灯火掩映下,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然而,让张横和张文龙两人心中惊疑的是:他们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浓重的阴煞和一团炽烈的阳煞,在整个村落上方盘旋缠绕。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阴煞和阳煞?”

    张横的眉头微微蹙起:“而且,阴阳交着,却又不外泄。难道这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吗?”

    阴煞和阳煞本是相冲相型刑,一般情况下,很难同时出现。但是,眼前的这个村落,却违背了这个常理,竟然上空缭绕着这样一团阴阳煞气。这确实是让张横有些难以理解。

    “张横,怎么了?”

    小青一直就在张横身边,见到他神情古怪,不由大是好奇。

    “嗯,没事,这里的村落有些古怪。”

    张横回过了神来:“等会我们要小心点。”

    “嗯,张横!”

    小青乖巧地点点头,柔荑不禁又与张横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众人在流氓辉的带领下,继续向前,不一会儿,就已走到了村落的面前。

    整个村落在村口筑起了巨大的木栅栏,两边还有两座高有四五米的竹楼,几名身上背着猎枪和弩箭的壮汉,在上面观望。显然,村落的村口,是按苗族的习俗,在此布置了守卫,以防峡中的野兽冲击村落。

    看到有人接近,竹楼上的人立刻喝道:“什么人?”

    与此同时,一柱气死风灯的光柱,也照了下来。

    “啊呀,谢淼兄弟,是我流氓辉。”

    流氓辉抬头望望上面的人,不由兴奋地叫道。

    “真的是流大哥,你这次又带人来我们盐苍头村了。”

    上面的四五个人中,其中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探出了头来。他头上缠着头巾,身上是一套绣着复杂花纹的蓝布衫,一看就是个土家族少年。

    说话间,他与旁边的几人咕噜了几句,已是从竹楼上蹬蹬蹬地跑了下来:“流大哥,离你上次来我们这里,已是有好几个月了,兄弟还真想你了。”

    说着便与流氓辉来了一个拥抱:“走,快到我家去,我爹也盼着你来。哈哈,他的烟虫这几天可是要爬出喉咙了,就等着你给他带回外面的烟草呢!”

    “哈哈,这个自然不会忘了,我这回可是为谢老爹带了好多好烟丝!”

    流氓辉哈哈大笑着,与谢淼闲聊了起来,一边已是跟着谢淼进入了盐苍头村。

    整个盐苍头村依大峡谷的山势而建,中间一条河流,从村中央穿过。两边就是居住在这里的民房。

    只不过,此地的民房建筑风格各异,有石瓦房,也有竹楼,但经纬也算分明,两种不同的建筑房屋,各占河流一边,看起来也是别具风味。显然,早年移居此地的古遗民,彼此间早已有了某种约定。

    张横的目光扫过四周,心中却又是不由一震。刚才在村外高处观察时,村落的上空缭绕着一团浓浓的阴阳煞气。但是,进入村中,这股阴阳煞气却突然感应不到了,仿佛已然消失。

    可是,这怎么可能?阴阳煞气虽然无形无踪,但它却是一种有质的气场,不可能会随便就消弥。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张横心中的惊疑越来越重,对这个建立在大峡谷的古老村落,也越来越有兴趣了。只是,现在天色已晚,他也只能大概地洞察到整个村庄的轮廓,要想探察其中的奥秘,却还真有些困难。

    走了大半里路,前面引路的谢淼在一座竹楼前停住了脚步,一边招呼众人,一边已是扯开嗓子喊道:“阿爹,流大哥来了,还带来了好多客人。”

    谢淼二十二岁,是个很健谈的年青人。流氓辉与谢家的交情可不是一年两年了,早先流氓辉的父亲,进入大峡谷的深处,正好遇到谢老爹在外狩猎,却被一条毒蛇咬伤。

    当时谢老爹命悬一线,正是流氓辉的父亲出手,救治了他。从此谢家与流家就成为了世交。

    谢老爹是盐苍头村里土家族的族长,在族中地位很高。因此,流氓辉一家子,至此进出盐苍头村,再也不会受人阻拦。自他们开始做向导后,每年都会带不少游人来此,并带来许多外面的物资,在村落中,也是极受欢迎。

    谢淼因为谢老爹的关系,与流氓辉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每次流氓辉来此,他都会亲自招待,两人的关系确实是亲如兄弟。

    “啊呀,是阿辉来了!”

    竹楼上的门顿时打了开来,一个身穿土家族服饰的老头,满脸兴奋地站到了楼梯口:“快快,客人们快进来,夜寒风大,快到里面喝碗茶。”

    一边说着,老人已是向众人行了个土家族的礼节,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意。

    土家族是个非常重视礼节的民族,平时族人们相见,也都会相互行礼。他们更是个热情好客的民族,一旦有客人到来,都会盛情地接待。

    在流氓辉的带领下,众人鱼贯上了竹楼。

    谢老爹的竹楼很大,足足有数百平米,显然平时在他的竹楼上,也是会聚集不少人,张横等一众二十人的队伍,坐到其中,还真不显狭窄。

    土家族所谓的喝茶,自然不是象外面那样喝清茶。等众人坐下,流氓辉大略地介绍了大家,谢老爹家里的几个儿女和他老婆,已是端上了热腾腾的油茶、而且还有阴米汤圆以及荷包蛋等食物。

    这是土家族接待客人的规矩,喝个茶就如同是吃点心一样,花样繁多。不仅如此,家里的几个女人,已是在张罗饭菜了,准备好好地招待这伙来自外面的客人。

    张横等人都感觉有些过意不去。谢家人其实早就吃过饭了,但为了招待他们,又重新做饭烧菜,确实是让所有人心中很是感动。几人心中都有了打算,等离开时,一定要好好地酬谢谢老爹。

    等吃完饭,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钟。这个时候,流氓辉低声向众人道:“诸位,你们如果有什么疑问,尽可以问谢老爹,他是这里土家族族人的族长,对此地的情况最是了解。”

    流氓辉这一路过来,自然也看出来了,张横这伙人并不是什么普通人,更不是前来旅游的游客。进入大峡谷必然是有什么其他的事。

    尤其是在见识了当时蝙蝠崖那惨烈的一幕,他心中更是对张横他们充满了敬畏。此刻,他很识趣地提醒了众人。

    “谢老爹,不瞒您说,我是一位风水师。”

    张横与徐恒以及张文龙等人互望一眼,张横首先开了口:“这次我们进大峡谷,乃是前来探险,许多地方还需要谢老爹您指点。”

    “风水师?”

    谢老爹的脸上顿时现出了一抹惊诧之色。做为与汉族混居在一起的土家族族长,他自然也听过风水师这个职业,甚至村中就有一名风水师。

    只是,看到张横如此年青的风水师,确实是让他非常的诧异。

    “谢老爹,刚才我们进村的时候,我感觉到这村子里有一股浓重的阴阳之气在缭绕。”

    张横也不管谢老爹的反应,顾自说了下去:“可是,进入村子,那团阴阳之气,却突然消失了。这让在下很是奇怪,不知盐苍头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竟然会形成这样的怪相?”

    “哈哈,看来小伙子你在风水上面果然有些造诣。”

    谢老爹已然平静下来,一听张横的话,却是哈哈一笑:“不瞒张师父,我们盐苍头村,确实是有些特别。不过,容老头儿卖个关子,反正你到了白天,好好看看,就知道特殊在哪儿了。”

    “哦,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眉头不禁微微地挑了起来。对谢老爹所说的特殊之处,更加的好奇了。

    “张师父,其实我们土家族虽然不知道风水,但却也是有类似的东西,我们土家族的祭司,也能观气察色。”

    谢老爹显然也是被勾起了谈兴,磕了磕烟管,又装上了一袋烟丝,美滋滋地吸了一口,这才继续道:“事实上,我们盐苍头村的奇事多着呢!”

    众人都被两人的谈话所吸引,一个个目光都凝聚到了谢老爹身上,想听听他说说盐苍头村的奇事。

    “你们是从大峡谷外进来的吧!”

    谢老爹道:“是经过了那里的蝙蝠崖和水蛭湖。”

    “是的,我们确实是经过了那里。”

    张横点头,脸上现出了一丝狐疑,他有些不明白,谢老爹怎么会问起此事。

    “其实,对于大峡谷的这条路,我们盐苍头村的人,是很少去走。”

    谢老爹目光变得炽烈起来:“因为,这条路实在是太难走,而且凶险极大。尤其是蝙蝠崖和水蛭湖,即使是最有经验的向导,也会出事。”

    “谢老爹,您的意思是说,你们还有一条更安全的路?”

    张横神情一凝,不禁心中很是震动。谢老爹的话,明显是在说,他们村里还有一条外人所不知的路。

    不仅是他,旁边的其他人,也是脸色刹那变得古怪无比,只有徐恒和张文龙脸上,现出了一丝惊诧,两人互望一眼,眼神也交流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